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农民代言 - 李昌平首页
为富士康工人哭,为中国哭
2010-05-31
字号:

  从2010年1月 23 日到的5月 21日,不到四个月时间,富士康工人有了“十连跳”。“十连跳”,十个生命, 震惊了全世界!5月25日,富士康工人又有了“十一跳”。连富士康的“客户”苹果公司也觉得不能再熟视无睹了,并准备派出调查团前往深圳富士康调查时,富士康总裁郭台铭才不得不从台湾飞往深圳富士康处理“十一连跳”危机,不,严格说,郭台铭是前往深圳进行危机公关的。

  郭台铭在深圳富士康呆了几个小时,便面对媒体说:“除了道歉还是道歉,除了痛惜还是痛惜”,并声称“十一连跳”与管理无直接关系。注意,郭台铭把“十一连跳”只跟企业管理挂钩,且又否认管理与“十一连跳”有直接相关性,这就是说,富士康十个员工的以命抗争只是员工自己的原因。郭台铭真是公关高手!

  说郭台铭是公关高手,更在于深圳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和郭台铭配合异常默契,发言人说:对政府未能制止连续坠楼事件深感不安,希望富士康提升管理水平。注意,深圳市官方接受了郭台铭的逻辑,“十连跳”只与企业管理相关,与别的无关,通过提高“管理”是可以避免再跳了。如果管理提高了,员工再跳,就进一步证明员工跳楼自杀是员工自己的原因了。

  中国最知名学府清华大学的心理学专家樊富珉受郭总裁之邀,空降深圳会诊富士康“十一连跳”,作出的结论是富士康员工的自杀率远远低于全国的自杀率。我的天啊!深圳富士康40万职工,不到半年,以同样方式有11人自杀,专家的结论竟然是自杀的不是多了,是不够多!对待工人的生命,专家樊富珉们竟然比资本家和亲资本家的官僚们更加冷冰冰!

  郭台铭、深圳官员和心理专家合谋的表演,让我感到恐惧!

  笔者90年代曾在监利县工作,监利县是一个有150万人的农业大县,有好几年好多乡镇的农民负担每年人均超过了700元,农民种地普遍亏本,政府经常性动用警力和社会混混下村逼粮逼款,还把交不齐粮款的农民关“小黑屋”,即使这样,监利县农民喝药自杀、投河自杀、上吊自杀的人数每年也没有超过10个。尽管没有富士康这样震惊世界的“十一连跳”,党中央、国务院对监利县农民“以死抗争”高度重视,多次派出调查组,很快纠正了加重农民负担和逼粮逼款的错误做法,追究了相关责任人的责任。2001年后监利县农民因政府税费负担自杀的现象基本上得到了控制。郭台铭请的顶尖心理学专家真混蛋啊,在一个工厂、半年不倒的时间、以同样方式有11人自杀,你竟然一句轻飘飘的“自杀率远远低于全国水平”就帮助郭台铭解脱了。(可是,樊富珉你想过没有,你拿了郭台铭的钱为郭台铭开脱,把整个中国说成自杀的地狱,你就不怕得罪咱们的党和政府?时下之中国,正科学发展、和谐社会、太平盛世!)

  正如广州学者吴重庆所说:面对工人的“十一连跳”,在资本家、政府官员、专家轻飘飘、软绵绵、冷冰冰言论的背后,传达的是同一个认识:企业员工自杀,是因为员工个人心理失衡所致。资本家、政府官员、专家都不愿意去触碰“个人”之外的任何问题,在这种类似“共谋”的遮捂下,年轻的生命尽管接连纵身而跃,沉重的肉身尽管叩碎了坚硬的地面,却丝毫触动不了资本家、政府官员、专家冷血的心肠。

  富士康“十一连跳”惨剧的发生,难道真的如郭台铭、政府官员和专家们所言,是“第二代农民工”的“娇贵化”所致?难道真的是自杀者个人心理脆弱的表现?富士康工人每月休一天,每天工作12小时、休息(如厕)10分钟、吃饭1小时,工友室友互不认识,工作不能说话,焊点需读秒。富士康流水线上的普工,月基本工资只有900元。还被一度被要求每位员工都要和企业签“不自杀协议”。富士康工人说:“人还不如那台机器,它至少还有声音,我连话都不能说。它至少还有价值,我却分文不值”。我曾经在监狱农场实习和工作个半年,也参观过监狱办的工厂,并给监狱工厂的管理者们讲个课,富士康对工人的管制比牢狱还监狱,这比马克思笔下的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和压榨更加残酷。马克思笔下的工人是自由的,是有工会的,是可以通过出卖自己的劳动完成劳动力再生产的——可以谈恋爱、可以结婚、可以生子、可以赡养老人等。在富士康这样的工厂工作,特别是青年人,连谈恋爱的自由和权利都没有,更谈不上结婚生育和赡养老人了,该是多么绝望啊!如果郭台铭、政府官员、还有专家说自己很坚强、不娇贵,不妨自己进富士康“现代集中营”体验1-2年!

  为了防止“十二跳”,按照郭台铭和政府改善管理的要求,富士康针对员工的“个人因素”改善管理的措施竟然是:“不惜代价”在富士康工人宿舍区广铺“爱心网”,富士康准备在员工宿舍安装天网、地网和隐形防护网,总面积可能有150万平方米。富士康十名自杀员工的生命,换来的不是对40万工人权益的提升,不是政府对郭台铭的谴责,反而是对工人的进一步管制。

  郭台铭“不惜代价”进一步管制工人,并没有阻止工人“十二跳”。

  郭台铭和深圳官方进一步加大了干预措施,增加了数千心里医生进厂对工人开展心里危机干预,还增加了数千的保安,并采取了 “人盯人联保联防”措施。在笔者正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传来了“十三跳”。

  从“十二跳”到“十三跳”,仅仅4个小时。越跳越快,这可能是郭台铭、中国官方不曾想到的。因为资本家郭台铭和亲资本家的深圳官方永远都不会理解富士康工人对 “尊严”和“自由”的渴望。工人在他们的心目中,是机器,是牛,甚至不如动物。

  在一个县,有农民连续自杀,要立案调查,相关责任人和县长要负责任;在一个学校,有学生连续自杀,校长要负责任;在一个政府机构,有公务员连续自杀,领导要负责任……富士康连续“十三跳”了,就不能停业整顿?企业领导人就不能被追究责任?政府不能做郭台铭的龟孙子,政府要把工人阶级当人待,让工人阶级看到未来的光明,这才是阻止“十四跳”“十五跳”的治本之策!

  吴思的《血酬定律》告诉我们,富士康工人的“十三跳”,是因为富士康工人生活在“血线”之下。只有生活在“血线”之下而又不力反抗的人,才会有“生不如死”的无奈选择。

  富士康已经持续了“十三跳”。十三个生命没有换来我们对发展模式和制度的反思;十三个生命没有换来全国总工会一句声援和安慰,哪怕是放个屁以表明全总的存在!历史会记住中国全总的,历史的耻辱柱上一定会有中国全总,历史的耻辱柱上当然会有郭台铭,还有中国及深圳官方和所谓的专家!

  历史的耻辱柱上,也应该少不了全国共青团中央,还有全国青联、全国学联、全国工商联、全国妇联、全国消协和劳动监察部门。

  历史的耻辱柱上也应该还有大多数如我一样如行尸走肉般沉默着的大陆公民。在富士康第一跳、到第十一跳,我一直沉默着,这是我人生中的最耻辱的一页!

  吴思的《血酬定律》还告诉我们:“十三跳”之后,如果“血线”下的人有增无减,一定还会有“生不如死”的“十四跳”“十五跳”……,但也一定会有工人阶级为新生而“拼死一博”的惊险飞跃!

  2010年5月28日晚,孙恒的农民工演出团在北京朝阳的皮村,为富士康“十三跳”的兄弟姐妹们举行了《生命尊严——悼念富士康工友》悼念晚会,他们的挽歌感到了上苍,28日的北京夜晚,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上苍也在陪伴孙恒的农民工演出团为中国工人阶级哭啊!上苍何尝不是为中国哭啊!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郭台铭、深圳官员和心理专家合谋的表演,让我感到恐惧"
    2011/1/21 0:04:04
  • 124楼wtyn:
    [116楼] 评论人: ysughb
    “恕我直言,您的很多说法可能过于主观,而且由于过分急于表白而忽略了对象的存在”。
    回复:我想我的主观还不至于无视其它对象的存在。我一直以为,我的思维方式是擅长考虑其它对象的,不至于杀开一条血路。我想,您没有举例具体说明,让我模棱两可。
    2010/7/7 13:48:27
  • 123楼ysughb:
    关于“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种族,不同的阶层,都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变得越来越像完美的人而不是越来越像野兽或机器。”,我尚没有了解和学习其它国家民族的能力和机会,但由您的介绍能够感到希望,更希望日后能从您多学习多了解自己视野之外的一切。但越来越好也不一定绝对和完全靠“天性”导引,为什们我们人类通过改造只能把自己变成“野兽或机器”,或许我们人类的共同希望和根本利益正是要也只能通过对于自身的改造来完成。
    我也“相信人类是一直在向正确的方向前进”,但我认为人类前进的正确方向把握在自己手中,而非天性。因为万物由生到死由有到无,天已注定,作为特殊的客观存在形式的生物也不曾摆脱,我们人类或许最终也无力从本质上超越生物范畴,但至少我们不应该还是象历史上的恐龙一样面对天意选择时无动于衷。是否我们还可能有另外一个选择,那也许正是我们的希望,而这个选择必然也只能在我们自己。
    2010/7/6 10:42:23
  • 122楼ysughb:
    to [121楼] 评论人 老树:
    基本同意您的观点:"建立合理的制度是建设美好社会的必由之路,也是塑造完美人格的必由之路。在一个恶劣的制度下,绝大多数人不可能拥有完美人格,更不可能建立象共产主义社会这样需要完美人格的社会。",实际上该观点和马克思对于主观和客观关系论述的一个方面异曲同工。人的主观认知作为客观存在(自然存在、社会存在等等)的反映而具有被决定属性无可非议,但非绝对如此也并非完全。人类认识不仅仅是对于客观的反映,经过感性和理性之间的反复运动必然要高于客观存在而起到对客观存在的指导(也可认为是一定程度的决定)作用。这就是我们人类对自身能够摆脱任何客观事物由生到亡必然规律抱有希望的唯一根据,因为我们人类作为客观存在的一部分但不仅仅是客观存在。这也是我们人类信仰的出发点和对自身负责的根本所在。
    关于“合理的制度,就是一个最大限度地开发利用人的自然天性的制度,而不是试图人为改造人的自然天性的制度,扭曲人性的制度”,同意社会应该尊重和利用“人的自然天性”,但人类对于自身的改造是必要的,或许避免人性的扭曲正是人类自身改造中最关键的命题之一。做得差确实尚不如不做,但因为可能做得不好就听天由命也不应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况且我们对自己尚抱有希望。
    2010/7/6 10:42:14
  • 121楼老树:
    120楼/ysughb:总的来讲,我是制度决定论的坚定支持者,认为建立合理的制度是建设美好社会的必由之路,也是塑造完美人格的必由之路。在一个恶劣的制度下,绝大多数人不可能拥有完美人格,更不可能建立象共产主义社会这样需要完美人格的社会。所谓合理的制度,就是一个最大限度地开发利用人的自然天性的制度,而不是试图人为改造人的自然天性的制度,扭曲人性的制度。我相信人类是一直在向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不是像有些人以为的那样正在走向灭亡。因为我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种族,不同的阶层,都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变得越来越像完美的人而不是越来越像野兽或机器。
    2010/7/3 14:49:34
  • 120楼ysughb:
    to [119楼] 评论人: 老树
    对于您的观点"中国共产党员的平均素质,应该说不会比平均水平差",我没有调查,故不应贸然反对,但可能您的判断也只是出于个人小范围的了解和更大程度的主观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实中共产党人的自身素质总体上已经到了令人忧患的程度,而且已经的三个代表、先进性、科学发展观以及争优创先显然是自欺欺人,或许这是更加担忧(任何问题的存在本身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面对问题成为问题)之所在。
    部分同意您关于代理人和被代理人的论述观点,但您的观点还是在私有制认知为前提。在大家的认知还是不能摆脱现实欲望(谋生)而选择理想的情况下,您的思考可能会对社会矛盾在度的范畴下进一步调和起积极作用,但对于现实中国的社会实际的操作性不见得比我所诠释的理想更高。
    社会关系的矛盾调和最根本的希望还是在于我们认识(仅靠结构、方法、手段的作用是有限的,建议看一看关于私有制社会关系条件下社会矛盾不可调和的有关思考)的觉悟,当然人类认识的普遍觉悟和共产主义一样目前还只能是个理想。但对于掌握社会公权力的领导干部要求其达到认识的觉悟却不仅仅也不应该是社会理想(很多优秀共产党人的行为已经呈现给我们很多现实,昌平同志就是一位,他们就能够代表人民群众利益也是党的根本利益,也在实践中较好的实现了社会关系的矛盾调和。),而且应该是中国共产党对于共产党人尤其是领导干部的最基本要求。我相信真正的共产党人依旧存在(虽然在主流的迷失中失去声音和位置),我更相信人民群众的期望还在(虽然在......),民心向背历史抉择只在于我党是在信仰的呼唤下从现实既得利益中觉醒,还是在无穷欲望的牵引下彻底走向最终的灭亡。作为共产党员,信仰不移希望不息,呼唤是本分力所能及是责任;努力不止灭亡不惧,灭亡也是共产党人自我革命的一种选择,只是面对人民群众的历史罪过无力补偿,恐非愧一字能及。
    2010/7/3 12:51:53
  • 119楼老树:
    118楼/ysughb: 中国共产党员的平均素质,应该说不会比平均水平差,简单地换人可能更糟。我说的“取消职业代理而由临时兼职代理代之” 还不是简单地取消“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而是说,取消任何个人或党派靠执政来谋生的制度,任何执政的个人或党派必须靠执政之外的专业服务,靠对被代理人的服务质量来谋生。执政期内的收益完全靠他所代表的群体自愿支付,国家财政不用付他一分钱,把潜规则变为明规则,让政权的秘密完全对大众透明。同时用宪法保证执政代理人名额不会被某一群体垄断,必须与被代理人数有固定关系。
    这种方法的有效性已经部分得到了现有制度的证明。在现有的代理人中,我注意到最为忠于被代理人利益的是资本家集团的代理人,工人农民的代理人最有可能背叛变节。而资本家集团的代理人机制最为接近前述方法。这一点上,大家有必要向资本家们对代理人的管理方法学习,保证自己的代理人至少有同样的忠诚度。
    在这个机制下,中国共产党仍然有可能是最大的政党,如果他确实像宣称的那样得到大多数人的选择。只不过这时他不能自己说了算,他的福利也不能直接从国家财政摄取,而是需要经被代理人同意。以上只是大致的轮廓,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研究,比如代理人的挑选方式,比如执政效率等等。共产党现在不是主张科学发展观吗?大家开动脑筋,打破条条框框,说不定中国可以建立一种世界上最先进的政权机制,使其他的难题迎刃而解。
    2010/7/2 23:23:33
  • 118楼ysughb:
    [117楼] 评论人 老树:
    您的意思可能就是指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吧?
    当前的社会腐败与其有一定关系,但不是根本原因。
    当然,社会的现实改善可能与理想(纯粹的理想的社会关系思考)无关,有效的正是任何可能有关的因素的共同作用,所以您的思维可能更具有现实意义。问题是作为草根的我们目前都与现实离得太远,所以可能理想相对反而更实际一些。
    但我坚信人类社会存在的唯一和真正希望只能存在于向理想的无穷靠近(我当前对社会理想的理解就是共产主义,当然共产主义也必然随人类认识的发展而发展)之中,对于我国、我党和我们每个人也是一样。当然,人类对社会存在的认识和觉悟可能比对客观存在还要困难(当前环境破坏导致已经越来越清晰地人类客观存在危机尚不能促使人类对客观存在的觉悟,欲望还是控制着人类行为并导致最终灭亡),所以我对于人类社会理想和希望的呼吁可能没有多大意义,甚至永远也不会有什么意义(如果人类根本就没有突破现实而注定灭亡)。当然,这并不影响我们对共同希望的求索。
    2010/7/2 17:03:33
  • 117楼老树:
    115楼/ysughb:  "任何社会关系中总需要有代理和被代理关系存在"应该没错。我在想有没有可能取消职业代理而由临时兼职代理代之?
    2010/7/2 14:16:01
  • 116楼ysughb:
    to [114楼] 评论人: wtyn
    呵呵,我和老树先生聊的不是具体的经济或政治,只是谈谈社会理想。
    恕我直言,您的很多说法可能过于主观,而且由于过分急于表白而忽略了对象的存在。可能和有关经济学家讨论会更合适,如果您确有“科学的经济方案”。
    2010/6/30 12:45:02
  • 115楼ysughb:
    to [112楼] 评论人: 老树
    同意您的前两种观点,前一个靠道德后者靠强权实现暂时的社会关系平衡和矛盾调和。
    第三个我认为任何社会关系中总需要有代理和被代理关系存在,即使人类有机会实现理想共产主义也应该是避不可免(当然这里的代理和被代理的社会关系并不只局限为政治关系和经济关系)。而共产党人所追求的理想共产主义中社会矛盾的调和在于通过大多数人的思想觉悟而使个人在社会关系的代理现实中以公共利益为价值准则,从而使被代理的利益得到保障(当然处于代理位置的个人自身利益也只能通过这种社会关系真正获得保障,因为毕竟每个人在社会关系中不可能只以代理形式存在,总是代理和被代理的矛盾统一体。而且往往被代理存在占更大比例,这点只要我们想想是自己依靠人类多些还是人类依靠自己多些不难得出答案。)
    社会矛盾的不可调和根本上并不是在于政治和经济利益本身,也不是在于代理和被代理关系的存在,而是每个人社会存在和思想的不统一(或不和谐)。一个人以社会关系中的“代理”存在,它所代理的是某些社会关系,权力来自社会,当然应该维护社会(即公众)利益,但若其思想上已经完全为个人欲望和利益所控制而忘却了作为社会人的基本责任,这就造成了个人社会存在和主观思想的扭曲和分裂,也提供了社会矛盾的根源。
    2010/6/30 12:21:27
  • 114楼wtyn:
    [111楼] 评论人: ysughb
    社会最深刻的矛盾不是腐败而是经济体制,腐败的原因是因为经济体制的不健全而存在的腐败土壤,无论怎样为共产党人进行教育或洗脑都难以保证共产党人站在腐败的土壤之上而不滋生腐败经得住诱惑,哪怕用极端的手段严厉惩治也仍然会无补于事,就是所有的宗教信徒也未必在利益面前而不显得贪婪,高尚的人不会占据社会人群的绝大部分。有些人之所以具备大公无私的精神而被人们所称戴并非完全信仰,而是因为他没有经历长期的穷困饥饿可以在声誉方面有条件展示高尚品德,获得的声誉比获得的财富要多也不失为最佳的选择。尽管如此也未必在长期的工作中出污泥而不染。 
      良好的宣传社会道德高尚情操不是包医百病的灵丹妙药,社会道德高尚品格往往在巨大的财富面前显得苍白而虚伪,尤其是在一个饥饿或贪婪的人面前。
      假使中国不存在一个腐败分子,是不是中国就不产生问题呢?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与腐败有多大关系呢?是不是因为社会没有腐败而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就不会发生呢?好多清正廉明的官员而周围都是穷困的人群怎么解释呢?最合理的解释是:社会问题的根源不是腐败而是经济体制、经济结构,源于当局对经济缺乏科学的认识而不断频繁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为不确定的经济发展方向盲目的保驾护航,以至于好的建议科学的经济方案难以抬头,让真理屈服于政治。
      
    2010/6/29 4:14:3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