包海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老道 - 包海山首页
合作的最高境界: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2019-06-14
字号:
    在人类社会,很多时候都是领导与被领导、支配与被支配、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而真正的合作是大家共同遵循同样的规律一起来成就同创共享的社会事业。

    老子《道德经》第十七章云:“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老子认为:因为遵循自然法则而超凡脱俗的太上,人们并不知道他有什么特殊的地位和权力;他多么悠闲自如啊,只谈客观规律而不发号施令也不妄加评论。等到大功告成,事遂心愿,老百姓都说,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们本来就应该如此。恩格斯也认为:“天才应当说服群众,使群众相信自己思想的正确,这样就不必担心自己的思想是否能够实现,因为思想被掌握以后就会自然而然地实现。”

    有些人能够成为“太上” 、“天才”,是因为率先发现、认识和把握了自然规律并形成了他们的思想;而群众掌握他们的思想以后就会自然而然地实现,即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是因为自然规律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相同的客观存在。因此,人作为类主体,能够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是人类联合与合作的最高境界。

    人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有其内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规律,顺应规律就会和谐发展,违背规律就会出现危机。例如,生产、分配、消费各个环节具有内在紧密联系,哪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出现危机,这是定律。马克思说:“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恩格斯说:每一次危机“都重新提出这一重大问题:‘怎样对待失业者’;虽然失业人数年复一年地增加,却没有人解答这个问题”;“每一个对旧危机的重演有抵销作用的要素,都包含着更猛烈得多的未来危机的萌芽”。可见,如果不能解决劳动就业以及群众的贫困和有限的消费这个重大的最根本的问题,就难以避免危机以及防止所包含的更猛烈得多的未来危机的萌芽。

    那么,怎样有效解决劳动就业以及群众的贫困和有限的消费这个重大的最根本的问题?应该说,建立和完善能够让老百姓共享发展成果的社会分配机制是关键。

    马克思恩格斯说:“以研究人的本性为基础的实际信念,即人们的头脑和智力的差别,根本不应引起胃和肉体需要的差别;由此可见,‘按能力计报酬’这个以我们目前的制度为基础的不正确的原理应当——因为这个原理是仅就狭义的消费而言——变为‘按需分配’这样一个原理,换句话说:活动上、劳动上的差别不会引起在占有和消费方面的任何不平等,任何特仅。”对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从而最能促进生产的分配方式,恩格斯指出:“只要分配为纯粹经济的考虑所支配,它就将由生产的利益来调节,而最能促进生产的是能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全面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的那种分配方式。”

    人类不是生产不出满足所有成员实际需要的产品,而是没有善意、智慧、能力和道德来合理分配与消费。一边是生产过剩,缺乏创新发展的动力;另一边是因为消费能力不足导致的贫困,没有就业机会导致的人力资源的浪费。改变这种现象,需要每个人发挥作用,但是更需要有组织的社会力量发挥作用。在目前全球市场经济发展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大的优势,就是建设有组织的市场经济,能够通过组织力量和市场机制相结合来促进全世界劳动者的联合与合作,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挥特殊的重要作用。

    草野思想库理事会余云辉理事长在《建设“社会主义有组织的市场经济制度”》中认为:市场经济区分为“初级的、无序的、非组织化和非法制化的市场经济”和“高级的、有序的、高度组织化和法制化的市场经济”。前者简称为“欠组织的市场经济”,后者简称为“有组织的市场经济”。中国经济发展的内涵是要完成“以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为目标”的生产结构调整、分配结构调整和消费结构调整,是要完成市场经济制度由“欠组织的市场经济”升级为国有资本主导的“社会主义有组织的市场经济制度”。

    我认为余云辉先生提出的“有组织的市场经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相对而言,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是当时“欠组织的市场经济”,有其基本原理,主要说明资本和劳动的关系;而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创新发展是主要研究新时代“有组织的市场经济”,这是转型升级,主要研究组织、资本、劳动三者的关系,使组织对资本、对劳动以及对资本和劳动的关系都产生重要作用。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社会总资本集中和融合为单一的资本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与社会总资本之间的关系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等方面,组织力量能够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也有人提出质疑,认为有组织的市场经济就是计划经济。其实,市场经济不存在要不要组织、要不要计划的问题,而只是看有没有条件和能力组织和计划的问题。在市场经济中,生产、分配、消费都需要有组织有计划地系统性来安排。企业是市场经济中的小系统,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组织和计划,而整个市场经济是一个巨系统,巨系统需要更高层次的组织和计划的能力。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执行官杨元庆在“2017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天津峰会”上说:“也许未来在智能化的时代,我们的计划经济才真正可以成为现实。”智能制造不仅仅是制造环节的智能化,而是把研发、生产、供应、销售、服务企业全价值链的环节都串联起来的全面的智能化,是需要按照客户的需求来设计开发、来采购部件、来组织生产、来精准营销,并且能够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是全流程的智能化”。联想目前在全球有9个数据中心,每天处理的数据要超过150亿条,这些海量的数据就支撑了联想产品的创新、个性化的定制、供应链管理的各个环节。当然光有数据还远远不够,杨元庆称,还要通过网络来让这些数据连接起来、流动起来,“只有把数据网络化,才能够最终去实现智能化”!

    有组织、有计划才能有效促进全球一体化融合发展,从而构建人类利益和命运共同体,而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为提高人类的组织能力和计划能力提供了新的科技条件,使我们深刻理解了恩格斯所描绘的未来社会画卷:“由社会全体成员组成的共同联合体来共同地和有计划地利用生产力;把生产发展到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要的规模;结束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来满足另一些人的需要的状况;彻底消灭阶级和阶级对立;通过消除旧的分工,通过产业教育、变换工种、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通过城乡的融合,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发展”。

    当然,随着社会进步,组织形式和组织职能也会不断发展变化。对于未来人性化、智能化社会的组织形式和组织职能,恩格斯认为:那时“公共职能将失去其政治性质,而变为维护真正社会利益的简单的管理职能”;“那时,国家政权对社会关系的干预在各个领域中先后成为多余的事情而自行停止下来。那时,对人的统治将由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过程的领导所代替”;那时将“在自由平等的联合体的基础上按新的方式来组织生产”。当公共职能变为维护真正社会利益的简单的管理职能,当对人的统治由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过程的领导所代替时,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并且全方位、深层次的真诚合作就会成为自然而的事情,从而在自由平等的联合体的基础上按新的方式来组织生产并共享发展成果,那时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本文系《鄂尔多斯学的构建与应用》之十七)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蒙古族,1960年出生。现在是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没有党派,认为存在区别于老百姓的各种党派的历史条件下,没有党派就是最大的党派;认为无须什么人、什么党派来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因为人民群众自己可以代表自己的根本利益。学习马克思理论与政治和党派无关,它所揭示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编、著出版《我们最喜爱的马克思恩格斯名言》、《包海山论文集》、《以人为本,实现全面而自由发展》(获鄂尔多斯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书籍;发表《“现代马克思”或许出现在中国》、《灵气活化“资本论”——试让人类智慧最高结晶体现巨大经济价值》、《资本的信息结构及其功能研究——开发马克思主义经济价值的最佳途径》(获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发的第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论文。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