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力工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尽求公允 - 俞力工首页
谈日本民族个性与刻板印象
2014-02-02
字号:

  “菊与刀”,最早系美国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刻画日本人“笑如菊,狠如刀”的民族个性。这是古今中外文化界通用的“刻板印象”描述法,即借一个简单概念勾画 出典型的个性或文化现象。无论是褒、是贬,绝不是认为日本人个个如此。

  中国这方面的刻板描绘也不胜枚举,单单江浙一地,“宁波刻薄”、“上海虚头”、“诸暨蛮横”、“绍兴师爷”、“苏州娘腔”、“温州冒险”、“江北狡猾”等等俱属此类。所谓“鬼岛 ”,也非例外。

  其他,如西人“罪感”、日本“耻感”、中国“乐感”,也都常见于文化讨论。几天前据郭冠英透露,台湾某网站发表的2013年最流行词汇,“鬼岛”即位居首位。可见得“鬼岛”有一定的 概括性与实用性。大家习惯称呼台湾为宝岛、美丽岛。实际上是有些溢美,因为比较之下,整个太平洋、东南亚的岛屿都很美丽。

  有些日本人拿“菊与刀”来说事,认为它“以偏概全”。这只能说明他们缺少点文化素养与幽默感。其实我也不觉得“菊与刀”很贴切。依我,应当是“樱与刀”,盖日本人并不自比菊花, 而是普遍崇拜樱花,即认为像樱花一样的绽放就是生命的意义,哪怕只是一瞬间。这种意识形成了较具典型的“唯美、拼命”民族个性:好则勤劳、进取、整洁;坏则死命认为,一旦承认错 误就折损了樱花的完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别提天到晚老是琢磨日本--------区区日本有什么好琢磨的?一顿原子弹轰炸就完事了。
    2014/2/6 16:10:42
  • 两岸应仿照欧洲的反纳粹法,同时添加“复活日本法西斯罪”刑法条款。
    2014/2/5 21:57:45
  • 日本的民族性与其他民族的民族性都源自其经济社会的历史。日本岛国性经济历史上就因为缺乏抵御自然灾害的“纵深”而遇到灾荒、危机就只能外求“获取”。夺取他人财富需要拼命,凡是集体拼命的时候,总会造就一个苦角作为“英雄”。并把他为集体的死亡赞美为高尚壮丽。而死亡又是哀伤和充满对人世留恋的。这就是“绚丽死亡”的壮丽与忧伤的源泉。自古以来,甚至如今,帮派决斗时“选出”的烈士(其实是苦角儿)出发前都有这样的气氛。

    烈士是为集体死亡的人,日本岛居一方为何需要烈士?资源不足争斗所致。如今日本依然处于资源不足状态,所以全民崇尚烈士而不论人间“公道”就可以理解了。

    可恨的是,日本人从手相开始,全民支持混淆是非,“扯烂污”,把敬拜战犯说成是为了不战,为神风敢死队遗书申遗说成书为了和平,不情愿地说对二战伤害来亚洲各国人民表示遗憾却又不承认大屠杀、不承认慰安妇甚至不承认侵略!把对美国不让其成为正常国家的憎恨转嫁到中韩头上,假借反中积蓄反美实力却说成帮助美国“保护亚洲秩序”。

    或许任何法西斯都需要教训两回才会接受教训:德意志民族被毁灭了两次才真正意识到了法西斯的不可接受,日本才有了不完整的一次,还差一次彻底的。不然这个民族难以觉醒。
    2014/2/5 19:55:4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7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诸暨。先后在旧金山州立大学、维也纳大学、西柏林自由大学、海德堡大学、法兰克福大学政治系、社会学系学习与研究。著作有:《后冷战时期国际纵横谈》,1994;《反恐战略与文明冲突》,2008。政治学教授,欧洲华文作家协会会长。
地址:Jue Li-kung  Am Krautgarten 22/19, A-1220 Vienna, Austria 
电话:+431 2800512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