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老道 - 包海山首页
鄂尔多斯学研究需要改进之处
2018-11-01
字号:
    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承担了内蒙古学专项课题“内蒙古不同地域地方学研究的基础、经验及对构建内蒙古学的启示研究”。在课题评审过程中,有评审专家提出:“在鄂尔多斯学研究进程中,要总结成功的经验,也应该总结不足的经验”。也有评审专家认为:“对于创建新的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来说,论文汇编只能算是探索性的积累,根本不能算是研究成果。新的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必须要有各种明确概念的一系列具有内在紧密联系的著作来构建”。

    的确,我们应该总结成功经验,也应该看到需要改进之处。从创建之初就参与鄂尔多斯学研究,并且驻会八年的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潘洁,在《解析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中谈到“不足、局限和需要改进之处”时说:细心检点,这支队伍还存在一定的不足。例如,第一,成员人数不断增加,但原来的130名也好,如今的170多名也罢,挂名的多,真正活跃的只是少数。专家们分散于全市各地的不同岗位,有的远在呼市、北京,联络费力费时,多数无法承担研究会分配的任务。即使是出席相应的论坛、研讨会,专家名单、论题分配也颇费周章,时常遇到无法参加的情况。所以选来选去,参加最多,频次较高的,就是那一二十个熟悉的面孔,而每位专家的专业、研究方向是相对固定的,不可能是万能的,这就降低了论坛与研讨的丰富性和学术论点思辨与交锋的机会。第二,选题、立项不规范,有很强的随意性,结项的程序也没有很好的遵守。

    其实,鄂尔多斯学研究中存在的这些问题,在中国地方学研究领域普遍存在。“新的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必须要有各种明确概念的一系列具有内在紧密联系的著作来构建”,这是对的。而以此来衡量,各地方学研究团体并没有真的构建起新的学科知识体系。

    那么,是已经构建起了新的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之后,才可以称地方学研究;还是提出概念、明确方向之后,探索和构建新的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的全过程,都可以称为地方学研究?对此可以有不同的认知和理解。例如,2002年创建鄂尔多斯学及其研究会,只是提出构建鄂尔多斯学的概念、目标、任务,目前还在探索和构建之中。据我们所知,中国各地方学研究都是如此。

    在这些方面,上海学发展30多年,学者们有相似的观点,也有争议。在中国城市学地方学研究中,或许上海学研究者的不同观点的表达更直接、更坦诚,有学术论点的思辨与交锋,对各地方学的探索和构建有启发和借鉴意义。

    唐振常研究员在《关于上海学》中认为 :所谓此学彼学,名目不少,其实只是形式问题,多只图个热闹。过早为之定一名目,未必有助于学术的发展。上海研究方兴,何必匆匆即定上海学一词,以成固定。各家各派,国内域外,无妨各展所长,待其大盛,再作定论,岂不自然。姜义华教授说 :关于“上海学”,前些年就有学者提倡过,后来似乎没有原先所希望的那样发展起来;上海研究已经取得了相当显著的成就,但是仔细审视一下,就不难发现,其深度与广度还远远不够,请恕我泼了一点冷水。他认为,未来能否真正形成“上海学”,一要看上海本身的发展与它在中国、在世界的地位上升到一个什么高度,二要看上海研究内涵与外延深化和拓展到什么程度。

    而在《上海学》创刊座谈会上,沈祖炜研究员则表示,对上海学概念是否认同可以研究讨论,但有人举起“上海学”的旗帜,就意味着将有更多研究人员汇聚到这一旗帜之下;杨国强教授也认为,学术期刊对培养和凝聚学术团队、推动学术研究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熊月之教授在《是建立上海学的时候了》中更是明确表态,经过10多年的发展,特别是上海在1992年以来的惊人变化,带来了国际、国内对上海研究的空前繁荣,上海学的建立已到了“实至而名归的地步”。他认为:有没有必要建立上海学,最关键的有两条,一是上海有没有值得研究的特质,有没有一门独立的学问所要研究的内涵;二是学术界能否聚集起比较成规模的研究力量。

    由此可见,关于上海研究,认为现在不应该称其为“上海学”的主要原因,一是担心过早为之定一名目,以成固定,无助于学术的发展 ;二是觉得现在的研究,其深度与广度还远远不够。而赞成构建“上海学”的主要原因, 一是上海有作为一门独立的学问所要研究的内涵,上海的惊人发展变化带来国内外对上海研究的空前繁荣 ;二是建立上海学,能够聚集起成规模的研究力量,这对培养和凝聚学术团队、推动学术研究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综合来看,上海研究与“上海学”研究,其研究对象和内涵是相同的,不同的只是对“上海学”这个概念认可与不认可,这只是一个形式问题。我们从地方学研究的普遍意义来看,构建“上海学” 不见得“定一名目,以成固定”,“上海学”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可以说,在本质意义上,上海具有作为一门独立的学问所要研究的内涵;在表现形式上,建立上海学能够聚集起成规模的研究力量。

    我们认为,地方学研究以及创建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是包括提出概念、任务、目标以及构建和应用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全过程。我们切身体会到,从实际需要来看,一方面,社会实际问题往往超越任何学科界限,解决问题需要跨学科的综合性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另一方面,科学文化本身的发展需要各学科之间协同创新、系统性融合发展。对于很多地方来说,探索、构建和应用综合性系统性地方学,能够满足这种现实需要。因此说,探索和构建综合性系统性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是现实需要。目前很多地方研究的“深度与广度还远远不够”,而且按照原有的某些思维定式难以改变这种状况;而努力探索和构建综合性系统性地方“学”,就有希望整合更多的智力、资金、组织等各种资源,尽快改变这种状况,有效推进研究的广度与深度。

    地方学是知识体系+应用服务,即应用学科知识体系来为社会发展服务,而构建可以应用的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是基础,是前提条件,否则就不成其为地方“学”。鄂尔多斯学研究需要改进之处,不是现在还没有构建起新的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而是持续探索和构建新的学科知识体系的意识和力度不够。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是我们必须要坚持的。探索、构建、应用鄂尔多斯学学科知识体系,是“使命感和责任感决定了我们去追求这种选择,去做信仰和信念决定我们应该做、必须做的事情”,必须持之以恒。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敢于迎难而上,只有解决实际问题才有说服力。
    2018/11/3 19:44:59
  • 这是需要改变的现状,而相对来说,努力构建系统性的地方学,可以促进改变这种现状。
    =======================

        想法是好的,但理论者们天生都是固执的本性,总认为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改变些什么,明明别人讲的是对的,自己偏偏想要另辟蹊径,而事实上差之毫厘,往往谬之千里。差之一分,谬之万里。不要把经济学当作万花筒。
         举个例子,怎样从根本上摆平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相信99%的经济学家与经济理论者都唯恐避之不及,为什么?因为想不出办法解决,就只有逃避。
         包博主,敢不敢迎难而上?敢不敢接下“摆平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这个活?如果你选择逃避,何以”努力构建系统性的地方学“?即便是构建了地方学,那也是忽悠学。没有什么比能够解决实际问题更有说服力。
    2018/11/3 12:11:28
  • 现在的理论界,到处都是一盘散沙,没有一套理论体系能够真正让人信服。
    --------------------------------------
       这是需要改变的现状,而相对来说,努力构建系统性的地方学,可以促进改变这种现状。
    2018/11/2 23:24:01
  •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是我们必须要坚持的。探索、构建、应用鄂尔多斯学学科知识体系,是“使命感和责任感决定了我们去追求这种选择,去做信仰和信念决定我们应该做、必须做的事情”,必须持之以恒。
    ==================

        研究经济学就要研究全世界各国能够通用的经济学,地方学偏居一隅,成不了气候。包博主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学者,但使劲使错了地方。或者说,鄂尔多斯学并没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来凝聚所有成员的心,不能团结一致,而且每个成员学者各搞各一套理论,这种状况本身标志着所有人都在敷衍,有劲也使不到一处来。
        比如中国共产党为何能够形成气候?因为中国共产党只有一套理论,那就是马列主义。由于所有人的劲朝着一处使,使得中国共产党形成了政权而最终赢得了解放胜利。
        现在的理论界,到处都是一盘散沙,没有一套理论体系能够真正让人信服。没有过硬的理论,那也是画饼充饥。
    2018/11/2 21:10: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蒙古族,1960年出生。现在是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没有党派,认为存在区别于老百姓的各种党派的历史条件下,没有党派就是最大的党派;认为无须什么人、什么党派来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因为人民群众自己可以代表自己的根本利益。学习马克思理论与政治和党派无关,它所揭示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编、著出版《我们最喜爱的马克思恩格斯名言》、《包海山论文集》、《以人为本,实现全面而自由发展》(获鄂尔多斯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书籍;发表《“现代马克思”或许出现在中国》、《灵气活化“资本论”——试让人类智慧最高结晶体现巨大经济价值》、《资本的信息结构及其功能研究——开发马克思主义经济价值的最佳途径》(获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发的第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论文。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