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索居沉吟 - 郭伯文首页
谈谈革命(四)
2012-12-27
字号: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造成人类迄今为止最烈的贫富分化,因此有着最深厚的革命土壤。十九世纪欧洲的无产阶级革命风起云涌,迫使西方国家改善本国工人福利,同时建起森严的国境线,让两极分化发生在国境线的两边,富的一端留在国内,穷的一端放在境外,这样,革命就多表现为国家、民族之争。

  即使如此,西方国内的贫富分化问题也不容小觑,同样存在革命土壤。手法高明也好,形势所迫也好,西方国家陆续实行了民主投票决定政府的制度,在一定时期内蒙蔽了民众的心智,缓解了革命的危机。西方国家本是大资本所造,其政权自娘胎里就是资本的奴仆,早就被“关进笼子”,任选谁上去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此种“民主”何乐而不为呢?干得好皆大欢喜,而多半是干不好的——“政策跳票”,那就做替罪羊吧,被选票“革命”。西方百姓可是能够定期过革命的瘾啊。日本人民最好命了,十年八换首相,享受了八次革命。

  过好生活——财富的根本在资源,而资源都有稀缺性,所以发达国家民众较富裕,根子在于占有的资源相对多,这才是西方能够大搞民主嘉年华而暂不发生真正革命的物质基础。争夺资源的实力归根结底取决于枪杆子实力,因此先发国家最忌讳的就是落后国家特别是大国发展起来,威胁其统治优势,非欲拆之毁之而后安——这是什么?就是标准的革命和反革命关系啊!资本从来虎狼本性,靠革命起家,更时刻警惕潜在的革命因素。

  革命就是人群中的弱势反抗强势、左派反抗右派,实力悬殊所在,决定了从来革命成事的少,反革命镇压奏功的多。底层人多,但很难势众,容易被分化瓦解、各个击破。中国尚弱时,革命奇人毛泽东纵横捭阖,输出革命,团结号召亚非拉一起反抗西方,折冲樽俎之中,居然可以与美苏两强成鼎足之势。可为来者之鉴。

  中国经过短短几十年相对平和的发展,就已经“世界第二”了,虽然人均还很低。“第二”历来都没有好果子吃,因为必将遭到老大的极力弹压,例如曾经的西班牙与葡萄牙,法国与英国,苏联与美国。老二上位也是一种真正的革命。中国如果再有二三十年和平发展机会,全面赶超美国就没有悬念,到时走出山门天地宽,许多挠头的国内问题将迎刃而解。若此,美国和西方体系将全面崩塌——至少西方人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心里很清楚,失去超强的实力,其国内的矛盾和贫富分化就难以轻易向外转移,惯于享乐的民众日益贫困化,势将很快在他们国内燃起革命大火——不要说那时,即使现在,群情汹涌已经让当政者头痛不已。

  他们会出手吗?他们早已出手了!外部环包围圈已建构成形,东海、南海正波涛暗涌;“第五纵队”则深入内部久矣,不再遮遮掩掩、反而堂而皇之久矣,大众媒体话语权失之久矣,诋毁共和国奠基人、诋毁华夏文明成为显学……

  有革命就会有镇压,而现在镇压者最称手的利器居然也叫“革命”,让革命发生在潜在竞争对手和不听话的刺头身上,彻底驯服并掌控之,以方便转嫁自身的问题,这样自己国内在相当一段时期里就没有革命之虞了。套路很老而且驾轻就熟,就是当初对付教权的“自由、人权、民主”等“普世价值”,那些国家里的贫苦百姓听到这个调调就会像打了鸡血,一如当初听到“打土豪分田地”时的兴奋。殊不知,“打土豪分田地”才是实打实的,普世民主那是纯粹务虚。他们搞不懂为什么自己生活这么苦,而搞了民主却更苦,只好谁上台都跟他死磕,管他穆巴拉克还是穆尔西,革革革命永无休止。

  普世之歌也不是对谁都唱,对那些听话配合的中东极权君主国就不唱也不宜唱,若都民主革命了,谁给他们输诚、输送利益呀。至于一些比美国还“民主”的政权,如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哈马斯,因为不听话甚至敢于作对,那个民主是不算数的!必须时刻给点“颜色”,催它“花儿”绽放,也就是说这些主儿哪怕最普世民主了,也还是需要“颜色革命”的!

  偌大华夏从来自成一系。关上大门,就在内部上演革命的周期律;打开国门融入世界,乃置身更大的周期律舞台——全球意义的战国时代其实早已来临。因为后发,天然就被别人视作既成全球体系的挑战者和革命者,不管你是否普世都是必须被弹压甚至镇压的对象,能否镇压完全取决于是否镇压得了。通观全球战国,西方资本秉的是秦王思维,厉兵秣马,穷兵黩武,合众分化对手;普京类于赵武灵王,强势求变,以图创新……中国?楚人习气太重。故楚大国,莺歌燕舞,粉饰太平,鸾凤伏窜、鸱枭翱翔(意为君子失意小人得道),最大的败笔就是没有认清形势,曲意结纳强秦,一味和平友好,以致“无辜”灭国,为后人叹。君不见当今只要读了点书的郁郁伤怀之士,都沾了些屈子遗风哪。

  楚覆不可重蹈。新一代中国人越来越清醒冷静了,有目共睹。

  当今世界唯一真正意义的革命,就是对资本强权的革命。舍此无它。西方热衷在其他地区鼓捣的“颜色革命”,煽动内乱或国与国的对抗,都是反革命镇压的一种花样,目的在于扑灭革命的火星,打残革命的力量。之于中国,外结友邦,广交同道,敢于斗争并且善于斗争,才能不断壮大实力;更重要的是内惩腐败,整顿吏治,管控资本,平抑分化——这些,都需要曾经的革命者重拾革命精神,勇于自我革命、鼎新革故甚至壮士断腕。如此,革命就不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而是别人的问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精辟!!
    2013/3/31 10:27:18
  • 好文!
    2012/12/28 9:12:42
  • 偌大华夏从来自成一系。关上大门,就在内部上演革命的周期律;打开国门融入世界,乃置身更大的周期律舞台——全球意义的战国时代其实早已来临。因为后发,天然就被别人视作既成全球体系的挑战者和革命者,不管你是否普世都是必须被弹压甚至镇压的对象,能否镇压完全取决于是否镇压得了。通观全球战国,西方资本秉的是秦王思维,厉兵秣马,穷兵黩武,合众分化对手;普京类于赵武灵王,强势求变,以图创新……中国?楚人习气太重。故楚大国,莺歌燕舞,粉饰太平,鸾凤伏窜、鸱枭翱翔(意为君子失意小人得道),最大的败笔就是没有认清形势,曲意结纳强秦,一味和平友好,以致“无辜”灭国,为后人叹。君不见当今只要读了点书的郁郁伤怀之士,都沾了些屈子遗风哪。
    ==========
    文古子论述了国内国际的“造反有理”很现实很及时,支持。
    2012/12/27 23:08:16
  • 壮文!
    2012/12/27 22:18:45
  • 支持了!
    2012/12/27 9:27:41
  • 有所支持!
    2012/12/27 6:35:5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福建上杭县人,生于1968年。199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政治学系行政管理学专业。两年后“下海”,无成。2005年混入一地方报社吃文字饭至今。凡事苦思,以致头已半白。近年偶或动笔,见报几十篇,大多用本名,也用笔名“郭本”。幼时长辈呼“文古子”,因此权作网上自称。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