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德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解悟生命 - 潘德孚首页
关于血液检查的思考
2014-11-17
字号:
血液检查能否查出什么病来?通过血液检查出来的病因进行治疗,能否治好病?这一点,我们没有去思考。有谁知道即使能,也是事后原因了。我们以瞄准事后原因治病,有点像鸟飞走了, 再瞄准那个乌站着的地方开枪能打下鸟吗?人类研究哲学这么多年,却对这么一个眼前最重要的问题失去思考的能力。这里表现了宣传的威力。

  现代,宣传的威力可谓无处不达。它颠覆了真理的准则,颠覆了整个世界的最最普通的常识;它制造了比纳粹和恐怖分子更为厉害可怕的现代医学。据英国医学博士约翰?马森?古德语,说: 现代医学所杀死的人,要比战争、瘟疫和饥荒加起来更多(罗思?霍恩著,姜学清译《现代医疗批判》第130页,上海三联书店2005年6月)。而且,这些人不仅自觉自愿被杀,还要拿钱送上门 。

  “加州大学柏克莱和戴维斯分校杰出的研究者琼斯教授说出了当今癌症的困境:‘最实际的状况是,对于延长生命,接受治疗者生存的机会不会比不接受者要多,而且接受治疗者可能会让自 己的生存时间更少。’在分析了癌症的生存统计资料数10年之后,琼斯教授做了结论:‘病人不接受治疗,会比之前一来好,甚至更好’。琼斯教授这番扰人的评沽并未受到反驳。其被引用 的论述如下:我的研究已证实,拒绝化疗和放疗的癌症病人,包括乳腺癌患者,实际上存活的时间比接受治疗者多了4倍。”(安德烈?莫瑞兹著,皮海蒂译《癌症不是病》第21页湖南人民出 版社2012年6月)

  癌症病人不治疗者活5年,治疗者只能活一年,这里说明,医学出了个大问题:病人要活才去治疗,不是要死去要求治疗的。而且,很多癌症病人都说,这治疗,手术、化疗、放疗,要忍受很 大的痛苦。病人花钱还要忍受痛苦,是为了要活着。现在,治疗却使他掏光家产,卖房借钱!忍受了很大的痛苦之后死去。本来有五年活的人,到医院里去排起队来等待忍受痛苦,于是活了 一年,此事不是不是太那个“岂有此理”了。医疗为了钱,不得不这样!其实这个问题照理很容易让我们想到:为什么不治疗的反比治疗的好?看病不仅不制止,反而把看病的热潮闹得更高 ,难道人们都疯了?

  为什么生了癌症,不治疗的活着,而治疗的反而死了?这里的疑问需要大大的探讨,否则,今天这个家庭家破人亡;明天,那个家庭破家荡产;后天就会轮到自己头上,那时候,你就与其他 病人的家庭一样,同样会分崩离析!这时才想到苦难为什么会如此可怖!

  莫瑞兹做出了回答:“在20世纪60年代的密集研究以及数千亿美元被花在杀了数千万病人的癌症治病方法上之后,我们面临了自身生存的共同挑战。惟一一个让这个被捏造出来怪兽停止下来 的合理选择,就是学习自愈的能力,其他的选择会让我们的国家倾家荡产,让我们的生存空间濒于危境,让我们陷入自我毁灭的深渊。”(《癌症不是病》第21页)

  一、医学迷魂术被西方制药公司运用起来迷倒了全人类

  病人到医院里看病,目的当然是想把病看好。当你做了检查之后,如果医生告诉你:这个病是看不好的,但医生又给开了药,此事应该如何理解?一、这个病本就不是病,不是病才治不好; 二、这个药不是药,不是药才治不好病;三、这个医生不是医生,是个假医生!至少,他是个不能治你这种病的医生。

  现在癌症的发病率在不断上升,为什么治疗的死了,不治疗的反而活得好好的呢?一、这种药本就是杀人的药,而不是治病的药;二、这医生本就不是个医生,而是贩卖毒药的贩子,而且还 会乱用药。三、这种病本属鸟有,而是西方制药公司为卖药而在制造疾病。

  世界上的事完全反了:一、医院用的虽然不是治病的药,却又非常贵,人们为什么排起队来买?;二、这不是治病的医生,大家却排起队来挂号、看病,毫不迟疑地把生命与健康交给他;三 、医生之所以终日摆着脸,患者连提个问题也不敢。陈学忠说,使用化放疗是屠杀。什么叫“屠杀”?用暴力杀死了一大批人叫屠杀。医疗的屠杀与暴力的屠杀又不一样:前者是,没办法逃 走而被杀死;后者是,花钱排队笑脸相迎引颈受戮,有的还要给医生送上大批礼物。

  蝼蚁尚且贪生,这些人为什么如此不怕死?而且,当一人患了癌症,亲戚、朋友们都围了拢来,纷纭责备他的子女:为什么不快点送医院做手术、化放疗?当现代医学组织人马,加大力量批 判迷信的时候,它自己却在组织起一个更大的迷信团体:现代制药业的利益集团。因此,它才能把只需要几块钱成本的化疗药、支架,以几万元的价格卖给中国人。

  前贤说过:你只要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

  现代制药业运用了这个原理,以利益为支点,撬动了人类中很多人的神经。中风了被送到医院里,医生量了量血压说:你这病是血压高导致的!于是,为了防止中风,全球的每个医生都这么 说,降压片便被推销到全球。人们忽略了什么?中风在前,量血压在后,是中风引发了血压升高,而不是血压升高引发了中风。医生被利益迷了魂,病人被科学迷了魂,不明白为什么如何区别 假与真了。病人从学校教育、社会科普、媒体舆论宣传中迷糊了。而这些组织也因利益而迷了魂了。罗金可作为媒体的代表,他迷糊了别人,也迷糊了自己。

  没有人知道这种前与后的倒置就是因果倒置,连哲学家也逃不过这种迷糊术。他们生了病,被送到医院里,护士在给他们打针用药后,再给他抽血检查,然后告诉他得了什么病,为什么大家 都相信?这样先用药后抽血的检查,能搞准生病的真正原因吗?最后,全国有多少哲学家,因此不明不白地死在医院里。医学迷糊术被西方制药公司运用起来确实迷倒了全人类。

  二、验血指标忽略的是什么?是动与静被置换了

  一对年轻的夫妇,只三十多岁,拿着验血单找我。单子上见到癌胚抗原超标,夫妻俩吓半死了。我说:“这个你怕什么?”他们说:“医生说要化疗。”我笑了:“你去瓯江舀一盘水来。这 水里有很多泥沙。泥沙停在江底,温州就会发大水。对吗?但是,决定会不会发大水,不是水中泥沙的多少,而是它停不停在瓯江江底。”夫妻恍然大悟,但仍要求我开些中药给他,我当然 不好拒绝,就当做安慰剂开了5帖药。第二次再要我开,被我拒绝了。一年后,再验血,说癌胚抗原不见了。

  被验血欺骗送掉性命的确实不少。水流中的泥沙会不会堆积河床,是“流”与“停”的关系,而不是“多”与“少”的问题。现代医学拿“多”与“少”来蒙人,让许多人受骗,是因为学生 缺了哲学思辨能力的训练。但是,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哲学家来揭穿这问题?因为哲学家不是临床中医。因此,让哲学家学几天中医临床也很重要。医学大学把验血的垃圾知识教给学生,还可 以说得过去,因为他们只是书本知识的贩卖者;中医药大学的教授把这些垃圾知识教给学生则是不可原谅的,因为,他们是学教中医的。中医学不只是临床医学,它还是一门哲学。作为一个 连多少与动静都不能区别的教授,还有什么脸上教台呢?阎王爷说要把坏教师下十九层地狱,因为,误人子弟是不可原谅的。

  二、住院检查验血的骗局,关键是药物已经使血液发生变化了

  现在许多人在门诊看不好病,医生叫他住院检查,一边打针吃药,一边抽血化验,就没有人知道这是一个骗局。人们怎么没有想到:这样一边打针、吃药,一边验血的血液,这本是化学药物 作用于活人的身体后因而发生变化的结果,怎么能作为生什么病的判断证据呢?如果你不相信,请无论拿一只什么活的动物做试验,先抽它的血检查,再给它注射无论什么化学药品,然后再 抽血去检查,是不是一样?当然完全不一样了。这种变化,我们怎么可以当做生什么疾病的依据呢?所以,现代医院的内科住院部,不是为寻找病人的疾病原因要他们住院的,而是为掩盖他 们根本不会治内科病或治疗错误而产生的。

  安徽医科大学的张教授,带她的母亲来看病,说母亲血液检查癌胚抗原和甲胎蛋白各超过规定的指标十多倍。在北京,磁共振检查肝区有巨大阴影,好几个有名的专家说是晚期肝癌了。有的 专家还直接给出只能再活半年是结论。我见到她的母亲后,望了一望,问了吃喝拉撒睡,我说:你妈妈没病。读者们会不会觉得奇怪?中医与西医,竟然做出这样绝然相反的判断。谁是谁非 ,只有实践才能知道。现在张教授的妈妈,离西医的专家的判断(半年死亡)的时间已经活了两年多了,现在身体比过去更健康。

  这里说明,现代医学中的某些被认定为某种疾病的指标,其有效性,极其值得我们怀疑。例如癌胚抗原、甲胎蛋白,能否作为生肝癌的指定标志?当然我们还可以指出其他的一些指标,例如 转氨酶,能否作为肝炎的标志?类风湿因子,能否作为类风湿的标志?我认为,如果我们都对这些疾病标志物做一次大清理,就会发现,几乎所有的这些标志物,都“先天不足”,缺乏唯一 性。我们现在把这种缺乏唯一性的标志物做诊断疾病治疗好转或痊愈的标准,不是与医学医疗开玩笑吗?病人不是拿病人的生命健康当儿戏吗?医疗之所以如此完全堕落,就是因为医疗被资 本主义化了!上一个世纪,我们从美国确实学来不少好东西,也包括它的外科手术。但医学这件事,我们不仅没学来什么,而是丢失了很多很多。这条与美国沟通的医疗通道,运到那里去的 是中国国库里的黄金,从那里换来的的是大批化学药品和器械。但是,谁能想得到?这些东西却是损害中国人的生命与健康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朱正阳:
    【管中窥豹--中医与哲学辩证】 读潘德孚《关于血液检查的思考》 ; ;随感:
    我赞成潘德孚老中医关于中医学也是哲学的观点。
    依我看,哲学是包罗万象、博大精深,寻找原理、发现规律,深入浅出、指导实践的“置顶”科学。中医学作为他的分支,也有“博大精深”一说。真正的中医学家,其实也是一位“虚与实”、“表与里”、“温热凉寒(春夏秋冬)与四时交替”、“生老病死与除旧布新”,既关注“过去时”,也注重“现在时”与“将来时”的辩证大家。2014.11.17-20:01
    =========
    对!
    2014/11/18 6:49:30
  • 蘸血的馒头也许真的有疗效,治疗低血糖?
    2014/11/17 22:28:04
  • 我相信中医,希望中医发扬光大,造福国人!
    2014/11/17 16:22:18
  • “现在癌症的发病率在不断上升,为什么治疗的死了,不治疗的反而活得好好的呢?一、这种药本就是杀人的药,而不是治病的药;二、这医生本就不是个医生,而是贩卖毒药的贩子,而且还 会乱用药。三、这种病本属鸟有,而是西方制药公司为卖药而在制造疾病。”
    是这样。
    2014/11/17 9:11:15
  • “如果医生告诉你:这个病是看不好的,但医生又给开了药,此事应该如何理解?一、这个病本就不是病,不是病才治不好; 二、这个药不是药,不是药才治不好病;三、这个医生不是医生,是个假医生!至少,他是个不能治你这种病的医生。“
    很对。
    2014/11/17 9:10:02
  • 所谓的西医药不过是用低级的数理化思维和技术来分析和处理高级的生命生理问题。
    2014/11/17 9:03:2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35年生。1961年自学中医。后师事温州市老中医方鼎如、胡天游、谷振声,专习临床治疗。1981年发表《腹诊浅探》,2003年连续发表《阿是治疗和阿是效应、《阿是联想——内病外治》、《潘德孚医案疑难病例选编》等。最近,写成多篇抨击医医疗腐败的文章。作者运用中医系统理论,从事汉字编码及语言文字的研究,已出版专著《汉字要走出编码时代——汉字输入一日通》、《汉字编码设计学》,并发表许多涉及汉语汉字基本原理和基本常识的文章,如《汉语汉字的起源》、《汉字发展的时空规律和汉字变革的基本特性》、《汉字拆分的系统性》等,并即将出版《语文学林改错》。该书的几篇主要文章,构成了一个新汉字学的框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