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文明对话与中国思想变革三阶段
2016-05-18
字号:
    毫无疑问,现实社会的总凝聚与总引领者,是精神文化;而在这个只能通过新的思想运动、乃至思想革命,方可根本推动整个中国精神、文化、社会重构再造的大转折时期,观察与理清我国思想变革的大方向和阶段性进路,便显得尤其关键与重要。

    将“文明对话”工程或运动,跟我国业已在路上的深刻思想变革直接地挂起钩来,乃是因为我对中国和人类的历史与未来,有两个基本的判断:一是,全球正在和必将从一种建立在国与国关系基础上的“国际世界”,转进到另一种开创后现代之后人类新文明的“文明世界”;二是,中国所发生与今后会更加具有自觉自主意识的各种思想、精神、文化、社会运动,根本地与总体地,是代表着、并将影响到、甚至会主导整个未来人类的新选择、新方向的。

    一言以蔽之,而今在中国发生的、未引起西方和世界充分关注的思想变革运动,不仅将从根本上改变不足百年的新中国,更将越来越多和越来越大地改变未来的既有世界!正因为如此,我们不能等闲看待它。

    与一套宗法礼敬统系全面坍塌后、需要寻找用新思考寻找新出路的春秋战国时期一样,目前的世界,尤其是中国,也正在经历着同样的阵痛和陷入了同样的迷阵。根本地看,这是一个“大破”到“大立”间的过渡转换时代,只是,当今的这是时代不是在“天朝”而是在“全球”的大背景下罢了。

    既然要从“大破”之后的“大乱”社会走出来,既然要在思想上首先日趋于有序与统一,那么,思想变革对整个国家社会的先行与引领,便是不可避免的,便是极具示范与指标性的。明白了这些后,应该说,中国这个时代的思想变革运动的基本理路与总体节奏,也就比较容易梳理出来了。

    在我看来,目前我们虽是处在门派林立、纷争不断的思想混乱期,若有了这样一种长远与总体的通盘把握,便总能以未来回溯当今的方式,为这个漫长不明、却也充满创新机会的过程,给出一种清晰递进的阶段划分来。

    其总体上,可分为三个大的阶段:百花竞放阶段,多家争辨阶段,一道归统阶段。下面,分别简单阐释一番。

    第一个,是“百花竞放”阶段。现已进入相对成熟期或阶段性的末期。

    有不少人由于看不清进路与未来,所以把目前的杂乱与纷争,看作是杂草丛生,甚至是泥沙俱下、病毒肆虐的时期。应该说,“大破”之后、“迷雾”之中,有这样的看法也属正常。

    我之所以要将其定义为“百花竞放”阶段,那是因为我更能从中看到她对未来进路的一个营造与铺垫,更能看到其中万分之一星火的升腾燎原潜能。“百花”,显然是一种美誉有加的形容。不过这也不算过分。因为,只要是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便会从这种词句中,看到更大更多的各式草木,看到其自不待言的满世界之杂草乱丛、甚至毒草荆棘的。更何况,什么才能称得上是达到含苞、盛开程度的“花”呢?起码,是要有自己一套自圆其说之思想体系的吧。所以,讲“百花竞放”,那其实是撷取了其中对未来积极进展而言较美好有益的一部分,为这本不适宜生长的初春时期营造些暖色调罢了。大家无需做过分偏执字面的解读。

    “百花竞放”阶段的显著特点主要是:新花木在整片整片的乱草丛中,各自独立地顽强破土,生机勃勃地成长开花。这个阶段,最能代表未来希望的,是那蓬勃的生命活力、甚至单打独斗挑战整个荒寂丛林的英雄主义意志品格。虽有现代化的通联手段、互联网,但从各自方来讲,此阶段的“百花”,尚不具备娇娆名花的引人注意,也不具备参天大树的连枝蔽日;从外部环境来讲,风向不时转换的社会潮流尚没定轨,国际国内对思想产品的各种需求也还未形成强有力的多方阵队。

    第二个,便是递进了一步的“多家争辨”阶段。现在尚没有全面开启,但已初见曙光。

    如果说,“百花竞放”,对应的是早前的“百花齐放”、且较多地强调了其“竞放”之艰难与活力的话,那么,“多家争辨”,便与“百家争鸣”相当。因为很显然,只有各种各类、每一株“花”都在春天之际开放了,到了争夺阳光养料和更好更大生长空间的下一阶段,才能形成“争鸣”与“争辨”格局、情势。

    然而,虽说“多家争辨”与“百家争鸣”很是类似,我却不愿重复前人的话语。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是想要表明我从事中华之道发掘以来不同的特有体悟和主见。

    咱们先说以“多家”换“百家”吧。我知道,“百家”,不是一个实数,乃是代指其较多罢了。恰恰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虽也不少,但不会太多,更不会达到“百家”量级的思想争夺战。这就是时代与所面对问题的不同了。遥想当年,尤其是诸子百家时代,因为人类理性思维的光辉刚刚全方位地展现出来,所以,纷纷喷薄而出、并形成“百家”量级的规模,那是名至实归的。可在当今世界、尤其是“三流合一”(前面有文论述过)的中国思想界,总体上,是再难形成那种繁多甚至纷乱争夺的局面的。因为,一者是,真要全盘原创的体系或统系,留给我们这个时代思想者们的,其实并不多、甚至少得可怜;二者是,总体上堪称大体系或大统系的,也就主要是立于中国古代儒、释、道和西方、马列等这么几大家了。不从这些基本的理路与统系当中产生,恐难超越之而进入到参天蔽日的全面争辩战中去的。一句话,不立足于、不是发展现已总体有形并历经百年千年以上的各大统系,而要毫无来头地重新原创自建,恐怕几乎是没有可能组建起足以登台的战队来的——做着多家整合或全员一统努力的中华之道等除外,甚至她们反而是最有力、最能走的久的主要角力战队。

    再说我用“争辨”代替“争鸣”。主要地,是不想将这思想之争,仅仅限定在西方哲学认识论思维的高空,而是要给其一种更符合“道”之思维与理路的冠名。“争鸣”,总体上是属于“论说”相争范畴的,“争辨”,则有关于“道”的分辨与争鸣两层意思在其中。同理,我在“争辨”中,不用人们常用“辩论”之“辩”,而用分辨之“辨”,也是这个意思,且更能与今后要阐释的分辨理论实现较好地契合。简单地说就是,我并不认为从现在已经开始露出端倪来的第二阶段,只是一种学说争鸣的时期,她将更是一个归于道与最终重返何种道的新阶段。一个分辨的“辨”,其中既有在论辩中达成辨识的意思,还有国家与社会公众在热烈的论辩中,形成多种集体性大道小道之分辨的意思。

    到了这个“多家争辨”的时期,肯定地,争论、争辩、辨别、分辨各自的优劣等,会成为主要的特点与主基调。这样的局面,一定是各自前期自由绽放生长后、有了足够大的内在功力与社会影响力后,才能阶段性出现的。而且,外部的国际国内总体战略与社会环境,也是要形成一种择优选择格局与促合大势氛围与之相匹配的。目前的中国,尚处于第一个阶段,第二阶段的到来,还有待于一种大局大势的基本形成。

    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完成思想变革或转变到道思道统的“一道统归”阶段。恐怕还要再等一二十年、甚至更长的几十年吧。

    这个阶段,必是合一、归一、整合为一、以道统之的阶段。因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能够。就不多说了。

    要特别说明的是,一种关于人类不再会有思想之“一统”的判断,是个不折不扣的偏执武断之见。就像凡事都有利弊一样,从有人类的那一天起,我们便一直走在多元与一统的两界两域里。或者说,上天给了人类两条腿,便是让一个走着趋向于统合为一之步调、另一个走着趋向于多分无限之步履的。此说,无异于要为人类砍掉两条腿中的一条,使我们成为不健全的独腿残人。另外,也不能将“道统”的“一统”,视作是不允许与剪割多元繁茂生长的“铁板一块”。真正熟悉和领悟到“道”之精妙精髓的人,是定能自由智能、不偏不倚地行走在道的恢弘“一统”与“全员”茂生间的。

    在简单讲解过思想变革或重归一道的三阶段后,再来看“文明对话”与这三个阶段的直接及内在关系。

    首先,咱们从“文明”视野与理路的回归说起。就中华而言,我们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但更是一个文明,或者说是更需要从“文明体”角度看中国的一种文明国家。在清朝覆亡、甚至比之更早的年代里,中华以文明面世的整个统系与种种,已经变得颓废堕落的不成样子了。有人将这视作是一个古老中华文明国逐渐向现代国家演化的长期过程;我却将这看成是一个行进在人类文明发展大道上的中央核心文明国,出现了大周期性起伏和自我拓展向东西方全面更新,为创建一种能装得下全人类一切思知行用活动之一统全员构建统系所经历的一个过渡转型阶段。

    在该阶段,也就是自清亡统塌到今天之前的百年时间里,我们这个一直行在文明大道上的文明国,唯独于这个时期,成了一个短暂“失道”(或准确地讲是上层统系“失道”而基础下层并未更改)的“不伦不类”新型现代国家。必须看到,这是在近现代,被大不同道的强势文明受阉割、摧残后的跌落谷底与离经叛道,而非自此以后便无法再回重返文明之大道。尤其是今天,这个被不能提供未来出路之西方所主导世界,已经在呼唤一种新的后现代文明、未来多元大同世界的时候,重返再造新文明的使命已经担在了新中国的肩上。

    其次,再看“文明对话”,不仅启动了文明理路的初始进程,更是直接锁定了文明模式或文明之道世界的交融共存核心命题。如果说,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和同此心者们的总方向与总目标的话,那么,打造“文明对话”国家工程、推动中国“文明对话”运动,便是实现这一目标与远景的第一条坚实路径和可操作工具。

    别的不说,学界在热议倡议的“文明对话”,联合国在积极地引导与推动着的“文明对话”,许多饱受对抗冲突之害国家社会的人们在由衷地期盼与祝愿着的“文明对话”,在这个时候,由中国政府站出来举旗担纲,不仅顺民心、应天道,而且定将助大势、必终成。

    再次,在此之前,中国思想理论界、乃至整个精神文化界,主要都还停留在“过去时”的争论与摸索中。马列,是十九世纪经典作家与20世纪国际共运时期迟迟未见大发展的马列;西方,是非后现代解构主义的、反传统之固化了的近现代西方;中华,更是古代格局视野与古人阐释话语下的传统中华。今天已是“新中国”了的自己,路该怎样走?该走向那里?面向为未来的思考与探索,尚没有成为学界的主导、甚至热度话语。这也就是不少有识之士所指出的中国学术“跟不上时代”、中国学人没有担负起“这个时代应有使命”来的问题。从这种角度看,“文明对话”,实际上是第一次将全世界学术界的最前沿命题,几乎不延时地引入到中国的一个范例——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关乎回归中华之文明大道理路的重大课题!

    最后,“文明对话”,由于既搭建起了“文明”这样一个宽阔为总的空前大平台,又选取了对话交流、乃至融合整合的大道理路,所以,必然会一步步地把中国思想者们目前的各自著述、各自表达,也就是“百花竞放”,推进、提升到下一个更高一级的“多家争辨”阶段去。固然,这个总体过程,将会是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的;但有了第一步、第一站,还怕没有第二三步、后续的各站点吗?

    其实,这其中的道理一点也不复杂。当“文明对话”的平台搭建起来后,很自然地,便会要中华文明站出来与不同的文明去对话;而中华文明想要站出来说话,不首先能清楚我们常说的“中国”与“中华文明”间是一种什么关系,能行吗?不进一步表明中华文明所依循的不同一套是什么,能行吗?——所以,“文明对话”,是一个平台,更是一个入口,她将直接把今后中国的思想论争一步步地引向文明中华与中华文明之道上来,她将会在这个西方思想理论居于世界主导甚至霸权地位的灰暗天空,撕开一个东方中华之道统思想生长与张扬的希望窗口!

    可以认为,“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将是中国思想变革运动的一个阶段性里程碑。未来的历史学家们,应会以“文明对话”落地之日,为中国影响世界的思想变革运动由“百花竞放”进入到“多家争辨”第二阶段之标志性事件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