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哲学致命伤之:没找到贯通知行的道
2015-11-20
字号:
    哲学偏爱认识论、偏爱认知理性,也就自不待言地荒废了对行用另一基本域的发掘,根本地丧失了从知行一体、思用贯通之全面一统理路上,系统完整对待我们人类一切活动的能力。此为一种爱智之大妄、认识之大妄、理性之大妄、形而上之大妄!

    古往今来的哲学与哲学家们,不论其是清楚地知道,还是压根就未特别地在意,从一开始,就一直是奉行着两个基本假设前提的(这符合科学哲学所谓“任何学科都是基于某些一致的共识而在共同平台上建立起来的”之基本论断),其一,就是:认识或思维,高于人的行、用实践;其二呢,则是:理性认知、尤其是西方力主的逻辑思辨理性(实则是分之道的单向线性逻辑思维),高于感性认知、常识、经验、习惯等。基于这两个基本的假设前提,于是乎,便有了思想认识或科学理论“指导人们实践活动”的统一理路与惯常提法;便总是把未能进入认知理性世界和得以其“被加工”的各种人类活动,看做是不入流的低级本能或者近似于本能的不值一提的东西了。

    这样的基础理念、或哲学立身为学之集体共识,对不对呢?仅从其自身的开度、固有的理路、哲学之为哲学本身、哲学并非乃人类思想智慧之全部的角度看,无疑,是有根有据的,是没什么大错的。然而,这种看似没什么不对的假设前提,要是放在一个更大的、人类乃至宇宙生命的全程与全视域层面上来看时,则会发现,其只是抓住了问题的一方面、而丢掉了另一方面,是典型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甚或不知其还有更重要、更根本的“二”的。

    发源于西方的哲学,其终究不能爱所有的智慧与根本的大智慧、不能达成全面且通透的认知、不能做到自身统系的“自我圆成”、不能实现至高无上的“全员一统”,无不与此直接相关。

    也就是说,仅从人类最基本的知思与行用两域来看,只是站位于其中的一域,只是致力于两方中的一方,只是把全系统中的一极捧举得高高在上,只是将一种单向度的理路推进到底,必然地,就会丢弃与忽视另一个二分之一,更会使自己丧失掉应有的立足两柱、兼容两极、超越分割对立、达成终极一统的至高站位。由此可见,哲学的先天不足与终究无法成为人类的最高一统学问,这乃是由其一开始的根本站位与总体选择就先行决定了的。这便是即使现代西方哲学虽不停地上演实用主义、经验哲学、实践哲学、有机哲学的剧目,却终究难以走出自己为自己所设置之藩篱的必然命运。

    可以说,只要哲学不抛弃自身那建立之初的两大基本假设前提或根本的理念,只要哲学还是不能够“革自己命”的哲学,她就不可能将那些一直被自己所漠视、所贬低、所剥离、所抛弃的人类行用活动,将那些早前被视作粗浅俗鄙、微不足道、无足轻重、低人一等的种种,全部地、彻底地解救与解放出来!而不解救解放人类的行用活动,不给其在自身体系内约等于认知与理性的相应地位,她也就救不了日益穷途末路的自己。

    有一点必须交代清楚,我反对哲学单向度地致力于认识、理性认知,但我们却不是要走向其另一端的反面去。我们的目标是要站立在知与行的两域、两极、两方、两面之上,在一个全员一统的更高平台上与格局内,撑起道那所特有的、无所不包的“大网”来。也就是说,我们接下来将要特别点明与强调的人类行用之优、之长、之本身所具、之不可替代,只是出于纠偏与扶正的目的,即便有矫枉过正之嫌,也属无奈之下的不可不为;而并非是从一个极端,跳向了另一个极端。

    在我看来,西哲,没有站位于思知与行用两大域之上,无法对人类、甚至所有地球生命的“生命之智”全盘贯通起来加以审视,最大的偏错或失误,主要有这么几点:

    第一,被西哲视为最高智慧的人类认知理性,恰恰是从这堪称基础的、属于另一域的、甚至更早更根本的行用之智中孕育长成的。

    一则,大脑没有充分发育成熟之前的人类、甚至没有独立脑袋的许多生物,不能说就没有智慧或智能的因子、成分。至少,人类大脑器官中孕育出认知智慧来的那前期“种子”,就存在于这看似没脑、没智的生命肌体中吧?二则,不管现代科学,找没找到相关生物肌体与认知智慧间的“转换方式”、“转换之门”(也就是所谓物质转变为精神的特殊通道),搞没搞清楚其中的一系列机制与原理,一个基本的事实却早就能够确定:人类认知智慧的产生,不是由身体以外的某处直接“拿来”或“施与”的;或者即便接受了外界的一些影响与作用,也是要通过人的生命体之大脑或心脑系统加以“加工”才能“输出”的。

    既然,有如此的一个系统,有如此的一番过程,那么,我们抛开整个系统与过程而只看最后的结果,是不是便一定会造成不全面、制造割裂?这跟抛开整棵树,只挑拣出那光鲜味美的果实,却想搞清楚它是如何结出来的、是如何成为这般的,有什么两样吗?

    第二,认知智慧,以其之高,固然可以以一种我们称之为“理性认知”的自觉姿态,返回到广阔的行、用之另一域,去做所谓的指导、指引、甚至统帅;可是,直到今天,自以为高明的哲学,在直接指导实践行为、乃至生命行为活动上,做得却并不让人满意,甚至简直是差强人意、乏善可陈的。

    君曾见,有几桩人类的社会实践活动,是在哲学的规划设计、步步示范下获得成功的?君不见,敢于主动挑起此任和做过紧密联系尝试的,也不就是极具反叛色彩的、以历史唯物论跟贴近于道的马克思主义等凤毛麟角之少数一二个吗?

    哲学,总是难以指导人类丰富而真实之行用活动,其问题的根子,究竟出在哪儿呢?其实就在于,她只是看到了人类的认知之长、认知理性的智,而根本没能很好地看透行与用在人类、乃至整个生命活动中,所起到的为根、为本、充当全系统“锚定”、更贴合于道及生存之大道的作用。

    虽说,认知之长,在于无拘无绊、自由自在、上天入地、舒展层云;可其之大不足、大有限,却恰恰也在于此。哲学,意识到人类的认知美哉、美哉,“无拘无绊”!-----可“无拘无绊”,是不是同时也意味着脚底不实、没根没落呢?哲学,看到了人类理性的壮哉、壮哉,“舒展层云”!------可层云涌现之时,我们还能够那么轻而易举地“明心见性”、守住自己的“初心”与做到“万变不离其宗”吗?

    凡事,皆有短长,也皆乃利弊相依。一味地执于认知、理性之一向,而不受辖制,不知回转,到头来必然要走偏、行极,必然会令自己进入那无法自拔的“死胡同”。哲学,专事认知理性的结果,只能是让认知理性带着自己走向毁灭。

    第三,大智、或根本的大智慧,总体上多孕存于行用之中,而恰恰不是大多数人自以为是的“认知之智”、“思辨机巧”中。这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悖论,好像是一个大大的玩笑。但事实上大体总是如此的。

    为何紧抓最典型的“认知智慧”不放、声称最“爱智慧”的哲学,却反而失掉、难以得到最重要与最根本的“大智慧”呢?其实,“爱智慧”哲学的“大不智”,恰恰在于其在求智路上,太注重表面之智域、智知、智象,且用力太专、太狠、太不动脑子了。大智,哪有那么直接显露、容易获得的?大智、之为大智,一定不是通常能见、轻易便能获得的智慧。西哲,只看到了那夺人眼球的翠绿树冠、艳丽花果,而压根就没好好地深挖那埋于泥土中的“智慧之根”。我们说,就所有的生命体或生命种群来讲,什么才是最根本的?人人都知道,一定是生死、存亡。生命、生命,不得以生、步入了死亡,一切还有什么可说的吗?这是一个起码的常识,这是一个最该有的基本理性。同样是常识性的经验告诉我们,关乎一棵树生死存亡的根本,更多时候不在树梢之上,而需在泥土之中去寻找。

    抛开这些一般的理念,细说起来,则问题的症结,主要出在了西哲的自我孤立、自我隔离及阻绝直面世界和贴合自然上。一言以蔽之,就是:哲学,阻隔与抛弃了对“活的生命活动”的系统全面之关照。

    这其中一个基本的道理是:地球生命,从海洋生物、陆地生物的初级形态,到哺乳类动物、人类出现之最高形态,是一个连续不断的动态演进与自调自适过程。原本,在没产生高级人类及人类的“认知之智”前,所有的生命,就是这样一步步演进、走来,就是这样在“优智者”具有更多存续机会的自然法则之筛选下、来到了今天这般格局与摸样的。这个步步充斥着外部变化与需做内部自我调适的过程,若是没有“智”,若是没有生命那与生俱来的或高或低、此长彼短的“顺变”之智或“智能”之智等,那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我们不能只错误地以为人类之智是“智”,不起眼的浮游生物、石缝小草,同样有着生命活下去、足以活到今天的“顺变自调”之智。我们可以以智的高低、深浅来做分层、分等论,却不能偏狭地与绝对地将这深厚丰饶的种种拒斥在生命之“智”的门外。

    哲学的一个根本之错在于,将人类“认知之智”,自绝于地球生命更为普遍共有的“智为之智”。这表面上看,是一种达成自我满足心理的自负,不仅让人类自己在“认知之智”、认知理性思维的小圈子里,搞起了自我隔绝的“独立王国”;更重要与极有害的是,它阻绝了我们以人类非常高级的各种“认知之智”,全面深入探究真实的与“活的生命活动”的努力、作为。此为哲学的哲学的不智、哲学的大愚蠢!

    哲学,不懂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认知之智”,不等于“生命之智”;人类高级智慧生物的生命之智,一定不是仅仅存在于“思想认知之智”这一端的。其不知,人类“认知之智”,存在于人类活的生命知行活动的所有与全程之中;“人类之智”的根本,原本就来源和蕴藏在所有能动生命的“生命之智”中。专事“人类之智”、甚或更憋屈狭窄的“人类认知之智”,本身就是“失智”之“大不智”也。

    回顾历史,虽说,自绝于普遍生命之智的、抛弃了活的生命活动的哲学,一会儿尤其重视“存在”,一会儿又抓住“运动”不放;不是热衷于研究“精神意志”,便是纷纷走入“物质客观”之地,可其无论怎么样左求右索、摇来摆去,却总是跟活生生的、活的生命世界,隔着厚厚的一层、甚至驴头不对马嘴。这是仅拘于单一“认知之智”所注定要造成的。

    第四,哲学,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唯智论”、或者更准确地讲是专偏“认知之智”的反面典型,其之大失与大蠢,正好在中国人发现与坚守的“道“这里,得到了周正全面的矫正与弥补、甚至也可以说是一种最终实现了一统的超越。

    哲学,之所以没找到贯通知行的大道儿。其首先在于没有站立在知与行的两大域之上,其次在于没有一种两域一体、知行贯通的取向与观念,再次便是没找到“道”------这样一个中国人了不起的、看自己与世界的知行一统平台与全员整体认知方式。

    可以说,仅就今天以前的全人类思想(包括东西方)而言,能够站在知行或思知行用一体化平台上、做长期贯通与统合努力的,已是少之又少的;而能够始终站在知行合一之上、成就着一种全面、系统、丰满、睿智之“知行之智”的,则恐怕除了中国人的“道”以外,再无其他任何一个了吧!

    道,是唯一做到了基本没有哲学之弊、却上升到比肩哲学甚至高于哲学高度的一种人类自觉爱智慧活动。其站位、平台、视野、构建,不仅跨立在知与行的两域之上,而且还将“人类之智”牢牢地锁定、锚定在了自身生命活动、乃至所有生命的一切活动之上。

    具体地,若是以“作画”来比喻,西方哲学及整个哲学,都毫无例外地走着这样一个路线:她总是先要有一个作画的“画板”,有了这人为塑就的、基础性“概念系统”以后,哲学才能在其上进行“泼墨”、“作画”。哲学的各种思想认知、各种流派与理论体系,都是在这统一的基础“画板”上来完成自己的体系制作的。有“画板”,虽说其好处是有了统一的依托,避免了漫无边际;但早前的“存在”之平台、后来的“运动”之依托,却也总是在我们的思想认知与真实的活生命及世界间,做了一次有取舍、有取向、有折射、有畸变的人为“隔挡”。这样一次人工与人为的“隔挡”,这一所谓的最高学问,总体上便变得难以直接关照与涉足真实的、活生生的生命及世界了。

    中华之道,或者说中国人所发现发掘的道及其一系列的站位、平台、理路、建构统系等,根本不同于西哲的地方在于:她,同样要为“人类之智”、人类的爱智慧“作画”,却不去人为地设置一种什么“画板”,不先将一套抽象的“概念化体系”套在自然而然的世界之头上。她所做的,只是简单且直接地将人们引导到每个人处身的自然而然世界中,给一切想要悟道、体悟践各自道及大道的人挥手一指,说:“看吧,道,就在其中,就是你我他、这样那样活动的一个个依循,就在我们人类一切知行活动的背后呢”。不是什么“我思故我在”,而是去吧,走吧,人在行知之间,人在边行边悟与以知为用间,便身不离道,便会努力地合于和走上大道。

    真正的大智者,既在于要行大道,又在于以智者之方式将自身之道与大道很好的结合起来。是为“有人便有道”,是为“道不远人”,是为“道有千万条”,是为“大道注定会熙熙攘攘”。中华之道,总是站在整体与全员一统的最高端、且又是最切实可行的稳定实在处。正因为如此,“道”这个有根、据实之概念、这个知行贯通之平台、这个不断演进之建构统系、这个中国人始终的信赖与奉行,才不会像西方哲学原先基础性的“存在论”概念体系一般,于时过境迁后遭到无情的颠覆;才会无论历经什么凤凤雨雨,都会依然历久弥新、百变不变到今天。也正以为如此,其总是具有足以达成“终极一统”的无与伦比之气质与能力,依然会在今后成为矫正西哲之弊、智能统合人类“知行之智”的核心建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特别要说的是,在目前西方思维、理路、体系、甚至价值观居于绝对统治地位,以中华之道为代表的东方大道文明反受遮蔽、贬损、压制、肢解却已开始迈向自觉复兴的特殊情况下,这种不分中西、一味言同的观点,那不仅仅是“和事老”、“和稀泥”的问题,而是会成为新生复兴力量之“致幻剂”与“绊脚石”的。
    2015/11/29 18:59:18
  • laowantong203:“它们是同向而行的。人为地把二者对立起来显然是不可取的。”
         -------这话,看要从什么层面上讲了。如果,是从东西方皆是属于全人类范畴之意义上讲,那的确不能将二者分开、甚至对立起来。甚至从推动人类认识整体进步的角度看,也是如此。
          不过呢?既然有文明分立、分道而行、理路不同、传承迥异的中西方,在思考文明发展与求同存异上,就不能不加以区分或分开。
    2015/11/29 18:52:20
  • 【道】与【哲学】的差异在于,【道】侧重于形象思维,【哲学】侧重于逻辑思维。它们各有优缺点。这也是中西方文化的根本区别。从历史的角度看问题,它们是同向而行的。人为地把二者对立起来显然是不可取的。
    2015/11/29 16:31:13
  • ------如此看来,“定义”,说白了,就是早期或年轻时,将问题没能彻底地看透,才会以为自己给一个便能“定”下来成为统一的“认定”了。中华学人,都是将这问题看透了的成熟者了,所以,他们才能不会被一个“定义”的美丽谎言所欺骗。他们既然早已看到这个“定义”、那个“定义”,终究都会得到不同角度、多面揭示的结果,所以,他们便不会太在所谓的“唯一定义”上下什么功夫了,而是去想法设法地指引、点醒大家罢了。
          这是理路的不同,也是认识阶段不同所造成的。
    2015/11/26 7:56:55
  • ------关于“定义”的问题,我的确也有不同于西式定义法的看法。这种看法,也同样是来自对中国人过去做学问传统的合理解读。
          就西方某人给某个提法做出“定义”的情况来看,往往他都是只将一种说法视之为“定义”的,可实际上呢?按中华综合思维来看,“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一个定义又如何能全面准确地反映其的一切特性呢?所以,定义之法,在中国传统议论文中并不多见。
          其实呢,看看西方对每一个概念的定义,到头来几乎都是被一大堆的所谓“定义”所包围。有几个不同或不尽相同的“定义”后,原来所谓统一确定意义上的“定义”,还是“定义”吗?
    2015/11/26 7:50:26
  • 诸葛先生,
    或许王若林先生马上会发表一篇“控诉西方宗教,为道学说中浓厚的宗教色彩辩护“的博文。
    2015/11/25 2:12:13
  • 62楼王岩林:
       用西式最爱用的"定义"之方,我当然可以给你,那就是:人类知思行用的统一无二依循。 可这么一句,您能全面、透彻、系统、无误地理解吗?

    104楼王岩林:
    -----首先,昨天(62楼)的说得也不是定义,只是一种解释...
    ***
    王若林先生,
    你再回去看看自己62楼的话,刚说了就忘了?
    (在上面引用你62楼的原话中,我善意地在[定义]二字上方的加上一对引号,便于你查找)
    2015/11/25 1:20:32
  • 诸葛先生,
    1
    与这位王若林先生讨论问题很难,因为他说不通时,就要重新定义人们都认可的概念。现在,这位王若林先生似乎不认为道的学说中具有宗教含义, 人们对对宗教、哲学的理解,都被斥为是西方的(105楼)观念而遭王若林先生否定。
    就是我说的那句话: "只求摧毁,无暇修建"。
    2
    我现在有些后悔建议他论述"厕所"了,保不齐,他把我们认作的"食堂"说成"厕所",因为食堂或许也是西方的概念(外来概念); 再过两天,王若林先生或许会说: 我的名字不叫王若林,因为"名字"的概念出于西方。
    到这会儿了,王若林先生什么都敢说了。
    我越来越同意质量先生的看法,王若林先生有病,不仅仅是思维方式的病态。
    2015/11/25 1:16:28
  • 而老子创立的“道的学说“现在被人称为哲学的一种,但它也被人发展成为一种宗教。这其中,除了中国人聪明外,还须有“老子的道说“本身的配合:它必须存在着与宗教割舍不断的不严谨空间(或联系),让老子先生之后的人们去钻空子,去把“原本要成为哲学的[道家学说]转变成一种宗教 --[道教]“。  
          -------您还是在依据西方的哲学和宗教视野、标准来看待道。这种不是缘于自主理路和性状的致学之方,本身就很有问题。这恐怕也是我们之间屡屡会出现理解偏差的主要原因吧。
          简言之,中国过去有哲学与宗教之分吗?中国恰恰是走的综合统构之路。这也是证明了我所言中华是合之道、西方是分之道的不错。
    2015/11/24 22:26:48
  • 你既不定义“道“(昨天才终于给出来了),也不专职论述道,但却口口声声地说你在向草根人民介绍、宣传道,你不觉得自己思维有病么?
    -------首先,昨天的说得也不是定义,只是一种解释。我对定义之法本身就不完全认同。至少,想如此这样的所谓定义,我以后在不同阶段与层面上,还会给出最少好几个。这是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
         其次,不论道,那是没到时候,这话早就说过。到时自会专门论道的。
    2015/11/24 22:14:43
  • “哲学是人类多年集体智慧的积累,而你说的“道“却仅仅出于一个名曰“老子“的先生”
         -------道,果真只是“仅仅出于一个名曰‘老子’的先生”吗?难道君不见、从未闻各种普遍存在的关于道的说法吗?
    2015/11/24 22:07:29
  • 应该说捏,人世间,几乎不会有完美滴政治制度。所以,王岩林老师滴“道统体系”任重而道远。
    2015/11/24 15:02:1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