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历史方向 - 江之诚首页
真善美之人民向度
2016-01-08
字号:
    说明:此主要和KIPA博主就国际民生、人民斗争策略和真善美等问题的交流。

    一、国计民生行业不宜市场化

    十三亿中国人的吃穿用度都是暴利市场,那个肥呀。所以不免大家抢吃,而且吃相很难看。

    水、电、粮食、种子、干线交通等事关国计民生和社会稳定的行业,还是ZF代表人民经营稳妥,不能市场化,尤其不能让外资插手。

    进一步说凡是中国自个能干或者可预期能干的一般都不能让外资插手。

    霉栗奸等国际垄断资本、国内民族资本豪强和官僚豪强(郑雪昭提出的豪强之中国式概念需要具体应用)都骑在人民头上鱼肉百姓。这个要区别对待。

    霉栗奸等国际垄断资本任何时候都要坚决反对,任何时候都是中华民族的致命宿敌,必须铲除出中华大地。

    民族资本豪强在一定阶段和范围内具备积极意义,但是必须对其进行严格掌控给套上蹶子不能让其胡来,也即外勾结霉栗奸国际垄断资本,内争夺国家统治权,仅仅保留其对于经济范畴内的积极作用。

    至于官僚豪强的产生主要是异化改革和霉栗奸战略误导的结果,现在实力最强是主要矛盾所在,但是其也有维护既有统治地位之需,也有GCD回归毛泽东路线的反反动。

    公平、客观讲,GCD的异化改革也有逼良为娼的一时权宜之计的考量,也不是天生心甘情愿堕落。

    无论那个豪强,都必须自觉地俯首人民,只有自觉俯首人民才能最终胜出。由此人民决定定律可知,霉栗奸国际垄断资本和国内民族资本豪强都不会有希望,尤其是在其欺骗的理论外衣破产后基本完蛋。这是有资本之反人性本质决定的。

    郎咸平为什么是个超级霉分党?

    郎咸平的基本逻辑:反异化改革的弊端(其中必然有反人民的一面,反之赚取道义分和民众信任分,然后以霉栗奸的标准答案给出解决方式。这就是超级霉分党的逻辑。

    老子曰:欲先取之必先予之。

    二、策略

    KIPA:

    阿奇说的中肯。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封建主义(血缘关系的极致垄断)、官僚资本主义(地方的利益割据)、和帝国主义(1%的垄断资本势力)以及他们的腿子汉奸们,必须仔细鉴别,严厉打击。

    【无论那个豪强,都必须自觉地俯首人民】这个是非常对的。

    话说过河兄最近反复劝,我们这些干磨嘴皮子的其实屁用没有。最后想要推动进步,形成合力,最好的还是靠政府,只有政府俯首于人民,真正的代表人民--封建残余势力才能铲除干净;地方割据的官僚资本主义才能不得抬头;垄断资本尤其是外国资本(如转基因和基础生活用品的垄断资本尤是)才没有可乘之机。

    一切力量来人民,一切荣耀归于民众。

    不过郎总究竟是什么分不要太过着急定义,有人指出郎总对外国资本尤其是美国资本的行径还是揭露的彻底,倒是对日本的资本避而不谈,为何呢?

    另外郎总的分析还是值得一看,即便是三种势力(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互相攻击,未必不能为人民所用,如果因为其代表了一方利益就完全否定,是否便宜了另外两方?

    他们互相攻击的就为我所用,他们忠心护住掩饰邪念的就应该揭穿画皮。

    奇正:

    是呀,力量和信心来自人民,特别是我们伟大的拥有优秀传统文化的中国人民!

    没有特别仔细看,不过总体感觉今日一役似有混战嫌疑,至少在一定的外围内,呵呵。

    KIPA:

    每个人的看法多少有不同,擅长的领域也有不同。其实本楼的各位不妨做个约定,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擅长、关注、甚至兴趣全力打击【封建主义(血缘关系的极致垄断)、官僚资本主义(地方的利益割据)、和帝国主义(1%的垄断资本势力)以及他们的腿子汉奸们】,在纯粹打击的过程中我们应该毫不避讳,抛弃或搁置不同的意见,但如果在打击其中一个势力的过程中,我们遗漏了,或者不小心掩盖另外两个势力的邪念,就要相互及时指出,也不必争论更多,交由更多的读者去分辨就好。

    奇正:

    日本对于中国可能是更隐秘更狡猾的敌人。

    霉栗奸由于无知狂妄有时还有“可爱”之处,日本更难缠。

    据说凯迪网就是日本干的。

    朗是湾湾来的,骨子里对日本有着复杂的情结。

    至于朗对于霉栗奸揭露,其实不过是外来和尚而已,大陆内部和大陆海归同样出色,况且霉栗奸根本不怕别人揭露,干脆让郎咸平来揭露还可以推销霉栗奸的标准答案。有一点可以肯定,郎咸平的炒作肯定是霉栗奸的计划之内。

    至于郎咸平的定义本身也不重要,我们反对的是他的针对性言行和真相,不是纯粹他这个人。就像我对于应校长的态度一样。

    只要言行对中国人民有利,就肯定支持;否则,坚决予以揭露和反对。

    中国右派幼稚病之一就是相信“资本投资”和相信什么“混合股份”的歪论。

    什么合股?本质上就是凭借力量和本事分赃的权力。哪有什么光拿资本就能分赃的权力?幼稚透顶!

    由此造成的国际笑话和烂账够十八大后的中国人民消化了,这也许要消化几十年。

    老汪说你“冷漠”其实就是有点太认真投入,或者文雅点有点书呆子气,呵呵。对你谈不上什么良心的高度。

    人需要刺激,关键是不能刺激焉了,而是要激发出更多的豪情。此情绪上言; 思想上,也需要刺激以激荡思维。

    KIPA:

    合股分股本身的确无用,但是郎总的文章貌似还是相对中肯的提到了【监管】,监管的依据实际上是法制--而立法权应该人民所有,那么就有了力量;另外实行【监管】的是政府,如果政府完全俯首与人民,那么权利就为人民所用。在这两个前提下,合股分股才是有效的。

    这就像前面我提到市场经济引来狗咬。市场经济本身就不应该是【以市场为至高无上的经济】而是应该是【市场为我(人民)所用的经济】,而是否所用,就是阿奇你提到的【权力】和【力量】,如果权力和力量归于人民掌控,市场就能为人民造福;如果权利和力量为【非人民】掌控,那么市场所谓的【自然竞争】其实就是血淋淋的绞肉机。

    但市场是死物,即便做了绞肉机,也要知道这是人祸,你可以说是封建主义余孽搞的,也可以说是官僚资本主义余孽搞的,也可以说是帝国主义余孽搞的,甚至可以怀疑是三者合谋搞的,但唯一不能说是市场搞的,尼玛把人杀了,判手枪无期徒刑有用么?

    奇正:

    有道理,战略统一下的分工协作,进行精确打击。

    在策略上保留必要的弹性和空间,以利于受到实际的效果和对方反正之可能。

    是的,现在中国的根本问题是GCD变心了,而不是其他具体的治理手段。当然,这里也不排除手段对于主体的反作用。

    GCD回归人民心,也即主席心、百姓心。一切都将迎刃而解,否则纠缠于手段一切照旧,至多局部、暂时解决问题,不能整体根本解决问题。

    所谓普世价值派和草根网的霉分党们就是一直强调手段的作用,回避“心”的本体作用,其实是有意识的误导。

    KIPA:

    阿奇,其实我的思想一直激荡,但是从未冷漠。

    比如薄的事情,我的确不太关注,薄无论发迹还是消亡,我始终强调的都是一件事,要去相信制度而不能偷懒去相信青天大老爷,所以说薄是否是青天大老爷都不是解法,薄是否损与宫廷内斗对于绝大多数人民其实也没什么损失。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人民真的有主心骨,守住自己的底线,看清三股势力的画皮,这些斗争越多越好。而人民始终努力让权力为人民所用、让力量团结一致,那么中华才有大希望。

    奇正:

    先真,后善,才能美。

    可以理解的是,朗的炒作也有卖书的嫌疑。

    草根学人需要激荡,积累和互相激励。

    根本一点是要有天下心、百姓心,和老非言的目空一切和粪土当今豪强的豪气,如此立场假以时日必有大成。

    这里顺便和过河兄探讨,我记得过河在一个评论中把立场和战略分开,其实这个观点是值得商榷的。

    拿主席的例子。主席的战略水平可以说是古今一人,但是主席的战略是建立在人民力量之上的,所以主席才会历史第一人地由衷地发出“人民万岁”的呼喊!

    就纯粹的战略水平主席固然有天才的一面,但是更重要的是主席始终自觉地把自己于历史大势和人民紧密结合在一起,所以主席才能无往不胜!

    主席的成长道路其实就是草根的成长道路!

    三、真善美

    KIPA: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是大多数人都把精力放到研究对手上面,而殊不知除了自己都是对手的前提下,怎么研究的过来呢?反倒是研究自己,如何坚持一件事情、一个方向,一步步地走,一口口的吃,才能真正有进步。

    不知道这种【知己】是否是阿奇说的【真】。

    而在知道自己的需求以后,感同身受的做到【我想要的不能危及他人】,是否就是【善】?

    有真有善,坚持不懈,定能得到美,但这个没事我们中华民族自己的美,而不是美利坚强加给我们一起为他所用的【霉】。

    总的来说,目前我观察郎总虽有炒作的嫌疑,到时绝大多数时候要么无害,要么可以为人民所用,只不过高度注意留心观察罢了。

    奇正:

    真善美。

    真主要是认知,善是德行,美是结果。

    这里借用围棋可以很好地说明。

    棋圣吴清源的理论:所谓真,就是每一着都要落在全局最大之处。这样必然是善手,固然会赢得棋局的胜利之美。

    由于现实模式根本处于复杂具系统的博弈模式,所以一般的西方理论根本不是中华易道禅的对手。

    科技是确定性的系统,适合西方的思维方式的发挥。现在霉栗奸学习毛泽东思想有了初步成效但是这是和中国自动放弃毛泽东思想分不开的,中国一旦恢复毛泽东思想,霉栗奸根本不足虑!

    是呀,大小是具体相对的,可以互相转化,这是认知层面。

    关键是现实中如何把控这个复杂的形势,如何做到最佳的次序和度,这需要经验和智慧,才是更体现功力的地方和难点。

    【奇正评论集萃之壹壹柒】此评于2012/5/26,评论对象为郎咸平《民企供电让谁难堪》一文。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秉修道之心持人民立场具历史自觉之草根思想者、战略者和践行者。本博客内容除特殊注明外均为笔者原创,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来源和作者,更欢迎网友就共同话题进行深入探讨,邮件地址:zckjia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