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德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解悟生命 - 潘德孚首页
面对现代医学精怪化之对策(四)
2013-01-11
字号:

  四、如何对付现代医学精怪化

  (一)制订和宣传《医学理念》,实施《医疗行为准则》,宣传爱国主义,务使每个医生都能遵守。

  以制药公司为代表的“市场”,已成为医学和权力的核心,而不是与医学并起并坐的。在制药公司统辖下的医学体系,医学院、医院、医政,已不可能起到维护人们生命与健康的作用了。“医疗市场化”这个概念被卫生部门推出后,出现了很多新概念,例如医疗腐败、医赖、医闹等。最近,哈医大杀医案把医疗市场化推向了审判治,而坐在台上的法官,却是医疗市场化的创始人。法官说:医闹不断是因为医院缺乏警卫,应该设警卫室;是法规不严,应该制订更严厉的治理法规……这好比一出滑稽剧,不仅自导自演,连观众也是他自己。老百姓被弄得哑口无言!

  现代医学医疗的特点是,诊断是仪器的检测;看病的医生不会诊断(就是不会看病)。病人生什么病是仪器告诉他的;看病的医生得到诊断书后看药物说明书用药,而药物说明书是制药公司编写的。这一系列事实说明:你到医院里去看病,那个接待你的医生是不会诊断的,也就是不会看病的;而是给你开检验单和药单的,也就是是个卖药的。诊断错误,那是管诊断仪器的医生或仪器本身的问题,他是不用负责任的;药物的疗效是好是坏,那是制药公司的责任,与他无关。如果药把病人治死了,那还有一套可以把责任推到病人身上的理论作为挡箭牌,何惧谴责之说。医生们应对病家的质询,只用一个台词:药物过敏,这就非常轻松地把责任之球踢回到病人身上。意思就是:此人不适应药物,打针打死了也没办法,责任不在医生这边,更不在药品身上。医生们都是按照现代科学医学所规定的统一的工艺流程操作的,中规中矩,一丝不苟,科学之至,何错之有?制药公司生产的药品可是经过医政审批的、医界公认的,非常科学的,而科学就代表真理,哪有错的!医政是权力机构,在国人心目中更是真理的代表,它审批的更是错不了的。总之,医不错,药不错,政不错,人家通通不错,唯一错的就是这个该死的过敏病人。

  诸位有没有追究过“药物过敏”这个台词所掩盖的真面目?

  大家知道,在西医对抗疗法思想主导下研发出来的化学合成药品完全不同于大自然恩赐的本草(包括部分动物体和矿物体),不具备天人合一性,都是人工制造的与人为敌的毒品。化学毒品用在人身上都是对生命自组织能力即生命力的侵扰、拮抗和破坏。人们接受化学药品也就是接受毒品的入侵,这就形成药物中毒,人身由是产生中毒反应。西药中毒反应则视人体生命力(即自组织能力)强弱而别,大体上有如下三种人三种情况:第一种人,生命力比较强,中毒反应较为轻微,能够耐受得了,不但不太难受,反而以其部分生命力的牺牲换来些许松弛的感觉,人与病一损俱损,一衰并衰,虽然有点食欲下降之类的虚疲感(正气有所衰减),但毕竟相对缓解了病情(邪气亦衰减),给人以“病好了”的良好错觉。这就是西医治病的能耐之所在;第二种人,生命力较弱或者在接受西医/药治疗过程中被削弱了,这人的体能可就入不敷出了,于是就产生较为明显的中毒反应例如皮肤出现药疹,药毒性反胃、呕吐、腹泻等等。这实际上就是让西医/药中毒给治坏了,但西医们绝不承认这一点,而是认为病情本身在恶化;第三种人,生命力更差劲或者在接受西医/药治疗的过程中被摧残了,生命力越来越衰疲,抵挡不了西医/药毒的进攻,完全败下阵来,发生休克乃至死亡。上述三种情况天天在医院里发生,芸芸众生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

  微妙之处就在于,被制药公司雇佣的的医学家们很聪明,他们秉承制药大佬的旨意,开动脑筋,祭出一绝招:把药物中毒这个概念偷换为“药物过敏”,并压缩在第三种情况的范围之内,这就巧妙地把药物本身的毒害性顺利转嫁为病人自身的过敏性,而且顺带地从反面否定了第一种情况的无形伤害,规避了第二种情况的有证伤害。一石三鸟,两面三刀,其圆谎手段不可谓不高明。从医学院走出来的学士硕士博士以及在西医界混出名头来的教授学者专家满脑子全是由这种高明谎言编织起来的科学医学理论。他们自我感觉良好,踌躇满志,自以为拥有一颗世界上最先进最科学的医学头脑。当他们众口一词地说着“药物过敏”这些浑话之时,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在糊弄受众,欺瞒病家。现代医学的悲哀,由此可见一斑。

  《医疗行为准则》(见本书开首页)的提出,是因为患者家属觉得自己被医生欺骗了,有的家破人亡,有的倾家荡产,有的生不如死,可是申冤无门。例如武汉有个省纪委副书记的妻子,因儿子在某医院出医疗事故,上省政府申冤,被7个警察打得遍体麟伤。这还是靠丈夫的官衔高,警察道歉调职了事,才能有此结果。一般老百姓,打了只能是白打。由于很多人申冤无门,积怨越来越多,医患矛盾激化,打医生,甚至杀了医生的事件就出现了。医生被打、被杀,当然也很冤枉,自己好好地工作学习,例如王浩,一个研究生,没招惹谁,无缘无故给一个未成年的患者捅死了,岂不冤了?!

  (一)把抢救老中医摆在第一位

  老中医是中医的火种,没有火种,哪有火焰?倡导老中医不受限制地自由收徒、带徒,迅速扩大传承中医的范围。现在给老中医带徒制订的种种规定,都是错误的,应宣布废除。国家拨出专项经费,对应被列入抢救计划的中医个人做临床现场摄像记录、编辑等作为中医文化的继承手段。但由于涉及个人隐私,也包括一些治疗失误,因此必须完全出于自愿。

  (二)开展赤脚医生运动

  当前所产生的“治病难、治病贵”的社会现状之成因,是由于卫生部门不自觉地和大力的消灭中医政策导致缺医少药的情况,完全是医疗管理政策错误造成的。很多病本来由当地的赤脚医生利用简、便、廉、验的方法就能解决,但因农村里医务室已全部变成西医,他们不会治病也治不好病,只知道挂液使用抗生素,因此都涌到城里求医了,这才造成了求医难的现象。如果当地的赤脚医生能直接解决,农村里的病人许多疾病就地解决了,哪会去城里添麻烦呢?而且,中医的这些治病方法,本就很容易学会,尤其是治发热。一般的腹痛、腹泻,身疼,君不闻“赤脚医生向阳花,一根银针走开家”吗?

  (三)编写大众化的常见疾病(常见病)处理方法教科书

  各地献计献计献策,把解决大众常见疾病的方法写成一本教科书,并举办全国性的学习班,首先传授赤脚医生,例如用桑叶、苏叶治疗感冒发热法;挑针治全身疾病法,婴幼儿推拿治疗发热、腹泻法;钩针法治疗痔疮法;用气功排胆囊结石、肾结石法。中草药治疱疹单方、验方;皮肤科治荨麻疹单方、验方等。地方卫生部门必须把组织赤脚医生临床治疗经验交流会列入日常工作的主要和重要事项,而不是天天要他们去搞毫无用处的村子里的疾病调查。因为这些调查只是为西医开辟财源用的。何况,任何以疾病病名来治疗的方法,都是刻舟求剑的蠢办法。

  (四)举办西医学中医学习班

  以上所说的教科书,要求全国西医内科医生三个月学会使用于临床。我们就可以马上见到临床疗效,医院里学会后举办经验交流会,不断提高医生临床能力,理解中医草药的简、廉、便、验。进一步学习中医经典著作,提高水平,以便为向国际输出中医做准备。务必做到,每个临床内科医生都能治好病,而不只是一个替西方制药公司卖卖药的。中国人做人做到这个样子,不是太窝囊了吗?

  结束语

  本书所讲的,我相信一定和很多人反对。据说,卫生部向两会表态,把抗生素的使用量从96%减到3%也遭到无数的反对,但陈竺先生就这么表态了,那些因使用抗生素的受益者也就没有办法了。这些人也不想一想:你们之所以受益,靠的是牺牲全民族的生命和健康,与喝人血吃人肉有什么不同?

  最近,美国的琼斯教授对癌症患者的预后进行了数十年的研究,终于得出结论:不治疗者存活的时间比治疗者多了4倍。所以,得癌症者,到医院里做手术、做化疗、放疗,都会减少自己存活的时间。想早点死的人当然也有,那是命中注定,谁也救不了他。但想继续活下去的人,就应该认真、慎重作出选择。医生为了自己赚一点回扣送人性命,良心烂了!他告诉患者这样做会延长生命,如果不是无知,必然纯是存心欺骗。如果此医生问你:要用进口的化疗药,还是用国产的。这个医生的良心肯定坏了。因为他想推销进口药物,拿更高的回扣。除了使你破费更多的钱之外,还会受到更大的损害。你要是反问他:你做医生是不是治病的?有没有用药经验?医生怎么可以问病人要用什么药?他一句话也讲不出来了。天下哪有医生问病人用什么药的?说这些话的人,你只要问他治好了几个,要求他告诉你患者的联系电话,他一个也拿不出来。

  我最近有个癌症患者,已经做了3次化疗,因为体质好,也许是对所用的药物反应不大,觉得即使化疗也不怎么样。但后来害怕了,找我给治了两次,服中药半个月。我觉得此人体质素好,嘱他可以不用再吃药。岂知,他却偷偷再去做化疗,这次可有些难受了。于是又再来要我开中药,我真的不想给这样的人开药方。怪不得吴锡铭说,不要给没文化的治癌症。这话虽有偏颇,但却是真心话。许多没文化的农村妇女,逼着自己的亲戚去化疗,结果让他送了命。弄得姑嫂一辈子不和。

  我现在看了一位被认为是Ⅳ期的癌症病人:60多岁广东肇庆的妇女,由于便血,肛门有垂重感。西医检查诊断是菜花型癌肿块,为晚期直肠癌,距肛门仅3厘米,医生认为不能做手术了。这才救了她的命。她儿子觉得母亲病情如此之重,很伤心。我根据我的理论与实践经验,告诉他儿子,这样菜花型的直肠癌,表明肿块已经出脓,容易治疗。劝他儿子不要伤心。我叫她住下来。岂知只服两帖中药,大便脓血消失,后重感也没有了。后来,再处方十帖,带回广东,服药后一切生活如常。岂像一个病入膏盲的晚期癌症患者?

  我对给癌症分期的不相信,在《医生没有告诉你的》也可以找到类似的语言:“1988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将近一半的轻度异常涂片者在两年之内转为正常。在长期随访中,没有一个病人发展成浸润性癌。1992年,在苏格兰东北部进行的一项研究出现类似的结果,表明细胞并没有一个从轻度到中度到重度异常的固定发展过程。”(第47页)这是西方对妇女子宫颈涂片早检查的结果。这个检查以失败而告终,有个问题值得思考:我认为,可能这个“轻度异常”就不存在。妇女子宫颈,是生殖器官,因性活动频繁,其细胞经常发生变化。这可能把正常变化认为是异常变化。否则,就解释不了全部返归正常的道理。这就像把菜花型说成癌症Ⅳ期一样,肿块腐烂是机体排毒的好事,被说为晚期不治的坏事。我的朋友禾火腋乳房癌腋下淋巴转移腐烂出脓,到北京上海找最高级的专家咨询,专家一致认为必死无疑。她仍天天上班。最后是脓尽痊愈。全国著名乳房癌专家说话判断如此没准,道理何在?这是医学的错误,不是医生的错误。如此医学的医疗,还有什么值得相信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禾火腋乳房癌腋下淋巴转移腐烂出脓,到北京上海找最高级的专家咨询,专家一致认为必死无疑。她仍天天上班。最后是脓尽痊愈。全国著名乳房癌专家说话判断如此没准,道理何在?这是医学的错误,不是医生的错误。如此医学的医疗,还有什么值得相信的?
    2013/1/11 11:36:26
  • (一)把抢救老中医摆在第一位
      老中医是中医的火种,没有火种,哪有火焰?倡导老中医不受限制地自由收徒、带徒,迅速扩大传承中医的范围。现在给老中医带徒制订的种种规定,都是错误的,应宣布废除。国家拨出专项经费,对应被列入抢救计划的中医个人做临床现场摄像记录、编辑等作为中医文化的继承手段。但由于涉及个人隐私,也包括一些治疗失误,因此必须完全出于自愿。

    (二)开展赤脚医生运动
      当前所产生的“治病难、治病贵”的社会现状之成因,是由于卫生部门不自觉地和大力的消灭中医政策导致缺医少药的情况,完全是医疗管理政策错误造成的。很多病本来由当地的赤脚医生利用简、便、廉、验的方法就能解决,但因农村里医务室已全部变成西医,他们不会治病也治不好病,只知道挂液使用抗生素,因此都涌到城里求医了,这才造成了求医难的现象。如果当地的赤脚医生能直接解决,农村里的病人许多疾病就地解决了,哪会去城里添麻烦呢?而且,中医的这些治病方法,本就很容易学会,尤其是治发热。一般的腹痛、腹泻,身疼,君不闻“赤脚医生向阳花,一根银针走开家”吗?
      (三)编写大众化的常见疾病(常见病)处理方法教科书
      各地献计献计献策,把解决大众常见疾病的方法写成一本教科书,并举办全国性的学习班,首先传授赤脚医生,例如用桑叶、苏叶治疗感冒发热法;挑针治全身疾病法,婴幼儿推拿治疗发热、腹泻法;钩针法治疗痔疮法;用气功排胆囊结石、肾结石法。中草药治疱疹单方、验方;皮肤科治荨麻疹单方、验方等。地方卫生部门必须把组织赤脚医生临床治疗经验交流会列入日常工作的主要和重要事项,而不是天天要他们去搞毫无用处的村子里的疾病调查。因为这些调查只是为西医开辟财源用的。何况,任何以疾病病名来治疗的方法,都是刻舟求剑的蠢办法。
    2013/1/11 11:36:0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35年生。1961年自学中医。后师事温州市老中医方鼎如、胡天游、谷振声,专习临床治疗。1981年发表《腹诊浅探》,2003年连续发表《阿是治疗和阿是效应、《阿是联想——内病外治》、《潘德孚医案疑难病例选编》等。最近,写成多篇抨击医医疗腐败的文章。作者运用中医系统理论,从事汉字编码及语言文字的研究,已出版专著《汉字要走出编码时代——汉字输入一日通》、《汉字编码设计学》,并发表许多涉及汉语汉字基本原理和基本常识的文章,如《汉语汉字的起源》、《汉字发展的时空规律和汉字变革的基本特性》、《汉字拆分的系统性》等,并即将出版《语文学林改错》。该书的几篇主要文章,构成了一个新汉字学的框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