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剑胆琴心 - 时寒冰首页
“刺死辱母者”背后的真凶与经济之痛
2017-03-31
字号:
    苏银霞是一个做实业的人。查工商注册信息获悉,苏银霞的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5月18日,注册资金1亿元。从时间上来看,苏银霞的企业正好赶上“4万亿”救市计划推动经济迅速膨胀的时候,天量货币投放营造出一个美妙无比的幻觉,这种幻觉让做实业的人以为,这是一个做大做强企业的天赐良机。

    苏银霞的企业迅速扩张。一个信息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这一点:她的公司注册资金从518万元,迅速增长到1亿元。

    做实业的人,在做顺手的时候,都会把自己的利润全部投入到企业的运营当中,自信的人,甚至还会通过各种关系从银行贷款扩大规模。苏银霞就是这样做的。

    钢贸企业与经济大环境密切相连。

    “4万亿”吹起来的,总归是一个大泡沫,而世界上,从来不存在一直膨胀从不破裂的泡沫,尽管有些所谓的神话依然在延续。

    从2011年开始,钢材价格开始下跌,苏银霞并没有警觉。她不知道,这其实是一个悲剧的开始,而不是一个暂时的现象。此时,整个中国经济都在为“4万亿”还债,苏银霞不过是其中的一位。钢材价格持续下跌,一口气跌到2015年底,期间,超过60%做钢贸的商人被迫退出了这个行业。有媒体报道,据不完全统计,自2011年起,钢贸行业因债务问题有超过10人自杀、300多人入狱、700多人被通缉,导致的坏账规模近100亿美元。

    苏银霞没有退出。

    她通过向银行贷款的方式苦撑。

    4万亿”的时候,银行拼命找企业放贷,受宠若惊的企业也拼命吸纳这些贷款,而到泡沫慢慢撕裂的时候,正是贷款到期银行收贷之时,而产能过剩与经济的下滑,已经让许多企业走向亏损——这正是许多企业被迫借高利贷的根源之一。

    “4万亿”组织了一场盛宴,又在盛宴到达高潮的时候突然撤掉,让狂欢的人在黑夜中无助地倒下。

    银行债务到期的情况下,苏银霞面临着资金流断裂的风险。她依然没有选择退出实业,她坚信实业会再次给她带来机会。在无奈的情况下,她做了两个选择:非法集资、借高利贷。

    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苏银霞分别从冠县泰和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吴学占处借来100万元和35万元,约定月利10%。根据国家法律规定,民间个人借贷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的4倍。超过上述标准的,就属于高利贷。月利息10%已经远远高于这个标准,属高利贷无疑。苏银霞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仍无法还清欠款,最终由逼债引发悲剧。

    但是,这绝非苏银霞一个人的悲剧。

    根据媒体的报道,吴学占的高利贷生意大致从2012年开始进入山东冠县工业园,到2014年2015年,达到巅峰,冠县工业园约200家企业,50%到60%和吴学占的高利贷生意有关联,有的是借款,而有的是为借款担保,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更令人震惊的是,吴学占只是当地做高利贷生意人中的一位,还不是最大的,像他这种规模的放高利贷的,还有几位。这意味着,这个县级工业园内的企业,与高利贷相关的,比例可能远远超过60%。

    身为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的吴学占,向一直做实业的苏银霞放高利贷,做实业者再次被冠以房地产之名的企业抽血、吸血,做实业的人再次被迫向做地产的跪拜,这仅仅是个别现象吗?这仅仅是巧合吗?吴学占在当地能拿下那么多工程项目,能明目张胆地放高利贷,仅仅是因为他个人黑吗?常识告诉我们,在黑社会的背后,经常隐藏着官商勾结、警匪勾结的影子,恐怕这才是值得有关部门彻查的症结所在。

    “4万亿”究竟是为了谁?

    再回到源头上,“4万亿”救市计划说是救实业,其实是救了房地产开发商,而毁了实业。当人们围着“4万亿”搭建起来的美妙泡沫翩翩起舞的时候,真正值得庆祝的是房产商们,而不是做实业的。苏银霞因这个伟大的泡沫而不切实际地扩张企业,最终成为这个美丽陷阱的牺牲品,而她割舍不了对实业的热爱,执着而顽强地苦撑,最终让她不仅一无所有,还背负一身债务,连儿子也身陷牢狱之中。

    “刺死辱母者”案更像一个隐喻,或者一个缩影,偌大中国这几年来的经济之路,都浓缩在了这个血案当中。做实业的人,投机的人,两种选择,两种命运……

    当“4万亿”把泡沫吹起来,当房地产商欢天喜地地引吭高歌,当他们拿着搜刮来的钱财做起高利贷的生意……扪心自问,有几个人不是高利贷的受害者呢?对于那些因住房问题苦苦挣扎的人而言,高房价,不过是高利贷的另一种存在形式而已。

    为什么那些投机的人,那些好逸恶劳的人,总是高高凌驾于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做实业的人之上?

    为什么那些投机的人,那些好逸恶劳的人,总能成为经济周期中的受益者?

    “刺死辱母者”案,是一曲凄怆的悲歌,这首悲歌中,包含着许多踏踏实实做实业者的热泪!

    “刺死辱母者”案背后,有太多东西需要我们反思,不仅仅限于伦理,也不仅仅限于法律,还有更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008年的四万亿政府投资,就是“中版凯恩斯主义”,是特殊时期的反危机利器。时其时是对财经一窍不通,成天胡说八道。
    2017/4/8 7:03:22
  • 27楼高利贷本身就是风险投资

    这是今天听到最冷的冷笑话
    2017/4/2 17:30:48
  • 21楼,于欢哪只眼睛看见有人侮辱他妈?他说辱母就辱母?证人呐?!骂他妈丫就可以捅死人?扯淡!
    所以判丫无期徒刑已经酌情啦……
              捅死得少。死几个。才能引起重视。流氓死的少。社会不缺它们。
    --------------------------------
    扯淡!
    于欢借高利贷就不是流氓家庭啦?一个守法公民一个合格公民有几个去借高利贷的?所以在我眼里于欢一样也是个流氓是个赌徒,社会也同样不缺于欢......
          富人借富人高利贷是狗咬狗。借给穷人,那就是杀人。
    2017/4/2 16:04:23
  • 17楼于欢的事,以后会水落石出,但你呀动不动就在网上喊打喊杀,咱就不爽,像你这样家伙,咱在网上也见过,以前混其他网站,咱是有多粗就K多粗,咱就是叼丝,什么下三流脏话都能脱口而出。

    来到这草根网,看到这么多文明人,咱也不好意思暴粗。

    17楼,暴粗对咱这样的叼丝才是正道,但草根网咱还暴不起来,当然如果有人愿意陪咱暴粗,咱嘿嘿
    2017/4/1 23:57:21
  • 正在观看到电视剧破晓,看到十几集,在想编剧导演是不是在写聊斋呢,就像电影让子弹飞一样。
    2017/4/1 10:18:01
  • 欢没有社会危害性,法律不应扬恶抑善。
    --------------------------------
    如果于欢家隐蔽了财产还杀人,于欢还没有社会危害性?你可真会扯淡!!
    2017/4/1 9:54:04
  • 洪浪滔天:借高利贷方走司法程序该入狱的入狱,不入狱司法有限制消费!就是说:借钱方今生今世不管你打工挣多少钱,只留下该地区的最低平均工资以下部分,该地区平均工资以上部分用于还债即可,有必要杀人吗?(北京平均工资是3500元,也就是说:两口子7000元以下随便花,7000元以上部分才强制性还债,懂吗?!)
    于欢杀人只能说明于欢家有可能隐蔽财产!!
    2017/4/1 9:46:21
  • “刺死辱母者”背后的真凶与经济之痛的根源就是:一些既无信用又无抵押物同时又缺少自有资金的赌徒在开办小微企业,它们就是一些大白痴,所以它们像于欢一样耍流氓杀人也就不足为奇啦!!!


    前几天北京法制进行时播放了一个类似的案件:一个找不到正式工作的男孩在北京开了一家蛋糕店,由于营业利润没有租房房租高,所以一直亏损数年,数年间他也借了高利贷,利滚利达几十万,他就偷偷在淘宝上买了个假房本把他父母的房子抵押给借高利贷方,结果法院判决:要么他父母卖房调解结案,要么他入狱服刑,结果他父母选择让他以造假罪入狱服刑,(他父母采访时说他们去世后可以再把房产给他继承,他出狱后可以让他回家居住)
    2017/4/1 9:21:15
  • 捉曹削斌:
    高利贷的贷款对象往往是缺少自有资金的小微企业。这就带来一个在国民经济中如何定位中小企业的作用和前途等问题。
    -----------------------------
    这就对啦!
    高利贷是无抵押物的信用贷,它只能作为超短时间应急之用!
    高利贷的贷款对象往往是缺少自有资金的小微企业,可这些缺少自有资金的小微企业主有信用吗?!
    那么这些既无信用又无抵押物同时又缺少自有资金的小微企业主它们凭什么开办企业?!


    要我说这些既无信用又无抵押物同时又缺少自有资金的小微企业主它们就是一些大白痴就是些赌徒,所以它们像于欢一样耍流氓杀人也就不足为奇啦!!!
    2017/4/1 9:03:30
  • 21楼,于欢哪只眼睛看见有人侮辱他妈?他说辱母就辱母?证人呐?!骂他妈丫就可以捅死人?扯淡!
    所以判丫无期徒刑已经酌情啦……
              捅死得少。死几个。才能引起重视。流氓死的少。社会不缺它们。
    --------------------------------
    扯淡!
    于欢借高利贷就不是流氓家庭啦?一个守法公民一个合格公民有几个去借高利贷的?所以在我眼里于欢一样也是个流氓是个赌徒,社会也同样不缺于欢......
    2017/4/1 8:47:19
  • 按照时寒冰的逻辑,交通事故的“真凶”不是司机,而是生产汽车的工厂,生产的汽车多了,发生交通事故就不是一个人的悲剧。交通事故的“真凶”甚至可以算到汽车的发明者头上,汽车发明了,必然改进,必然大量生产,必然有交通事故发生。交通事故的“真凶”是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催生了汽车的发明,为汽车的大量生产创造了条件,于是人类发生交通事故这种以前从来没有的事情就不可避免了。交通事故的“真凶”也可以说是女娲(或者说夏娃或传说别的某个人类的祖先),有了人,便不可避免的或有人间悲剧。交通事故的“真凶”到底是谁,当然不是生产汽车的厂家,不是汽车的发明人,不是工业革命或技术进步,更不是女娲(夏娃),谁是某起制造交通事故的直接责任者谁就是“真凶”。
          高利贷不必然导致于欢杀人,“4万亿”与于欢杀人更缺少联系,杀人案的真凶就是于欢自己。时寒冰真能胡扯,因能胡扯便成大V。
    2017/4/1 7:59:24
  • ??
    2017/4/1 7:01:4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姓时名寒冰字暖之。70年代人。现居上海。上海证券报评论·专题部主编。
本人E-mail:editor@vip.sohu.com
通信地址:(200127)上海市浦东新区杨高南路1100号上海证券报 时寒冰(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