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历次重大转轨都搞特区,是我们的一大法宝
2019-08-20
字号:
    每遇重大转轨与转折,我们便先会找一个或多个特区进行先行先试,从中总结经验教训、探索路径。这样的方式与做法,若跳出社会上习惯性的狭义理解,其实完全可以说,这是我党我国一直就有的一个宝贵传统与制胜法宝。至少从建国前的47、48年开始,已有三到四次面临重大转轨转折之时,我们都采取和沿用了这种一贯的方式与做法。

    第一次,是出现在我们工作的重心从农村工作和军事斗争、转向接管城市与综合治理的大转轨之时。这个过程,从1947年接管第一个大城市石家庄开始,一直贯穿了解放全中国前后的若干年。由于这是我党建党以来所面临的第一次重心大转移和历史性大转轨(从武装夺取政权到开启当政管理模式),所以似乎并没有明确地提出要办“接管试验特区”之类的概念来。但关于必须面对实际、先行先试、循序渐进、不照搬原有经验、给特别尝试以特殊政策、不断总结经验教训等一系列的主要思想与核心理念,却在一步步接管石家庄、济南、沈阳等大城市的过程中,逐渐清晰确切地形成和发展了起来。

    特别是,中央只提出一些大的原则要求,鼓励各接管城市自己积极主动地进行摸索,并责成所有5万人以上的接管城市必须在3至4个月内提交自己的总结报告。可以看出,这种边试验、边总结的特殊方式与特别策略,跟后来搞特区试点的着眼和路子一脉相承,可以说是早期不打特区名号却行特区之实的首度探索试验。这一个个先行接管和试行管理的城市,正如我们所见,的确为后来的全面接管和全国城市治理,起到了事实上的先行先试作用。

    第二次,是出现在由国民党统治下的半殖民地旧中国、到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之新中国的又一次更大范围的全面转轨。这一次的特区,是基于本身就很特殊的一个城市,更加明确地给予了一种特别之特的特殊地位认定,极为自觉地去作为一个游离于我国主权管辖之外的国际性事实特区而予以长期保留和维护着。这个最为特殊的“特区”,就是从1949年直到今天1997的香港。甚至即便直到今天,它也是以我国甚至国际上最特殊的(一国两制下的)特别待遇而出现和被保留了下来。

    当年的香港,根本不存在打不下来的问题,也不是因为我党我国忌惮英国与国际条约的原因(多少不平等条约都直接给废除了),其之所以被保留、被允许过多几十年后再收回,其实完全是毛主席对我国国际大战略综合考量后的结果。60年代,毛主席曾经在接待外宾时讲过当年不一举收复香港的真实用意:“这是特殊情况……香港是通商要道,如果我们现在就控制它,对世界贸易、对我们同世界的贸易关系都不利,我们暂时不准备动它。”------特殊的城市,给以特殊的对待------给香港这没叫“特区”的“最特区”之定位,是不是国际国内两个大局的关联考量呢?!是不是在“特”的尺度上甚至远比后来的改开特区还要大手笔得多呢?!-----这里想插一句:这些年多数不明真相地人,将“一国两制”的全部功劳都算在邓总设计师的身上;其实,就像最大手笔发明“特区”的不是后者、而是当年的开国第一代伟人一样,对此我们再不能割断历史地去看问题了。

    第三次,就是改革开放初期大家耳熟能详的四大经济特区及后来的海南了。这一次,同样是面对大转轨大转折的先行先试与特区特办。转轨、转折,虽说是从经济着力和开始的,其实早已远超经济建设的范畴,现在看更应是一种发展之中国全面拥抱和融入西方主导现代国际秩序的特别试验。作为先行先试的一些城市点,功与过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它们为这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引来新风、开了先河、贡献了一系列的经验与教训。由于这一轮的特区大家都普遍地知晓与明白,我这里就不多讲了。

    再往下说,就应是我们所认为的第四次大转轨大转折意义上的另一种新特区了。在这一次的大转轨大转折尚未全面深刻到来的今天,仅以很多人熟悉的改开思维或国际视野而论,我们可以将其说成是从昔日以引进和融入为主线的改革开放、向着以自主贡献和引领共赢之新一轮改革开放的转变。然而,这显然地远远不够。顶大只能算是最低级的实际诉求与浅近目标。

    要我说,第二层级或较大格局上的正在临近之大转折大转轨,应是自晚清一百多年来的学习追随西方(包括西方共产主义理论与国际共产运动)、向中华重归自觉主体发展之道的一次大周期历史之变。而若再往长远看,上升到最高的第三层级,则应该是要从五千年独行于世界东方、两千年以中央文明共同体文明圈值守文明大道,到进入新文明时代主导和引领世界走向多元一统人类文明共同体的一次伟大跃升。简言之就是:重归中华之道、文明大道的中国,从今天开始,便要去做带领全人类走向超越和摆脱现代文明的新文明世界之事了。这一回业已临近的大转轨、大转折,是一个关乎中国与整个世界的、堪称数百年未有的最大级别之大变。其不同于40年前之转轨转折,也不同于70年前之转轨转折,甚至直接对接的更大程度上还不是一百多年来的转轨转折,而是最可能会直接对接至少一千年前中华主盛文明的文明大道而全盘地搅动整个世界!只能说,小智者,可观其一二;中智者,可达乎三四;唯有大智者,方能在此时此刻便窥以整个转轨转折所将要展现的全程与“全豹”。

    我们说,由于这一次的大转轨、大转折,必将是自主与引领性的,所以,便一定须在最能体现中华之道原生性、主体性的地方设立特区;由于这一次的大转轨大转,必然是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甚至政治综合一体型的,所以,只能找一个体量足够大和社会足够多元的大城市来展开全面系统的探索试验;由于这一次的大转轨大转折,必定要连线古老的中华文明、特别是中华主盛文明之道并兼合东西四海为一统,所以,算来算去似乎唯有今日的大西安、汉唐的大长安、明日的新长安,应该责无旁贷地担此“大道文明中心”应该担负的划时代重任。所有向往新文明的国内外人士都应期待着,致力于中国和全人类新文明大道的一个或一批“新特区”,能够尽快地提上党和国家的议事日程来。

    更多更具体的,不再在此多讲了。最后,必须指明一个至为重要的关键问题。即:我党我国与毛主席邓小平这些伟人,之所以会有转折转轨期搞“特区”的这样一种想法与路子,当然是他们这样一批批非凡弄朝者之雄才伟略的体现、结晶了,但却不应仅仅地归结和止步于此。其实,在这历史的表象与偶然背后,隐秘且根本地起着支配、或道之规导作用的,乃是我们一日未曾远离的中华之道、中华大道文明的大合之道。我党我国这一次次或言明或不道明的办特区之举,不是某些人脑袋壳里凭空而生的,而是直接来自于我们中华民族长期文明大道统传承所深深积淀下来的循道理路、开道担当、寻道思维、道进努力和长期的文明之道历史实践。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在大变之际,洞悉易变之势不可挡和必须顺应;我们才会秉持行道者之坦然与智慧,去敢于和善于做那不断在前行中总结经验教训的人间先行先试之非凡事。

    总而言之,在大转轨、大转折之际,能搞特区,那首先得能看出是进入到了这样的一个特殊时期,同时还要能对未来将事将往的根本大势做出明晰坚定的准确判断。只有做到了这两点后,搞什么样的特区、在什么地方搞、该如何搞和搞成什么样子之类的事,便都能顺顺利利得以迎刃而解了。

    后注:

    在本文写好要发之际,忽然听到党和国家发布了“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重大消息。这是不是“新特区”的新动向呢?从一定意义上说,是。但仔细地看过主要规划后,觉得还真的算不上。因为,其这一次的赋予探索责任和确认为示范区,更多地不具划时代开创性,而是固有改开理路上的一种接续发展。

    在我看来,搞大转轨、大转折意义上的特区(也就是真特区或意义非凡的成功特区),必须要满足这样几个条件:第一,既然是冲着大转轨转折去的,便必须一改过去的原有理路与方式,在观念和格局上有个实质性的大变-----这是最根本的一条判断标准;第二,是要有最大的远见智慧与探道容忍度,不怕犯错甚至重大偏错,但必须及时地研究与总结;第三,是循序渐进,由点到面,着眼长远和发展,重在探索新道路和新方式;第四,要能调动和统合上上下下、方方面面、国内国际、各行各业的资源与力量,不搞长官意志和书斋论道。深圳这次再出征,其新固然不少,但还不足以在自主引领中国与世界、特别是瞄准未来人类新文明的大道上担当无可比拟的特别责任。

    仅就新确立的深圳先行示范区与我们所建议的“长安特区”而言,两者其实并不矛盾,甚至可以说前者只会为后者做必要的和有益的铺垫。从现在与现实的层面看,深圳新特区可能更顺理成章,更切实可行,也更可迅速成为热点。但从长远和更高层级看,目前大有闲棋冷子意味的“长安特区”,必将在最后和最为决定性的时刻,为新中国与中华文明之道赢得无与伦比的伟大成就和尊重。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