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慈悲喜舍 - 隆文首页
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2020-08-06
字号:

    有和无的关系问题,难倒了古今中外无数人,搞不清其中的奥妙,中华文明就延续不下来。

    《列子》中有一篇是讲黄帝的,黄帝继位当初,也是为了“有”,把“有”当成终极目标,“有”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可是他错了。

    黄帝即天子位的第十五年,因天下百姓拥戴自己而十分高兴,于是就保养身体,月月兴歌舞娱悦耳目,日日调美味享口福,然而却弄得肌肤枯焦,面色霉黑,头脑昏乱,心绪恍惚,一点生命力都没有了。

    黄帝也知道,猪养肥了肯定是要被杀的,不做事光享受,是死路一条。又过了十五年,因忧虑天下得不到治理,于是竭尽全部精力,增进智慧和体力,去治理天下,让老百姓过上更好的生活,然而同样是肌肤枯焦,面色霉黑,头脑昏乱,心绪恍惚。再不找出路,将无路可走了。

    这时黄帝长叹道:“我的错误真是太深了。保养自己的毛病是这样,治理万物的毛病也是这样。”于是他放下了纷繁的日常事务,离开了宫殿寝室,取消了值班侍卫,撤掉了钟磐乐器,削减了厨师膳食,退出来安闲地居住在宫外的大庭之馆,清除心中杂念,降服形体欲望,三个月不过问政治事务。

    有一天,他白天睡觉时做梦,游历到了华胥氏之国。那个国家没有老师和官长,一切听其自然罢了。那里的百姓没有嗜好和欲望,一切顺其自然罢了。他们不懂得以生存为快乐,也不懂得以死亡为可恶,因而没有幼年死亡的人;不懂得私爱自身,也不懂得疏远外物,因而没有可爱与可憎的东西;不懂得反对与叛逆,也不懂得赞成与顺从,因而没有有利与有害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偏爱与吝借的,也没有什么值得畏惧与忌讳的。他们到水中淹不死,到火里烧不坏。刀砍鞭打没有伤痛,指甲抓搔也不觉酸痒。乘云升空就像脚踏实地,寝卧虚气就像安睡木床。云雾不能妨碍他们的视觉,雷霆不能捣乱他们的听觉,美丑不能干扰他们的心情,山谷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一切都凭精神运行而已。

    黄帝醒来后,非常高兴,于是把大臣天老、力牧和太山稽叫来,告诉他们说:“我安闲地在家中住了三个月,清除了心中的杂念,降服了形体的欲望,专心考虑能够保养身心和治理外物的方法,却仍然得不到这种方法。后来我因疲倦而睡觉,做了一个这样的梦。现在我才懂得最高的‘道’是不能用主观的欲望去追求的。我明白了!我得到了!但却不能用语言来告诉你们。”又过了二十八年,天下大治,几乎和华胥氏之国一样,而黄帝却升天了,老百姓悲痛大哭,二百多年也不曾中断过。

    华胥国的神话是否存在,不用去讨论。 我们知道,水杉是世界上珍稀的孑遗植物,远在中生代白垩纪,地球上已出现水杉类植物,水杉的世界是真是存在的,所以,世界上是有“道”的,很多人被有和无困住了,看不到“道”。

    《道德经》说:“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憨山大师说:此言向世人但知有用之用,而不知无用之用也。意谓人人皆知车毂有用,而不知用在毂中一窍。人人皆知器之有用,而不知用在器中之虚。人人皆知室之有用,而不知用在室中之空。以此为譬,譬如天地有形也,人皆知天地有用,而不知用在虚无大道。亦似人之有形,而人皆知人有用,而不知用在虚灵无相之心。是知有虽有用,而实用在无也。然无不能自用,须赖有以济之。故曰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利,犹济也。

    《道德经》的枢机,就在有和无上,憨山大师说,老氏之学,要即有以观无。若即有以观无,则虽有而不有。是谓道妙,此其宗也。

    掌握有无这个枢机,就是妙法,就会生机勃勃。反之,象黄帝当初认为,“有”能解决问题,就会失去生机。两次世界大战,都和“有”的争夺有关。“有”能解决一切问题的观念不变,即使不发生战争,自己也会逐渐枯萎的。

    莎士比亚有一首诗,:你说你爱雨,但当细雨飘洒时你却撑开了伞;你说你爱太阳,但当日照当空时你却往荫凉处躲;你说你爱风,但当它轻拂时你却紧掩自己的窗扉;所以当你说你也爱我,我却会为此而烦忧。“有”,能解决所有问题吗?即使没有战争,烦恼无处发泄,烦恼也会将自己拖垮走向灭亡的。

    能象黄帝一样反省,找到出口的毕竟是少数,找到有无的枢机,这是唯一的出口。

    三十辐,共一毂,是车轮的比喻,其实最大的车轮就是日月,日月运行以三十天为周期,长养着万物,这是万物的本源。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乌镇修真观的大门两旁有一个楹联:“人有千算,天则一算”。人只有小算盘,小算盘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建安二十二年(公元217年),中原地区被一场瘟疫席卷。曹操的爱子曹植在《说疫气》这样描述道“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享誉文学史的“建安七子”便是在这次瘟疫中,惨遭“团灭”。除了孔融和阮瑀是在此之前离世外,其他五位诗人均未逃离瘟疫的魔爪,陈琳、刘桢、徐幹、应玚死在河北,王粲死在安徽。

    建安七子多有才?据史籍记载,王粲病逝后,曹丕为了悼念他对身边的文士说,我听闻王粲平生最喜欢驴叫,现在他已经驾鹤西去,我们每人都学一次驴叫为他送行吧!于是在王粲的葬礼上听到最多的声音不是哀痛悲哭之声,而是嗡嗡叫的驴叫声,王粲有才华,还在“有”上,想成为水杉,还不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吉林省长春市工作,佛历2554年(2010年)五月十六有幸参加了梦参老法师主持的三皈仪式。深感佛恩,誓报佛恩。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