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颠覆与正名》:没信仰,不行吗?
2015-02-04
字号:
很多西方人认为中华民族是一种奇怪的族群,这群人世世代代竟然几乎没有什么信仰。对此,一些有较强民族自尊心与不愿被轻视小瞧的国内学者、普通百姓,很是不服气,总要试图找 出各式各样的说辞、理据来,以证明中国人是有信仰的。甚至大谈特谈什么儒教、儒释道信仰问题。

  殊不知,这样做,不仅往往拿不出多少能够令人信服的理据与事实来,令外人贻笑大方;甚至,也让一些有良知的自己人,感到这是在打肿脸充胖子、自欺欺人,是不自觉地落入到了西化思 维与西方话语霸权的大陷阱中去了。

  信仰,究竟是一套什么样的体系或系统?信仰,是不是任何民族、社会、国家与文明都绝对必须要有的?没信仰,是不是便意味着自己压根就不可能再有令人信服与能使集体遵行的一整套了 ?没信仰,是不是便一定预示着精神的低矮散乱与漂泊无寄?是不是便真的那么自惭形秽、无脸见人、难以跻身于人类高大精神的庙堂之上、难以成全一个统一坚实的全民精神家园了呢?

  我坚决地不以为然。没信仰,并非不行,也并不可怕。因为我们有自己更好的信奉,其实根本无需杞人忧天。

  与那些死乞白咧地吵着闹着、非要在人家关上信仰宫门的一刹那塞进一只脚、挺着脖子暴着筋硬说中国人是有信仰的人不同,我自发现了中华之道后,便一直觉得,自己就是对信仰以及信仰 能够有多大作用抱着深深怀疑态度的、站在拥挤人潮之外冰言冷语提醒着人们的那个旁观者------虽然因老给大家泼冷水而不受待见,却总希望能给那些见着西方门店、便不顾一切削尖脑袋 要往里面钻的人们以当头棒喝。

  概括起来,主要讲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先让我们来看看什么是集体的或民族的信仰。

  信仰,是什么呢?不管别人怎么定义与解读,在作为中国人的我看来,说一千道一万,所谓信仰(主要是指那种民族或人类集群之普遍信仰意义上的),既不同于不甚持久稳定、缺乏体系建 构的执念、信念,也不是更加理性与坚实的信从、信奉,她根本就是宗教或宗教化政党系统且有意搞出来的,拔高到了绝对相信和必须仰拜地步的一种统一信念及崇拜。也就是说,她既与绝 对的相信、必须的仰拜有关,也与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一个文明的大道选择、共同执护、持久建造、系统践履有关。

  可以说,没有悠久与强大的宗教传统或宗教化意味之政党体系,即便作为个体的人也会有信仰,作为小圈子小群体也会形成信仰,却终究都难以称得上是一个有信仰的民族、有信仰的社会、 有信仰的文明的。说得再实在与直白些,堪称有信仰之民族意义上的信仰,本来就是有强大宗教体系和被长期宗教化过的地方、人群中,才会有的一种特殊“精神跪拜”、“不能不信”之选 择方式与构成形态。

  没有宗教的强势统治传统,没有经历过无孔不入与旷日持久的宗教化熏染与灌输;一句话,没充分发育出一种持久占据全民精神领域、甚至整个国家社会生活之主导地位的宗教,何来持久全 面的宗教化呢?又何以会有这类高度发达、登峰造极、系统建构与长久实现、全民普信与普持的民族信仰呢?

  第二,一个民族普遍相信一些具有精神内核的东西,或者一个较成熟民族形成相对统一的执念、信奉,这是一定要有的。但应有所相信,却并非只能选择绝对地相信迷信与一味地精神仰拜, 并非一定得走最极端化的信仰之路。

  因为,普遍地或统一地相信一些什么,尤其是普遍或统一地相信具有核心地位和作用的一些什么,既是人类精神找寻依托与安放地的需要,也是人类集群在精神思想领域实现凝聚统合的普遍 常用手段。然而,信什么?以何种方式去信?是搞成武断选信迷信+匍匐敬仰跪拜的信仰呢?还是搞成自然化的多元一统、更加坚实持久的理性信奉呢?或者还是像有些民族那样恣意松散、随 波逐流、各自为政、感性生活呢?------人类种群千差万别,人类区域文明所处环境与历史传统各不相同,强行让大家都走信仰之路,既不现实,也未必就是人类最好的信奉方式。

  摊开来看,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一个文明,有统一与坚定之信仰,只不过是靠着宗教与类似神化之努力,在这些人类集群的最柔嫩、最虚弱、最隐秘、最无定之处,在这些人群 最需要以信与不信去决断的关键敏感地带,做了更加武断的认定,且为这类武断认定做出长久费心的停留、营建、充分分辨与系统化整合,最终形成了能够为大家有效接受的一套罢了。

  可以说,有没有相信的,能不能让一个人类集群去普遍地确信与遵从一整套的东西,这的确是太重要了。她直接关乎到该人类集群能不能向心、凝聚与能不能维系一体及持久生存发展的根本 性问题。然而,解决信的问题,或者说让自己的集群形成统一、长久、坚实和具有强大整合力的一套确信坚信,是不是只能在人类理性之光最暗淡的地方,借助宗教与神化般的不容置疑和精 神跪拜,才能安顿、安放那飘摇无定之心灵?才能让更多的人凝聚起来呢?或者说,是不是先武断相信、后令人不能不仰拜的所谓信仰,就一定比中华民族尤为注重的自然多元统一信奉,更 高、更好呢?-------这就未必了。反而是,中华文明的中华之道理性“大道统”,为人类更全面的精神思想与实践行为,提供了一套更加坚实持久之信奉的样板与选择。

  再进一步地看,对于一个人来说,没有信仰,照样可以就这么活下去。对于一个民族与文明来说,最好的例证便是中华人,没有什么信仰,却一点也不比别的民族与文明生存发展的要差。一 定要明白一点:民族的、集体的信仰,是有着强大宗教体系与长久宗教化传统的民族与国度,才有的系统、持久之信奉。这种宗教性的、或如宗教般在信与不信之高空靠着非理性之强行武断 而形成的信仰,比之人类更为正常、普遍、理性、坚实的信奉,只是一种特殊的集体非理性“相信”与极致的“精神匍匐”罢了。甚至,说得难听些,所谓的集体信仰,就是一个民族承认自 身理性的不足与失败,为防止无休无止的分辨与纷争之洪流,动摇、甚至冲毁本民族最后一块精神高地之堤坝,而采取的一种划定禁地、闭锁门户、保有颜面、勉强统一的做法罢了。信仰, 与其说是有信仰民族之所长,还不如说是他们缺乏合之道精神、主行分之道的最终必然短板。这既是一种他们分辨到精神世界最后一步时的最高构建,更是分之道分到无法再分与走投无路时 ,所做的至极而反之统一统合、绝望急眼之最后挣扎。

  第三,信仰,并不比信奉高,且也未必比“大一统”的“道统”信奉更坚实有效。

  与人类集群中普遍存在的集体信奉相比,信仰,有时会给人以极高、极神圣、极高端、极高超的感觉。这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与一般的信奉和散乱难统的意念、执念、信念等相比,信 仰,的确是会在叩击人心的教义与顶礼膜拜的敬拜之双管作用下,创造出亿万民众心向往之的伟大功业来的。而这种广泛的、大规模的、教会化、专业化的宗教事业,又会不断推升与拔高其 既有的高度。

  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在各式各样的意念、执念、信念、信奉中,有一种更高超、更坚实、更持久、更具整体全员统合性的“道统”或“道化大一统”之信奉,那是一点也不输于貌似最高 的信仰的,甚至在总体上还要好过所有的信仰的(以后几篇文章再展开来给大家分析)。

  凡事,有利有弊。信仰,也概莫能外。信仰,根本不是什么人类精神的最高代表与心神归依的唯一家园,更不值得我们去神化她、去顶礼膜拜。不要神化所谓的信仰,虽然但凡信仰,一般都 会借助上帝神灵或别的什么实现了不同程度的神化。信仰,固然高大;能给人普遍追随之信仰的,固然值得尊重敬重;有信仰的民族与社会,固然能够实现精神意志相当大程度上的聚合统一 ;然而,以现时代越来越发育成熟的人类理性看,神化信仰、或以一套故事说辞便诱导大家都去至死不渝地相信确信,甚至将一切非为信仰的信奉、信念等贬得一文不值,那是不仅是一种走 火入魔,更是极其有害的。

  第四,信仰,以宗教、神灵、圣洁等不可亵渎、不容置疑的武断与霸道,人为地给人类理性的积极探索,设置了牢固封闭而难以进入的禁地。

  这不仅有悖于西方的科学精神,更是对人类全方位理性探索的阻滞阻挠。西方科学理性,在近现代以来做了几百年的努力,却仍旧未能彻底完成人类活动各个方面的全面理性化,不能说与此 没有很大的关系。今后,或许只能依靠中华之道的整体全员道统化,才能让人类新时代理性的光芒,照遍全球化世界的各个领域与角落。

  第五,信仰,长于信的营设,长于精神意志的绝

  对统一,却难以为知行合一的“道统”,更几乎无法实现各行其道、众依道行而呈现出的理性自觉和社会繁茂来。

  信仰,专注与倚重于人类主观世界之最核心、最具分水岭意义的信与不信问题,将自己统御与聚合的目标主要划定在精神思想的范围内,其好处是经过不懈的努力,至少能令不少人相信之且 有所寄托;可问题是,在超出这个范围的人类文明、国家社会、家庭人生等更大领域,尤其是在每个人与每个人类集群的多元多样生存发展上,也即更广阔丰饶的俗世社会中,却是难以胜任 永被遵循和每能有所依的。也即:信仰,没有信奉那般能够更广泛地服务于各式各样的人与人们之生存、发展、提升。

  第六,信仰,会因不同的教义、执拗相信而制造

  出许多的教派之争、甚至宗教战争来。

  中华道统之信奉,在体系上达成了整体与全员的大一统,尽管包容、甚至促生着多元与不同,却总能在其整个的理路与总体的框架下,导引与规制人们的思知行用,大多数情况下不去人为地 制造出这类不利于和平安定的事端来。

  第七,信仰,远没有成功的信奉、特别是中华之

  道“道化大一统”的信奉更坚实与持久。

  我们不信仰,我们信奉,我们却能够几千年如一日地保有自己的文明,我们却万变不离其宗地始终遵循着自己的一整套,我们却世世代代不断传承与保有着中国人自己的知与行。

  最后,要说的是,我们说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一个文明体没信仰,就恰如说一个人类集群没有充分发育与成熟稳定的宗教及宗教教会系统一样,这一点也没什么可不好意思、可感到奇怪的 。别的民族、社会、文明体,谁为自己没有没有“大一统”的“道统”体系,而脸红过?而非得自欺欺人地说自己也是有的?没有信仰,就如同没有宗教与长期的统治、宗教化一样,这有什 好难为情的呢?这就如同作为一个家长,我们总不该因为自己的男孩,不会值得夸耀的女红而感到羞愧难当吧?只要我们的男孩子长成了男人的样子、有属于自己的“男人味”与“爷们担当 ”,为何非要急死白活地、削足适履地去挤别人所谓信仰的门缝呢?

  可以说,在中国,信仰之事,并不是总能经常出现,更几乎从未长久地存在下来。这恰恰证明,我们与西方走的不是同一条道,甚至恰恰反映出了我们遵从自然之大道的极其可贵。中华文明 和中华民族能长寿,能够繁茂旺盛,与此不无关系,甚至有着很大很深的天然联系。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如是我闻先生这样的分析与补充,有利于我们一起看清此问题。希望多看到这样有理有据的补充甚至斧正。
    2015/2/7 16:30:02
  • 儒释道三家都不讲“信仰”,只讲“信”。查百度就知道”信仰“就是个意识概念,源于古希腊。其实和基督教也没什么关系,基督也是讲“信“,信我上天堂。只是后学将上帝和天堂分开臆造了人格的上帝,看看原著就知道与原义不符。这也造成西方社会现在的乱局,大家都为自家的上帝证身。说不清楚就打。稍稍浏览一下当今的一些人类文化学著作,便会发现古人的鬼神崇拜几乎到了极致。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古代的中国人,中国古人不是不信神,而是以”天“称神。也就是说,中国古人早就把神虚化了,同时又认为,”人“也可以作为天子的,即当”天“的代言人。所以中国文化是内省、觉悟的文化,其价直观和思维方法与西方截然不同。东方文化的思维起点是”知“,而西方是以“概念”为起点,再从概念派生、逻辑推理出所谓的哲学体系。东方古贤早在3000年期就知道”人的意识”概念”是“ 美之为美,斯恶矣“。起点都有问题,逻辑再严密,推出来的也是.....,这就是所谓的西方哲学体系。而东方文化中的“修”就是校正这个思维的起点“知”的。那什么是“信”呢?就是“当下”人自己鲜活的感知、觉知。冷了穿衣服,饿了吃饭,大学中的“好好色,恶恶臭”。就是儒家讲的“诚信”。这里有什么理论和信仰吗?没有。只有“信”。新儒家牟宗三妄图用西方的哲学为中国文化打补丁,驴头不对马嘴。现在国内外大多数的文化精英对东西方文化上的差异还是不甚了了。
    2015/2/7 14:53:18
  • 不管信仰还是信奉,对一个民族来讲,都需要具有高度统一人们思想乃至行为的能力。在中华文明的意识形态与历史实践中,足以深入人心且做到系统整合的,除了以“道”为提领和“大道统”所规划包含的,我不知还有什么能够达到如此的高度与统合力。
         当然了,究竟中国人信奉的是什么,我后面将还会有文来专门探究的。
    2015/2/5 9:55:38
  • 北安先生:信奉’指理性固然不错,但偏重于“道统”似值得商忖---一举手一投足都受礼数的管教?这在多元化并知识大爆炸的时代似乎不合时宜啦。
    ------看来北安先生没看我前面的几篇文章。我之道统,乃大道统,乃非儒学儒教的王道礼教之“小道统”也。大道统,是以老子道生一二三万物为起始、以天下文明之道为走向的。当然是要检讨和矫正儒家的礼教王道的。
    2015/2/5 9:50:26
  • “可以说,在中国,信仰之事,并不是总能经常出现,更几乎从未长久地存在下来。这恰恰证明,我们与西方走的不是同一条道,甚至恰恰反映出了我们遵从自然之大道的极其可贵。中华文明 和中华民族能长寿,能够繁茂旺盛,与此不无关系,甚至有着很大很深的天然联系。”
    是的。
    2015/2/5 9:47:14
  • “我们不信仰,我们信奉,我们却能够几千年如一日地保有自己的文明,我们却万变不离其宗地始终遵循着自己的一整套,我们却世世代代不断传承与保有着中国人自己的知与行。”
    事实胜于雄辩。
    2015/2/5 9:44:35
  • 虽然中国现代社会多了不少西方信仰和西方价值观,但是中华文化“道”的基因永远珍藏在每个中国人的心底中。
    ------此话很对。甚至还不只是在心底,还在各种各样的实践体悟中。
    2015/2/5 9:43:08
  • “以现时代越来越发育成熟的人类理性看,神化信仰、或以一套故事说辞便诱导大家都去至死不渝地相信确信,甚至将一切非为信仰的信奉、信念等贬得一文不值,那是不仅是一种走 火入魔,更是极其有害的。”
    很对。
    2015/2/5 9:42:13
  • “信仰, 与其说是有信仰民族之所长,还不如说是他们缺乏合之道精神、主行分之道的最终必然短板。这既是一种他们分辨到精神世界最后一步时的最高构建,更是分之道分到无法再分与走投无路时 ,所做的至极而反之统一统合、绝望急眼之最后挣扎。”
    精彩!
    2015/2/5 9:39:53
  • 其实最大的西化是什么?就是凡事以西方为标准,凡事以西方为参照物。拥“西”的是两者都具备,否“西”的主要是后者---我们比西方强,但其标准呢?却原来还是使用的西方标准。可是问题来了:那个标准就一定好吗?因而按其标准胜了又如何?“败”了又如何?
    堂堂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悠悠五千年的文化我们不可以吸取古今中外的经验教训创造自已的一套东西吗?“别人有的我们要有,别人没有的我们也要有”“不能跟在别人后面爬行”---亦步亦趋。焦玉禄也说过: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这些话不是精神万能论,而是我们应有的气概。
    即要“洋为中用”---因为中国人不比别人笨;又要“古为今用”---因为今人一定比古人聪明,所以对此都要“去伪存真,去粗取精”。
    ‘信仰’到迷信固然不好,信仰的对象虚无飘渺也有点“玄”。但是一个人要有一定的心理支撑,一个民族要有共同的牢固的认同感。所以我们将‘信仰’对象定为祖国和人民,将奋斗目标定为公平、正义的社会,将实现的道路定为合作友爱、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那么‘信仰’就会发挥它正面的巨大力量。
    ‘信奉’指理性固然不错,但偏重于“道统”似值得商忖---一举手一投足都受礼数的管教?这在多元化并知识大爆炸的时代似乎不合时宜啦。
    因而应该提倡在大方向一致前题下的自由,将坚定性和包容性结合起来,如百川入海。我们应该有信心建立这样一个标准和价值尺度及至创造一个社会:充满魅力和巨大的吸引力。
    2015/2/5 8:03:08
  • 10楼的黄先生,
    以先生这样的思维,出了书没有人买也就不奇怪了。
    前面告诉先生,草根博主不好当,你还不信。
    2015/2/5 0:54:37
  • 我是一个从小就熟读基督教圣经的人,当然知道基督教圣经内讲什么。真恐怖,我们这些不信基督教的人,最后将被烧得尸骨无存。
    公元七世纪出现伊斯兰教以后,一千多年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不断进行斗争,有基督教的十字军东征,也有伊斯兰教徒渡海北上占领信奉天主教的西班牙;还有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军队围攻维也纳。南欧和中东则全部被奥斯曼帝国占领。美国曾经挑拨伊斯兰教的伊拉克侵略同是伊斯兰的伊朗,八年战争死人无数。然后是占领伊拉克,把好好的一个国搞得国不成国。而最近是挑拨信奉伊斯兰教的叙利亚境内的战争,把好好的一个国家搞成难民四散逃亡,“伊斯兰国”乘机兴起,然后美国有借口打击“伊斯兰国”这个残暴政权。实际上残暴的是谁呢?
    我们中国曾经信仰毛泽东思想,美国曾经使用各种手段帮助压制毛泽东思想,然后说中国人没有信仰导致道德沦亡,是不是想促使中国基督教化呢?
    2015/2/4 23:38:5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