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当心一些常用词对中华文明的遮蔽与阉割
2014-11-17
字号:
这一二百年以来,我们步入低谷的文明,恰又迎来了一个中西方碰撞与交融的时代。

  一方面,由于我们自己的中华学问系统日益走向狭隘、日益丧失大学精神、日益无法造就大师;另一方面,西方强劲、西学东渐,又使得我们很多人迅速地跪倒在西方概念体系的门下,这就 必然地在我们时代性较强的舆论词汇上,形成了一些杂糅东西、甚至是东拼西凑起来的常用词。

  这些在今日声声震耳的常用词、甚至固定词组,往往都有一个共性的问题,那就是:各种解释相当地驳杂凌乱、相互抵牾,尤其是一方基于中华本义的解释与另一方引进、翻译过来的定义, 常常是相去甚远、风马牛不相及的。

  让我说,而今全国各种各样的语文研究机构与从业者们,倒真的不妨扑下身子,就一个个的极热门与极重要的常用词,好好地潜心研究一番,给出一些基本的解释与规范来。这,似乎应是对 我中华语言文字的一种应有态度,也是我们未来重构一整套新学问的基础工作。这,也必将有助于我们这几代“知西过于己”的迷失者,找回自己的根本与所依。

  我不是专门研究文字词汇演化史的,对许多词的词义也谈不上都能做到系统全面的了解。不过,因为我专注于中华之道、尤其是于中华文明平台上所建立的一整套中华道理体系的研究和阐释 ,所以,多多少少会有一些自己的领悟与看法。这里,仅就几个十分显眼、扎眼的,且存在着忽视、模糊、遮蔽、扭曲、割裂、贬低中华文明之表现的常用词和常用词组,一一作以简单的甄 别、点评。

  一、关于“中国”。

  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最先创造出这个词汇时,是用作指称中心之邦、核心之城的。后也指文明最发达的中土、中原。直至最后逐渐地用其开始代指整个九州之内的华夏中国了。必须清楚的一 点是:即便如此,我们此“中国”的“中”字里,也是包含有中心、核心之意,且是从整个中华文明、中华文明圈、甚至整个天下文明的开度上自称作“居中”与“中心”之“中 国”的。------这与一些没有什么特定含义或被我们赋予不同含义的国名,那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区别的。她,代表了我们这个民族与文明,对天下文明以及最举足轻重之中心核心的认知、期 许,更是一种不同于西方多做两极对立之规划的、另一套“核心—周边”关系式的坚定表达。

  这也意味着,“中国”,即便不如“中华”一词更能够直指一个伟大的中央文明、一个天下至高文明圈之丰茂华美的核心,却也并不是随手拈来、毫无意义的一个代称符号。我将“中国”一 词,看作是我们在近现代主导世界的主权民族国家大背景下,勉为其难的、削身为“国”的,却也十分执拗、尤为顽强地保守着自身最后之根本意志的一个代表。正因为如此,我虽觉得“中 国”一词,在许多时候不如“中华”;但我仍并不主张在所有的时候与情况下,都以“中华”替代“中国”的称谓(尤其是在现今中华话语还不能取得对西方话语的优势地位之时)。

  二、关于“中国人”。

  “中国人”之称谓的好处在于,她很明确、很简洁、很齐整。可不足之处也正源于其是以国域、国别、国家主权边际来搞“一刀切”的。最直接遭遇到的挑战便是,“海外华人”算不算是“ 中国人”呢?尤其是,再怎么广义地看,说那些已经入了别国国籍的人,也是“中国人”,似乎就很难让人理解了。更何况,中华文明昔日分“华夷”、论内外,从来都不是以种族、血缘来 定的。而是以有没有“中华”之文明性状、是不是“中华”同道人来加以区别的。

  安世高、阿倍仲麻吕、马可波罗、郎世宁、汤若望、赫德、李约瑟、白求恩等许多耳熟能详的名人,虽不是地地道道的“华夏”“中国人”,却或因其同循“中华之道”、或因同为“中华” 做着贡献,以过去的“华夷之辨”而论,我们恐怕是不能将此类一概视作外人、蛮夷吧!------这其实正是中华文明开放气度与追寻天下文明之理想的一种具体体现。今日西方或西化思维, 怎知其志与其详也?

  三、关于“中华民族”。

  “中华民族”这样的词组,因改“中国”为“中华”而体现了中华文明特有的气象与风貌,却也因其杂糅进了西化思维色彩极浓的“民族”一词而变得有些“四不像”。我们不是不承认其于 当今环境下,在统称海内外“中华人”、特别是海内外的华人群体时,是有着很大的包容性与准确性的。可问题也有。“民族”一词既出,便必定是具有排他性的。为“中华”一族者,必定 不能再是“他族”。“华族”与外族通婚所产之子孙,应是“中华民族”?抑或是别的民族?或者第三种“杂交民族”?------这是来源于种族概念的“民族”一词,难以自清的一个普遍性 问题。

  此名词概念,显然比之“中华信奉者”、“中华同道”、“中华传人”、甚至“华人”、“中华人”等,要具有较多的自相矛盾之处。简单地讲,即便是外国人,只要爱我中华、有中华之心 、行中华之道、为中华做贡献,便可纳入中华文明的历史中来,称之为中华文明同道、“中华人”或“外籍中华人”。而我们却不能将这些人称作“中华民族”之人。是不是这个道理?

  四、关于“中国历史”、“中国传统”。

  也应是中华文明的历史、传统,而非仅仅是中国的历史、传统。中国,是中华文明的中央核心,但中央核心却并不能等同于整个中华文明,不能替代更加庞大、繁茂、多元、一体化的“中华 文明圈”内所有人所创造的一切。

  中国,就如同一个水蜜桃中的坚硬果核一般,虽然最为核心、最为坚固、最具原创性与不可或缺、最集中携带着这颗桃子的种子和密码,却始终只是这个东方文明之水蜜桃的心脏而非全部。 如果我们只是保留其内核而剥去其皮肉,这还能是一个硕大、肥美、极富营养、香甜诱人的水蜜桃吗?

  所以,不可只是一味地撰写与讲授中国这个国家的历史、传统,我们还必须以自身对整个中华文明、甚至合之道所有文明的担当,去重写、阐释一种不同于西方的中华文明史、中华文明的大 系、中华文明圈的发生发展史。近年来,西方一些学者,已经开始从人类文明的大平台出发,做了撰写《全球史》的事情。我认为,这既是一个方向;也给中华文明今后重新认识自己、站位 于更大的一个“中华文明圈”、以及在全人类文明的大视野中定位我们这个自诩为中央核心的“中华”,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与可能。放弃一国之历史、一国之传统的狭隘思维,我们便不 只是为中国谋得一个国中之大国的地位,我们还能复原自身文明那举世无双之人类主干文明、甚至唯一最高统合文明之卓绝王者地位!

  五、关于“中国文化”、“中华文化”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每个国家的文化都是在自己国家之最适宜土壤中盛开、结果的。如果我们始终只是强调其乃中国一国自己的文化,必然会在西方自诩为“普世价值”的一套东西面 前,被逼进憋屈狭窄的“国家”院墙里去。

  而以中华文明的视角看这一切,不仅超越了国界,超越了文化所根本具有的特殊性、不可复制性,更使我们能够排除民粹主义的羁绊,直接在谁能够为人类、尤其是为未来人类的新文明做出 更大贡献的层面上,与全人类一切最高端的文明进行对话。我们是文明,而且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与最具标本作用的几大、甚至两大文明之一、唯一中道“大一统”文明,既然是非同一般的 样式,既然有这个步入最好高平台上的权力,我们为何要东施效颦、削足适履地去将自己仅仅定位成一个国家的文化呢?放着高位、高台在那,却不敢、不愿去理直气壮地登上去,这难道不 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吗?

  我甚至敢大胆预言:中华,未来若想缔造独步与领先世界的学术、学问体系,“中国文化”、“中华文化”、中国“国学”、“中国学”、“中国研究”等,是远远无法挑起这副“重担”来 的。我们必须站在天下人类文明与文明之道的更开阔高远视野上,开拓与建立中华文明“大一统”取向的“文明学”、“中华文明学”体系。唯有此,我们才能让西方低一层级的国家学说与 国家民族文化思维,心悦诚服地跟着我们走,才能构建起超越所谓“国学”的大学问体系来。

  六、关于“东亚文化”、“东亚文明”。

  以东亚地域来宣扬一种同根同种的文化、文明,这是日本的一个发明(当然,这也是受到西方一些人“远东文明”概念之影响的)。且在当年,很大程度上是为其“大东亚共荣”服务的。本 来不必多说。可鉴于其明显有着遮蔽中华文明、篡夺中华文明主导权的用意在里边,所以,提请大家要引起重视。我们如果不把中华文明的旗号撑起、叫响,不能主导自己的“主场”研究与 话语,也不是没有被别人抢先一步的风险的!

  更何况,我们如若不能迅速地攀上“文明研究”、“中华文明学”的台阶与高峰,不能对中华文明与整个东方文明、直至非西方文明的“合之道文明”做出一种符合实际与以理服人的解释来 ,我们也会在未来谁能代表东方、谁是人类未来“新文明”之希望所在上,陷入一种群雄四起、纷乱争执的被动局面中去。固然,大道在中华、中华之道道统体系不是谁想有就能有的。可毕 竟,领先一步成就“文明研究”、“中华文明学”体系,其在开创性与先入之见上,还是能够形成软实力与话语权的强大优势的。

  七、关于“中国哲学”。

  除了同样不能拘泥于中国国家的国界之内,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有自己的“道”、有很好达成了知行合一的一体“道统”。为什么非得要是“哲学”呢?“道”,更高、更妙、更坚实、更可 行于“哲学”;“道”,成就了“哲学”所不能成就者。------这个问题,此处不展开来谈。以后会有专文来作以论述。

  总的来看,列举以上各例,是想告诉大家,必须要从“国家系”、“国”字系列抽身出来,构建一种前所未有的“文明系”与“中华文明系”之新时期的新学问系统。

  昔日,靠着关于近现代主权民族国家的问题,西方学术一举取得了主导世界的话语、尤其是影响和改变了世界的格局与走向;今后,中华新学(超越昔日中西之学者),要想伴随着中国腾飞 与东方-中华文明圈的再度兴旺发达而畅行世界,便需要在另一块尚未得到开发的“文明”沃土上好好发掘、构建一番。唯有此,中华之学,才能超越西方、引领世界。----这不是什么“国学 ”、“中国学”、“中国问题研究”、“中华文化”等等所能看得见、办得到的!

  仅以此走马挂一之言论,提请今人加以重视。即便不能有所反思、醒悟,单是开阔一些思路也好。更多的论述,只能留待以后再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复朱正阳先生:
         最重要的是看落脚到国家、抑或文明之上。仅以国家看自己,其实是会肢解、宰割我们这个天下之核心的中华文明的!
    2014/11/18 20:17:32
  • “以中华文明的视角看这一切,不仅超越了国界,超越了文化所根本具有的特殊性、不可复制性,更使我们能够排除民粹主义的羁绊,直接在谁能够为人类、尤其是为未来人类的新文明做出 更大贡献的层面上,与全人类一切最高端的文明进行对话”
    是的。
    2014/11/17 9:47:53
  • “所以,不可只是一味地撰写与讲授中国这个国家的历史、传统,我们还必须以自身对整个中华文明、甚至合之道所有文明的担当,去重写、阐释一种不同于西方的中华文明史、中华文明的大 系、中华文明圈的发生发展史”
    很对。
    2014/11/17 9:46:3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