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定海神针 - 肖星宇首页
征税和财富积累法理的统一
2017-08-29
字号:
    不是法律,而是社会等级决定了谁缴税交多少税,地位低下的人在社会中承受了所有比他地位高的人转移的税赋。而决定社会地位的关键在于非劳动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

    税收到底遇到什么问题?减税能解决问题吗?如果不能解决,那为什么减税?因为有现代金融系统,国家通过债务游戏,将偿付往后移。税务战的本质是国家间的生命力竞争。核心不是 收多收少的问题,而是谁能涵养并发展税源的问题。

    周王朝,列国通过土地征税。避税的办法是隐匿土地。秦汉以来建立户籍,国家可以按户口按人头征税。避税办法是不分家,或隐匿人口。以至于到东汉兴起坞堡。宋朝想收商业税、贸 易税,但是被打断。到明朝,以农业为基础的帝国重又摊丁入亩。

    国家办事,维持运转要钱。但越到朝代后期越收不上钱来。朝代中期开始官僚就致力于改革。为什么所有改革都走向了失败?国家的改革、社会的进步,不能依靠或仅仅依靠以维持为目 的的税改!

    古今中外,国家的税收都有一套法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财富的积累也有一套法理:勤劳致富,知识技能致富,投机倒把致富。这两套法理的错位,导致农业帝国除了依据土地征税, 没有相对公平合理的办法向臣民征税。商业规则没有建立,有知识的都学而优则仕了。没听说皇帝发了官俸还拿点“回扣”,叫个人所得税的。少发点不就完了,弄那么麻烦。发给你了还拿 回去一点,没见着这么小气的皇帝。即使有向商业征收的税也是以土地的名头。而盐引类似有价证券,专卖制度就是谁给钱谁就是包税商。

    你通过土地向地主征税抑兼并,地主就不知道多收租吗?当老百姓不掌握生产资料,所有税都收不到有钱人头上,而最终只能落老百姓头上。所以,官家自己不节约未来只有一个可能。 那么,掌权者自己能节约吗?没有外部压力,这就是违背人性的。我们不可能发起一场违背人性的改革,并且成功。

    现代国家革除了封建时代诸多弊端。无代议不纳税。人们不那么反感纳税了,可老问题换了件衣服并没有消失。国家税收满足不了支出,表现为财政赤字,GDP甚至覆盖不了债务。如果社 会在倒退,GDP还会每年增长吗?钱是有的,老问题,收不上来——所有税都收不到有钱人头上。

    什么是有钱人?无论什么时代,可支配社会资源大大超过社会人均值就叫有钱人。有钱人怎么有钱的?他们做生意有钱的?做生意也会赔。

    有钱人的诞生跟国家征税法理与如何有钱的法理不一致,密切相关。

    比如,因为天下土地都是帝王的,所以你有土地应该给你的地主(皇帝)缴税。皇帝代表国家,就是给国家纳税。这个义理就是,你依靠土地得到收入,土地是国家的,所以你应当给国 家纳税。问题是我不单是依靠土地得到收入的。土地只是生产的要素之一,我还需要劳动力在我的土地上劳作,这就是财富的源头——劳动力和资源的有效结合。也就是说,我从劳动者那里 得到的部分,并没有纳税。没有这个法理啊,我要给我的佃户纳税?开玩笑嘛。久而久之,财富也就积累在我这个节点了。这时差钱的国家发现我有钱了,想收我的钱,但是你依据的还是谁 有土地谁缴税。你认为是之前的土地税定低了,所以你要加重我的税。那我就增加地租。你叫我服役,我就给代役钱吧。没事,我提高地租。

    看到没有,中间逻辑顺理成章,但是为什么国家没办法收我的税?在生产中的有利地位让我有能力转移加在我头上的税。只要你越收税,结构就越失衡。而国家随着能力的加强,给社会 提供越来越多的公共服务,加税是必然的,这就是宿命。

    另一个角度解释,国家没有站在劳动者的立场,为劳动者代议,为劳动者议价。使得地租可以畅通无阻的向下层劳动者转嫁。

    法理建设。举正反两个例子。秦律规定,你立了军功就有赏,还能免税。这就是告诉老百姓挣钱的办法,同时也是国家征税的办法。你挣这钱是给国家缴了税的。军功是拿人头和土地算 的。国家得到新的无主的领土就扩大了税基。这里,有钱的办法和征税的办法完美统一,但也有破绽。中原江河流域内土地是这样,而北方苦寒之地和南方原始丛林这个套路就走不通了。这 种激励下能统一六国,但是岭南和阴山之北你立下军功,我拿什么给你?给你一片原始丛林你无法获得收益。给你免税,那随着帝国不断胜利前进,税基反而减少了。士兵的军功不再能扩大 税基和纳税人口了。为什么历史的走向是帝国那么不惜一切对百越赶尽杀绝?百越不会耕种纳税,而我们牺牲大怕什么?你死了还拿什么军功。于是,为了眼前平衡折损了元气。

    再来个反面的。汉武帝的告缗制度就是告诉老百姓,你去当有钱大户的报税员,我就让你有钱。有钱人通过当时的普世法理挣到这些钱,不管这些法理对不对,汉帝国能从立国的贫弱到 武帝时代的强盛,其功不可没。而告缗就把这一套法理否定了。我承担风险组织生产,获得收益,你一告我就破产了,那我还白忙活啥。旧有的河流断了,又没有新水源。告缗真是杀鸡取卵 的政策。

    一家独大的帝制,没有竞争对手,手法就这么烂。对比西班牙,人家财路就开的高大上。我出钱你探险。我投资让你挣钱,我就从你碗里分。你有我就有。这就是征税和财富积累的统一 。当然,再好的政策都有破绽。也有“偷税”的——海盗。伊丽莎白就是偷西班牙的税。

    有一阵他们说,旧的法理不好,要割尾巴。且是知道法理才是根子。这一下整彻底了。可自己怎么积累财富的新法理没有。不仅是没有,几乎要否认个人的私有财富。那就摆明不要新法 理,不要社会进步了。于是还得把旧法理请回来。当然了,旧的毛病也一并回来了。

    人类社会古今中外治理架构的症结在于有人能替国家收税。在链条上你依着土地找大地主收税,他提高地租,你收的还是老百姓的税。结果地主收租相当于是在帮你收税。你自己要建立 社会等级结构,你就无法直接向每一个老百姓收税。看似直接向老百姓收税(所谓直接税)其实还是只能是通过中间的代理阶层。为什么?你收农民钱,农民怎么有钱的?他必须通过租借地 主的地、牛、种子等农资、工具,那么生产就依靠地主的组织来完成。等地主收了租,农民还要在市场卖了粮食才有钱,也就是你的征收还需要通过粮商把控的市场,分配之后才能完成。这 么说来,国家是在食物链的底端啊。农业社会如果地主组织生产中断,影响了劳动力和土地结合的效率,产出下降,你还能收那么多税吗?说到底你还是依靠地主收税。

    农民——地主——皇帝。这是你自己建立的等级,你就没办法向农民征税,都是地主阶级帮你办的。

    资本主义制度没有解决等级社会的根本问题。只是因为经济的要素中,土地要素占比下降,以煤代表的矿资源要素提高,而企业主(掌握新技术和蒸汽机)对新要素的利用优势大于农场 主。市场自动将税收转嫁给农场主。他们当然能再转嫁给他们的佃户,但是过了一个极限,佃户也破产了,还能转嫁给谁,只有跟着破产。

    十九世纪爱尔兰的庄园经济就经历了这种过程。现代也有新闻,某显赫贵族后代要继承一座山,却没钱纳税走完继承程序。因为所谓贵族在经济地位上已经是平民了,你没办法转移国家 的税,你就只有破产,国家收回土地。

    既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那么新的社会遇到的新问题不过是老问题的变型。

    你收企业的税(高等级的社会组织者),他提高商品价格,往下游传导,还是消费者买单。你收卖地钱,他把房价抬上去,买了房的把租金抬上去。最后还是社会地位最低下的老百姓买 单。我们知道罗马的包税商是很恶劣的,你因为无法有效征税,把征税权让渡给他,他凭什么给你卖力?他一定要在税款里提留,而你的制度又没有限制他征多少税。中国一直是中央集权, 征税权都知道不能让渡,但是一样存在类似包税商的制度,比如卖官鬻爵!税收是社会运行的成本,其他社会运行成本也可以看作是一种税收(包括费,很认真的给老百姓解释费不是税,完 全没有意义)。营改增也一样。只是说谁能找到抵扣谁有优势,谁能往下传导谁赢。于是寄希望于个税能劫富济贫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是不是说所有的税其实都是老百姓出?不是。历史的根本问题在于,所有的税都是社会等级低的人出!市场中优势地位者由于其议价能力是自动免税的。我再强调一遍,你可以上门查 他的税,但是他只需要到公司给老板说一句,给我加薪,不然我就跳槽。又或者,货提价50%,要就先打全款,你不要还有很多人排队呢。所以说,税收改革的关键在税务制度之外,根本在于 提高人民在社会中的地位。这恐怕是谁都料想不到的。正是因为地位低下的人转嫁能力低,所以税都是他给。无论怎么变换收税的花样都是然并卵。

    可能有些朋友也不太了解经济所以说这么多,其实就一句话:社会等级决定了谁缴税交多少税,地位低下的人在社会中承受了所有比他地位高的人转移的税赋。而决定社会地位的关键在 于非劳动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不劳而获”在居民收入中的占比。

    那么提高居民的非劳动性收入就是关键了。这其实是世界各国面临的普遍问题。而发达国家也的确通过各种政策来改变国民的地位,保护其经济利益。欧洲有发达的工业和完善的议会制 度,于是走福利社会的路。美国有金融霸权,居民投养老金。养老金在金融市场获取收益。其实殊途同归,都是利用各自在全球化链条中的优势地位向弱势国家转嫁成本。高福利制度、优越 的生活是建立在广大穷国被“征税”的基础上的。而中国地位上升,使得他们“征税”更困难了。不能支撑福利制度和优渥的生活水平。再加上福利制度本身的问题,欧洲一直酝酿福利制度 改革。所以我们看到北欧某国新闻。抽签决定一批公民参加改革试验。不论你需不需要福利帮助,都给你发钱。只是这个额度很低,只够维持基本生活。这么做的目的一是减少福利开支,二 减少制度运作成本,三是杜绝养懒人。

    这就是发达国家的办法,以国家来保障人民的地位。因为国家机构——政府是社会中最有权力的主体。然而国家的钱怎么来的?税收是怎么收上来的?之前我已经提到,国家是在食物链 的末尾。国家用税收(福利政策)来保障老百姓的地位,而税收就是从老百姓那里来。之所以之前能持续,是因为这些非劳收入(福利)建立在对别国的“征收”上,建立在债务对未来的透 支上。是不牢固不可持续的。这反应出当下一个根本症结,国家保证居民“不劳而获”,而国家也不是“不劳而获”的,他能征得税收是需要支付巨额成本,并且是居民出这些成本的。在国 家税收大部分最终不过还是来自老百姓的背景下,他凭什么能提高老百姓的地位,从而使民众不缴税或少缴税?

    这意味着如要根本建立一个以人为本的健全社会,还需要来一场比现代民族国家诞生更深刻的社会变革。

    无论谁都可无条件的获得基本生活的收入,这个非劳动所得是保障居民免于税收转嫁到头上的根本手段——提高人民在社会中的地位!但谁有这个钱?哪个社会主体有这个资格?

    在以前的一篇文章中我就讲过:公共地的悲剧不是因为无主,而是公共利益代言人的缺位。没有也不会有一个堪大任的圣母,来维护公家利益。让公地有主(私有),只是因为缺位的背 景下退而求其次之法。

    既然是公共利益代言人,那么所有自然资源和所有人力资源都是其的资产。企业生产需要自然资源做原材料。那么掌握自然资源的公共主体向市场出售资源,所得用来满足人民的基本生 活保障。

    这种资源的收入就是公共利益代言人收取的资源税。这个税不能政府收,政府收,第一阻力大,第二它怎么用?国境之内的资源是我们每个公民平等享有的。它不能用在给老百姓身上就 不能叫资源税。政府还差钱以维持运转,它就必然要挪用。这笔钱的作用就是减少强力对个体的税收,你不挪用就减少你的收入。

    最后来解答一些疑惑。现在的专家一般提倡转移支付来解决社会问题,他们认为中国的收入分配,进而导致的种种社会问题都是因为没有如欧洲一般用福利制度做到转移支付。

    通过转移支付问题在于,国家要先有能力向富人征税。地位高可以转嫁,有钱可以移民。于是国家收取中下层的钱再转移支付给中下层。割自己的肉喂饱自己,能解决问题吗?不说是徒 增消耗,也是打折扣的。所以个税不仅不能起到再分配的作用,反而是收中低收入者的税。

    那么为什么欧美做的比我们好?他们做的比我们好的原因刚才也说了,富人失去的部分可以从国际贸易中得到补偿。由于全球生产链条中的优势地位,可以向生产链低端的国家转嫁。比 如八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

    还有建议提高劳动收入占比的。在产业链低端,这么干企业成本会更加恶化。企业不提高工资,国家给补助,给劳动奖励呢?这又回到原来的问题,这钱哪里来?印出来是要稀释原有持 币人,大多是老百姓的钱包的。并且,你奖励劳动,劳动供给增加,市场上劳动力价格会更低。这种降低是对高层次劳动冲击大还是低层次劳动冲击大?

    像我们这种形势的国家,根治的办法就只有打破旧制度,老老实实的提高非劳动收入。

    换个角度来讲明白税收的问题。本来我为了讲明白,引入了“负税赋”这个概念。有人理解不了,有人很抵触。那我只好不这么讲了。我也不必讲公共利益代言人和政府,这两个权力实 体的区别了。那就以现在我们收税遇到现实问题切入。收不上来钱怎么办?

    我们要收取长江的势能,是怎么办的?建立大坝。工程师知道,在哪里建造大坝,有利我们收取势能。同样,我们在消费环节收税,在持有环节收税,在哪里收税,效果也不同。刚才我 们也分析了,不管你哪里收税,只要在市场中,哪只鳝鱼滑溜,谁就不会被收税。市场中各种合法不合法偷漏税,我们加大稽查力度却提高了收税成本,现在税务部门多吃香。那么怎么办呢 ?哪里是收税的关节,而不会被转嫁的点,有吗?有!

    一个办法,控制资源,在资源进入市场的源头收税。这就是“唯官山海为可耳”。那为什么前人一直这么干,不仅挨骂,还把国家弄的乱七八糟呢?桑弘羊那么干是因为汉武帝打仗要钱 。就是说,这钱不是用来提高老百姓的地位的,是用来实现帝王功业的。这就是之前说的,国家来收这钱,来分配这钱,并不能实现“官山海”的真正价值—— 让老百姓得到属于他们自己的 自然资源。

    之所以能,是因为资源还未进入市场。因为只要你在市场中收取什么,那么一定是市场中最失败的,那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承受一切。而资源进入市场的关口,就是我们收取费用而不是简 单让弱者承受一切的税务制度的关键。

    如此,实现一个显而易见的公正原则——谁付多大代价,谁占用多少资源。并且,我们知道当下是谁收了老百姓的钱,吞了国家的税呢?当代的“包税商”是谁呢?房地产链条上的人。 他们依据国家的政策法律和鼓励得到了过多的东西,想要继续听从国家号召走向海外,但是被国家按住了。国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针对自己养大的老虎。然而,资源税就是这么一个好办法。 偷了珠宝店的人拿着珠宝业是没用的,得换成钱。同样,地产商拿着钱其实也是没什么用的(钱在长期来说是贬值的),关键是兑现成资源。于是也只有把住资源的源头,向市场收税,同时 以资源红利反哺每一个人,降低他们获取生存资源的成本,这就能追回某些人拿回的钱——人们在市场上对金钱的争夺,到底还是为了分配资源。这才是金钱游戏的本质。而我这是一个全方 位的补救制度,根治等级社会以来的所有社会问题的最终方案。对的,他就是实现共产主义的不二法门!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本人认为楼主的一个关键说法是不正确的!--------人均交税多的是资产阶级富人,而不是下层民众中的穷人!!
    2017/8/29 16:14:5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80后,重庆人,车工(机械制造业加工工人),信仰共产主义。为中国崛起而思考,为人类世界的思考是我的基本属性,是我挣不脱的枷锁,是我与生俱来的宿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