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老道 - 包海山首页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4)
2018-11-25
字号:
    3.促进融合发展

    个性与共性是辩证统一的关系。在“地方学”中,每个“地方”的自然生态与人文历史都有个性特色,而“学”即学科知识体系具有普遍原理,科学所揭示和反映的是不受地域局限、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之所以在地方文化研究基础上创建新的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就是为了汇集和整合更多的人类智慧,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客观规律。地方学研究创建学术联盟、搭建交流平台,就是为了促进各地方学协同创新、融合发展。

    系统性是相对而言的,总有一个系统包含了所有的系统。在地球自然村,人类科学文化是一个大网络,而各个地方学是彼此连接、共同组合的各具特色的小网格。地方学研究,既要立足地方,研究小网格里的特色,谋一偶;也要跳出地方鸟瞰地方,把各个地方学之间的网线和结点联系起来,研究大网络的共性,谋全局。这就需要协同创新、融合发展。

    最近参加了由广州大学主办“2018广州学与全球城市发展国际论坛”以及“2018广州学与全球城市发展国际论坛暨第二届广州新发展论坛:城市创新发展国际经验”两个论坛。各国专家学者就中国广州、深圳、香港、北京、上海,英国伦敦,美国纽约、洛杉矶、旧金山,日本东京,澳大利亚悉尼、墨尔本,加拿大多伦多,马来西亚吉隆坡,新加坡等世界一线城市,分享城市创新发展国际经验。这可谓是世界一线城市发展论坛。世界城市研究机构全球化与世界城市研究组织(GaWC)评估世界城市,主要关注的是该城市在全球活动中具有的主导作用和带动能力。近日GaWC公布2018年世界城市名册,在入选世界一线城市的55个城市中,中国有香港、北京、上海、台北、广州和深圳6个城市,特别是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内有香港、广州、深圳三座世界一线城市,是世界一线城市中一体化融合发展的城市群,能够开辟世界城市融合发展新模式。

    城市以及城市群在全球活动中具有的主导“作用”和带动“能力”是双向的,是彼此关联的,前提是要有共识,都要意识到这种“作用”和“能力”的存在,而形成这种全球活动中的“作用”和“能力”以及共识,就特别需要全球地方学研究的协同创新、融合发展。

    在全球一体化融合发展,一方面是倾听世界的声音,另一方面也表达我们的观点。最近在草根网以及美国中文网等社交网站连续发表了《鄂尔多斯学研究的一个核》《鄂尔多斯学研究的两个抓手》《鄂尔多斯学与内蒙古学的融合发展》《鄂尔多斯学与广州学的协同创新》《鄂尔多斯学与北京学的交流合作》《鄂尔多斯学与日本地方学研究的联系》《鄂尔多斯学与韩国地方学研究的联系》《鄂尔多斯学与亚洲地方学学术联盟的建设》《鄂尔多斯学与全球地方学研究的关系》等25篇博文(在此基础上将完成专著《地方学系统性融合发展探索——以鄂尔多斯学为例》),草根网连续都在其重点栏目推荐,引起一定的社会关注。有网友评论,“文章结构宏伟,气势磅礴”。韩国关东大学东亚经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关东大学中国学系教授李奎泰认为:“地方研究确实不局限于当地,而是可以扩大为国外地区联系到世界各地,可以延伸到系统性认识人类世界多种文化。关于鄂尔多斯学和其他地方学协同创新、融合发展的几篇文章,包括《鄂尔多斯学与韩国地方学研究的联系》,给我也很大的启发和引导。”

    鄂尔多斯学研究之所以对其他国家地方学研究也有“很大的启发和引导”,最根本的一点就是非常明确地提出了根本任务是探索客观规律,终极目标是道法自然。老子云,“执大象,天下往”;马克思说,“合乎真理的探讨就是扩展了的真理,这种真理的各个分散环节最终都相互结合在一起”。鄂尔多斯学研究把“老子道学、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比较研究与集成创新”作为重点课题,努力执大象,顺天意,做合乎真理的探讨,由此来促进全球地方学研究协同创新、融合发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只有找出负面规律形成的原因,然后对症下药,从而达到改变负面规律的作用,将负面规律转换为社会的正能量,将坏事变成好事。
    2018/11/25 22:43:17
  • 包海山: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人们可以遵循规律,也可能违背规律,但规律本身是客观存在。
    我赞同恩格斯所言:“历史进程是受内在的一般规律支配的。······在表现上是偶然性在起作用的地方,这种偶然性始终是受内部的隐蔽着的规律支配的,而问题只是在于发现这些规律”。
    我们学术研究的任务和目的,就是发现、认识和把握始终支配历史进程的一般规律。
    =====================

        不对,你所说的“一般规律”的意思明显含有模式特征或者是规则特征,把规律当作了过程,事实上规律应该指结果。恩格斯讲的也不对,他们这些学术名家也经常把概念搞混,不能生搬硬套。
        规律与规则、模式都是有明显的概念区别的。
        规律不为人的意志而转移,就像资本主义周期危机一样,无论你想什么办法,就是改变不了周期危机规律。所以,你不要把规律都当作好东西,坏事有坏事的规律,好事有好事的规律。但是,形成这些规律的原因是有一个根本的东西在驱动的,所以,你需要找出的就是这些规律背后的“驱动者”是什么?
    2018/11/25 22:20:02
  • 人们可以遵循规律,也可能违背规律,但规律本身是客观存在。
    我赞同恩格斯所言:“历史进程是受内在的一般规律支配的。······在表现上是偶然性在起作用的地方,这种偶然性始终是受内部的隐蔽着的规律支配的,而问题只是在于发现这些规律”。
    我们学术研究的任务和目的,就是发现、认识和把握始终支配历史进程的一般规律。
    2018/11/25 21:56:14
  • 当然,正确科学的客观规律可以预先假定,就好比是预先设定要生产什么样的产品一样,要生产这样的产品,机器生产模式应该怎样更新与改革?
        比如我们要追求社会公平、共同富裕、共建共享、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等社会理想效果,这就是首先假定了理想的客观规律,怎样实现这个理想的客观规律,那就要进行经济体制更新,也就是经济体制改革。如果改革之后达不到这一要求,说明改革的方案错了。道理就这么简单。
    2018/11/25 18:29:54
  • 鄂尔多斯学研究之所以对其他国家地方学研究也有“很大的启发和引导”,最根本的一点就是非常明确地提出了根本任务是探索客观规律,终极目标是道法自然。老子云,“执大象,天下往”;马克思说,“合乎真理的探讨就是扩展了的真理,这种真理的各个分散环节最终都相互结合在一起”。鄂尔多斯学研究把“老子道学、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比较研究与集成创新”作为重点课题,努力执大象,顺天意,做合乎真理的探讨,由此来促进全球地方学研究协同创新、融合发展。
    ==================

        这样探索不一定会有理想结果,有可能离“真相”的东西越来越遥远。
        因为当今无论哪个国家或哪个区域城市发展等等,都是资本主义经济体制统治的天下,而资本主义本身就是一种极度错误的经济模式。因此在错误的经济模式主导下的现实中寻找客观规律,那么这种被找出来的客观规律也是错误的客观规律。
        客观规律从何而来?因为模式决定规律。比如各种各样的机器生产各种各样的产品,实际上,各种各样的机器就好比各种不同的生产模式,而各种产品就是各种生产模式运作下产生的规律。也就是说,产品就是机器工作产生的客观规律。
        同理,当前世界现实状况就是一种“产品”,它是资本主义经济模式运作下产生的结果与客观规律。而且这不是最终规律,最终规律就是,资本主义经济模式运作所产生的社会矛盾积累会导致资本主义国家过早夭亡。如果新的政权重新建立国家并重新选择资本主义经济模式,那不过是重复昨天的故事。这就是资本主义经济模式运作下的现实客观规律。它不用你走尽无数的弯路去刻意的寻找,整个人类社会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无数例子都是证据。
        如果要找出正确科学的客观规律,现实中是没有的。它需要你开创全新的经济模式去推测与摸索。
    2018/11/25 18:16:1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蒙古族,1960年出生。现在是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没有党派,认为存在区别于老百姓的各种党派的历史条件下,没有党派就是最大的党派;认为无须什么人、什么党派来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因为人民群众自己可以代表自己的根本利益。学习马克思理论与政治和党派无关,它所揭示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编、著出版《我们最喜爱的马克思恩格斯名言》、《包海山论文集》、《以人为本,实现全面而自由发展》(获鄂尔多斯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书籍;发表《“现代马克思”或许出现在中国》、《灵气活化“资本论”——试让人类智慧最高结晶体现巨大经济价值》、《资本的信息结构及其功能研究——开发马克思主义经济价值的最佳途径》(获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发的第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论文。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