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2012-01-30
字号:

  德高望重的季羡林、任继愈等学界前辈,在他们的生命弥留之际,几乎不约而同地都锁定了关于中国为何没有出思想家的类似问题,且竟然都出奇一致地自称算不上大哲学家、大思想家。不要以为季老和任老,这样说都是出于自谦。这其中,当然有自谦的成分,可又绝非全是自谦。

  比如,任先生说自己顶大能算得上个哲学史学家。客观地看,再给他老先生加上一个“大”字,称作中国哲学史的“大家”、甚至“大师”,恐怕大家也不会有多大的异议吧?可见,在是不是“大家”、“大师”这点上,在做得够大还是做得不够大的问题上,任老自己的自谦是占了很大的成分的。然而,任老坚称自己算不上一个哲学家,季先生也一再讲自己不能算是中国的思想家,这种明确的切分与坚定的态度,在我看来,可就不是什么自谦不自谦的问题了,甚至与任何的自谦、自我评价一点关系也没有。相反,它仅仅只与事实有关,与先生们不容混淆问题的理性素养有关。

  学术上的大家、大师或者普通研究者、学匠,这是一种基于本人成就的主观评价、社会评价。可在到底是哲学史学家、思想史、文化史学家还是哲学家、思想家这样的问题上,虽然仅仅是一两个字的差异,其深刻反映的,却是两种不同基本事实、两套不同构建体系、两座不同成就高峰之间那隔山隔水、深不见底之大大长长的鸿沟!一个简单的是事实是,以研究历史、哪怕是哲学史和思想史的取位、视野、态度和方法,却想成就出一个当下时代堪为整个民族、文明之智慧源泉之“最高大脑”的大思想家来,这不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又是什么呢?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任继愈老先生,还曾说过几句引申开来的话,大意是说,哲学家、思想家,不仅仅是研究好哲学思想史就行了。大哲学家、大思想家,那是要能够创新构建起一套自己的体系的。再往后,任老没有展开来谈。但我想,这一基本态度和明确看法,其实,等于已经分明地告诉我们:单凭研究、依循、考据前人、别人的东西,那是注定成不了思想家、特别是站在时代高峰上的大思想家的!中国要想出大的思想家,出中华文明的思想大师,不去面对现实的世界,不去专注于开拓构建新的体系,到头来,从根本上看,做再多的功,也几乎全是无用功!干再多的事,注定都将是与事无补的事!

  这本应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儿。可是,现在的中国,现在的所谓知识分子们,就是将这个最基本、最不难搞明白事,搞得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学术研究者们,不是最爱讲逻辑推理吗?那我们不妨来给大家展现一个简单的推理过程:从我们想得到的结果逆向推导来看,为求中国出大的思想家,我们是不是就应提供或造就一整套能保证出大思想家的体制、机制、系统、群体、氛围等?既然,专注于哲学思想史的学科制学术研究,它们几乎从一开始就都只是冲着研究过去的思想去的,都压根就没有直接为开创构建新的体系而治学,那么,我们还能指望得上它们为中华文明做开创性的思考与构建吗?

  有人会说,我们还有当代思想研究啊?我们只有在研究前人、中西方思想成就的基础上,才可能再进一步地开拓构建自己的体系啊?对于前者,我想说,你们对于当代中国思想、国外思想的研究,那不是原创性的创新构建,而是将当代别人的思想,当成了一个个更为鲜活的小白鼠,同样是放在自己的实验室里、显微镜下在做着解剖!这样,照样出不了以原创精神为核心的大思想家的!

  对于后者,我只想告诉大家一个道理,围绕上级考评构建起来的一系列行为规范和机制,与直接冲着打胜仗去的战时配备与实战演练,能是一回事吗?现在的中国,为研究考据前人、西人的思想理论,给那些为学术而学术的专家、教授、学者们,开设了那么多的大学学科、社科研究机构,撑起了那么多的话语平台,提供了那么多一应俱全的长枪短炮,却唯独对那些直面着中国现实、散落于民间市井、传承着文明学统、带着问题创新求索的真正学问者们,不闻不问、不屑一顾,不提供任何组织机制的保证和人财力的支持。

  中国现如今出不来大思想家的根子,根本不在什么政府管制太严、学术自由不够上。这些更多地都是笨媳妇生不出孩子、全都怪狼叫。思考的自由,是政府的管制、学术的限制所能收敛与捆绑得住的吗?牢狱、脚镣,在昔日无法关住追求真理的赤胆忠心、万丈诗情;这几十年有目共睹的步步宽松,更是早已很难让浮云般的托词,再滋生繁衍出什么新花样来了。

  中国现如今出不了大思想家的根子,也不在什么教育体制不给力、老师们心思不放在教书育人上(当然,有这方面的原因)。原因很简单,大思想不是老师教出来的,不是正规学科像烙大饼一样加工出来的。老子、孔子,不是任何大学靠着某种教材、科班教育,就能培养出来的。特别是在中华文明这块不一般的丰厚大地上,大思想家,一定是在有了充分的时代召唤、良好的环境条件和自身养分汲取后,自然而然生长出来的。

  中国现如今出不了大思想家的根子,甚至也还不在学术人的胸无大志、追名逐利、不为用治学上。这在当今学术界知识人的身上,当然是很突出和很大的一个问题。可是,一种现象或问题的出现,并不仅仅源于、在于其自身。即便是思考研究与中国思想、理论有关的那一大批学者们,也有他们自己的难言之隐。不是他们不想面对现实,不是他们只拘泥于狭窄专科,不是他们只能想到用分析分解的方法,不是他们不知或根本就没有受到中华学问之道的影响,可问题的核心在于,他们中的许多人,所有明知,却不得以作。这才是他们最最苦闷的地方,最最难于启齿的难言之隐。

  中国现如今,没有出、出不来、甚至一时半晌也不大可能出一批先秦诸子般大思想家的根本原因,在我看来,根本上在于,中国在这一百年的光景里,没有了、或者说塌陷了最适合自己的学问体系,丧失了或者被主导的西式知识体系遮蔽了自己最特有的学问之道。简单地说,没有一帮子底蕴深厚的学人,在直面现实上从事堪称大学问的中华学问了,大思想家如何能从沟壑纵横、支离破碎的西式学术丛林中诞生?

  本来,中华文明以往的“大脑”,是比较相对集中的一统中枢。其主要是紧紧围绕着官本位,而聚集、生长和扩散开来的。以科举制为代表的学而优则仕通道,是给昔日中华一统中枢大脑(虽不是分割很清晰的,却是相当健全和贯通的)输送氧分和血液的主管径,是整个中华大一统文明将全社会思想智力资源凝聚整合到一起来的大指挥棒和大炖锅。

  在两千多年的传统文明社会中,我们并不是没有自己的学问体系;我们并不是真的像某些人认为的那样,一切都只是在围着官本位的中央集权转圈圈;我们并不是没有遇到为学问而学问和为应对现实而抖机灵的相互牵扯、角力。只不过,在大一统的中华之道体系下,在综合格局理性的规制下,我们以自己完全不同于西方的方式,做到了系统的、全面的、自然的、高明的一体化统合整合。

  这种体制的最大特点,便是做官与做学问的高度统一模式。西方人将搞学术研究的人,聚集起来,另辟园地,提供保障,任由他们沉浸其中自由徜徉,不管是为国为民,不管是自娱自乐,不管是旁门左道,不管是走火入魔,甚至你构建以推翻资本主义为目的的马克思之类的学说,国家政府也绝不过多干预。这样,当然让广大学术从业者们感到很惬意、很自在、很爽了。可是,这样做却也必然会造成很大的问题,最主要的便是,使得学术研究系统、做学术研究的群体们,注定尽做些不切实际的、无法直面现实的、天马行空式的学说和构建出来。今天这个学说,明天那个概念,走马灯似的,真正能一以贯之、管用千年如老子孔子们的,能将整个民族世世代代普罗民众始终凝聚在一起的,却几乎凤毛麟角、难得一见。

  西方那种分裂、隔绝、自成一体之学术研究体系,在西方相对简单、相对扁平化、相对依赖外制惩恶作用(法制)的不同社会里,还不显得有太多的不合适、不合理。可这种体系、体制、机制,被挪移到完全不是一回事的中国身上来以后,就几乎时时处处都是不适应、不对卯了。

  中华文明社会与西方,不论是从文明站位、天下世界观、自然理性依循、求知行之道而非追求规律上,还是从文明信奉、民族心理、从善设向、社会形态、伦理构成等方方面面,都是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中国人,在过去的日子里,没有将自己的为了文明群体、面对社会现实、带着问题治学的学问,引导到为学术而学术的极端路子上去,但也没有丧失自己成为权谋策略的奴婢使唤。这至少从三点上,可以见得:

  其一,昔日的中华学人们,用自己学问最高成就的道与格局理性,成功地将帝王将相、社会各层,统统地纳入到一种天人一体的超级系统构建里面。这在表面上看来,是怀揣着以学理国、贪图功名、趋炎攀附等各式心思的学人们,低了头才得以进入到中央集权制的体系内的,可在根本上,却由于他们有着中华学问为自己提供的道、道理、道德之尚方宝剑,所以,他们甚至在更多的时候,左右着天意民心,也就左右着君王的知行。他们通过该低头时且低头的俯首群入、贴身为用,使得中华历代皇族一统的中央集权没有走向专制独裁,使得中华文明高度的大一统整合成了高明的各就各位的众合归一体系。此乃中华学人,显学与隐道并举、思学与行用结合、学问为天下所用的典范之作。也是中华学问极其重要和关键的特征与理路之一。

  其二,昔日的中华学人们,本来就没想着要躲进小楼成一体、管他春夏与秋冬。他们之治学,从来就都是面对现实世界、社会、人生的,就都是以天下、文明、社会的稳定发展、人生的健全饱满为指向的。他们不以自我的独立、自由和在小圈子兴风作浪为荣,他们不以自身的知识、见识、思想为自己谋取私利和尊者地位,他们将自己的学问的追求,将自己的优越地位,将自己对文明社会的贡献,建筑在学问探索上的高瞻远瞩和高明通达上。从这点上看,这种官学结合,并没让他们丧失掉自己本来的理想与追求,而是恰好为自己实现这种理想与追求提供了条件和保障。

  其三,昔日的中华学人们,通过促成世界上首创的先进之科举制度,很好地为天下致力于学问、或者说为致力于尊道循理思行知用的文明中坚力量们,打通了走入、影响、改造和规划体制制度的通道,使得中华古文明拥有了世界上最好的文官治理体制,拥有了集思广益、系统整合的国家决策能力,拥有了庞大的儒生型士大夫和饱学之士绅群体,拥有了稳可安邦治国、动则顺天应民的大开大合之王朝更替周期规律。

  现在,可惜的是,自废除科举制后,中华文明的大脑,被砍掉了一半。政府、执政者们,只能单独地面对一切了。在只需要简单应对处理的时期,国家执政者们、特别是经过血雨腥风磨砺过的老一辈领导人们,尚有能力应付得过来。可现在,随着改革开放以后,社会丰满多元起来,不同需求呼声纷杂起来,需要面对的问题系统复杂起来以后,缺失中华学问、中华学问群体、中华学问高远天下关怀和尊道从善机制构建的中国,只能仰天长啸了:安得上天赐人才,使我不致终日只知埋头理还乱!

  当今中国,面对很多问题,之所以常常会按下葫芦起了瓢,之所以不是茫然无措、便是左右为难,说到底全是因为我们没了抬头望天的人了。嫁接、模仿来的西式学术研究,人家才不管你社会稳不稳定、国家民族前途如何、天下苍生长此以往又会怎样。因为人家之学,本来就不是直接为服务社会现实构建起来的。到这个时候,我们重又想起来中华学问的好处了。好在,现在开始意识到,并抓紧重建新构,还为时不晚。只不过,一定得找准核心关键,一定要对路子。

  我们说,现如今的中国,之所以出不来自己的大思想家,最根本、最主要的,是因为我们自己丧失了原有最适合中华文明的中华学问、中华学问之道、中华学问机制与中华学问群体。农民让自己的农田里,一股脑地全都长了牧草,还怎么指望来年会堆起小山一般的粮仓呢?所以,今日中国之出不了大思想家,乃中国还没有出大思想家的土壤、机制和环境也。我们要想让中国出大思想家、成批地涌现大思想家,就不能不先从复兴中华固有的大学问系统入手。中国精神思想的大树,一定是要在自己那块古老、丰厚、营养充沛和自然天成的土地上,扎根长大的。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没有自己的土地,而是我们把自己的土地搞得不再适宜中华精神思想的生长了,不再有中华学问那种丰厚肥沃的“熟土”了。当然,未来中国的大思想家们,虽然根本上必须是立足于中华文明的,却也不能不是属于全人类的。他们在自己的土壤里扎根成长,却也必须面对整个全球化时代的人类,面对中西方乃至人类一切文明的系统整合,面对未来人类更好地生存与发展,面对分合两条主干道上思行知用体系的交汇交融。

  至于中国什么时候才能出大思想家的问题,我的看法是,时候还没到,但也不会太久。说没到,那是因为最能支撑和养育大思想家的中华学问之园地,还荒废尚未复兴;说不会太久,那是因为今天的气候、环境、现实需要以及草根们的努力,已经让我们看到了曙光。

  跳出就事论事的小圈子,从更具历史感的时代层面上看,这件事,也是一种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将要发生和到来的。早前,西方驾着炮舰长驱直入之时,国人能做的和想的最多的,只能是唤醒与救亡。抗日和解放战争时期,也不允许、没条件让大家来从战场上抽身出来,思量思量是不是应该保持和发扬自己的学问、学人们。到了解放后一段时间以及改革开放时期,中国所面临的直接而现实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无论从治国理政者还是学界思考人,大家几乎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和心思,来往更深刻深入的学问、思想上面投。所以,现如今,在需要中国自己思想的时候,在需要最适合自己的学问之道的时候,在需要有直面现实中国实际能开出药方的大思想家的时候,我们感到没有能立马拿得出的。这不是自然、必然的,又是什么呢?

  客观地看,今日的中国,与其说是最期盼出中华大思想家、大学问家的时期,不如说是最需要出中华思想先驱和中华文明斗士的时期。因为在今天,在中华思想还没有归本,在中华学问还没有复兴,在中华复兴还仅仅是一种宏愿,在中国精神思想文化领域还被西方取向、理念、概念、路径、体系、形态、学术权威、整套话语等全盘把持的情况下,中华学问与遵循学问之道的人们,首先要做的,必是夯实自己的立场,去挑战目前这种西学及其体系一统天下的错乱局面。眼下,揭露、批判、针砭、纠偏,比重返、重建、重新回到中华学问的书桌前,更首当其冲,更现实紧迫。

  中国学问系统的复兴重建,有赖于这样一批产生自草根或冲破现有在学术体系的自觉斗士!中华文明的复兴重建,有赖于一轮强大的针砭、揭露、批判、纠偏思想革命运动!也许,未来中国贡献给全人类的大思想们,也将在这批以新时代的思想斗士、中华之道复兴的先行者们中间产生。这是中华复兴重建运动的必须打响的第一枪,这也是中华思想屹立世界的先决第一步。套用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来说,这就叫做:在冲破西式学术统治和矫正全社会对中华文明偏差认识的广阔天地里,草根思想者和一切不愿做西方理论、话语体系奴隶的人们,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你们将是时代的弄潮儿,中国思想界的未来是属于你们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hnyxyzcyc 的几段评论与论述,我是比较同意的。
         清末民初看似最可以有大家出,却未能实现,其不仅因当时思维的惯性,也与太过动荡、无法让人静下心来有关。不过,以时势造英雄的观点看,最根本的还不是这些。而是了解西方和现代世界尚不够,各方面西化的进程与全球化的联动效应,尚不足以使得中国的思想家们,历史性地站位到以中西分合为经纬度的全人类视界上去。
         一句话,这个时代的中国大思想家,一定是要有全人类视野与胸怀的。不是属于全人类的,便一定成不了当今全中华的最大家。
    2013/9/21 8:34:23
  • 大思想家,一定是在有了充分的时代召唤、良好的环境条件和自身养分汲取后,自然而然生长出来的。
    赞同王先生的观点.
    2012/4/12 22:55:00
  • 必须及时召开第一届草根大会;代表人选,主席,大会纲领、方针、指导思想,目标任务
    2012/2/18 9:35:51
  • 回复[60楼] 评论人: 奇正相生
    -------很是正确。咱们草根网如果能发掘一些主题,能充分地讨论起来,那对所有各方都是有好处的。我也向郎站长提过,人手不够是一个瓶颈吧
    2012/2/17 16:27:16
  • 草根网就像井岗山;中华知识体系就是世界理性的管理决策体系.这是草根网的命脉;我就帮草根网;草根网马上能赢利;我来贡献力量;
    2012/2/14 16:48:11
  • 人类一要有高楼大厦挡风避雨,二有知识体系知识大厦)明辩是非;太重要拉;王岩林是有见识者;一融合国际体系;一接轨现实国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2012/2/14 15:51:28
  • ------很欣喜地看到,张弛先生已经主动地在用“中华之道”的这个概念了。起码在这点上,我们是取得了完全的共识的!哈哈。我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我在这种基础概念上的每一个用词,都是经过反复思考和推敲过的,是冲着能让全国大多数人接受和认同去的。谢谢先生,您是除我之外,第一个主动接受和自觉运用这个提法的人。
    2012/2/12 8:56:17
  • 回复[53楼] 评论人: lcl555888“老子孔子是奠基了中华文化的一些基础的思想,但其也是对自然、社会伦常道德等很狭窄方面内容的宏观性的‘浮光掠影’罢了。”
    --------若以直接解答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等方面问题而言,老子、孔子当然是不可能将手伸到千年以后的。请您一定要明白我的前提,我说的是就体系而言的。而且,中华体系与西方形而上体系还是完全不同的。她是先进行奠基和做好基本的主体框架的,是用了许多代人的共同努力和不断增减开拓,才逐渐推衍完善的。其在出大思想家、大规划师的前期,肯定无法做到一劳永逸、事无巨细,却在总体上、整体上完成了一套千年体系的奠基和规划。这是与西方完全不同的。西方一个哲学大家,便可自构起一套体系来。可他们的每一个体系,都是概念性质的,是学术思辨上的,是远离现实的人工构建。他们在自己的概念和话语圈子里可以做到完整完善,却在面对复杂多面的现实世界时,漏洞百出、难以圆满。所以,他们一路走来,群星闪烁,一个体系接一个体系,却恰恰缺乏中华之道超级综合体系的稳定、如一、百变不离其宗和早先便已覆盖一切的统合力。这就好比中国秦代出了一个秦始皇,两千年前的古罗马也出了一个凯撒大帝。可中国的秦始皇与西方的凯撒,能使等同的吗?中国的秦始皇,不仅是一个伟大的皇帝,还是两千年皇族统治和天下一统的始作俑者。这其中的意义,就大不相同了。这种地位,甚至是后来西方最伟大君王如拿破仑等,也无法比拟的。更何况,我们论老子孔子,是以一套千年体系的奠基者和主构架开创者的身份来说的。这在西方,本来就是没有的。所以即便是说集大成者的黑格尔等,也是极为不同的,是不可相提并论的。不是说思想或哲学的成就,而是说两千年一贯体系之开创奠基地位!这也就是虽过了两千多年,我们为何还会每每提起他们二人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了。
    2012/2/1 23:19:51
  • 我不是只认老子孔子,也不是只推崇古人而承认每个时代都有千千万万个思想者、思想家的。但在我眼里,由于中华之道体系两千多年来本来就是一整套的,所以,奠基与框定者、搭建起主体结构的他们二位,享有的地位便是无可替代的了。

    ======

    老子孔子是奠基了中华文化的一些基础的思想,但其也是对自然、社会伦常道德等很狭窄方面内容的宏观性的“浮光掠影”罢了。再深度挖掘、再牵强附会地诠释,又能把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以及西方经济学,听婵释禅先生等那样的可以治国安邦的理论和理论体系挖掘和诠释出来吗?至少当世的金融经济危机的“四大类九个基本类别”的危机表现形式和应对方法你就不可能从孔子老子那几句话里挖掘诠释出来吧。现实是严酷的,当前的吃饭问题是必须要解决的,仅仅谈一些大道理的之乎者也,是不能解决现实中这些吃饭问题和世界危机问题的。

    请问老子孔子那里可有多少经济和政治问题方面的论述。其又能解释和解决多少当代复杂的经济和政治问题呢?而“吃穿住行娱乐安全”等就是人类得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问题。老子孔子可面对这些问题拿出最有效的解决办法了吗?说两句“三人行必有吾师”等的劝导人上进和行善积德、协调社会关系等的道德建设的话,就可以解决世上所有的“吃穿住行娱乐安全”等的复杂经济政治问题吗?

    文明也好,文化也罢,不过都是指导人类行为和实践的思想理念而已。孔子老子等那不成体系,也没有内在逻辑关系,更谈不上理论和理论体系的零散思想火花,给后人的,也只是奠定一点思想启蒙和启发而已,虽然一般人做不出来,并且其也必将永留史册,但其解释解决当世问题的能量毕竟是有限的,对于尔等这种“拉大旗做虎皮”并试图压制其他至用学术思想理论的发展的学术风气是令人感到遗憾的。

    文明者,不过文化之精华、精髓和精神也,文化乃是更大的一个思想理念范畴而已。当然,这文化里是包括许多文化垃圾的。老子孔子的那几句话能做为世界文化大厦的哪个支点呢?是经济?还是政治?是社会?还是军事?是科技?还是管理?其与秦始皇的“郡县制”都没有什么可比性。尊重过去和先贤,并不是为了妄自菲薄今天,而是为了在前人的基础上建立起更强大的文明和文化大厦,并用以指导社会实践,给人类带更美好的生活。孔子老子的框架何在?框架了什么?至少你说的那些是说服不了我的。
    2012/2/1 10:53:56
  • 在学术研讨方面,草根网比乌有之乡更有广度、深度。但一个网站的兴旺主要决定网站管理人员的办网方针。而能吸纳国内各类顶尖学术高手作者,则是网站成功的根本要素。乌有之乡就是因为吸引了大批顶尖高手作者和明确鲜明的办网方针等才成功的,当然,他的网站设计也是一流的。而贵网的页面设计就缺乏让人一览无遗之感觉。当然,最好也能让“网名作者”有发表文章的机会。毕竟这是一个网络世界,有人想出名,有人不想出名,而只是想把道理说一说而已的呀。毕竟以网名发表看法更能表现内心世界,象我对王岩林的那种直言不讳的表扬和批评及建议等,要是真名就会不好意思的。虽然大家都有了面子,但对讨论问题和启发蒙智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学术气氛总应该是这样的真刀真枪的才能推动大家的进步。这是我多年来在乌有之乡暗地里做为一个学术领袖和学术灵魂的体会和经验。乌有之乡网站的改版,就是因为我的苦劝而放弃的。至少应该是起了重要作用的。但他们从不问我是谁?甚至也不给我设置文集之类的东西,只是让我任性来往穿梭。这就让我很满意。

    续:
    不过乌有之乡专一一个主义,至少学术研究方面已步入停滞不前阶段,并也步入论资排辈之俗套。如不换高水平的编审,在学术研究方面将难有更大的发展了。所以我一直在寻找更好的栖息地。通过王岩林这篇文章的指引,才找到这里,觉得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但还了解不深。闲话至此,多有打搅,不好意思。
    2012/2/1 9:58:49
  • [44楼] 评论人: 草根网管理员  查看 草根网管理员评论专辑  
    回复43楼:欢迎“超级评论员”lcl555888来草根网交流。本站的评论系统和博客系统是两套系统。“草根评论员”就是本站的“高级评论员”。如果你希望开博,请将你的个人简介和代表作两篇发到我的邮箱icaogen@126.com,一旦通过本站专家的审核,即可为你开博。

    ========

    贵网的设计挺特别,不过也好,能让一些有点水平的人集中发表想法。但世事纷扰,本人从来不愿泄露自己的个人身份,来徒增烦扰和烦恼,只想就事论事,就理论理,不想加入任何身份的所谓话语权托助力自己。代表作是有许多的,但个人简介恐怕不能提供。如果能够例外开一个博客丰富一下草根网的学术内容也是可以的,如果不行,也就算了。

    感谢来到草根网的两天内编审和网友的关心和关注。虽然草根网的学术追求不错,但毕竟发表文章的限制会对进行更好的学术交流有一定的约束,虽然这种宁缺勿滥的想法是好的。但具有大家风范的人是会讨厌这种论资排辈行为的。毕竟在一定的约定条件下的海纳百川是对网站的建设和发展有利的。
    2012/2/1 9:58:20
  • ------草根思想者们和草根网,在我看来,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要锁定一些影响面极大的根本性问题,集中集体力量突破重围。这既能让我们赢得更大范围和上下层的普遍关注(关注是话语权的基础),又能使得我们草根思想者们在当代中国的思行文明史上,留下浓浓重重的一笔!我们需在这方面,尽快达成一种共识,聚合成一种现实的合力。
    2012/2/1 9:05:3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