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建议中国医疗机构以葫芦替代红十字的LOGO
2020-05-26
字号:

    日前,问学研讨团李智慧老师提出:医疗机构所用的红十字LOGO,乃是来源于十字架,具有强烈的宗教特征。建议提出废除案,以中国传统吉祥的“灵物”葫芦取而代之,引起了大家的热议。现将各位老师的观点记录整理出来,供参考。

    李智慧:十字架,具有强烈的外国宗教特征。现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医疗机构普遍采用的红十字标志,就源自西方宗教的十字架。

    医者仁心。伟大的中医,为啥要用西方的宗教标志(十字架)作为自己的行业标志?

    中国传统文化中,葫芦既是自然果实又是“灵物”。山东大学副教授赵申就提出,葫芦具有八大吉祥意义:

    一、吉礼、吉事中为吉器。由自然物为吉器即吉祥物,正是早期居民的经验与创造,葫芦获得了“文化”属性,开始成为文化载体、文化事象。

    二、五福与宝葫芦。围绕葫芦的生长态势、性能与实用,古人不断将逐步发展的感知、希望、幻想加诸于它。有“壶中仙境”之说。《八仙过海》故事使葫芦跻“暗八仙”即“八宝”,获“宝葫芦”之誉,包罗了“应有尽有”、“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由于葫芦所具封闭、包藏等原生形状与性能,诱发了人类的想像力及神秘感。

    三、福、禄、万、生、升的谐音。福、禄与福禄因谐音用葫芦表示,子孙万代用枝叶繁茂、多果的葫芦藤蔓表示。

    四、合卺,婚礼专用吉语。 合卺是结婚的同义词,吉祥词,专用的庆贺词。首先,它源于前文所述《昏义》等记载。其次,合婚饮酒用葫芦作瓢特定字。

    五、葫芦多种多样造型超越吉祥图谱,是中华吉祥文化历史的积累和重要部分。葫芦或花、果、叶、蔓连绵,或突出果实,在有关图谱中或为主,或为辅。猴子上葫芦意为从此见者一家代代封侯,葫芦金刚、葫芦兄妹是正义与神通的化身。诸多的葫芦图谱,表明了葫芦在中华吉祥文化中的地位和作为吉祥物过去与现在的稳固地位。

    六、葫芦谐音“福禄”。 因它是草本植物,其枝茎称为“蔓”。“蔓”与“万”谐音,“蔓带”与“万代”谐音。“福禄”“万代”即是“福禄寿”齐全,故它是吉祥的象征。葫芦与它的茎叶一起被称为“子孙万代”表意家族人丁兴旺、世世荣昌。

    七、送瓜求子是我国民俗活动的重要事项,《清稗类钞·迷信类·食瓜求子》条记载“中秋夕,徽州有送瓜之俗,凡娶妇而数年不育者,则亲友必有送瓜之举。”

    八、道观及佛庙也多以葫芦宝顶作为镇寺庙之灵宝。民俗研究者认为,吉祥的葫芦满足了人类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中华葫芦文化,是中华吉祥文化的一支,是全人类的财富。

    张国良:@李智慧?中医为中国所独有,应该有自己的标志!西医不好改,但是中医可以先改。有自已的标志,就有了自已的话语权!

    党老师:强烈赞同和支持改掉红十字标志。虽然前路漫漫,但总要有个开头。红新月标志,不也经历一百多年才接受的吗?更何况如果不接受,为什么不能另起炉灶,然后再去平等对接呢?但改名的最大阻力,恐怕还是国内西医界。

    刨根问:查了一下相关资料。这个“红十字”的来历还挺复杂的。“红十字”,作为救护团体红十字会的识别标志,始于1863年10月,采用“白底红十字的臂章体为伤兵救护团体志愿人员的识别标志”。第二年,日内瓦公约明文指出:“红十字”是由瑞士国旗上的“白十字”转变而来的。就此,不少人说它根本没有什么宗教色彩。

    可再往上进一步追溯,瑞士这个国家国旗上的“白十字”,又是怎么来的呢?就是来自基督教了。所以说“红十字”跟宗教无关,不是跟在西方“洗白”做法的屁股后面溜,就是没有认真仔细地去搞个究竟。

    李智慧:1864年的日内瓦公约规定,所有国家都要使用白底红十字保护性标志。可1876-1878年俄土战争爆发后,当时的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就通知国际红十字会,要用红新月(代替红十字)来标明自己的救护车辆,理由是“‘红十字’是对穆斯林士兵的亵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被迫暂时接受了“红新月”标志,战争结束即终止了使用。2007年1月14日,“红新月”标志成为新增的保护性标志。现在,在各国红十字会与红新月国际联合会协会的144个成员中,使用红十字标志的119个,使用红新月标志的有24个。既然,伊斯兰国家因宗教原因可以不用红十字,中国为何不能因为宗教和自身的传统、使用自己的标志呢?

    李智慧:1864年,正值西方强大之时,我们没有话语权。西方国际组织确定红十字的地位,顺便宣扬神的伟大。

    陈老师:现阶段挑起这样的事,会给我们和国际组织间的合作造成较大阻力。这牵扯到国际关系,弄不好会挑起新的退群风波。建议慎重提。以后中国更有实力和有全球话语主导权了,自然水到渠成。

    李智慧:不至于。衰弱的奥斯曼土耳其都不怕,我们怕啥!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所有中医医院、中医医护人员、协会先行修改标志(推荐:金葫芦、红绶带标志)。第二步,中国所有医院、医疗协会、医护人员完全改标志。

    党老师:万事开头难,但总要有个开头,为什么不能从我开始呢?

    王岩林:认同。再难改,也应从现在开始自觉地推自己的标识和标准!维护国际合作,不等于对不平等和伤害自身传统的,也不敢去提出修改案吧。

    老曹:要造舆论,在自己内部的中医领域先用起来,然后适时向国际社会推广。

    王岩林:个人觉得,从咱们民间建言,到这一建言以某种方式上达视听,再到有关方面调研、论证、拿出定案,是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的。再说了,国家最终采纳不采纳、什么时间情况下采纳,那是国家的事。咱们发现问题了,提建言,是咱们该做的事。现在开始做一点儿也不早。

    张国良:赞成!

    王岩林:@李智慧?葫芦文化还可以,再深挖一些。我当年在编一份民俗杂志的时候,就把葫芦作为我们的封面标志。当时查了一些资料,一个是不少地域和民族的原始生殖崇拜。还有一个就是说相当于中国的诺亚方舟,是载着我中华祖先逃离大洪水的救世之物。现在记不全了,将资料收集得尽可能全些。

    李智慧:宝葫芦,首先是果实;其次是医者的佩戴;再次是文化意象极其丰富、充满想象力,是功能和诗意一体的化身,与道家养生完全一致。

    风行九天:这是个金点子,更具扭转乾坤的文化意义。严重支持!

    放心,美国及一根筋的列强们,一定会被中国和世界人民逼出中国标准的。不能因为蝼蛄叫,就不种黄豆哦。资料,俺也可提供些。

    闻双全:余以为:无论世界上什么宗教,各自有自己的信仰和信众区域。至于红十字,其夲意是救死扶伤,而主要则是战场上的严守中立,抢救伤员。其进步性已经得到世界公认。当人们一看到红十字,就自然想到救死扶伤和中立,不介入双方冲突。而药葫芦在中国的传统意义则是悬葫济世,医佑万民。而着重点在和平时期。

    风行九天:嗯,你对宗教的信仰和维护是你个人的追求,应该受到尊重。但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需要从文字图符标识、文化渊源、文明硕果上正本清源和落实到现实的社会生活中来的。尤为重要的是,中华复兴、大道文明的重整再生与两千年来的宗教“圣战”和三百年来的“大国崛起”所走的愚民、殖民、互相残杀的路径,有着根本的区别。这不仅关乎到一个民族的兴亡、一个国家的强大、每个人的精神站立,还决定着未来“人类命运共同体”能否建立,人类文明能否将整个人类从毁灭边缘拉回来的大问题。

    李智慧:人类是符号性动物,这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一个重要标志。如文字、国旗国徽、企业LOGO等。“红十字”从十字教象征而来,历史极为复杂纠葛,这是毫无异议的。然而日久,我中华部分人居然将其认作和平、仁慈的象征,并对十字教产生亲和力,居然忘记其1200年的血腥暴力史。这,就是符号性的神奇之处。

    对符号的敏感性、敏锐性方面,我们远远落后于星月教。

    风行九天:嗯,这是“新文化运动”的副产品,也是与十字教的“枪杆子”和“币袋子”所塑造的“逆向种族主义”有直接关系。要把被颠倒了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实属不易!

    李智慧:由于传统哲学未能与时俱新、特别是当权派儒家的禄蠹化,东西相遇之际,东方国家条件最好的大清国多次遭遇西方的侵凌,不仅是坚船利炮、金融贸易,十字教也扮演了十分重要而可耻的角色。

    大明时登堂入室、疯狂窃取中华传统文明成果;大清时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导火“索亚罗号事件”、曾国藩晚年的职场悲剧“天津教案”、庚子国变缘由等,甚至广西深山西林县的“马神甫事件”等,都晃动着十字教的身影。

    十字教,本生于最苦逼的底层民众,两千年来在拯救最底层民众方面,的确探索出了一系列好办法,包括救济、医院制度等。但至少在也干了两个坏事:一方面,摧毁传统文明、异质文明而代之;一方面,以战争、说教、医院骑士团等综合方式传教(本出于东方耶路撒冷本土的十字教就是这样占领整个西方的)等。根其做过的安抚流民、救死扶伤的好事相比,其文明窃贼、盗匪帮凶的罪恶更是罄竹难书的。

    总之,十字是西方宗教、西方文明、西方世界的最重要标识(没有之一)。我们抛弃悬壶济世、古已有之的典型标识(葫芦),医疗行业全面使用西方宗教标识(十字),祖宗怎么看,伊教怎么看?……既是无知,也不自尊,何谈自信?

    风行九天:所以,从葫芦到红十字,是可做一篇大文章的。望能一鼓作气,不断推进,建言国家,引导舆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