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中华之道、“大一统圆环”与新文明的阐述
2014-10-09
字号:
提出“中华之道”,便需要给出定义与定位(西方学术重视概念的语义定义,中华学问则更重结合实际的定位与把握)。但比这更重要的,是要做一种内涵、质性的梳理与框定。这就如同我 们说一棵大树,既应给出这株大树的一个总体概念,更需要给出这棵大树的构成、特性、机理、甚至生长环境等系统全面的信息来。

  我在论述“中华之道”时,多将其归总定义、定位为中华文明和中国人世世代代所依循的一整套道合与道统系统。也就是说,既是文明或文明体所依循的一整套理论与实践体系,又是中国世 世代代大多数人所依循的认知与践行之道。

  概念及其概念的定义与定位,都只是开始,而非最终的建构,更不是我们阐释的“中华之道”全部。所以,我给出了“中华之道”的基本定位和概念释义后,便会更多地去做这样那样一系列的 内涵、质性之阐释的。

  在论述其建构系统、尤其是内在的结构和机理时,我所有的阐释工作,主要会依托三个大的环状模型。

  其一,便是之前做过一番论述的、较为偏重总体构建层面的那个“大一统圆环”模型;

  其二,会是抓住“中华之道”体系之核心,依序推演开来、并最终勾勒出的一个“核心机理大圆环”;

  其三,将是对“中华之道”及其道理体系构成全面坚实支撑的、一套能够自圆其说的分合分辨理论体系,这可视作是一个“理论体系大圆环”。

  第一个,最具代表性的是“大一统”建构,故可称作“大一统圆环”;第二个,最基础的是自然观,故可称作“自然大圆环”;第三个,最具一切问题解释力的是分辨理论,故可称作“分辨大圆环 ”。后两个大圆环的组合阐释与揭示,将会是我网上博客的主体部分。当然,有可能的话,我还会再论述诸如“中西方分合大圆环”等。

  总之,让我总是欲做“圆环构”的原因,七分是出于其最能贴合实际,二分是出于其恰好回环往复、暗合圆满,剩下一分才是个人所特有的钟情与偏爱。

  从我写博三年走过的路来看,可以说,至今为止,只是将第一个中华之道的文明或天下文明“大一统圆环”抛了出来,尚未能够做出更多更全面的论述和讲解;而第二、第三个“大圆环”,几 乎还都未有涉及,更不要说全面展开论述和讲解了。所以,每每有朋友问及或网友质问,总是觉得难以三言两语说个清楚。

  对此,我想,一方面,是要求自己加快些进度,或有机会全面系统地讲给大家听;另一方面呢,恐怕也需要大家与我一样,保持一份坚韧的执着和长久的耐心,等待其一步步地去除各种各样的遮 蔽、逐渐与分层分段地展露真面目。这是一件急不得的事。我写出来、讲解清楚,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大家来关注、慢慢思考理解与最后接受,还得要一定的时间、甚至论辩与反复。这样说吧 ,我们为企业写一份全面的总结报告,尚需要一些不短的时日;我们为一个跨越千年、复杂曲折、偏见丛生、遭受贬损的伟大文明总结与正名,怎么可能是件三言两语、一蹴而就的容易事呢?

  在之前论述文明与中华文明问题时,我抛出了第一个关于“文明”、关于天下中央核心文明的“大一统圆环”。这会儿,在提出和初步阐释“新文明”、“中华新文明”与“全人类新文明 ”时,便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新文明”、“中华新文明”、“全人类新文明”与中华文明早前所创造出的文明“大一统圆环”,是怎么样一个关系?她们各自之间又将如何关联 和对接起来呢?

  对这样的问题,我只能先作些简单的讲解。因为最终的全面起底和根本明晰,那同样也是要等到一整套的中华之道及其道理体系阐释明白之后的。

  我先讲这么几点:

  第一,中华文明,昔日靠着一定的自觉和与生俱来的综合老道之格局理性,开创了这种文明层面上的“大一统圆环”模型或建构体系。就恢弘一统、缜密构思、传承千秋万代和影响上上下下 社会各层级而言,可以说,她是全人类迄今为止独一无二的、第一个实现了思想理论与实践作为相统一的非学说“道统大体系”。仅从这一点看,其所具有的价值与意义,便是卓世非凡的、无与 伦比的,便会对今后不断走向全球化之全人类具有根本的示范与指导作用。

  第二,古中华文明,或者更准确地讲,是古代中国人和自己曾经建立起的那个文明化“中华圈天下”,特别是那个由天下文明(主要是天下人世文明)推导而来的中央核心文明“大一统圆环”, 虽然,在近现代之前的世界,是最“大一统”和最高超的理论实践系统构建,却毕竟是有着巨大局限的,甚至是因执着于“大合”取向而缺失、偏废了“多分”一方的。

  这种缺失与偏废,最主要的有两点:其一,由于她在总体上是自上而下做体系、促统合的。也就决定了她较少充分考虑到、没有真正激发出个体及建立在个体内心基础上的独立私己之主动和 繁复多分之追求来。其二,她在整体结构上,比较精细和饱满地发育出了文明(主要是文明体及其上层构建)、国家(中央集权)、社会(士之组系的栖息生存地)、家族家庭(家社会)、社会性个人( 甚至包括东方特色的“佛祖在我心”、转世轮回信仰)之“大一统”-----也就是更具社会性的一面,却在自身的反面,也就是在个体、特别是个性化的内心欲念追求如何一步步地走向最高天下 文明、一统文明的一大段上,极其粗略地、漫不经心地来了一种社会化个体与文明的直接对接。

  这虽说,也是可以关联起来、且通过“道德指引”建立起一定的对接来的(于每个个体,内修君圣之道德、外铸社会之文明,便可令个人修养与文明体的总目标相统一)。但,这种过于简单潦 草的直接对接(详细说明在以后另文中再论),不仅使得自己忽视和丧失了近现代西式文明“分之道”路径发展的机会与可能,也使我们早前的文明,忽略、甚至践踏了个体人的个性与多元化欲念 及取向。表现在体系建构上,便直接导致了在其比较文明化、国家化、社会化、群体化、共同化的做得比较好、比较到位;而在自身不注重、不擅长的另一面上,在由个性、个性、细碎、具体到 大合、道合的自下而上之逆向生发上,先天发育不良,存在着明显的薄弱和不足。也就是说,由自上而下构建“大合”或“大一统”体系的取向来看,她在在总体上是实现了贯通闭合、甚至近乎 完满的;可从自下而上、由分到统、甚至我们一直秉持的“两面观”、“圆环正反回路”来看,却又呈现出一面精耕细作一面草草带过、一面粗大壮实一面细小微弱、一面发育良好一面营养不 良的畸形样貌。这个问题,既要历史地、不苛求古人地看,也要为了今后的发展而实事求是地指出来。甚至还可以这样认为:正是因为古人构建的“文明大一统圆环”尚有缺陷不足、尚有不够缜 密精优的环节,才使我们今后重新接续发展、完善新中华文明和新人类文明“大一统”体系,能有空隙与留白,能有路向与空间。

  第三,承认不足,找到问题所在,只说明这个“大一统圆环”还有薄弱环节、还有需要改进和升华的地方,却并不能抵消其在体系构建、尤其是在一种超越和高于主权国家的文明开度上所做 的“大一统”整套体系的价值和意义。简言之,以今日和未来眼光看有缺陷、不完满的“大一统圆环”,并不代表着其在当时和过去中华大地上是一个伟大的体系与成就!

  而且,未来人类,要想做更大、更圆满、更能统合所有分合道的“更加大一统”的大体系,毕竟立足于有基础、有雏形、有缺憾的系统架构的“大一统圆环”,要比依托于从来没有形成过统一 体系的西方,从“无”中生出“有”来,要容易得多吧!更何况,从“文明”与“天下文明”的平台,到“人类新文明”或地球人未来一统的“新文明”,那就如同从一个楼顶搭块“板子”移步到 另一个楼顶那么容易,而寄望于“分之道”的西方,则相当于要先拆掉一大片、再从准备砖石水泥开始、最终盖起一座比肩相连的新高楼来。哪个更容易、更可行,其实是一目了然的事。

  第四,看到必须用西方近现代文明的思路、成果补足和强化昔日中华文明“大一统圆环”的一些环节或部分,这固然很重要;但却并非是眼下得倾全力去解决的当务之急,甚至可以说其只是 未来相当遥远阶段需要着力去解决的最后问题。这期间,有一个人类新文明和中华新文明的不同层面及前后阶段之问题在。

  我们,就像毛主席所言,是要为人类做出更大贡献的。而且这种未来更大的贡献,在我看来,主要的就是,要为全人类新文明创造性地贡献出一套更加全面圆满的“大一统圆环”!可是,就像人 首先需要生存,只有能够活下来才能谈生活、才能更好地做自己与为别人一样,中华民族与现在的新中国,如果近期不能首先复兴自己的天下核心文明理念和中华文明,如果不能重新找回和踏上 自己之前已经开创出的中华之道,如果无法在文明的开度上重建新的、更多基于文明与社会的文明“大一统圆环”--------也就是说,连自己原来拥有的尚不能深刻领悟、找得回来,反而超越历 史阶段径直地要去补上“更加西化”的课,这不仅不符合常理、常识,也是会被国家社会现实碰个头破血流的。

  所以,经过综合分析,我才提出,“中华新文明”与“人类新文明”,要分成“两步走”。最先的一步是,复兴中华文明及其文明之道;第二步,才是在统构“全人类新文明”框架的前提下,去 将中华文明与中华之道的话语和成就全面地扩充、推广开来。表示在“全人类新文明”之“大一统圆环”上,便是:先复兴重建自己原先最擅长的“自上而下”之“大合”半边,然后在进入第二 阶段后,再补足、拓展自己原先最为薄弱、欠缺的另半边(就是由个性多分到文明之大合一统取向上的种种)。

  第五,先复兴中华文明“自上而下”的“大合”构建,再补足、拓展面向全人类的人类新文明之“大一统圆环”,这种先后阶段或大的台阶步骤,是由中国自身的发展及整个当今世界的大环 境所决定的。它不仅仅是我自己或别的什么人想如此便会如此这般的事。

  关于这点,观察的层面、视角很多,可总结出的原因、理由也很多。这里,我只想谈十分关键、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基本格局的两点。这两点,一个是在国内最具主导性和决定力的党与国家,一 个是在当今世界仍占据主导、甚至霸权地位的美国与西方。

  就今日和今后的中国来说,党和国家无疑是最具主导性、决定力的力量。这种新时代政党化了的强大力量,甚至比昔日中华文明时代的中央集权更加地强势、强力和强大。面对西方的围堵 、施压,可想而知,其继续跟着西方屁股后面遛的可能性与空间,将极其地有限了-----尤其是当自己越来越被“老大”视作唯一对自己构成威胁的“替代者”之后。对此,很多人都看到了。这里 ,我想从另一个角度谈一谈。一个极具中央集权传统的、发展出了更强有力统治系统的统治党与国家机器,恰又处在一个刚刚武装夺取政权、建立专政国家的权力未经分解消减之初期阶段,这个 时期的党和国家,其所具有的能力和能量,遍观中国上下左右,是没有对手的。中共和治国者们,唯一最需要顾忌和担心的,就是民心、民意和民声。这在信息分享传播越来越快捷广泛的当今社会 ,更显得极其地突出与关键。现如今,跟着西方跑的与对现实社会不满的,都必然地会将党和政府关注的视线,最终拉到自身社会的建设上来。更何况,这么大的力量,不要说广大民众担心其放出 来祸害社会,就是睿智与有长远眼光的最高统治者自己,也会考虑到如何将其更好地管束住。这个问题,在当前运动式反腐取得巨大进展之后,在需要更多地以制度体制管束权力的今后,必然是要 好好斟酌一番的。

  人们目前大都寄望于法律。殊不知,法律,在根本不同的中华大地上,从来就是狮子吃饱了不动时的摆设,就是单薄纤细、不堪一击的茅草绳!只要它想伸展身躯、想跑出去撒撒野,法律的笼 子,对党和国家权力全然不起作用。所以,不信走着瞧,最终,会有睿智的统治者重新捡起“文明之道”这个法宝来的。而无论构建文明,还是为文明的合之道夯实基础,我们都需要从致力于社会 建设开始。说得着更直白点,党和国家的强大而难以管束的高度集权、充沛力量,就像高悬于整个中国头上的“堰塞湖”,能拢得住、用得好时,她是可以润泽农田、造福于民众的;但控制不好、 被其破堤而出了,那也是会弄出大乱子来的。最好的办法,古人早已给出了:宜疏、不宜堵。而疏,则一定是要有蓄水的渠道和场地的。你只要将其引导、放到一个足够大的盆地、“场子”里去, 各种阶梯、取向,各式各样样的坑洼、草木等,都会让其分流或变为“平流”,滋润、浇灌土地的。社会,便是这个大“盆地”、大“场子”。这大水入得社会,便如野战军从平原到了城市一般, 必然要在城市的街巷楼宇间改变方式方法和消减冲击力、破坏力,顺应社会架构秩序与遵守社会洽合原则的。所以,国家之道,一定要有文明之道与社会之道的导引和辖制。强大的中央集权,只 有在中华新文明、人类新文明的“大一统”架构内才能更好地得到驯服、为民所用。

  从今后一个时期的世界格局来看,一霸多极是常态,中国受美国西方的围堵、挤兑、打压、侵蚀等,只要在我们尚不能成为“老大”、只要在西方体系和话语仍占据统治地位之际,便难有大 的改变。怎么办?不能硬着来,且也不符合现实中国的最大利益和和谐目标。那就只能拼软实力、拼思想文化、尤其是拼新路径和新文明体系了。甚至,就目前所见,几乎只有“新文明”、中华 的“新文明”和人类的“新文明”(后者会带来更大对抗性的,故也不宜过早提出和实施),才是不同于大国崛起必有争权大战之惯常模式的。是故,可以说,先复兴道统、建设社会、开创中华“ 新文明”,这才是国内国际大势的一致要求,这才是今后一段时间内中国的正道与大道。

  第六,由个体、个性、多分为出发端的,逐渐整合入文明“大一统圆环”的另半边,则应该在取得了文明、国家、社会、家庭、个人的自上而下之统构与实践后,再转场做更加深入持久的探 索、细化、夯实。或者更准确地讲,在主要致力于“中华新文明”的复兴重构第一阶段,我们要在文明、国家、社会、家庭、个人(主要是社会化或社群性的个体方面)的一面,动用党和国家及各 方力量,做一种自上而下的建构、推动、实践,而对另一个自下而上的、由个体个性化一端出发的半边呢,则先采取一种任其自发生长、逐渐探索总结的“无为”态度----其实,在这种态度下,这 方面由于有着与西方接轨的牵引,也是会不同程度地得到发展的。

  从总体上看,由于我们未被毁灭殆尽的文明根基以及中华文明大合之道的积淀传承,与今日追随西方所造成的精神文化及其道理体系、整个话语丢失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反差。相比而言,当 今、尤其是今后中国的不平衡,不只是、或更多的并非是三十年前与三十年后的不平衡,而是整个中华文明、中华文明之道体系与西方物化文明、西方主导下世界体系间的不平衡。所以,纠偏、 守正,必须先由矫正这百年向西的“狼孩”轨道与生涯开始。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也就是说,两千年前的源泉、根脉找准了,就会发现,这中华文明背后的那个中华之道,根本不是属于过去的,而是从过去走来、今天虽潜流于当下乱象下却仍奔流不息向前的“那一个”。
         她是一脉相承的一体“活“体系、一套”活“建构!-----就像”道“之本身一样。
    2014/10/9 22:23:33
  • 回复lcl555888:
        中华之道,要想讲个清楚明白,一定是要有分、分类、区分的。不过,遵循其自身的性状规律,大多估计不是您以西方分类法所列举的那种分。如政治的、文化的等等。到后面我对中华之道的基核与机理进行系统论述时,我会有自己一套符合中国人认知习惯和规则的“分”的。
    2014/10/9 22:12:11
  • -----我们今天最大问题,可能在于:因为西方没有一整套一统天下、能管千秋万代的“大一统”知行体系,所以,我们太多的人想都不敢想中华文明和中国人自己其实是这样的。
        -----这,是中华之道被久久埋没的一个相当重要之原因。
    2014/10/9 22:07:08
  • 所以,对古代文明传统,准确地讲,不是吸取营养,而是正本清源、理出轮廓脉络和发现其背后所依循的道统来。如此一来,不仅可以将前生系统地提领起来,还可以以来知往!
    2014/10/9 22:03:05
  • 黄松明:
    在21世纪讲“中华之道”,如果只是从二千年前的思想寻找思想泉源,是连自己的人民都无法说服来参与中华新文明的建设,对外国人如果只讲儒家经典如何能够解决未来人类面临的问题,那是没有吸引力和战斗力。
    -------此话看起来很有道理。甚至,我也曾经认为是这样的。不过,自从发现了中华之道的真谛以后-----不仅仅是儒学啊-------我就不这样看了。
         现在我明白了。其实,中华之道的这个“道”,一直就是延续和发展着的。所以,其既是过去、也是现在的、还是未来。
         说一个最基本的道理,中华文明为何能够成为全世界唯一一个没有中断、覆灭的文明?最直接的解释就是:有自己始终如一坚持的一套东西。这套东西,其实就是中华之道!看到中华之道的前世今生,便能指导未来。
    2014/10/9 21:59:24
  • -------今天,我等也学西人啰里啰嗦地,那是因为:这百年已西化的中国人,把那原先清清楚楚、一统天下的“龙”,给弄得连自己的后辈都看不清了。
          是故,我们再不能像古人那样直接下笔“点”“睛”了,我们得啰里啰嗦地、长篇短论地做重新发现和普及工作了。
    2014/10/9 21:39:56
  • “中国有好东西没有呢?真有,但因为缺乏大理论家的宏观总结概述抽象地做到“化繁为简”,所以其应用性和操作性就差很多。 ”
         ------一“画龙点睛”式的,因为前面已有了龙,所以,接下来只需要“点睛”便可。西方,因为早前没有勾画出个“龙”的大体摸样来,所以,只能一切从头来做人工的体系建设了。
    2014/10/9 21:34:28
  • “哲学与道统、理论体系”这样的称呼,其说的都是一个东西。为什么要分那么清呢?也就是个习惯和约定俗成罢了。
    -------这,可是大处的大不相同啊。在这上面“差之毫厘”,那一定会“谬以之千里”滴!
          体系的认定与称呼,代表了不同的性质和路向。这调,定不准,以他者的观念、思维、模式、路向来解剖我中华,只会使其不人不鬼、面目全非、削足适履、支离破碎!
    2014/10/9 21:25:52
  • 17楼lcl555888:
    比如:“民主”这个价值观念,连他妈的定义都拿不出来,哪个老百姓也不知道其是个什么玩意,你让人们怎么遵循和发扬民主?
    象这类的重大理论问题,都是要从根本上解决的。才能让老百姓知道和了解这些价值观念都是怎么回事,才能遵循和操作运用。
    你就说吧,中国的哪个人能把这些理论问题说清楚。而草根网上的一些2货就知道整天“之乎者也”地引经据典抄古书,那有什么屁用呢?
    =======
    呵呵,说得很有道理!
    中国的佛、道、儒怎样能象西方知识体系一样,从简到难去教化普通大众,能从原来的由“迷信”引导、悟道模式中走出来,变成常规的教育、教化模式。
    这是中华文明的传承改革。
    2014/10/9 20:51:29
  • 续:



    所以,才要建立一个都是正能量的“大中小道相结合”道之体系,让各类组织体和其成员各得其所。现在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就比以前进步多了,能整出三个层面的价值观念了,但其的操作性还是很弱的。基本上就是流于口号和形式而已。

    比如:“民主”这个价值观念,连他妈的定义都拿不出来,哪个老百姓也不知道其是个什么玩意,你让人们怎么遵循和发扬民主?

    象这类的重大理论问题,都是要从根本上解决的。才能让老百姓知道和了解这些价值观念都是怎么回事,才能遵循和操作运用。

    你就说吧,中国的哪个人能把这些理论问题说清楚。而草根网上的一些2货就知道整天“之乎者也”地引经据典抄古书,那有什么屁用呢?
    2014/10/9 20:19:22

  • 所谓的“中华之道”,是不能泛泛而谈的。必须要进行具体的分类的。

    一是什么是普适性的对“自然、社会和人类思维”活动都有解释和解决问题能力的“基本哲学原理”,或是叫“中华大道”?

    二是分领域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文化之各层次的道德等的“中道”具体内容是什么?

    三是各层级组织体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特色“小道”内容是什么?

    诸如此类,都是要有着落的。作者整天泛泛而谈,针对什么领域?针对什么组织体和其成员等,全都说不清楚,你让谁去信你这个。

    即古代和当代都有这样的缺陷和空档,即把一种很普适的大道理让所有人和所有组织体全都遵循,而因为没有操作性而出现真空。即毛时代搞一元化是不切合实际的。但象现在搞多元化过头了,也是使人们变得无所适从了。

    2014/10/9 20:11:35
  • 在21世纪讲“中华之道”,如果只是从二千年前的思想寻找思想泉源,是连自己的人民都无法说服来参与中华新文明的建设,对外国人如果只讲儒家经典如何能够解决未来人类面临的问题,那是没有吸引力和战斗力。
    我讲的战斗力,不是要去奴役别的民族,而是中国根据自己的文化传统发展新的思想,去影响别的民族。
    只有我们有能力影响别的民族,而不是像现在那样,一方面崇拜西方文化,另一方面又毫无目的搬出二千多年前中华古典思想,那是很难结合成一股复兴中华文明的思想力量。
    2014/10/9 18:41:2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