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道,是中国人一统知行的最大成就
2015-12-06
字号:
    中国人,得感谢自己没有像西方那样走向极尽能事以发展哲学之路。

    中华文明,要不是发现了道、并在道的更开阔与更坚实理路上一脉相承地执着走下来,恐怕能不能成为一个从未来曾中断的大道文明,这话就很难说了!

    中国人,在春秋战国时期前后(老子是个里程碑式的标志),开始明确系统地认定道、发掘道的诸多侧面与整个统系,其最大的意义,还不只是在诸子百家及所有学人中,形成了关于道的长期坚实之统一共识;更为重要的是,借着对道之共识的形成与对各种大道小道的全面发掘阐释,令以后两千多年世世代代的中国人与中国社会,明确无误地、持之以恒地锁定了对道的依循,也即:形成了一种“合于道,乃是最大的道”的集体共识与统一遵循。

    就像西方学术知识界始终相信与依赖所谓“爱智慧”的哲学一样,中国人自从对道有了越来越清晰的认识之后,便同样坚定不移地,甚至更加深沉持久和广泛普遍地信赖着、依循着她。且,不仅仅只是将其视作是“思知”的出发点,更将其作为一切“思知行用”不能须臾脱离的系统法则。

    这至少能从如下几个方面得到证明:

    一是,在中国,不仅仅只是知识界或学人们相信道、依赖于道、努力地去依循于和践履着道;经历两千多年的不断启发与涤荡、靠着世代的传承与弘扬,甚至连最普通的中下层普通百姓,对道的信奉与自觉依循(许多只能算作是一种“准自觉”的依循),都达到了家喻户晓、人人体悟的地步。这从几乎人人张口便有“为人之道”、“处世之道”、“生养之道”、“尊卑之道”、“持家之道”、“亲疏之道”、“解决之道”等说法上,显而易见地就可知晓。更不要说,为师者秉承与参悟着“师道”、务农者专注于和身体力行于“农耕之道”等,无不依道而栖。

    二是,中国人对“道”持之以恒的积极寻求探索、长久秉持坚守,那是在老子明确将其冠名为“道”和系统升华出“道论”之前之后的上下各两千多年,就已自觉不自觉地、矢志不渝地进行着的了。在这一历史时点往下走的两千多年里,无论理念的如何不同、实践的千差万别,什么老庄之道、孔孟之道、法道、释道、墨道、甚至神仙之道、兴衰之道等等,说来说去也终归逃脱不出一个“道”字!再说往上看的两千多年、甚至更长时间里,以传说的伏羲画八卦、炎黄尧舜禹践履的圣人之道、商周王朝遵循的巫占礼敬之道等为代表,中国的先祖先贤们,便在一种“日用不知”、却也“若有所求”的积极求索中,为日后“道”的分明与各种“大道”的前期铺垫,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基础性贡献。这从“道”的概念形成以后,人们反过头来称《周易》为“易道”的这一点,便知其早前的探索依然是在“道”的路子上、是属于道之不自觉或“准自明”阶段的。

    三是,中国人对“道”的不断认知、形成共识、秉持坚守,正因为在最初是从最无所不包的“知行一体”处走出的,是诉诸、普及于世代学人与世人万众的,是中华整体全员一统综合思维所直接支配与决定的,所以,虽历经千秋万代而“未曾变”、或再怎么“万变”都始终“不离其宗”,这乃是其又一尤为突出的大不同。

    相比而言,西方自身所谓“最高学问”的“哲学”,就没有这般始终不变的定力与一脉相承的历史了。我们都知道,哲学,并不是在西方历史发展的任何时期都居于“最高指路明灯”之地位的。早在古希腊罗马时期,“哲学之花”虽独立卓越、绚丽绽放,却在总体上来看,与同期同样耀眼的神话传说(早期宗教)一脉,乃是比肩而立、各有信众的。也就是说,在那时西方人的认知世界中,是有着一理性、一神秘性之“两盏明灯”的(也有作文学与哲学之分野解的)。到了后来的中世纪,哲学,又被宗教化了的“经院哲学”、甚至整个宗教运动,挤兑、压迫到了难以独善与几乎窒息的地步。西方哲学,堪称最为辉煌、独领风骚的时代,其实只是启蒙运动之后开始的一个较长时期罢了。今天,也就是被称作“后现代”的这样一个时期,即便还有人吹捧“哲学”为人类的“第一学问”,但她在科学主义、解构主义的猛烈冲击下,其实已经开始走向了瓦解分崩与穷途末路。至少,今日“西哲”在统揽自身分科知识体系内各科学问时的捉襟见肘、疲软无力,可以说已经是表露无遗的了。

    我们说,道(仅仅只言其作为一种思知行用基本之理路和知行展开之平台界面的一面),就完全地不同了。从表面上看,老子在两千多年前所指出的那个“执一率众”与“万妙之门”“道”,貌似在儒家占得上风、成为学统之主导者后,大有滑落器用、销声匿迹之象,实际上,却毕竟还是被儒学后人们换了另一个“道统”的说法,加以重新定义与诠释了一番(虽然,这种重新的定义与诠释是未尽得老子之所有精妙的),并未真正将道、将名实合一的“道之统系”彻底地丢弃。今天,所谓的革命“毁坏”了“道统”一说,其实呢,也只是看到其变之表象、而未见其不变之根本也。简单地说,能“毁坏”、甚至“推翻”的,只是那有形的、儒家梳理阐释出的所谓“正宗道统”,而真正连着自然之道、文明之道的名实一体“道之统系”,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颠覆、被毁坏的,更不存在被中国人所丢弃的问题在。

    也就是说,哲学殿堂的大门可以被关闭,但道那万妙之门,却不管你有没有个“道统”建构、或以怎样的道之认知去阐释该统系,都是自然常在、和被中国人至始至终一直信奉依循着的。其根本是因为,道,直接依托着自然;道,跟人们的思知行用如影相随。上两千多年,在漆黑夜晚久久探寻、好不容易见道明道了的中国人;下两千多年,靠着一代代人不懈努力、终于得以走出了一条持久繁荣之大道文明的中国人,怎么可能因为一家阐释之所谓“正宗道统”的坍塌,就随随便便地轻易放弃掉自己的“道”呢?!哲学,之所以还有可能被冷落、被抛弃,那是因为哲学,终归只是建立在规律性基础上的、哲学家们的妄自认知解读与肆意阐释论说罢了------就像中国历史上的儒家所谓“正宗道统”一般,越是不紧贴、较抽离自然之道或道之整体全员现实的认知建构、认识体系,其也就越容易遭遇挑战、被摧毁遗弃。

    抛开儒释道的门派关系不谈,仅依照西方关于哲学(或形而上)、宗教(“真知”与哲学探求“真理”不同)、文化(抽离了哲学、宗教的人文)、科学技术(总体上是面向我们视之为客体的)等领域的划分,我们也可得出一个同样或近乎相同的结论来,那就是:道,贯通、综合了这细分的一切领域或层面。她是更加综合、全面和具有一统性的。道,不仅关乎人类理性的“知”与“行”,还包括着感性的、经验的、情与义的、本性与本能的各种;道之中,不仅有哲学形而上,还有宗教、文学、艺术、社会、人文、科学之类等。正因为其有分有合、无所不包,故其堪称“大一统”、堪称“道统”、堪称“执一率众”、堪称“天下一道”。与哲学相比,道,才是真正的“一统者”。

    近些年,虽然也有人搞出了宗教哲学、科学哲学、艺术哲学等等来,显而易见的是,它们更多的不是哲学对别的学科的“统”,而是哲学与其他相关学科的边际相交、分别“联姻”。这跟统一哲学意义上的、哲学体系与哲学综合统筹下“哲学之宗教学”、“哲学之科学”、“哲学之艺术学”等,很难说是一回事。不仅如此,哲学往下、往大里再进发、深挖,便必然会搁浅或触礁,便难以在感性、经验、常识、甚至本能、潜意识等领域搞出“感觉的哲学”、“本能的哲学”、“潜意识无意识的哲学”、“不自觉活动的哲学”、“无知行为的哲学”等不伦不类的东西来。简言之,就是说:哲学,有自己太多的无力与不及。她,有一个难以触摸到的、远大于其本身的自己之“背面世界”或“非哲学”在。

    可是,道,就不一样了。道,为一,亦唯一。“一道”之外,再无“非道”。我们说,哲学,可以是“哲学之道”;宗教,可以是“宗教之道”;感情,可以是“感情之道”;无知行为,可以是“无知行为之道”。自此可见,在无所不包、贯穿始终上,分而立之的所谓最高者-----哲学,怎么也是比不过那处于终极统合或一统位置上的“道”的!

    仅这一点,便决定了“哲学”之外,必然还会有“他者”。哲学,在刻意区分、突显自身之时,也就为自己的有朝一日被替代,提前埋下了“伏笔”。哲学,在尽情致力于自身的独立与完善以后,也就不可避免地顶多只能去做那“分之道”上的“君王”、而终究无法望见“合之道”最后站立在大分大合之“极顶”上的“一统”了。

    除了这种理性分析所得的结论外,我们还可以从对“道”的体悟、升华过程上,为大家印证“道是中国人一统知行的最大成就”这个观点。

    首先,最初的“道”,来自于对“路”、对“道路”、对“路径”等的认知与参悟。路,本身便是主体与客体相遇、相触、互动、共为的结果。中国人,从锁定“路”、“道路”、乃至“道”的一开始,便注定不会像哲学那样强行分离、一味对立主体与客体,更不会将那人为想象出来的、于事无补之“精神”与“物质”问题,作为“道”的“第一基本问题”。

    其次,稍细心地研判“道”、或者最起先的“路”,便不难发现,谁若是没脚没退,想要只靠大脑、思维便能走出一条“路”来,那一定不是人!同样的,谁要是说仅靠一双脚、两条腿便能走出一好一条路,根本无需眼睛、耳朵等感知与更高级的小脑大脑,那他一定是蠢到家了!所以,专于“路”和“道”,便不可能偏废“思知”与“行用”之两域两面中的任何一个。

    再次,中华文明在艰难曲折的磨砺中“抱团”前行,中国人的思维从道之视域或界面展开,必然会使自己对生之道、存之于合乎道,有着更加切身和坚定地认知。甚至,本着知行合一的观念与生存实践之体验,我们是将这“合于道而生、离大道而亡”,早已根植、固化在了自己民族和社会的基因、习惯中了。这种生理与社会一体意义的基因、习惯等,反过来又对我们选择“知行合一”的道、而丢弃单向度的“认知之智”,起到了铁锚、压舱石的作用。

    最后,正是出于生死存亡、或每个人及整个民族文明“活命”的考虑,我们在道之平台与统系间,牢固地确立起一种“大道”的观念来。因为,大道归拢小道,大道承载着众,大道能广泛生养,大道可长久通畅。有了大道、最大道之“一道”的至高追求以后,中国人的思维开度与自由度便大大地提升和扩展了。这一点,是标榜自由思考的“西哲”所根本无法比拟的。

    因为,“哲学”之自由,是有限的自由,是被拘于狭隘理性思辨天地内的认知自由;而“道”的自由,才是贯通一切、无边无际的自由,是站在一个无限或近乎无限之平台上的“思知行用”全方位自由,是一种全方位、全包容的世界万物之生长自由。所以,道,可以有其形而上的性状与形态,也可以有其形而下的性状与形态;道,可以是信仰、可以成就宗教,也可以凝聚自然法则、可以是揭示客观规律的科学理论。道,可以是、可以拓展至、可以一览哲学、宗教、文化、科技、历史、习惯等一切领域与层面,可哲学呢(即便是其执着探寻的所谓“规律”),则不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王道长与读者捉迷藏很有一久了,“道“成为王手中的一个道具, 道什么都是,什么也不是,听凭王说了算,直到王将最后一个读者熏走。
    2015/12/6 21:33:33
  • “道”在心中,“路”在脚下;
    “道”在“天”,“路”在“地”;
    “道”为“无”,“路”为“有”;
    “道”为“思”,“路”为“行”;
    “道”为“虚”,“路”为“实”;
    “道”为“境”,“路”为“径”;
    “道”为“灵”,“路”为“钝”;
    “道”为“魂”,“路”为“体”。
    ………有道理。不过是需以两面一体、而非西式思维的二元对立看。
    2015/12/6 17:51:56
  • “道长”不遗余力呀!斗酒百篇!
    2015/12/6 16:46: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