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力工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尽求公允 - 俞力工首页
利比亚事件有感
2011-12-31
字号:

  自从利比亚国防与治安力量遭到彻底破坏之后,其混乱境况一如萨达姆政权崩溃后的伊拉克。更糟的是,各个叛乱团体、恐怖主义组织与敌对部落手中聚集了大量武器,以至于为了争夺权力与财政资源,若干地区已发生火拼现象。好端端的一个国家沦落到如此地步,明摆着的原因是“列强干预”。鸡蛋碰石头的结果极其明显,如果去探讨什么“内因为主”、“外因为主”,反倒忽略了问题的本质。也就是说,应当看到扩张、侵占资源是冷战后新保守主义的策略环节,而不是什么“阿拉伯人有没有出息”的问题。 该事实也兼带说明几个问题:

  一是,毛泽东的“内因为主的矛盾论”对分析问题而言往往是个非常主观的主张或废话;

  二是,百年来中国知识界为了振兴国家,从康梁至胡鲁,均对中国的国故、国粹进行了无情的鞭挞。那时候,无论是人权女权、个人自由、忠恕孝悌、陋习迷信…数落起来似乎就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东西。随后不久,我们却发现“打倒一切”是个最容易实现的目标。一旦新体制、新文化嫁接不上,后果便像彻底崩盘的科索沃、伊拉克、利比亚一样,社会只会陷入一片混乱,甚至还严重倒退。如此这般,我们的国故、国粹也随着缠足陋习一并倒光为止,以至于今天的中国大地除了西方商品文化与残余文化之外,就再也见不到任何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文化。近来不少大陆同胞前往台湾旅游一圈之后,蓦地发现传统文化的若干优越性而感触良多。其实,比起所有其他国家,台湾所糟蹋的国故、国粹也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更要蛮横一些,就只有“打倒旧世界”的中国大陆了。文化方面我们不必举出太多的例子,只消看看每个人身上披挂的还有多少民族服饰,就一目了然了。一个国家、一个个人,否定了自己过去的一切,还会保留多少的自尊?如何再去赢得外人的尊重?

  三是,自19世纪西方步入机械动力的工业革命之后,摧枯拉朽地征服了落后地区,也从此产生了“。第三世界”。认为第三世界的失败系“内因造成”的声浪一向很高。不过幸好,日本明治维新的成功恰好说明,东亚人的智慧不差。只要是列强给予发展空间,即便小小国家如日本,二战期间也能投入25艘航空母舰。至于中国,作为列强的瓜分目标,处境只能与奥斯曼帝国对照。这两大帝国不仅是崩溃的过程极为相像,甚至知识界于不同时期提出的主张、改革计划,以及所作的一切努力,都几无差别。民族之间其实没有什么智力的高下,只有不同时期的生产力会像人的部分脑细胞一样地出现不同程度的成熟期。当自己不幸还停滞在作坊阶段,而西方却已能够凭借机械动力源源不断地推出枪炮弹药,这时刻,危在旦夕的小国、弱国为求自救,唯一的手段可能就是把全体人民扭成一股力量,拿出点法西斯的军国主义办法。这其实也是我不太谈民主自由的原因,但是,我至少认为牺牲点自由民主的目的在于集中火力发奋图强,而不是让官僚阶层利用公器自肥之,或拿廉价劳动力所创造的财富去笼络洋大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放屁,毛主席思想永远照耀我们。
    2012/7/31 19:38:50
  • 哈哈哈哈 什么内因外因乱七八糟的,每个人只要能够做到鬼子来了别给鬼子带路打八路军就亡不了国!现在的问题是鬼子还没来,就学霸文匪摇唇鼓舌大造卖国舆论,腐败分子放肆嚣张,汉奸国贼蠢蠢欲动,与外敌沆瀣一气毁我长城,甚至家眷先行,卷款海外退则以备叛国,进则准备给鬼子接风啦,此时还敢拿伊拉客、利比亚来威胁国民,哈哈哈哈 真是放肆之极  
    我国只要铲除汉奸内贼,即使列强16国联军又能奈我何?哈哈哈哈
    这就是我国的内因外因之辨吧,楼主以为然否?哈哈哈哈
    2012/1/1 16:02:52
  • 哈哈哈哈 我国所谓文化人最没文化之处就在于他们永远在抨击自己一无所知的事情 哈哈哈哈 楼主果然懂得什么内因外因之说吗?弄点皮毛就来卖弄 哈哈哈哈
    2012/1/1 15:55:20
  • 正气存内,邪气不入。  
    1.光绪帝和几个书生的急进变革得罪了整个上层阶级,包括知识分子,废除科举堵住了知识分子的升官之路。
    2.和当年苏联解体前激进的改革相似,而激进的改革为了什么呢?
    2011/12/31 14:18:45
  • 俞师傅再仔细研究一下矛盾论吧,在这之前别来胡吹!
    2011/12/31 9:22: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7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诸暨。先后在旧金山州立大学、维也纳大学、西柏林自由大学、海德堡大学、法兰克福大学政治系、社会学系学习与研究。著作有:《后冷战时期国际纵横谈》,1994;《反恐战略与文明冲突》,2008。政治学教授,欧洲华文作家协会会长。
地址:Jue Li-kung  Am Krautgarten 22/19, A-1220 Vienna, Austria 
电话:+431 2800512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