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颠覆与正名:须全面革除“腐败”之称谓提法
2012-09-30
字号:

  既然,在中国人的汉语词义里,“腐败”一词理应包含着最根本的“因腐致败”之意;既然,以这种误导人的“腐败”概念和提法硬套在当今青年中国的头上,怎么看都是一种不实之词、无异于栽赃冤案,那么,日益自觉、自醒、自信起来的我们,怎么就不能、就不敢发出中华理性的声音来,把“腐败”的称谓与提法,连同显然有失公允的西方腐败理论,坚决地废除、抛弃掉呢?

  应该看到,比之因大变、大乱招致的“腐患”泛滥,比之因原文明体制坍塌和现西式体制跟进迟缓所造成的“腐祸”四溢,今天西方世界与生俱来的、渗透在骨子里的、已被体系制度化的、几乎没有任何力量足以救治的私欲恣意偏妄、“资权”盘踞操弄,才是属于恶性绝症的“真腐败”,才是必将导致其整个文明与体制轰然倒塌的“致败”之极腐大腐!

  我们不能让自己身边“腐患”泛滥的浮云遮住了望眼,我们不能被西方体系制度化了的纵资偏私带到死胡同里去!我们必须站在超越西方腐败理论的高巅之上,为中国和人类创造一套更全面、更系统、更客观、更符合综合理性标准的新腐患理论来。中国人,只有从最高端的思想理论上雄起,才能最终抬起自己高贵的头颅来!当今中国社会,必须尽快自觉、自醒、自信起来,让西方认知理念与体系下的一切不实之词、莫须有罪名,统统地都见鬼去!中国人,要做中国话语的主人;中国人,必须为自己的伟大文明鼓而呼。中华之国,不应、也不会在四九年之前饱受身躯上的宰割凌辱之后,再在整个二十一世纪屈受着西方精神思想的禁锢奴役了。

  处于百年“西学东渐”和三十年追随开放大潮汇流格局下的当今中国,我们要想昂起头来、自主做人,挺立起中华文明的思想与声音来,就需将双脚坚定地踩在本我之中华理性的大地上,并勇敢迎上前去,搏击那一道道西方主导下的、奔涌狂泻的偏失与侮谬之洪流。全面清算“腐败”之称谓与提法,只是本人今后《颠覆与正名》系列博文的起首第一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瞄准西方思维与理论强加给我们的一个个不实之词,朝着许多大家耳熟能详的、甚至众口一词的一座座重要概念提法之堡垒,猛烈地接连开炮,定要轰出不少的松动与裂缝来,既为未来中华理性、中华之道一整套体系的横空出世清障开道,也为中国人回归真自己、中华文明迎接新时代的伟大复兴,拓展与聚合起更大、更多的能量来。希望有志于此者,一起加入进来,蜂拥而上,四面出击,众人拾柴,火烧连营。让中华理性的星火,早日成八方燎原之势;让中华复兴的洪流,迸发出摧枯拉朽、创造新世界的巨大能量来!

  我之所以主张,必须全面清理革除针对我国的“腐败”称谓与提法,除了早前从基本词义上、良性恶性性质上、文明起伏周期上、体系制度演进上、魔高还是道高的关系上等方面,讲过的许多理由外,最根本的,就是一句话:将“腐败”一词,硬套在构建前期通常都会集中爆发“腐患”的青年中国头上,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错误、历史的冤案!既然是错误、冤案,一旦意识到,那肯定就得尽快重新审理、拨乱反正吧。所以,我要为当今的中国不是“腐败”,呐喊着正名!我想让大家张口闭口的这“腐败”、那“腐败”,统统地都被更加理性、更加贴切、更加丰富的“腐患”、“腐祸”、贪腐、腐化、腐坏等词汇所取代。为了还当今中国以应有的公道,我要大声地呐喊:让西方的“腐败”定义及其一整套站不住脚的理论,统统见鬼去吧!让全世界都通行无阻的“腐败”一词,在今后中国的所有正式场合与总体称谓上,彻底地销声匿迹掉吧!

  仅仅是属于可治愈之腐患、甚至腐祸的,却被冠之以会导致整个系统溃败的“腐败”罪名;仅仅属于一些官员个人的私贪腐堕行为,却被无限上纲成了整个政府、国家、社会的绝症缠身;仅仅因为不同于西方的集权文明性状,而成了西式腐败理论万箭齐发的唯一靶子,现如今的中国,是不是很冤枉?是不是无形中被大家集体地栽赃陷害了呢?我觉得,实际上就是这样的。

  如果一个糊里糊涂的老公公,将自己长了一两颗良性瘤子的儿媳,说成是癌症患者,并不住地反复追问人家癌变在什么部位、扩散了没有,一家人肯定都会赶忙上前去、及时地阻止他吧?甚至还会纷纷投去白眼,大加呵斥指责一番吧?可同样的事,放在当今中国的身上,我们太多的人,却浑然不知、无动于衷、听之任之着。最不该的,是那些享有着公众话语权的、最该替病者撑腰说话的学术理论界与当政者们,除了低头自认、大气不吭、唉声叹气外,竟然不敢去正视、去面对、去辩驳!此现象的长期存在,足以反映出,当今中国的思想理论中枢,已经被“西化”麻痹毒害到了何种可怕的地步!自背黑锅、自戴“脏屎盆子”,却还浑然不知、不敢吭声、甚至得意洋洋,可悲可悲也。更有极其过分之人,对着要摘下他头顶“脏屎盆子”的好心人,还反而吹胡子瞪眼、拔出势不两立的刀剑来!这,才是最最可怕的和最最可悲的。

  好了,如何转变观念、克服顶礼膜拜心理的事,还是交给客观现实去吧。客观现实,总是会最终教育大家的。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捋捋思路,着手来为具体的清理工作出谋划策。这里,仅以自己之所见,提出以下几个方面的清理路径,以供参考:

  第一,要以中华理性为依托,发展出中国人自己更全面综

  合的中国思想、中华理论来。具体到关于“腐患”与“腐败”理论的问题上,中国人要遵循中华综合格局理性的“一统化”原则,从一开始就立足于在更高大、更全面、更综合、更系统、更普遍的“腐患”(或“腐化”、“腐祸”等)开度上(而不是抓住一点不计其余的“腐败”开度上),构建一整套有别于西方基于“以权谋私”之狭窄“腐败”概念上,所建立起的全新腐患理论来。以期,既兼容其已有腐败理论的一切成果,又不至于被其引导、拖拽到偏狭的歧路上去。

  “腐败”与腐化、腐烂、腐臭等,作为形容词或动词,本来就不适合于用来表述需要明确界定的一类事物的。以“腐败”统称所有的腐化堕落、腐烂变质过程与现象,本身就是一种以典型、极端代替普遍、一般的不严谨之做法。更何况,“腐败”一词,更多了一种令全系统“因腐致败”的极危含义。以此具有强烈败落之意味、自毁长城之效果的提法,称呼当今显然处于青年上升期的中国,无疑是不恰当的,是自我贬损与作践式的。

  至于“腐患”,本来就是名词,不是形容词。它无法被直接用作对中国国家、社会的总体之形容与判定。我们不能说中国很“腐患”,也不能说“腐患”中国。而只能说“腐患严重的中国”,说中国有很多的“腐患”甚至很严重的“腐祸”。这样一来,从根本上,便限制了“腐败”一词任意联想、无限滥用的可能。更重要的是,一旦使用“腐患”甚或“腐祸”的称谓,便直接将中国之“腐”的问题,框定在了一种综合大格局的局部范围内了,也自然暗含着一种“祸患”与“治道”的较量在其中了。“祸”与“患”,可大、可小;可以是危害整体的、也可以是仅仅伤害局部的;可以是大祸绝症,致整个国家、文明、社会于死地的;也可以是仅祸害一个时段、一些领域、一部分人群的。无疑,“祸”、“患”,比之“腐败”,具有更大的容量、适用性、统称性质;比之“奢享”,又有性质与可接受程度上的显然不同。从此开度上展开思考,必将有利于我们克服先入为主的狭隘偏见,在更广阔全面的平台与视野上构建审视和防反一切腐化腐患问题的整套理论。

  第二,要全面抵制与弃用关于中国属于“腐败”国家、中

  国社会或体制极其腐败的看法和提法。“腐败”与“腐患”,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可它们二者间却是有着本质性的区别的。我们应该坚决地制止任何在总体、整体判断上,将当今中国视为“腐败”的一切提法与说法。如:腐败中国、或中国很腐败等。

  这是中华理性尤为看重的一个原则。我们面对任何的事物、任何的现实情况,都必须先从最根本的性状上、最高大的总体整体上、最完整全面的动态演进过程上,做出一种确切的、稳固的、综合的框定性总判断来。如果,我们在总体上判断她仅仅是一个普通患者,那么,我们便不应给她贴上绝症癌变患者的标签。这其实也同时意味着,即便在普通患者的身上,发现了与癌症患者相近或相同的恶性成分,我们也不能直接就将其等同于癌症患者。因为,一切,不仅仅取决于坏恶细胞的性质与程度,还最终最根本地取决于其整个人体对该部分坏恶细胞的承受、抑制、管控、克服能力及态势。所以,在整个“腐败”理论与“腐败”之名,不适用于当今生机活现之中国的情况下,我们也就必须在一切对总体与整体判断有至关重要影响的重大问题、重要方面、重点领域,坚决地停止使用恶性“腐败”的称谓与提法。这其中的道理相当容易明白。非为恶性“腐败”之国,并未处于自身最危险之“腐败期”的重生上行文明,其核心的国家体制、政党组织、社会现实等,也必然不能够以“腐败”概念冠之称之。这不只是一个措辞与概念的小问题,这是一个在根本性质上是否在颠倒黑白的大问题。

  第三,要在全球范围内伸张“腐败”仅仅是“腐患”的极

  端恶性之表现的主张,要在国际话语中颠覆西方不将私欲偏妄、资权操弄之腐,纳入到整个“腐患”与腐败研究视野内的偏狭错误做法。不仅要在《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中,阐明公权私用、滥用,只是招致腐败的一大主因,而且要努力将防止“资权”私欲的偏妄放纵这另一大主因,也对等地写进去。从而,在现有格局和法制化的制高点上,为彻底摆脱扣在中国头上的不实之词,打下坚实牢固的桩基。我们常讲要争夺国际上的话语权,在这种有着明显理论偏差、存在着严重综合理性欠缺的重大问题上,中国,理应以自己更加综合、全面、系统、客观的理论与理性,表达自己更具世界性广泛说服力的声音。

  第四,要在我国法律、政府文件、正式媒介的提法与称谓

  上,严格斟酌和限制“腐败”一词的使用。道理如前。比如,应将“腐败问题”、“腐败现象”等提法,统一换成“腐患问题”、“腐患”或腐化、腐坏现象等;不再使用“腐败分子”的称谓,而全部改称作贪腐分子、腐化堕落分子、甚至腐坏分子等。对于防止腐败、反腐败等提法,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与需要,进行必要的改换或保留。不过,以严谨的学理原则来看,即便讲预防“腐”之问题,除非在某些需要特别加重强调的场合,我们可以使用“防止腐败”、“预防腐败”的提法外,更多时候,似乎也应以更具适用性的“预防贪腐”、“防止腐患”等说法替代之。

  不要觉得,这是咬文嚼字式的小题大做,称呼什么、冠以哪个名字,根本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这种观点,是大错特错的。古人言:名不正、言不顺。我更要说,只有名正言顺了,我们才能恢复自己固有的中华理性,才能理直气壮地发出中国人自己不同于西方的理性声音来,也才能为中国在当今世界上争夺国际话语权奠定好坚实的理性理论基础。应该看到,矫正、纠正国人乃至整个世界固有的“腐败”问题之定见成见,特别是改变全社会民众对当前中国是“腐患”而非恶性致败之“腐败”的集体认识,对于我们清醒地看待自己,看待中国与现今世界的关系,都是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的。

  至少,我们应该看到,在“腐败”提法与概念上的纠偏,有着十分突出的几点意义:

  一是,有助于将国人从集体性自卑、自损、自贬、自责中,拉回到客观中正的理性认知轨道上来。整天浸泡在全民关注腐败、全社会声讨腐败、每个人都得了“腐败问题强迫症”的氛围里,我们能让自己拥有和保持一种积极进取的心态吗?我们能给自己刚刚发芽的民族自信心以良好的呵护环境吗?说得严重点,自认“腐败”,其实无异于在自毁长城!

  二是,有助于国人认清西方思想、价值、理论,特别是关于腐败之理论的总体偏狭偏失。不管是没看到,还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只要没人胆敢捅破西方编织出的“腐败”学说与说辞,中国社会的大多数人,就只能接受西方一种“腐败”理论、清廉价值、贪腐类型的灌输。我今天虽只是将问题提出来,但至少能让大家对西方之腐败理论与说法,留个心,打个问号;至少会让一些坚持理性思考的人,松动对“腐败说”“一言堂”的盲目信奉。

  三是,有助于执政当局、整个国家和社会,将更多的关注与精力,投放到更具建设性的事业中去。我反对过分地将可治“腐患”视作恶性“腐败”,最主要的,不是我不厌恨贪腐堕落,也不是我不知其有多么严重的危害,而是我认为,在今日中国,比之这些更重要的事还很多,还需要我们将更大的精力放在进一步强身健体从而抵御病患侵袭的良性循环中去。简单地讲就是,与其把关注力、思考力、行动力,天天放在被误认作是“腐败”毒瘤上,还不如将更多的心思,花在如何使自己更健壮、更有飞奔能力、更可以在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中让“腐患”无可奈何自己的正向努力上。我们只有放下一些,才能捡起另一些来;我们只有先走出手术室、摘下“绝症”的帽子,才能敢于和坚定地去做奔跑比赛的种种努力呀!

  四是,这样做,也有利于降低社会投入与正反能量的无谓消耗。此话怎讲呢?一方面,国家政府,部分出于对客观实际的全盘把握,部分是为了提振人心、抵御外侮,不断地投入力量、想方设法地在宣传宣扬着中国这几十年的伟大成就。这种正面的努力,却常常被来自反面的负向作用力所瓦解、抵消。具体在所谓“腐败问题”上,仅仅因为无法摆脱西方腐败理论的桎捁,无法提出自己的全面综合“腐患”理论,无法辨明可治“腐患”与恶性“腐败”、西式腐患腐败与中式腐患腐败的极为不同之性状来,我们无奈地自我冤屈着、栽赃着、污损着,我们被自己、国人和国际上大多数人们咒骂着,抬不起头来、大气不敢吭。一边,在声嘶力竭地大讲特讲当今中国如何如何的好;可另一边,却让“腐败”等冤名罪名,搞得心态负面、凝聚力离散、纷纷离场观望远走他乡。这不是自毁长城,又是什么?

  解此僵局者,其实并不难。只是改一个字这么简单。当然了,这背后,是要有充足的思想理论准备和强势的政府纠偏力之展现的。所以,我们真能改“腐败”提法为“腐患”(或者腐化、腐堕、腐坏、腐祸),当今中国便可以像压在五行山下的孙猴子一般,瞬间从悲惨的境地中摆脱出来,一扫前番被唾骂唱衰的反面角色之氛围与境地。

  五是,只有不被看做必须彻底摘除消灭的恶性肿瘤了,中国才有能客观理性地以“水至清则无鱼”、因地制宜的态度,去面对不同性质、程度、损益度的“腐化”、“腐患”、“腐祸”、腐败“问题。也才能在客观分析自身文明与现实社会的情况下,着手构建既能克服固有传统腐患、又能应对今日西式腐乱的全面综合之一整套体系制度来。

  相关参阅:

  1、本人关于“腐败”与“腐患”问题的多篇文章。见《草根网》wyl.caogen.com;

  2、《腐败概念被误用泛化,不利于健康心态培养》,《人民日报》江柳依,2012.05.28;

  3、《透析腐败概念的四个视角》王传利,《北京科技大

  学(社会科学版)》2004、03期;

  4、《要理性地看待腐败问题》,中国法院网,闻心。等等。

  (后注:若有持相近或类似观点的文章,本人未能涉猎与罗列的,敬请知者赐之。既是为交流学习,更是为同“颠覆正名”事业添柴加油。希望更多的人一起行动起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复[5楼] 评论人: a581206b
    ------所有医生都知道“治病救人”,是自己最基本的值守。自己的母亲(祖国)病了,还没搞清是不是癌症晚期,您就大嘴一张说还不如死掉算了,是不是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2012/10/7 20:20:22
  • 唠叨半天就为了一个词?没吃药就上网吧?
    2012/10/3 13:06:13
  • 生物的腐败,是新陈代谢的重要一环;社会的腐败应该也是如此!对腐败修修补补,化疗或割除,维持的始终是一个病态的躯壳,到不如让它快点腐败,迅速死去,去迎接新的生命体,腐败是必然的,也是治不好的,还不如放任其发展,走向灭亡!这样说比你那些容易让人接受!
    2012/10/1 1:04:21
  • 不如让RM日报把“腐败”一词删除,从此中国就铲除腐败现象了。掩耳盗铃的游戏罢了
    2012/10/1 0:42:21
  • 迂腐的文人外加党奴。
    2012/9/30 15:13:59
  • 换汤不换药,掩耳盗铃的文字游戏。
    2012/9/30 9:09:13
  • 恩,不错,那贪官也要改,否则不是破坏了我们伟大领导们的光辉形象么,统一改成违规官员好了,什么贪污腐败,不过是违规,小事一桩,就一群刁民在那瞎折腾。王老头为了D国的事业,劳心劳力,缴尽脑汁头发都白了,要好好奖励,继续努力,我看好你。
    2012/9/30 8:35: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