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主批判 - 宋鲁郑首页
川普这么记仇,中国如何应对?
2017-01-21
字号:
    1月20日,在全球的失望和焦虑下、在空前规模的民众抗议下、在众多议员极其罕见的抵制下,美国历经600多天、耗资巨大、令社会日益对立的选举中笑到最后的特朗普正式宣誓成为新的总统。

    特朗普堪称美国两百多年民主结出的奇异硕果:他从竞选到今天一直保持不变的特色就是以他独特的方式得罪几乎所有的人。搞政治的都知道,从政第一原则一定要敌人越少越好,朋友越多越好。看来除了物理定律他无意(或无力)打破,其他都不会令特朗普知难而退。

    由于中美在全球的份量和双边关系的重要性,任何风吹草动就能令已经风声鹤唳的全球作出极为敏感的反应。所以尽管特朗普矛头遍指全球,但唯独涉及到中国时才有巨大的震撼效应。比如一通电话竟然产生了特朗普本人都想不到的风暴。这自然会误导世界的吃瓜群众,以为中国已经由美国最重要的竞争对手变成它的头号目标。

    但事实上,正如开篇所言,特朗普是针对所有他认为有损美国利益的国家的。不管是多么悠久的盟友如欧盟,也不管是遏制中国多么重要的伙伴,如日本、印度,他都不给情面,通通冒犯。中国说远亲不如近邻,但他对加拿大和墨西哥也是火力全开,一个要修改北美贸易协定,否则就退出,一个则要建一座“柏林墙”,阻止“强奸犯”、“刑事犯”们的进入。

    这就是理解即将到来的中美冲突的第一点。重要的事重复三遍:特朗普并不仅仅是针对中国,而是针对所有他看着不爽的国家。

    第二,特朗普时代中美冲突的本质和奥巴马不同。

    简而言之,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和中国的冲突是战术性的、追求经济利益为目标的,而不是战略性的,不是意识形态的,也不是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

    如果是为了遏制中国,特朗普就不应该公开宣称废除TPP。TPP被美国军方称为重要性堪比航空母舰。但更重要的是没有了TPP美国要想遏制中国就少了重要的经济支柱。此举还得罪遏制中国的重要盟友日本,更在全球丧失了公信力:以后还有哪个国家愿意和美国绑在一起?正如新西兰总理所说,我们当然愿意加入TPP,但假如不可能,我们会选择中国。这等于无形中帮助中国壮大朋友圈嘛。

    更何况,要遏制如此庞大的中国,特朗普需要收缩战场集中精力来应对,而不是如同现在一样搞全面烽火。现在看来,除了俄罗斯和以色列之外,他没有不得罪的。他就不怕大家和中国联手吗?

    应该说,中美这种层次的冲突本应不会激烈,也不难解决。而且中国也有足够的筹码和实力进行周旋。但由于特朗普缺乏经验和商人特性而采取的方式却有可能使得双方的冲突激烈化和难以收场。比如他公开叫板而不是放到台下进行交易。亚洲的面子文化十分重要,别说要成功合作,就是要友好相处,过不了这一关也绝无可能。尤其是今天的中国日益强大,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大幅上升,领导核心也是强势有为,中国不买账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这里还需要指出一点的是,特朗普是商人,自以为什么都能交易。这种逻辑放到政治场域中就很难行得通。比如台湾问题,对于中国大陆而言,无论什么代价都不可能放弃台湾,中国外交部也多次重申,“一个中国”原则不容谈判。

    第三则需要说明的是特朗普的性格。

    这里需要列举几个生动的实例。有记者曾形容特朗普的一家酒店装潢有点过时,他在推特上咒骂对方是“真正没有信用的垃圾”,这种愤怒足足维持了两年!

    他因为不喜欢《》专栏作者柯林斯的一篇文章,就把她的文章上的照片圈起来,写上“一只狗的脸”寄给她。要知道这可是在有着浓厚尊重女性和记者传统的西方啊。

    SPY杂志上世纪八十年代说他手指短,结果二十多年就一直被特朗普骚扰。2016年4月编辑安德森又收到投身于激烈选举中的特朗普的信:是一篇有他手照片的文章,特朗普不仅把他的手圈起来,还写了一句话:“一点也不短”。

    《福布斯》杂志说,每次宣布排名都有富豪打电话来,或者不想被列入,或者认为自己的资产被高估。只有特朗普打电话抗议自己的资产被低估!

    后来SPY杂志给美国的一众富豪寄了一张十三美分的支票,想看看有谁会兑付。没想到特朗普就是其中之一。

    从中不难看出,特朗变更最突出的性格特点就是易冲动、不考虑后果、我行我素、反复无常、极端自负、叛逆、报复心和好胜心极强。你越是反对的,我越是要做。大选结束后,时代周刊出了特朗普特专刊,引用了RNC战略家SEAN SPICER的这样一个评论:“不要告诉特朗普你不能做这个,停止做这个。而是要说你知道这样会更有帮助,或者更有效。”

    当然十三美分的支票也说明,特朗普的商人本性也很极致,一点小便宜都不会放过。

    显然,对于一个七十岁的人来讲,他的人生观、价值观、行事方式都无法改变。他选举时出口成“脏”,贵为“当选总统”时也同样如此。美国老牌巨星梅丽尔·斯特里普接受金球奖“终身成就奖”颁奖时批评特朗普,就立即换来了“希拉里走狗”的回应 。甚至马丁路德金的昔日战友、美国人权运动的象征人物,国会议员刘易斯也难逃特朗普的攻击。

    这些都将淋漓尽致的体现在即将到来的白宫岁月中。实际情况正如金融时报所分析的:特朗普的学习曲线是平的,他竞选之初和结束时的言论如出一辙——他从竞选中未学到过任何新东西!其实这未必是学习能力的问题,而是性格使然。

    知晓了以上三点,中国如何应对特朗普,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中美冲突就有了答案。

    首先自然是能不战就不战,坐等特朗普把战火烧遍。

    今年一月三日美国新国会开张,很快就要废除奥巴马的医改以及其他特朗普看着不顺眼的民主党政策。他和民主党的大战一触即发。

    另外他一上台应该就迅速取消奥巴马任期最后几天对俄罗斯的制裁。但这又要引发和自己共和党的对抗。因为共和党多支持奥巴马的制裁。

    如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在奥巴马对俄罗斯发出制裁令后发出祝贺,他认为华盛顿“早该这样做”,因为莫斯科“一直设法寻求损害美国的利益”。颇有声望的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和林赛·格雷厄姆则宣布,他们将努力说服国会,“对俄罗斯采取更加严厉的惩罚”。

    事实上,尽管特朗普不接受俄罗斯黑客干预大选的说法,但共和党大佬们却立场完全相反。

    不仅国会,就是特朗普一手选定的内阁要员国务卿蒂勒斯、国防部长马蒂斯以及中央情报局局长也公开反俄,认为俄罗斯是美国的头号威胁。最新的民意调查也显示,高达82%的美国民众认为俄罗斯是头号威胁。

    再往下自然就是正式废除TPP。虽然目前美国政界反对TPP是主流,但大佬们并不想真正放弃全球贸易的领导地位,在2016年底,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和参议院金融委员会的共和党籍主席已经提出要暂缓退出TPP。

    如果再往下排自然就是要废除巴黎气候大会协定,目前在新年时,法国总统奥朗德已经公开警告特朗普“法国不允许任何人质疑巴黎气候协定”。

    当然这期间他自然也不会放过中国,可能要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要对中国出口产品加税。那么利益受损的跨国公司及其说客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所以这个时候中国一定要淡定,谁冲到第一线,就成为特朗普的头号敌人。

    自然所有的人恐怕都是这么想的。就是一向高调的朝鲜自从特朗普当选后也一下消停了,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就是美国民主党和建制派也在想,只要特朗普外面有了主要对手和敌人,他就需要国内的团结。面对的压力自然减轻。

    日本安倍首相屈尊拜会特朗普,力陈TPP的重要性,结果很快就被特朗普公开羞辱:宣布一上任就要废除之。结果安倍不但唾面自干,而且还要发挥“人至贱则无敌”的精神,又要1月份去拜会特朗普。其出发点之一显然是要把特朗普这个祸水引向中国。

    当然唯一不怕也不想忍耐甚至视为机会的就是极端伊斯兰恐怖势力。它们希望挑衅、激怒特朗普,令特朗普冲动大反击,从而成为他们发展壮大最好的“猪对手”。

    所以这场大博弈真的就要看谁更有耐力和定力了。

    对于中国而言,假如按捺不住率先卷入冲突,不仅把自己变成特朗普的头号对手,而且也令中国其他的竞争者得利,比如日本、南海诸国。甚至中国的战略盟友俄罗斯也可能一改中俄双边关系中弱势和被动的地位,主宾易位。

    其实,从全球看,中国和美国的冲突必然性并不是最高的。比如现在的欧洲,和美国既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冲突,也有经济利益的冲突。而目前中国和美国只有经济利益冲突而已。特朗普在上任前首次接受欧洲媒体即英国《泰晤士》报采访时,就把矛头指向欧洲、北约和德国:声称北约过时、英国脱欧正确,还会有其他国家效仿、德国总理默克尔接纳难民是犯了历史性错误。结果已宣布不寻求连任的法国总统奥朗德立即强硬回击:“欧洲不需要外来者建议如何去做”!

    所以,衡量这一轮中美博弈胜负的标准应该是,中国是否能让其他对手站到第一线,避免变成特朗普的首要目标。

    应该说,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一直是美国的头号竞争对手,但却抓住天时地利人和,避免成为美国的头号敌人。所以到今天,中国仍然有足够的条件实现这一战略。

    第二个建议则是要学习普京的经验,从长远来看中美关系。奥巴马临下台前制裁俄罗斯,但一向好强斗狠的普京却没有采取报复措施,其思路自然是放到不久就要上台的特朗普身上。对于中国而言,也有类似的好几个时间点。比如两年后美国中期选举,一般而言执政党会败选。等到民主党控制国会,自然会疯狂反扑。特朗普将政不出白宫。

    实在不行还有四年后的大选。无论怎样,美国都不太可能再出一个特朗普。中美关系都有再起和改变的时间点。

    另外,考虑到西方政治内生性、结构性的不确定性,我们也不能排除意外事件的发生。比如特朗普被弹劾、安全遇到不测事件。还有如法国媒体所预测的,他已经七十岁,太太又年轻漂亮,繁重的国政与家庭责任可能令其干不满任期。

    第三个建议则是中国要高举全球化、自由贸易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大旗。这不仅是要孤立特朗普,建立更大的朋友圈,也是为了填补美国主动撤离留下的真空。

    正如欧洲媒体对特朗普上台所分析的,这是美国在世界领导地位的结束。中国虽然没有完全取而代之的实力,但还是能够扩大和提升自己在全球的地位和重要性。这和当年中国利用小布什全力反恐的历史机遇在全球发展一样。

    最后一个建议则是利用特朗普带来的外部压力推动自身的内部改革(人民大学重阳研究院王文院长语)。事实上中美博弈的根本就是谁能解决好自己的内部问题。必须承认,任何一个国家的内部问题解决起来都是有相当难度的,不仅取决于领导人的能力、魅力,也取决于各种压力:危机的压力、外部的压力。

    当我们有了特朗普这样公开叫板的对手时,内部自然易于团结,易于接受必要而困难的改革。可以预期,中国将迎来另一个改革的加速期。中国的崛起不仅要受益于特朗普对美国的损害,更受益于他提供的推动我们自身改革的新动力。

    2008年奥巴马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时曾发表著名的演讲:在美国一切都有可能。没想到这个自豪、自信的论断竟然再次被特朗普所论证。我还是认为,特朗普胜选是美国所有问题的总爆发,他的出现不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相反还会加速美国的衰落。

    正如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李成主任所公开评论的:“如果你认为美国出问题对中国是好事,那么特朗普当选更有利。”随后的事实也说明,特朗普上台后,中国在全球的重要性和地位再度大幅上升。这在利马亚太经合会议、瑞士达沃斯论坛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正如德国前外交部长费舍尔在接受法国《焦点》杂志(LE POINT)采访时所坦承的:(特朗普上台后)“中国而不是俄罗斯,将是最大的赢家。”

    客观而言,真正痛恨和无法接受特朗普的有两种势力:一是美国国内建制派,这不仅包括民主党,也包括共和党。二是西方盟国,因为特朗普上台本身就已经重创西方,更别说他执政后的政策。他们根本不想也不愿意和特朗普妥协。而中国则是完全乐见一个放弃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在全球收缩以国内事务为中心、任何事都能交易的领导人。很快特朗普将发现,中国才是他可以依靠和信赖的力量。

    所以,有这么多筹码的中国只需保持淡定,在这场博弈中必定是沉舟侧畔千帆过。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老汪,
    从某个角度上说,我同意你的观点,或愿意同意你的观点。
    -----------------
    你干脆说不同意不就完了吗?跟文人说话就是累。呵呵。

    我认为在台湾问题上,特朗普不过是有枣没枣,先敲几杆子再说,看看有没有什么搞头,有没有商机在里头。

    当他发现确实没什么搞头的时候,他就不会再关注这个问题。
    2017/1/23 11:56:55
  • 老汪,
    从某个角度上说,我同意你的观点,或愿意同意你的观点。
    3
    普京是个极其强硬的政治人物,石油跌倒30美金也咬牙扛着,并出兵叙利亚,Trump对其佩服或是真实的;如果中国一开始就表明"大不了GDP回落3%"也要死磕,Trump或也就要含糊了。
    从其对普京先生强硬行为赞美,似乎可以看到一点,作为商人及业余政客Trump或更崇尚强硬,而非奥巴马总统的理智 -- 他认为奥巴马的理智让美国蒙羞。从某个角度说,或也是事实 --- 世界(中国)没有善用奥巴马总统的理智与善意,反而嘲讽且利用这些优点来谋取短暂的利益,结果换来一个什么都不吝的Trump。对奥巴马总统不屑一顾的世界(中国),或许已经开始想念他了。
    不要只抱怨一部分美国人民太愚蠢。
    4
    还是那句话,中国外交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对原始的信息掌握不足,分析不够,让中国的决策者今天很被动。
    "全世界都如此"不能作为外交部失误的借口。
    2017/1/23 1:10:54
  • 老汪,
    从某个角度上说,我同意你的观点,或愿意同意你的观点。
    1
    但恰恰因为如此,面对Trump的咄咄逼人的架势,及美国已经采取的一些具体做法(台湾关系问题上),中国才应该表明自己的底线后,"静观其变",而不是在Trump尚未就任时就主动"服软"。
    至少"国务院发言人最近这个表态"是多余的(与中国最近的过去一段时间的强硬差异很大),完全可以用"对Trump先生的一些观点,中国政府已经表面了自己的态度与底线,静等Trump先生就任总统之后的具体政策再作具体的回应"这类外交辞令来回答。
    这样,若日后中美关系没有大的纠纷,中国政府可以说,"因为我们坚持了原则(一种最近几年来一直坚持的强硬原则)来捍卫中国的利益及为国家赢得了世界的尊重",达到正面的政治效果; 现在面对对方的强硬服软,即便日后中美关系没有大的闪失,依然会给国民一种"用服软换来的良好关系"的印象,造成负面的政治效果。
    既然多年来中国政府已经把'民族主义'作为治理国家的一个手段,那关键时刻就只能硬抗着; 同时,正是因为预料到事情不会闹得太僵,才敢于持强硬的态度:在实质不会有太大变化的前提下,为自己捞取额外的"政治资本",把原本或不会变化太大的结果归功于自己"坚定/不妥协"的结果。
    2
    作为商人,Trump或恰恰摸准了中国"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的心态,才一而再,再而三地摆出"我敢把事情闹大,我要把事情闹僵"的姿态,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同时,也有助于日后谈判桌上的讨价还价:任何便宜,都是我强硬的态度换来的。
    而日后中国的任何让步,都可能被视为"软弱"的结果。
    2017/1/23 0:51:55
  • shalako,
    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看,同行是冤家(敌人),客户是上帝(朋友),就这么简单。
    据此,我认为特朗普上台后,与他的前任比起来,中美不会有大的冲突,因为对美国来说,中国既是同行,也是客户,当他彻底明白了中美之间的巨大共同利益之后,他会对中国越来越友好,不信等着瞧。
    至于说各国噤若寒蝉,那是因为他们还没看懂特朗普的路数,不好乱说话。
    2017/1/23 0:43:06
  • I
    1
    川普:中国是美国的敌人而不是朋友
    川普在2015年再版的《跛脚美国:如何让美国再次伟大》(Crippled America: How to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一书中明确表示,中国不是美国的朋友,而且中国把美国当作敌人。
    2
    华春莹:美中应成为朋友,而不是敌人
    在川普宣誓就职前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媒体谈到了北京对中美关系的期待。
    她说:"我们希望与美国新政府共同努力,继续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加强深入沟通和对话,不断增进互信,相互尊重和照顾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妥善和建设性地处理彼此间存在的一些敏感问题和分歧,积极拓展双方在双边、地区、全球层面以及各个领域的合作,推动中美关系在新的起点上取得更大进展。"
    这位发言人还表示,中美双方都应当试图成为朋友和伙伴,而不是对手或是敌人。
    ****网上的报道
    II
    "继续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 南海问题上如何妥协?
    在美国刚刚出台有关台湾问题最新法律这一"新起点"上,中美关系如何能够"取得更大进展"?
    大跃进的后果在逐渐显示出来。
    但既然走到这一步,在亮明自己的底线后,似乎用"静观其变"的方式最稳妥。不为难自己地明确表明不怕"中美关系破裂"倒也罢了,在Trump尚未就职前就摆出要"服软"的态度,似乎给Trump日后的谈判送去了筹码。
    就是服软,也是私下服软,派个特使与Trump集团私下接触,告知"有事好商量"; 而不是公开服软,在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势下退步(除非这是给Trump一个面子,作为其日后谈判中让步的条件, 但在正式交锋之前,这样的条件靠不住)。
    谈判的首要心态是,"谈判开始之前或之初只提要求,谈判桌上才做具体的互换/让步"。
    何必如此"出师未捷身先死"?
    2017/1/23 0:06:05
  • 商人赤裸裸的本性,在国家之间必然表露出来。
    2017/1/21 21:34:23
  • 草根陈劲松回复:

    特朗普也算厉害,还沒正式上台,已让各国噤若寒蝉、唯恐避之不急。
    2017/1/21 21:33:0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9年7月14日出生于河南郑州。1991年至2000年工作于山东省滨州市发改委,负责宏观经济分析与研究。2000年11月赴法国留学,获法国里尔高商物流专业硕士文凭。现定居法国。2003年起担任旅法山东同乡会副会长。2003年至2007年任某大型企业驻法国办事处主任。2007年从事时事评论。现为《人民网》专栏作家、《欧洲时报网》专栏作家。文章主要刊于《红旗文稿》、《参考消息》、《北京日报》、《广州日报》、《欧洲时报》(法)、《侨报》(美)、《联合早报网》(新加坡)等。曾四次应邀访问台湾,三次观摩台湾选举。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