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索居沉吟 - 郭伯文首页
“五四”是个大伤疤
2013-05-06
字号:

  “五四”运动已近百年,可以说,中国这百年来的命运,所经历的苦难和辉煌,所修的业、造的孽,都离不开这场运动的深刻影响。中华这棵大树,被五四运动凶猛地剪顶,留下一个硕大的伤疤,幸未摧折;伤疤旁边顽强地长出新干新枝,条叶繁盛,硕果累累——与此同时,病虫之害,依旧缠身。

  疤还在,且永远会在,除非这棵大树彻底朽坏,化作尘泥。

  茫茫大地上,生长着许多千奇百怪、姿态各异的树丛,大小不等,繁疏不匀,有的千年屹立,更多的是半途夭折、走马灯似的新旧嬗替。其中历史最长、根系最深、叶最茂密、花最娇艳、果最累累的一棵,叫做中华。

  这里并非大同的仙境、天堂,连桃花源都不是。宇宙中也没有这样的所在。这是地球,一个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世界;不管在自然界还是人类社会,不管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故事都是由强者演绎,篇章由强者书写,局面由胜利者塑就。

  每一棵小树苗,都渴望长成参天大树,能成功的却凤毛麟角。有限的空间里,无法并立两棵(遑论更多)巨木;有限的空间里,参天大树之间是天然的竞争关系。世界是如此的残酷,以至于矫情、粉饰都成为一种必要,可以使之变得温情些、不那么赤裸裸些。

  为了避免过度的烈性竞争,也为了在竞争中占据更有利的地位,人们尝试着抱团生存——“国家化生存”。这也是一条别无选择的必由之路。由氏族、宗族,而城邦、国家,森森成林,争芳竞秀。如果将国家比喻成一棵树,那么,每一个人就是这棵树的细胞,构成根须、主干以及枝枝叶叶。很显然,一枝一叶乃至每一个细胞的存活,都有赖于树的存活并发展壮大。

  这是朴素得无可动摇的爱国主义逻辑,也是五四运动发生的逻辑。当时的华夏,积贫积弱,内忧外患,大厦将倾,大树欲折,救亡图存成为时代的最强音;达人贤士、贩夫走卒,上上下下都在思考、探求、实践救国之路。

  五四运动追求大破大立。破得稀里哗啦、满地鸡毛,伤疤赫赫,后遗症至今犹烈;立得艰辛凶险,惊鬼泣神——天佑中华,尽管狂涛骇浪风雨如磐,终归还是重新“立”起来了。

  大破大立适用于“天下”,却相害于“国家”。一国既破,绝难有机会重新站立起来。不管是自爆的外爆的还是内外混爆的,不管是古代的还是当代的,如古罗马,璨若流星的西亚北非诸文明,玛雅帝国印加帝国,奥斯曼帝国奥匈帝国,苏联南斯拉夫伊拉克利比亚……倒下就倒下了,即使勉强爬起来,也伤筋动骨面目全非——而多半是爬不起来了。华夏是个例外,这是由于她独特的历史和底蕴所决定的。但过去、从来的例外,并不意味着将来还能够有幸例外。鸦片战争开始,逐渐将华夏从“天下”打回成为一个“国家”,1919年的五四之破,尚有1949年浴血重生的立;今后若破,当何以立?

  五四之破,破在意识形态。意识形态是一个国家的凝合剂,决定其人民的认同感;意识形态的崩溃意味着国家的崩溃。天底下至难之事,就是打造一个成功的国家意识形态,然而五四运动就差一点解构、摧毁了华夏深厚无比的国家意识形态。

  中华、华夏,本身就是意识形态浓重的词。中者,正也,义也,宜也,道也德也;华者,花也,美也,好也;夏者,大也。中—华—夏,代表着最高的道义性、价值取向,成为“中国人”从来都是地球东方这块土地上人们的最高追求;

  即使数度边族入主中原,他们也必扛这面旗帜、挂这块招牌,自居中国,因为这样才能安民服众、柔远怀来,乃至万方同贺。鸦片战争后,一而再而三的外辱反复消磨着这个古老文明的自信,同时,作为一个被奉为正硕的王朝,大清也已周期律地到了它的腐朽尽头;被彻底打蔫在甲午之岁,巨大压抑情绪总爆发却是在五四运动!

  为什么总是挨打,是什么导致中国如此“落后”?人们近乎歇斯底里地追本溯源、刨根究底,“打倒孔家店”还不行,还要从三皇五帝、祖宗一百八十代查找问题,疑古、证伪,掘坟、鞭尸,遗韵袅袅迁延至今,就是一个秀士的一言以蔽之:这个国千年的文化出了问题!

  人们希望“脱胎换骨”,却没去考虑一旦真的脱胎换骨,国就不国了。失去文化自信的人们,疯狂地在西方找寻“真理”,以其为师,因为西风之猛,已经将东风压得膝盖且弯且断了。人们没有看清西方发达凶猛的实质——实质已经被它们巧妙地包裹起来了,只看到其彬彬岸然的表象,曰宪政,曰“德先生”“赛先生”“福先生”……即所谓民主、科学、自由等等,然后镜花水月地去追寻、争吵、拷贝、克隆……一把鼻涕一把泪,至今一脸斑斑犹在。

  真相和实质现在很清楚,那就是:金权资本主义主导下的工业化,及其副产品杀人武器的现代化。发掘真相的是西方人马克思,他找出资本主义疯狂扩张的根源及其巨大的隐患和危害,金钱是会杀人的,剩余价值推动着资本去吞噬全世界,最后必将吞没自身……马克思想找到解决问题的钥匙,以阶级斗争来消灭阶级斗争的总根源,彻底解放人类,实现大同。他创发了社会(共产)主义,甚至超越了他自己创立的哲学体系。

  共产主义其实是基于“天下观”,而不是“国家观”,马恩也说“共产主义不可能单独在一个国家发生”,共产主义、国家是不相容的两个词,但中国人不管,最终拿了共产主义来救国。这其实也暗合着中国人骨子里还是天下观,而不是国家观。不是历史的巧合,而是历史的必然,西方思想中也只有共产主义能真正在道义上悦服中国人,凝合中国人已离散殆尽的意识形态,重新寻回道路自信。

  五四运动没有最终毁了中国,反而在瓦砾遍地硝烟弥漫的思想废墟上重新艰难而巍巍地矗立起来一个崭新的中国,除了前面所说的道义性极高因而凝合能力也极高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因素,也与五四运动所催生的一代领袖和精英舍生取义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及其无往而不利的天才创造力息息相关,他们打碎了一个旧世界,开创着新天地。破立之间,实悬一线;前无古人,未必后有来者。毛泽东才是真正的“五四之子”。我在以前的文章说过,只有华夏这样深厚的土壤才能催生毛泽东这样的独一无二的巨人,但以后还会不会、有无必要出这样的人物,是个未定之天。希望不要出,因为那意味着中国又到了存亡续绝的历史关口;也难再出,因为诱发五四运动的因子还在,遗毒至深,而且愈发顽狂。

  此“因子”者何?就是学者王小东等归纳的“逆向种族主义”,简称“逆种”。那种套路简单地说,就是“两个凡是”:凡是西方的都是道德的、先进的;凡是非西方的——当然主要就是说中国的,都是邪恶、腐朽、没落的!这种意识的根源,一部分是由于鸦片战争以降百年,几乎所有对外战争都告失败,多数中国人都被打得见人矮三分造成的;一部分、甚至大部分是由西方人近二百年来悉心诱导、暗示造成,让中国人多年来无边无际地自虐、诛心而不自知!

  有个天分奇高的女学人——边芹,长期旅居法国,看穿了一个令她瞠目结舌的现象及其本质:西方人刻意隐藏、遮掩、忽视、抹杀中华文明!把中国归之于“神秘”,暗示与尚存的非洲、美洲、大洋洲等地原始文明并列;举办人类文明

  展,所列人类各大文明时间表,唯独中华文明被抹去;大型瓷器(china)展,为瓷器制作比中国晚了1000年的一些欧洲国家、18世纪才发现高岭土制瓷秘密的法国都单独设置展柜,为日本、伊斯兰等等单辟展台,唯独没为瓷器的发明者、最先进的制造者中国(China)集中单设展台,而是把众多的中国藏品分散到别的展台作陪衬;某亚洲文化馆,其展品约六成是包括敦煌古物在内的中华文物,其广告词却是“为公众提供了从东南亚艺术、印度艺术到日本、朝鲜以及中亚艺术的全图景。它收藏的超过4.5万件亚洲文物,来自柬埔寨、越南、缅甸、尼泊尔、西藏……”恰恰缺了主角“中国”!(《谁在暗中抹杀中华文明》)

  昭昭历历,乃刻意为之,绝非“巧合”。为什么?边芹说,是为了“抢占文明制高点”。占据文明制高点才能抢占道德高地,拥有“话语权”,在其后的系列文章《我们怎么会落到这一步》中,边芹又用了一个词:审美权。

  审美权是什么?美是事物的形而下,其形而上是真、善;真、善往往以美作为表现形式。垄断审美权就是垄断审善、审真的权力,就占据了所谓的道德高地。言下之意是:我之所以是统治者、高贵者,乃是因为我是道德者、真理方,上帝的选民,是先天(文化)所决定的;我为世界定义,我的价值取向就是全世界的价值取向……归结为一句话:我才配优越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们要么做牛做马做奴隶,要么不配生存权!

  我为广大西奴感到万分的悲哀,人家早已将你定性为奴隶、牛马,甚至不配存世,你却傻乎乎的以为只要“民主、自由、宪政”了,每个人都能成为幸福的主人。我也为天不能死地不能埋的中华文明骄傲,因为只有中华文明才堪配被西方人长期刻意努力地抹杀、贬低,其根子却是“害怕”;因为长期傲立世界文明之巅的中华从来被西方暴发户视为最大的对手,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

  “五四运动”远还没有结束,还在以现实的版本继续演绎。五四运动的本真出发点是爱国,但还有一种外人刻意引导、策划、诱迫,内鬼以及无数被欺瞒的善傻之人配合或跟风的“五四”还在运动,且往往披着“爱国、救国”的外衣,干的拆国、祸国的勾当!因为这种“五四”继续宣扬的是逆向种族主义,目的在于彻底摧毁华夏意识形态,解构中华文明,置中华这棵大树于死地,而不是仅仅截顶留疤,然后让它生发新芽。五四运动中一句著名的口号是“打倒孔家店”,现在这个“孔”被撺掇改成了“毛”,因为“毛”这个字号已经事实上成为中华意识形态最重要的基石。

  仔细望去,中华这棵大树并不止“五四”这个疤,光大的疤就一二十个呢,那是每个朝代更替所留下的。每个疤都被郁郁葱葱长出的新干枝叶遮盖得美观漂亮得很;还有一些疤非常奇特,上面嫁接着似非而是的茁壮枝叶,早与大树融为一体,浑然天成,虬结生辉,那是无数边族与华夏交融的结果,许多还曾入主中原,注入新鲜血液。中华之树虽然不无伤痕,病虫相害,可是举目四顾,哪棵树不是问题更多,甚至还有根腐芯烂的呢。特别是要警惕某些寄生成性、侵略成性的大树恶树,它们正在虎视眈眈地猎寻着新的宿主和养料基地。

  中华文明至少比西方文明成熟了一二千年,她注重兼收并蓄,因此永葆了青春活力;对于西方文明,她一定会吸收,涵纳,以开创一个全新的辉煌,而不是被征服——中华文明没有这么浅薄。不过话虽如此,人类文明应该才刚刚开始,远还没有走到什么高级阶段,更没有到尽头、终点,因此,任何诞言科学、真理、模式、普世价值的东西,都是十分可笑的无稽之谈。中华应该重拾文明自信,夺回真善美的定义权,真善美由我出,价值由我定,如此,中国才能引领世界,为人类艰难找出一条可能的康庄大道。只有中国有这个能力、这个资格;中国责无

  旁贷,义无反顾。

  形形色色陷于过度“反思”,自虐、自残式的“五四运动”,至此可以休矣!留做纪念就好。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Hehe
    2013/6/5 6:29:21
  • “我也为天不能死地不能埋的中华文明骄傲,因为只有中华文明才堪配被西方人长期刻意努力地抹杀、贬低,其根子却是“害怕”;因为长期傲立世界文明之巅的中华从来被西方暴发户视为最大的对手,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给力。
    2013/5/14 7:28:32
  • 五四没错,只是我们现在又遇到了新问题,博主的深思值得学习赞赏
    2013/5/14 6:43:49
  • 【87楼】 评论人: mikezc123     查看评论专辑
    ——洋洒千言,亮点颇多
    2013/5/13 17:30:00
  • 五四运动,是一场中国文化的现代化运动。他有高潮有低谷,有成功和失败,有矫枉过正的极左与极右,有全盘西化的本本背书,有完全拒绝西方文化的顽固保守。只有根植于中国文化的毛泽东思想在竞争中取得了胜利。精英主义者和左右、极左极右们,都应该正视,自己的主张,怎样与中国文化紧密结合的问题。否则,永远地不断失败,就是其归宿。
    2013/5/13 11:45:37
  • 回到“五四话题”,不管是五四的新文化运动反帝敌反封建的的本质,还是与中国实践其实是与中国文化相结合的马克思主义的成功,都对中国文化的涅槃重生有正面的作用。即使是自由主义失败的经历和历史,也成为中国近代文化史的重要部分。其至少是对左派的提醒有重要作用。正与宋鲁郑评价何清涟的《现代化的陷阱》,对中国改革开放至少有很大的警示和提醒作用一样。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失败历史,应成为中国文化的有效经验和教训,值得左中右共同认真研究对待。
    2013/5/13 11:40:20
  • 参看老田的《精英主义与平民主义在近代中国的实践》。毛泽东思想的本质,就是平民主义思想。他解决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如何才能在世界民族竞争中取得胜利的理论思想和方法。而精英主义的基本行为方式,就主要是对外投降对内高压。对比蒋介石和毛泽东;对比国民党和共产党;对比建国后的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充分证明了老田的这一论断。
    《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失败在于拒绝中国化》,新加坡的郑永年说,为什么经济私有化、个人财产猛增,具备了自由主义的土壤的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自由主义却越发式微?在于拒绝中国化。我的感受是在于极端的叙述:完全西化和极端化,想嫁接西方的极右化理论。像右派的大佬茅于轼背书的经济理论,就是一种极端的经济学说的背书。他的出格言行更是极端夸张:一方面,极端地诋毁毛泽东,另一方面却为汪精卫翻案。汪精卫是背叛了国家民族和毛蒋国共共同认定的民族败类。右派人士高举茅于轼大旗。无异于自绝于人民。
    2013/5/13 11:29:23
  • 五四运动是中国文化的涅槃重生的起点。当然,也可以从洋务运动算起。自1840年以来,所有的先辈的尝试,不论成败,都是中国民族探索的一部分,不论成败,都对中华民族的复兴有吸取经验教训有正面和反面的积极意义意义。“毛泽东思想,就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这个观点如果更细化一下,就是说马克西主义代表的西方左派文化思想及哲学思想,与中国文化思想的精华部分相结合的产物。特别是解决了中华民族的国家竞争文化缺陷的这一先天不足,即过度重视防守包括文化和军事上的防守,而不注重进攻。汉唐盛世,就被解说成较单纯的儒家治国理念的胜利。实际上却是文化的价值的输出和武力的相辅相成。解除武装的的文化,注定将变成一种传说。共产党人,借助马克思主义的借用资产阶级革命的分析方法,实现了国家基本力量的团结、凝聚思想基础和方法,结合中国产同文化中的积极方面民本思想、天下大同和公平正义的要求等,形成的以中国文化为根基,马克思主义为药引的毛泽东思想,在众多的主义中脱颖而出。把马克思主义定义为西方文化入侵是不对的。这是全盘西化的右派们的一种比烂的说辞。只是为他们的全盘西化的需找正当性的技巧而已。
    2013/5/13 11:13:53
  • 正于我在这批评张平所谓的高税率导致企业经营困难是错的,即这几年并没提高税率也未有税制得得根本变革,所有的税制改革如运输企业的营业税改增值税更有利于做大做强和公平赋税一样,生产型增值税改消费型增值税等,都是倾向企业生产经营有利的税制变化,为什么过去的中小企业能良好发展,现在则陷入困境?主要是一是人民币升值;二是劳动力价格上涨;三是现行的存准制度和高利贷民间融资盛行,对实业有挤出效应,实业不可能承受得起高利贷的高利息率水平,只有违法的贩毒制毒黄赌毒以及曾经的房地产等行业才能承受的高利贷。所以不是税制和税率原因。
    同样,中国文化在完全西化的所谓自由派其实是本本派而已。他们看到1840年以来中国的节节败退和割地求和,就说是文化的原因,而且罪状直到春秋孔老二的根子。中国和中国文化的万国来朝,即使能入主中原的宇文和拓跋氏,都抛弃自己的原有语言,一律完全改用中原文化。实际上康乾三代中国武力与文治结合,对周边国家和部族的吸引力是很大的。至于晚清,在火器的逼迫下,清室的小族寡民对国民的过度害怕,使得顽固地以为守旧而不思进取。导致了清末的这段屈辱历史的发生。实际上,文化还是那个文化,本质并未改变,国民还是那些国民,问什么能用着150年的历史就否定这两千年的历史呢?
    2013/5/13 10:59:06
  • 78楼,难道执政党不是一直在提“振兴中华”?!
    2013/5/12 6:19:42
  • 赞同77楼。
    2013/5/12 6:18:13
  • 而在中国,最具有合理性和合法性的思想或者信仰,莫过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信仰。近些年,政府开始重视传统文化了,甚至把传统节日定为法定节假日了,这是好的。

    确实到了重塑中国精神的时候了,否则国将不国,没有信仰的中国,只能是一个国人相互毒害的畜生之国。早晚必将崩溃毁灭。

    单一的崇拜物质、金钱至上的历史时期,很容易导致巨大的社会灾难,从而导致国家的毁灭。。。。。。读一下商朝末年以及西晋时代和明朝末年的历史吧,那都是极端崇尚物质的时代,真正的物质主义时代,结果就是血流成河的灾难。
    2013/5/11 17:47: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福建上杭县人,生于1968年。199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政治学系行政管理学专业。两年后“下海”,无成。2005年混入一地方报社吃文字饭至今。凡事苦思,以致头已半白。近年偶或动笔,见报几十篇,大多用本名,也用笔名“郭本”。幼时长辈呼“文古子”,因此权作网上自称。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