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力工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尽求公允 - 俞力工首页
从曲阜建哥特式教堂想到
2016-02-20
字号:
    任何社会,一旦普遍树立了某种价值观念,便会产生一定的具体影响。树立价值观不外主动效仿,和外来强加两种方式。如果是有计划促使上行上效,而后再促成上行下效,那么就更加 水到渠成。

    自从鸦片战争开始、中国文化自尊逐步遭人摧毁之后,随之萌生的便是一种甘之如饴的文化激进主义。从此,凡传统的,就与腐朽的等同起来;凡西方的,便代表着进步与方向。

    最近看到一篇介绍梁思成的文章,里头极为关键的一个片段便是,在他夫妇呕心沥血试图保护北京古城之时,毛泽东却憧憬着未来能够从天安门上透过辽阔的广场看到周边四下林立的工 厂和与天空比高的浓烟。不错,文化激进主义的部分核心内容就是不惜代价的追求硬体建设与GDP。在此主导思想左右之下,所有传统的,都视为前进道路上的障碍,于是摧枯拉朽地都给拆了 。如今,取而代之的却是冤魂不散的雾霾天。

    梁思成当然很清楚欧洲大多城市的规划严谨。他们除了教堂、政府建筑与纪念碑之外,禁止在传统老城区搭盖任何四层以上的现代建筑。如今,他们正是靠着这些独特的文化遗产,以最 低成本吸引着众多国际游客的目光与开销。

    这是个文化问题。文化一旦受到摧残而出现断层,后代人就只能倚托一些老照片怀旧追思了。

    文化价值胡乱嫁接的另一个例子,便是在高举“民主、自由、人权”旗帜的潮流下,人们会毫无心防地拆除任何法律、道德的底线。每个人的主张、行动,哪怕是最龌龊的举动,都可在 这些冠冕堂皇的标签下找到庇护的港湾;而且,无底线的容忍程度,又变成维护普世价值多少的标志。我们不要是只看到最近港台的一些街头乱象,也必须看到内地许多年轻人对港台的文化 价值的羡慕与向往。此外还必须注意到的是,所有的颜色革命、民主外销运动,都有一定程度的里应外合,而其共同特征就是:几乎无所不包的价值标签与口号,唯独缺少“法制/治与道德” 。

    这是另一个层面的文化问题,涉及的是我们的软体建设。因此也涉及当前讨论的基督教,或者,严格说来是“美国新教福音派”在中国大陆急剧扩张的问题。

    翻翻西方近五百年的扩张史,有个显而易见的吊诡现象就是,在西方不断世俗化(以人权替代神权)与现代化的过程中,却巧妙地利用宗教外销来配合摧毁其他文化圈的殖民扩张政策。 这么做,道理很简单,就是让殖民地丧失固有文化认同与自尊,同时杜绝其科学与理性的发展前途。

    无独有偶,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基督教文化圈迈进后现代社会阶段之后,其普遍现象便是,社会上出现反传统、反哲学、反历史的强烈追求,于是乎进一步地瓦解传统基督教势力。然而 ,唯独美国的“原教旨主义新教福音派”却背道而驰,就只有它,能够在新保守主义政客的参与和支持之下,急剧扩张。其声势之大,速度之迅猛,甚至可视为新十字军东征的“先遣部队” 。

    1949年,中国基督教徒人数不过就三百万上下,且以天主教占绝大多数。该情况大体维持到1979年不变。如今,据不同的报道,新教教徒已高达8000万左右(取中间数),而且,其多数 属于以福音派为主的各种流派。

    美国福音派的一大特点便是推动政教合一,其次便是鼓吹“末日决战”,即“协助犹太人征服伊斯兰世界,以实现天下大治、救世主再现的千禧年”。不言而喻,该主张反映了美国新保 守主义势力与国际犹太势力的结合。于是,别的不谈,单就中国的东独问题而论,本来是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由西方势力培训少数恐怖分子所造成的问题。更具体的,以叙利亚事件为例 ,从西方集团遣送恐怖分子前往叙利亚进行颠覆战争开始,到全面摧毁该国的军、民基本设施,到制造50万人的死亡和400万难民的流离失所,到难民问题引起欧洲的恐慌,到借口难民中夹杂 恐怖分子而丑化难民,到渲染恐怖分子的胡作非为来妖魔化整个伊斯兰世界…我们不难理解,这个“国际大气候”也早已在中国发酵。当前,西部少数民族在内地找不到旅馆栖身的现象,完 全背离了“像自己的眼睛一样地保护我们的民族弟兄”原则。这说明,中国实际上还摆脱不了后殖民社会的困境。

    两千五百年前,古老的中国已与其他社会分道扬镳而步入政教分离的世俗社会。漫长的日子里,我们也不曾为了宗教问题而与其他国家与民族陷入宗教战争与冲突。如今,我们的文化内涵、社会结构正在改变,我们的世界大同观将蜕变为打偏架,我们的炎黄祖先将为耶和华与耶稣所取代,我们的尊长都成了教会里的兄弟姐妹,我们也很有可能会把肢解我们的敌人视为来世一起坐在上帝旁边的牵手,我们的一个个释道儒胜地也将让位给一个个居高临下的哥特式教堂。最后,中国式的社会主义自然也将沦为中国式的基督教次文化地带。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黄松明

    我担心的是中国精英的“失败、失败、再失败”的一往无前的精神,不知道要把中国带到那里去。
    ------------
    欺人、自欺、它欺
    2016/2/20 20:56:36
  • 现在中国精英最害怕的,是中国民众越来越强烈的毛泽东信仰。以前精英曾经用香港台湾的西式流行文化来打击中国的革命文化,将一大批中国青少年男女俘虏过去。
    现在在中国流行的基督教信仰能够发挥作用打击毛泽东思想吗?我是基督教通,也是西方通,西班牙和葡萄牙人曾经使南美洲天主教化,西班牙人曾经使菲律宾天主教化,但中国是不会基督教化的。
    为什么呢?英国人统治香港一百多年,各种各样的基督教教派在香港开办各种各样的学校,香港的名校大部分是基督教会开办的,学生必须学习基督教圣经课,但香港始终都没有浓烈的基督教信仰气氛,有的学生从教会学校毕业,所学的圣经课就交回给学校了。
    基督教神圣的复活节和圣诞节,那是吃喝玩乐的假期。
    所以我不担心中国的8000万基督教徒,我担心的是中国精英的“失败、失败、再失败”的一往无前的精神,不知道要把中国带到那里去。
    2016/2/20 13:24: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7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诸暨。先后在旧金山州立大学、维也纳大学、西柏林自由大学、海德堡大学、法兰克福大学政治系、社会学系学习与研究。著作有:《后冷战时期国际纵横谈》,1994;《反恐战略与文明冲突》,2008。政治学教授,欧洲华文作家协会会长。
地址:Jue Li-kung  Am Krautgarten 22/19, A-1220 Vienna, Austria 
电话:+431 2800512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