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索居沉吟 - 郭伯文首页
第一毛泽东,第三司马南
2013-03-09
字号:

  “第二李小龙”四十年前已在海外华人里喊开了,文古子尊重历史,只好让司马南屈居第三。文古子重排梁山座次,标准只有一个:侠。

  李小龙是个戏中侠,在影片里为中国人、为底层百姓打出威风、长了精神,生活中听说也是个响当当的硬汉,铁打功夫几无敌手,“第二”当非白居。超级巨人毛泽东乃古今中外第一大侠,本无疑义,只是近世被金钱美钞秘制的浓墨泼污了衣角,佛般的脸庞也蒙上一些尘垢,不过不要紧,一万年以后他老人家“第一”的宝座估计也撼动不了,无须我们操心。君不见,毛泽东随随便便教育影响出来一个司马南,轻轻落座,就位列第三哪。

  中华民族自古崇侠仗义,尚武重礼,得以绵延至今、一派广大。侠生于不平、不公、不义,见不得生灵涂炭、黎弱遭殃,见不得“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舍生忘死,慨然出手,扶弱抑强,救危济厄。是有专诸一怒,彗星袭月;聂政一怒,白虹贯日;要离一怒,苍鹰搏虎……

  世间本不平等。虎狼逐鹿,鱼吃虾米,然属自然之义,归之造化;及于人间,众皆生身为人,亦分三六九等,强为刀俎,弱为鱼肉,则情何以堪、义何以申、理何以存?同类之间弱肉强食,马、毛名之曰阶级斗争,文古子喻之为左右相搏,一旦激化烈化,后果叫做战争,从来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以现代科技之发达杀器,全人类就有滑入末日深渊之虞。

  人分阶级,源于财富、地位的不平等:富可敌国,穷无立锥,贵而无极,贱而绝望,而且往往还呈加速两极分化之势。人类社会因此时刻处在危险边缘。遏抑过快两极分化、舒缓过激人际矛盾,是为大善;需要有人挺身而出,惩腐恶,扬良善——侠士生焉。但左右斗争可延缓、可转化甚至转移,却绝难消弭,久受压迫无以聊生更退无可退的弱势人群最终总会团结起来为生存而战,这就是革命。革命非儿戏,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侠之大者登高一呼而万众影从,是为革命领袖,此中英杰,当然首推扭转乾坤、功垂万代的毛泽东。

  当年波澜壮阔可歌可泣的中国革命,貌似两党、两种势力在中国大地问鼎、逐鹿,其实这纯粹是肤浅表象;“拯斯民于水火,挽华夏之将亡”才是其实质所在。历两次鸦片战争再而甲午之耻、庚子之变,中国已尽失国权、国格,亿兆黎众在“三座大山”的重压之下,被吸脂吮膏,奄奄待毙。三座大山的主峰叫做帝国主义,它业已成为中国人民苦难的总根源;其他两座特别是官僚资本主义,沦为帝国主义压榨中国人民的帮凶和工具。辛亥革命并未触动这种基本格局,无论是北洋政府还是南京政府,皆须仰洋人鼻息以苟存。军阀混战不休,日倭再次寇华、全面入侵……生死危亡之际,退无可退的中国人,除了革命,再无生天;除了推翻三座大山,再无别路。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中国重新赢得了完整的国格、国权,才有了机会步上孵育、壮大资本,以养万民的人间平常路。资本之路。说了“资本”,才好说本文另一主人公——大侠司马南。

  还有没有其他路?还没有。这也是马翁笔下的必由之路、必经阶段。有货币、有交换、有公司、有财务报表、有工资、有利润(剩余价值),就叫资本主义,遵循的是资本的逻辑。中国要发展,必须培育壮大自有资本;中国发展壮大的过程,就是自有资本壮大的过程。其中的字眼是“自有”——惟其自有,然后有中国。

  1949年后中国挣脱了外来资本的锁链,顽强立国。之后在千难万苦的内外险恶环境下,一点点逐步做大着自有资本。因此中国属于先有国、后有资本,超越了之前的资本逻辑(更早的超越者似乎是苏联?)但无论是资本还是国,乃至两者结合而成的资本国,都属于一种“系统”,服膺系统所固有的规律:系统必须与外界进行能量、物质等方面的交流交换,以获取自己所需;系统无法自绝于外界,孤立的系统将快速由衰而亡。就如植物不能靠自循环存活,必须从外界汲取养分;树木在再大的花盆也存活不久,除非源源不断地供给养料。这是自然界的本相,它要求中国资本与世界接融,才能生存、壮大,甚至超越。

  改革开放。接融。它们之间应该划以等号。不接融,就是一个死系统;接融,则必然陷阱密布、凶险四伏。外资,鱼龙混杂,裹泥带沙,于是奔涌而入,遂成今日之盛世危局!

  关键在资本,问题也出在资本。因为资本有其逻辑,而中国曾经狠狠地超越过它的逻辑。资本要强力扭转这种势头,让中国重新服膺其逻辑。

  资本有内外两层逻辑。实现商品循环,获得利润剩余价值,是其表层逻辑,但傻子才会认为它的目的仅仅只是揽去那些花花绿绿的票子、黄澄澄白闪闪的金银什么的,此等劳什子本身不具真正的价值,没人认它就是废物。资本的内里逻辑是通过不断增殖金钱利润,去占有、支配土地以及一切人类真正需要的物质资源;但这些东西也不是你说占有就占有的,必须有强大的力量保护——那叫政权、枪杆子。所以说,时刻觊觎政权,直至完全掌控之,就是资本金钱最根本的逻辑;如果成功了,是谓金权。

  金权欲立,大侠司马南出!对手貌似颟顸招摇的中国地产资本,但其实不是。司马南自己也知道不是。“潘任美”不是一个完整链条,只是链条中可见的一小部分,或者说是链条中三个显眼的走卒。仅仅一单,50亿元国有资产就疑似流失在这个链条上。

  司马南说:华尔街!高盛!开曼群岛!“这潭水很深,这盘棋很大”。这是链条的一端。另一端他没说,也许他还不清楚,还在穷究。对手足够强大,强大得一般人难以直视。

  “惹上‘潘任美’,会不得好死”;有人打电话撂下一句:1000万现金,可以搞定任何事……司马南说,我们之间不是简单的“江湖恩怨”,而是“大是大非”问题;“我不想好死,你能怎么着!”

  为受欺压人群张目,以丧良恶吏和市井霸顽为对手的是谓游侠,其在中国历史上多如过江之鲫;拥有如此级别的对手,司马南堪称侠之大者。

  司马南一介书生,当年靠揭露特异功能“起家”,曾因此遭身体报复,至今仍有结怨;有一定学问功底,辩才无碍,宏论滔滔,颇具说服力。他是当今名人中少有在博客、微博中开放评论并几乎不删帖的,因此只要他一发声,顷刻间便会有无数水军蜂拥蝇聚,恶言秽语,讥诮谩骂,但我从来没有在他的文字、言语中见到回骂,没见他吐过任何的脏字——状貌虽丑,儒雅君子风范委实当世无二。起初司马南不过转发别人的文章,表达一点自己的疑问,却引发对方破口大骂,看来是踩到了痛脚。其人系红二代,有一千多万网上粉丝,常煲心灵鸡汤,扮演天使甚至上帝,相形之下,布衣司马南才是真正的贵族。大侠乃是真正的精神贵族。

  真正做企业的人都知道,这活儿劳神、操心、费力,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生怕稍有差池,就可能搭上自己的身家。潘任美作为三位“著名企业家”,却长泡微博,以炖制心灵鸡汤为职志,然而挡不住他们谈笑之间日进斗金,叫人羡煞

  也愧煞。

  心灵鸡汤的主料是“民主自由人权”,统一的商品包装名唤作“普世价值”。“中国人最渴望什么?不是食物、不是房子……每个人都渴望民主”——日前潘仁美之一在“接受”美国CBS采访时一点也不意味深长地急巴巴宣示、煽情。由此可见,当今中国最希望实行“民主”的群体到底是谁。他们自己“渴望”还不行,关键是要号召每一个中国人都“渴望”,让每一个中国草根以为,只要(只有)中国“民主”了,他们就有(才有)食物、房子。数以千万计的粉丝就是这样被号召起来的,看来还很不够。

  心灵鸡汤中有一剂猛料叫做“反腐败”,不但对上无数粉丝的味蕾,也一下说到全中国人的心坎里了。虽然亲口承认有“向官员行贿”,但却归结于“不民主”,其实是欺负中国人不懂腐败是怎样炼成的。这十多年房地产忽然成为“国家支柱产业”,既乏科技含量,无助国力提升,也没有真正惠泽普罗大众,让他们轻松“改善居住条件”;相反却产生了万千房奴,还有更多的苦众望房兴叹!而今日过半亿万富豪竟出自房地产业。如此制造怨气、激化对立乃至动摇根基的“国策”不知出自谁的推动?

  权力瞄上私利,即生腐败,资本正是为虎添翼的腐败推手;不管权力还是资本,腐败所得的财产总是难以令人安生,守护住它的唯一途径就是掌控并永远抓住政权。政权只有两种形式:枪指挥钱,或钱指挥枪。前者被套以“专制”的大帽,后者就贴上“民主”的标签。成功的“民主制度”都是在资本事实上完全掌控政权后,以娱乐性的投票运动愚弄选民,达到他们“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目的。那些巨贪和歪门邪道发家的土鳖财主以为照本宣科,积极在中国传销民主,也能一样实现“神圣不可侵犯”,却不知这根本是清秋大梦。

  西方资本金权上位后,驱役本国民众向外扩张征服,之后建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食物链,从外界汲取财富利润,用其中的一部分以“民主”的形式反哺本国民众——分肥。这与古罗马犒赏其雇佣军、成吉思汗让其横扫亚欧的铁骑属僚食利天下,原本区别不大。悲催的现实是民主可以普世,分肥却普世不了;广大被资本奴役、压榨的地区,普遍穷困潦倒,竟有何肥可分?参与分肥的“罗马雇佣军”现在仅限于发达国家的若干民众,人数不过几亿,已经分得捉襟见肘了,到处闹危机呢,难道中国“民主”了,资本竟能再添养个十几亿的“罗马雇佣军”?

  金权的克星叫做“革命”,它可不认识什么东西“神圣不可侵犯”。那些蠹虫和土鳖财主可能忘了这一字眼,但西方金权没忘,而是时刻警惕潜在的革命者——非我族类的发展势头较好的国家。美国从1945年以来,曾经试图推翻50个政府,其中许多是民选政府;30个国家政权被美及美支持的武力推翻,无数生灵涂炭。“高盛”可以扶植若干地产商之类的巨富,却不可能、也做不到让全体中国人成为“雇佣军”、跻身中产阶级,它反倒可以借此绑架权力并图谋最终驾驭之,制造混乱、挑起冲突——它们确实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时至今日,美国西方金权视谁为最大的挑战者,傻瓜才不知道。大侠司马南可不是傻瓜。

  司马南是中共党员(不知是不是“优秀共产党员”,潘仁美中的一员是),犯不着做“五毛”。对于“国家资本”这一愈加膨胀的庞然大物,他具备成为“理事会成员”的资格;按照宪法,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是其股东。这个“国家资本”最重要的奠基者叫做毛泽东。多年以来,国有资产加速流失,私有了、外送了,还图谋“神圣不可侵犯”——当然只能打着“民主”的引魂幡。不知司马南会不会就此对他的大作《民主胡同四十条》进行大幅的修改?不管怎样,“不怕事”、“没有退路”的司马南跳将出来,高声疾呼,尽显大侠风范;更没有退路的你、

  我、他,难道还能再沉默下去吗?都真的要“不得好死”吗?

  我们只想做资本的股东,并不希望成为在掠夺性的饕餮盛宴中分一杯羹的雇佣军;中国人其实在为世界艰难探索一条新路。就让我们拾起呜呜祖啦,为“三侠”司马南——也为我们自己,乌泱乌泱吹上一阵。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咦?这篇文章又从箱底给翻出来啦?
    2013/6/4 11:58:13
  • 好,好!虽然社会道德沦丧至此,仍能偶见春秋之风,司马南雅量高义,智勇可嘉,楼主何尝不是如此?这是在薄王事件之后,仍不断有人仗义执言,不畏强权,只在可敬可佩!先不说左右对错,只说这个形势,除了说明社会足以开放之外,也证明了民智已开,不容易糊弄了。
    在赞赏司马南之悲外,我还得说中央和政府确实足够开明,虽也有因言获罪者,但毕竟也有很多人得到宽容,这也算是个进步吧!
    2013/3/13 11:06:28
  • to[46楼] 评论人: 大忠之人王连江:文古子不是什么党员,“忠”字从何说起?
    2013/3/11 22:17:20
  • 先生观点正确,言词激昂。可见忠党爱国拳拳为民之心。
    2013/3/11 20:51:46
  • 文古子好文采,这篇文章说得到位。
    2013/3/11 20:50:43
  • 草根现在是唯一的气口。
    气口要再扩大一点。
    2013/3/11 11:16:04
  • 反对国企改革怎么了,你改错方向了,还不允许人家提个反对意见么?党校领导又怎么了,在屁民眼里他连个屁都不是。要知道,古今中外,国有制都是统治阶级的公有制,如果统治阶级是剝削阶级,那么它的国有制就一定是剝削阶级的公有制。例如奴隶社会的土地国有制就是奴隶主贵族阶级的公有制,我国古代封建社会有盐铁官营、清末有官办工业,那是封建地主阶级的公有制,资本主义社会的国有企业是资产阶级的公有制,而且上述三种国有制都是剝削阶级的公有制,在这种国有制经济体內的劳动者的地位和私有制內的劳动者一样,他们的剩余劳动都以不同方式被剝削阶级占有了。所以对国有制、公有制要作阶级分析,不要被官僚权贵们把持的国企吓倒了,他们把本来属于工人阶级广大劳动人民的国企改造成剝削阶级的公有制了,甚至蜕化为官僚权贵资本主义了,劳动人民要不反对这种改革,那才是怪事呢?司马大俠,顶住他们,广大劳动人民支持你!
    2013/3/11 9:03:30
  • 司马南能称得上第三?此人骨子里是是极右者
    2013/3/11 9:02:29
  • 碩鼠们公然将全民资产资源私有化外商化公权力部门官商勾结把控公器怎么胡来都不算分裂社会.无权无势的老百姓一行使监督就反对国企改革分裂社会了.站出来说这话的居然还是个党校领导.这和是代表党还是代表群众说话有异曲同工之妙!
    党性党风党建.聚集国家社会正能量.请先从各级党校党务开始!
    毛泽东思想不确立.党建不落实.亡党亡国!
    改革30年.最大的短板就是党性党风建设与时代发展严重脱节.党建的根源是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历史唯物主义.宗旨是为人民服务.使命是服务工农联盟开拓优越制度文明的时代先锋.全民股东代表大会基本经济构架及信息时代-智本主义社会文明形态国家主战略下开放聚合式资源共享平台巨系统主战场创制.从社会历史文化永久传承性意义论.是神州-毛庙-红色文化传播阵地-信仰圣地-全国文化地标建设及社会文明形态文化生活新风尚形成.领导人继承革命道统法统传承.宣誓效忠党宪仪规思想路线方针政策.
    2013/3/11 7:55:11
  • [39楼] 评论人: 奇正相生:【你的那个第二不是也薨于霉栗奸之手】——奇正兄可能有所不知,“第一毛泽东,第二李小龙”是四十年前港人和海外同胞喊出来的,说的是为中国人争气这方面
    2013/3/11 1:20:12
  • 38楼] 评论人: 文古子 :

    海疆前段时间被霉栗奸之间谍陈志武盯上了,这是必然的。

    只要霉栗奸及汉奸封杀了毛泽东,中国人民就永无出头之日。你的那个第二不是也薨于霉栗奸之手?

    草根现在是唯一的气口。
    2013/3/10 23:11:27
  • 海疆在线转载此文,居然被下架了。草根威武!
    2013/3/10 22:48:2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福建上杭县人,生于1968年。199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政治学系行政管理学专业。两年后“下海”,无成。2005年混入一地方报社吃文字饭至今。凡事苦思,以致头已半白。近年偶或动笔,见报几十篇,大多用本名,也用笔名“郭本”。幼时长辈呼“文古子”,因此权作网上自称。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