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哲学致命伤之:偏狭失本的方法论
2016-01-06
字号:
    在接受了西方哲学的学科体系、基本原则与整套说辞后,我们中国人这百年也早已习惯了“哲学既是世界观、又是方法论”的看法与提法。可这个命题,亦如我前面所论“哲学并不能给人以全面完整、甚至周正通透的世界观”一样,“哲学乃是根本方法论、总体方法论”的观点,同样漏洞极大,经不起推敲。

    首先,哲学的方法论远不够开阔、总体、全面与有用,大多依然是纠缠于认识花园里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枝枝叶叶上。与道相比,可以说,其远未达成对人类思知行用之方法的通体贯通与总体覆盖。

    引述一段网友的话:哲学的方法论“挺多的,按照时间不完全列举,有古希腊苏格拉底的诱导法,柏拉图的二分式辩证法,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演绎法;近代经验主义的归纳法,唯理论的普遍怀疑,康德的先验论批判,黑格尔的概念辩证法;现代的实证主义方法论(实证),实用主义方法论(考察结果),生命哲学的直觉,分析哲学的语言分析,现象学和存在主义的悬搁,法兰克福学派的否定辩证法,结构主义的结构分析方法等等。由于哲学内容的抽象性,使得哲学研究本身必须遵从一定的方法,而对这些方法的一般归纳就成了这种哲学的方法论。因此方法论的种类比世界观和认识论的种类的要多得多;上面只是粗略地列举,实际上几乎每一个独立的哲学流派都有自己的方法论基础,甚至同一个学派中由于意见不同还有多个方法论,因此方法论的数量可以说和哲学史上哲学流派的数量不相上下。”

    看出问题没有?哲学所谓的方法论,乃是各学各派所提种种认知方法论之“大杂烩”,而其几乎所有的方法与方法论,主要都是集中在认识世界、而非认识与改造世界之贯通一体和全适用上的。这从根本上便决定了,哲学非为人类思之智与行之智的综合集大成者,哲学的所有方法论族系中必定会缺失直接服务于行用之一大块的。

    即便以最贴近实践或行用活动的实用主义考察结果之方法论来看,其更多的也不是直接关注实践活动本身,不是在努力探索行用活动种类、理路、过程、选择、评判等,而仅仅只是关心着“实践”这只大母鸡最终会生出怎样的蛋来。这跟道,始终地、全面地、根本地、综合地关心着各种实践本身及思知行用之道,那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差异的。

    其次,哲学的方法论,看似眼花缭乱、五彩冰粉,却恰恰忽视与偏离了人类最悠久、最根本、最普遍、最重要的方法本身。或者更关键的在于,哲学陷入了自己给自己预设的迷乱丛林里,反而未能在人类最广泛需要、最长久日用、最堪称大道的根本方法上,站稳脚跟,开辟界面,给出理路,长期不断地积极向前推进。

    这,跟西方偏重偏执于自我思维、较少受到艰难环境与复杂实践的逼迫,有着直接与密切的关系。而仅就哲思之取向、理路与观念、共识的形成而言,其最直接与最重要的原因,或许仅仅在于:具有“为了认知而认知”质性的哲学,那是要在“剪不断理还乱”之认识的天空,长久与反复地去耕耘、去思辨、去游荡、去乐享的;而人类最悠久、最根本、最普遍、最需要的“尝试求解行道法”,由于看上去既太过简单普通、索然无味,又生硬冰冷、常使多思者倍感尴尬无用,所以,多思而不善行、自得“思辨意淫之乐”的哲学家们,难免大多都会敬而远之、避之不及的。

    从一种角度看,西方哲学家们未“入道”、不情愿进得“道门”,是由其根本的“追逐思辨之乐”的游戏态度所决定的,是立于思知行用一体性的道、硬生生难以容留他们的结果,可从另一种角度看,这未尝不是哲学家们画地为牢、不敢开门正视那冰冷严酷现实及复杂实践活动的畏缩不前、自甘放弃。

    因为,面对被我姑且称作“尝试求解行道法”的人类根本之法、大道方法,哲学家与普通人,那是没有什么优势可言的。甚至,多思,矫情而不贴合实际的种种所谓理性哲思,不仅于事无益、于事无补,很多时候还只会对我们的坚定作为,带来负面的干扰与影响。所以,哲学家,躲进哲学园地的高墙深院里,仅做那“半是理性半游戏”的哲思、而避免涉足到更高大莫测的道思领域,便既是其自身的无奈,也是其自然而然的必然选择了。

    好了,不再说哲学了。我们来说说这人类第一关键与根本的“试错求解法”吧。

    所谓“尝试求解行道法”(也可称作“试错求解法”、“实践活动纠错法”、“知行一体尝试法”、“综合运动寻道法”等),指的乃是地球生命与生俱来的、尤以我们人类更为高度智能和广泛运用的另一类根本方法之集合与总称。她,有别于哲学所孜孜以求、津津乐道的种种认识之方法;她是一种任何生命体皆具有的生存本能(其中不乏智能与智慧),是于人类一切思知行用活动中不可或缺、最常运用的一种自然天赋能力。

    花草树木,在自己的生长过程中,自然地追寻阳光、水分和所需养料,自然地以其伸向干涸砂石层之根须的遭遇来提醒自身,这是也不是一种能力或智能智慧的能动(即便是最初级的)?这种属于所有生命的能力或能动,是不是有没有哲学、有没有理性认识域的哲学归纳提炼出所谓的种种方法论,都乃是任何生命生存发展之最根本、最基本和最具主导性的方法呢?

    无需多说,若是没有这一类被现今哲学视为低级本能与非理性实践行为的、被理性主义者们嗤之以鼻和排除在外的积极主动“尝试之法”,若是没有这通行于思知行用和跨立在智愚之间的全面能动,生命能够称其为生命、人类能够达到今天的高级文明化的地步吗?

    所以,在一切方法之中,“尝试之法”才是最基本、最根本、最重要、最持久全面的知行方式。忽视这更为重要与基本的一大类,这是哲学的偏失,更是人类走入当下思想混乱、纷杂纷争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可以说,哲主分,必致纷乱如麻;道主合,自然知行归一。哲学,立足认知之域,必然重视各种认识概念之法;而道,致力于人与生命的全域知行,必然紧紧地依赖和依托于这类属于大道之法的“尝试之法”而展开,并最终以更大的“自然尝试之法”将哲学之法之道收入麾下。

    再次,哲学执着于方法论本身,便是一种太过矫情、反倒有失人类自然的事。其堪称认知之道、哲学之道,却未免丧失了最根本的自然之道。

    很简单的道理是,人类,无论认知之智有多高、多优、多长,却并非只是靠着认知思辨之智(或剥离了生理躯体、机能等)便可以凭空繁衍壮大起来的。仅以人类连续演进、发展的过程来看,在人类认知思辨之智未开或处于较稀薄低下水平的情况下,难道我们就没有自己的智能与智慧吗?难道人类之智,只是在经历几十万年的演进后,于某个认知全开的一天,突然无中生有、从天而降的吗?

    以一种人类全程、甚至放到地球生命大系统中去看的视野来看,可以说,从总体上考察与定义人类之智,无疑不能仅仅限于认识或思知的一个层面、领域里。或者说,以一种更全覆盖人类思知行用全领域的全面系统之理路,去找出和发掘人类之智的根本所依及线索来,乃是高于哲学或必将淘汰哲学之思的一种正确之方。

    简单地,以自觉不自觉的智慧行为、或智能活动视之,任何人与人类集群,在不自觉认知的情况下,同样也有智能智慧活动的能力。甚至所有生命都不同程度具有的这种智能智慧活动力,其实很平淡无奇地就存在于我们的“尝试求解行道法”之中。“适者生存”的进化论或者人类应时应事而变的应变观点,其实都支持此法“乃是人类、生命之生存发展根本方法”的普遍看法。

    这在某些人看来,是最不用动脑子的智慧,但却是最根本之知行一体的智慧。甚至是行走在智与愚两界上的全面生长之道,是最笨的智慧与最智慧的愚蠢所集合互动出的大道。或许,我们本就应跳离智慧与愚笨的二分域思维设置,将这看成是统统不言智愚、统统含而有之的自然而然------人类与生命的自然而然之道。

    西方,总是过于专于人事人功,总是在专分之际无法合于总体与多元的自然而然。其方法论一说,虽不无成就、不无贡献,却也有以突显名义上的、概念上的、固化了的方法论,影响、干扰、割裂本该有之人类自然行为处事力的嫌疑。这就如同,盲人摸象,摸出几多信以为真的认识体系来后,便会模糊和动摇我们原本对于一头像的整体全员认识之框架的。哲学之不自知,恰恰在于此。其越是执着、越是努力,便越会离道远矣。而这种局面的形成与发展,与中华之道这几百年的不明、不宣,是有着直接的关系的。所以,最终打倒哲学,矫正哲思,还得靠道、靠中华之道文明大道统的重新发掘与阐释。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归本与重新从本源处着手进行梳理,是应该的,也是大势所趋。
            不过,回归自然之谓,却不应只是仅仅停留于过去古人的有限、局促之理解。我们要有新的大自然观,而非仅仅是抱朴守真、小国寡民式一味依顺于天生自然。这是一个螺旋式上升过程。
    2016/1/13 9:30:50
  • 悟性思维仅仅是“道”的一种功能。
    悟性思维的特点是:从观察事物开始到产生结论的时间相当漫长。漫长的原因是人们要解决的不是现实问题,而是要解决思维方法的提升问题,或者是现实与远古对接的问题。没有现实与远古的对接人类社会就无法走向未来。传统宗教信仰就属于立足远古,面向未来,但是他们无法填补现实的空缺,文化的发展正在着手解决这个问题,只要思维方法产生突变,这些就根本不算是问题了。
    ------的确,悟,是思考的一种极高境界。悟深悟透、大彻大悟、分合有序、圆成为一,那就近乎神了。
    2016/1/9 11:19:28
  • -------道,是需要悟的,甚至很多时候的悟,都是具有决定性的。
            可,要探寻、揭示、践履那为“一”的“道”,便各种法子都得全用。
    2016/1/9 11:16:15
  • ------信道、寻道、悟道、践道、论道、弘道等一系列思知行用活动,其实是既需要理性思维、抽象思维、也需要悟性思维、形象思维等的。
          若没什么更好的提法,我宁愿用类似“全性思维”、“全视域思考”这样的说法。
    2016/1/9 11:13:34
  • “中国“道”的悟性思维方法是作用于精神和未来。”
           ------这样说或许更为准确:中国人的寻道、悟道、履道、论道,于古代文明的下半段,主要是偏重于现实、实践、教化、个体等的较下层或下位各道。
           现如今,由于要重新审视与梳理道之统系,加之在分合之道互鉴的大格局下,要思考、要回顾、要展望、要重建,便必然会先着眼于上位道或大道粗枝主干的厘清。
    2016/1/9 11:08:05
  • “西方哲学思维方法是作用于物质和现实;中国“道”的悟性思维方法是作用于精神和未来。 ”
          -------现时代的西方哲学是有这种主流偏重。可在早前时代她是相反的。西方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中华的道呢?一直都有一个总体发展、更重上道与倚重下道的问题在。
    2016/1/9 11:01:29
  • ------西方,现在虽也有顺应大势、趋转综合的意思,但千百年的理路、理念及总体学术社会建构,决定了其阻力大、走不远。大合的事,还得这个时代的后来者、却是千年合之道的老手们来干!
    2016/1/9 10:55:48
  • “有理论证明,保持幼年儿童思维方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童年时期的思维方法具有人类本源的,纯洁的,自然的思维特性,而后天的不科学,混乱的和不健康的环境和教育有可能把它破坏掉了。所以人在童年时期的思维特性更接近“道法自然”原理,更具有纯结的悟性思维方法。所以我主张人不要过量的读书,只能够选择性的读书。尽量不破坏人本源的思维方法。”
          --------这是很有道理、也很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
          不过,毕竟,现在的人类世界,早已走出了洁净近本的孩童期,已经备受各种各样真伪难辨的思想观念熏染过了。所以,仅仅强调“保持”、“回归”还是不够的,还得寻求一套梳理和清算这各种思想理念的方式方法来。其实,这也是符合道之开合、回转规律的。
    2016/1/8 9:03:38
  • 与我们相信未来先生探讨:
          将西方思维定性为哲学思维,这是恰当的、可以的。
         将中国人的思维定义为“悟性思维”,虽讲出了重要的特点,但好像仍不够全面,且容易造成新的两极分立、执极对立。
          悟,的确是寻道、行道的突出一环。可是不是还应将“格物致知”这初始的一环考虑进去?-------我重新以分辨、分合论的方式阐释道,也是看到了很有弥补昔日人们论道时不足的必要。若仅沿着古人的道之理路与阐释亦步亦趋地走向去,必然难以达成中西方的兼容并蓄,必然难以成就唯一的“道合一统”。
    2016/1/8 8:56:30
  • 人类的共同 原哲学就是世界观也方法论。只是在社会发展的现在,很多子哲学出现了或孙子哲学也出现了。你所说的不是世界观方法论的哲学都是子子孙哲学。
         有时间,你看看老子的道德经,看不懂就看看毛泽东的书也行。原哲学很简单,无论枝叶多繁茂,根永远是根。原哲学就是人类认知系统建立的根基,必须是世界观与方法的母体。
    2016/1/8 8:54:28
  • “道”根本不是哲学的范畴,至少不属于西方哲学的范畴。
    --------此话正确。
          当看到人们在哲学视野与定义理路上,对中华文明所开创的“道”进行解释评论时,我一直觉得很可笑。自己原本只在深山沟壑间,却试图对整个山脉、山系做出评判,殊不知这是盲人摸象的另一个版本罢了。
    2016/1/8 8:44:44
  • “西方哲学的致命伤就是:先将其分离,再使其对立。”
    -------这乃是西方大行分之道的必然结果。哲学,本身也是分取向下的分立、分离、分割、分裂建构与作为。
    2016/1/8 8:39:1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