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糊涂教授 - 曾飞首页
官僚化的目标绩效管理妨害创新
2015-05-20
字号:
    创新——中国当前的主题词。

    如今,唯有创新能够确保中国经济继续中高速发展,确保中国真正强大起来,而不只是浪得虚名。

    如果创新也徒有虚名,而没有实际的成效,那就只能成为官僚继续忽悠百姓而维持依附经济的权术,那就只能让中国继续充当美国的血汗加工车间(龙永图语:“中国汽车做世界的车间 才好呢!”),永远当美国的附庸(美国《华尔街日报》文章的大字标题就是:“中国大豆被外资垄断,造福美国农民”,中国还将成为苹果血汗工厂富士康式的“美国黑奴农场”)。

    笔者2010年09月19日《龙永图名誉博士的内部殖民化理论》的文章已经指出:“恩格斯早就指出过:以往国家的特征是什么呢?社会起初用简单分工的办法为自已建立了一些特殊的机关来 保护自己共同的利益。但是,后来,这些机关,而其中主要的是国家政权,为了追求自己特殊的利益,从社会的公仆变成了社会的主人。这种情形不但在例如世袭的君主国内可以看到,而且 在民主的共和国内也可以看到。”(《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2版第2卷第334-335页)”“建国之后的变革,关键点就在于‘人民真正成为社会主人’还是‘社会的公仆变成了社会的主人’ 。而按照龙永图等三驾马车的蓝图来指导改革,就必然是官僚成了社会的主人,人民反成了仆人,成了‘弱势群体’。在这样的格局下,人民的利益必然受到严重损害。因而,就会失去人心 。也就失去了人和。依此而行,改革主持者也必然会站到人民的对立面上去,站到资本主义的一边,成为美国这个世界霸主的奴仆。”

    由此,中国的官僚集团——美国这个世界霸主的奴仆们当然不会真心实意地为老百姓的利益而推动真正的创新。老百姓也就不能忘记人民只能靠自己救自己的伟大格言,用自己的力量来 推动创新,并迫使政府官员真正为国人的创新服务。

    最近,从网友那里得到的信息表明,如今许多“领导”继续用官僚的看家本领——下达“创新”指标到每一个单位和个人,然后进行目标绩效考核的官僚化管理来“推动创新”。

    这种看家本领是经过美国佬“优化”了的传统官僚权术——美其名曰现代化目标绩效考核管理。美国“两房”就是用此等目标绩效考核的办法一时间获得了惊天的短期暴利,然后引发了 美国的经济危机。“两房”的目标绩效考核不但搞垮了“两房”自己,还带累了全世界经济。

    官僚化的目标绩效考核管理的祸害,典型的事例还有戴尔的财务丑闻和经营困境。据亿迅网络2007年8月17日报道:“戴尔财务丑闻水落石出:高层作假多报1.5亿。8月17日消息,据国外 媒体报道,长达两年的戴尔财务调查日前终于有了结果。戴尔本16日宣布,将重申过去四年的财报结果,预计净收入最多减少1.5亿美元。戴尔表示,重申过去四年的财报结果,预计累计净收 入将减少5000万到1.5亿美元,合每股2到7美分。而在该期间内,戴尔的净收入高达120亿美元。之所以出现该问题,主要是部分高管为了迎合业绩目标,对财报做了手脚,并欺瞒了审计人员 。”“为了迎合业绩目标”而作假何止是“部分高管”。包括营销人员的“技巧”处理,员工的虚假完成目标,置产品和服务质量于不顾。其结果是,企业内人人被目标和无情的考核逼得走 投无路,除了作假,他们还能怎么样?在中国则有为了完成政绩目标考核指标,贫困市建豪华“世纪广场”的奇闻:辽宁贫困县800万建豪华广场(2004年09月08日,来源: 新闻晚报)。“北 票市是辽宁省10大贫困县之一。面对这样的形势,北票市委、市政府实施了城市经济转型和农业走产业化的经济发展战略,连续4年主打‘辣椒节’品牌,并为此在去年耗资800万元配套修建 了‘世纪广场’。‘世纪广场’位于市政府所在地的南山,占地30余亩,到现在仍未全部完工。因为财力问题,这座‘为了招商引资并满足群众的业余文化需求’而修建的广场养不起草坪, 绿化带里改种了冬小麦。”政绩不但无实际效能可言,反而成了累赘。不但不造福人民,反而白白耗费了人民的财富。中国官僚化的目标考核管理就是这样劳命伤财的看家本领。

    如今,官僚们的看家本领又一次被用在了创新管理之上,这实在非国之福,而是国之灾难!

    诸如,此前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布了一项专利发展战略的文件,其中就充满了数字化的衡量标准,甚至提出了每百万人口平均拥有多少专利数量的目标。2015年04月21日全国知识产权局系 统政府门户网站《东至县分解下达2015年度科技创新和专利工作目标任务》的报道就宣扬道:“为了进一步推进科技创新和专利工作开展,促进本年度科技创新和专利工作目标任务的顺利完 成。近日,东至县在综合考虑企业数量、企业规模、企业研究开发活动强度的基础上,结合东至经开区省级知识产权示范园区培育工作,将20115年度科技创新和专利工作目标任务分解到各工 业园区、乡镇,并以政府文件和园区管委会文件形式下达到各乡镇、企业。”2015年02月14日光明网《国家知识产权局:我国受理发明专利申请居世界首位》:“发明专利,是衡量一个国家 或地区科技创新能力的重要指标。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甘绍宁日前说:“2014年,我国共受理发明专利申请92.8万件,连续4年位居世界首位。”类似的目标考核管理的爆炸式新闻比比皆是 。其间透露出的是,指标管理依然是官方管理的重心。而依照创新自身的规律性推动创新则被边缘化,或者根本被忘怀。

    中国古老智慧的集大成者老子曰:“治人事天莫若啬。”郭店老子丙曰:“是以能辅万物之自然,而弗敢为”。换句话说,也就是能够辅佐事物按照自己的规律发展,而不敢妄自作为。《说 文》:“嗇,农事也。”治理众人、有事于天地,最好的办法莫如农事那样,顺应作物生长的规律,不强制它,服从它发展的需要而照顾它、灌溉它、扶助它,这样作物必然成长得很好,能 够获得丰收。因而只有辅其自然才能成功遂事。促进创新的最好办法无过于如农事那样,顺应创新自身的规律,不强制它,服从它发展的需要而扶助它,这样创新发展必然很顺利好,能够获 得实际效果。因而创新也只有辅其自然才能成功遂事。

    然而,对官僚而言,掌握事物的规律性来扶其成功遂事需要极高的科学素养,不容易办到。而凭主观意愿和手中的权力玩弄虚假成绩唬人就轻而易举。许多品格不端的官僚自然会选择抄近路 ,玩弄权术来达到升官发财的可耻目的。

    何况现代的创新已经不可能依靠单枪匹马的苦思冥想而突然完成了,唯有汇集世界的最新成果,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依靠许多团队的共同努力和社会的支持才可能完成。给每个单位甚至个人 下达创新指标不仅仅是国际笑话,而且是典型的违背事物规律性的妄作非为,是拔苗助长的狂妄行径。

    回顾一下中国高铁的创新历程,我们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一点。综合来说,1998年5月,广深铁路电气化提速改造完成,设计最高时速为200公里,为了研究通过摆式列车在中国铁路既有线实 现提速至高速铁路的可行性。这些都只是开端。始于1999年兴建的秦沈客运专线,是中国铁路高速化的过渡,在此线投入运营之前,我国自主研制的高速列车分别在线上高速试验运行,并分 别创造出292公里/时,321公里/时的试验记录,新线采用了最小5500M和最大9500M的大曲线半径,650M的短站线长度和65公里的长距离站距设计,以及区间不设渡线的创造性建设。第一条高 速铁路为“京津城际铁路”,设计时速为350公里/时,CRH3高速动车组在此线上最高试验速度394.3公里/时,远远超过了秦沈客运专线的最高试验记录。中国的高铁成了世界上高速铁路发展 最快、系统技术最全、集成能力最强、运营里程最长、运营速度最高、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在运行速度上,目前最高设计时速可达350公里,已于2011年6月30日正式开通运营的京沪高速铁 路客运专线最高试验速度更是达到了486.1公里/时。在运输能力上,一个长编组的列车可以运送1000多人,每隔5分钟就可以开出一趟列车,运力强大;在适应自然环境上,高速列车可以全天 候运行,基本不受雨雪雾的影响;在列车开行上,采取“公交化”的模式,旅客可以随到随走;在节能环保上,高速铁路是绿色交通工具,非常适应节能减排的要求。2014年中国高铁开始闯 荡世界。整个创新绝不是一个单位或几个创新高手所能完成的。它显然是集体的创造。

    再如,中国科学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与其参股公司中科微光医疗器械技术有限公司共同研制的V300型投影式红外血管显像仪已经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白求 恩医科大学第一附属院、昆明军区总医院、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甘肃省人民医院、兰州大学附属一院、武汉协和医院等多家医疗机构投入使用,该设备同时也适用于广大 基层医院,深受医护人员和患者的好评。“投影式红外血管显像仪”多次参展国内外展会,且已成功出口德国、俄罗斯、秘鲁、日本、韩国、阿联酋、沙特、伊朗、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 、印度、印尼、挪威、丹麦、哥伦比亚等多个国家,与欧洲、大洋洲、南美、中东、东南亚地区30多个国家的代理商达成合作意向,实现医疗设备向发达国家出口。红外血管显像仪的创新同 样依靠许多团队在国家支持下,汇集全球科技成果,经过许多人共同的艰苦实验试制才获得成功的。

    同样,中国的电商模式创新也不是马云一个人拍拍脑袋就凭空创造出来的。它是在全球网络商业模式的基础上,由中国众多的网络团队在不断的创造性发展的基础上积累而形成的。

    官僚式的指标管理不但无助于创新,而且极其有害。在硬性创新指标逼迫下,虚假的所谓创新成果将泛滥成灾,成为官僚集团忽悠百姓的利器。

    因而,破除创新管理中的官僚式目标绩效考核管理必须提上政府和企业的工作日程。非此中国的现代创新就不可能健康发展。中国经济的模式转变就不可能顺利实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只有穷则思变,富可不想,万一变穷了咋办?
    2015/5/21 16:19:51
  • 资本主义迫使一切民族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按照自己的样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而官家主义又根据自己的需要改造了它,并且还起了一个动听的名字叫特色。特权与特色相表里:特权所到之处一切因之变色。一旦没了这层保护色,藏匿在里面见光死的东西既经不起晒也受不住风吹雨打。
    2015/5/21 9:50:30
  • 创新,谁关心创新。国企老总在位多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便是万事大吉,指望他在不知会是成功或是失败这个难以预知的项目上搞创新,你简直把他们高看的的太有志向了。别指望他们在位是呕心沥血为了给社会做贡献,他才没这个闲心,他真正关心的是如何把自己的口袋做更大、更扎实些。如果不是政府给一些企业下达硬性指标,又有多少项目能在多少有点创新成分下去完成。这里不是说国企的存在不好,一旦国企被鲸吞为私有,那彻底的无产者就是我们无权无势的民众。意思是国企老总不能想当然的就坐实了位置,随心所欲把企业当作自己家菜园来糟蹋。
    2015/5/20 23:30:59
  • 比创新更重要的是合理化,软件的合理化,知识结构的合理化,社会人才提拔的合理化,省际和地方贸易的合理化,经济计划的合理化。
    中国的官僚,应该由他们管的他们不去管,或没有能力去管。不应该管的,他们管得太多。
    中国的V300型投影式红外血管显像仪,据说在中国医疗队赴非洲利比里亚抗击埃博拉疫情时大派用场,因为穿上厚重的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几层手套的医疗人员很难准确找到病人的血管来注射药物,有了这种仪器使医护人员能够清晰地识别患者皮下的细微血管。
    但是现在中国的医疗人员是动不动就对感冒的病人进行静脉药物点滴,根本没有医疗效果而无端端有医疗风险,如果能够更准确找到静脉血管,而进一步将静脉药物点滴发扬光大,对病人有大害而无一利。
    整个中国医疗体系,从挂号、医生看症、使用医疗仪器、药物选择、药物服用方法、和病人商量医治方法、收费等都要合理化。这才真正的医疗软件创新。
    2015/5/20 22:24:57
  • 如今许多“领导”继续用官僚的看家本领——下达“创新”指标到每一个单位和个人,然后进行目标绩效考核的官僚化管理来“推动创新”。

        这种看家本领是经过美国佬“优化”了的传统官僚权术——美其名曰现代化目标绩效考核管理。美国“两房”就是用此等目标绩效考核的办法一时间获得了惊天的短期暴利,然后引发了 美国的经济危机.
    ====================================
    纸币时代——不懂【货币金融】原理——资本逻辑全覆盖——“创新” 绩效——金权奴仆
    2015/5/20 21:11:15
  • 不是很赞同本文。【影响中国知识创新(包括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的因素,并非唯一地是官僚体制】。国企私有化、资本的唯利是图、产业结构、民族自信心、国防战略等都是影响因素。一,国企原本是中国知识创新的主力,但被私有化以后,技术和管理力量都分散和流失到私企(包括外企),私有股份的渗入,也有意无意地削弱国企的创新。二,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后,资本唯利是图,主要靠雇佣廉价劳动力赚钱,而不愿意花力气搞什么知识创新。三,产业结构的扭曲,(1)片面发展房地产业,房地产业的暴利吸引许多制造业都转入技术含量不高的房地产,因此制造业创新的受影响。(2)片面发展服务业(服务业总体上技术含量不高),许多技术和管理人才都从制造业流向金融、网商、物流、乃至旅游、娱乐等,这也影响制造业的知识创新。四,崇洋媚外和缺乏民族自信,影响自主创新。五,当今技术创新的一个主要源头是军事技术,如美国的互联网技术最初就是军用技术,军转民是美国技术创新推广的一条成功经验。而中国的国防军事技术的创新研发在近30年来走过一段弯路,这不能不影响整个国家的知识创新。另外,教育方面的因素就不在这里赘述了。
    2015/5/20 16:40:00
  • 我觉得现在走进了一个怪圈,这源于政府的考核机制,比如安全生产,一票否决制。所以,企业主每天造成要给员工安排一节岗前晨训,每天不断的啰嗦,至于安全生产的基本面,必须的安全防护设施配备和使用情况反倒是在不怎么重要的位置,违规工人很大程度上受劳动法的保护,最后企业主和基层监管人员被问责,似乎有人被问责,这个事件就会得到很好的平息,至于如何吸取经验,如何改进,政府公开的监管信息发布的很少。
    2015/5/20 16:02:55
  • 文中“被目标和无情的考核逼得走投无路,除了作假,他们还能做什么”这句话真的说到点子上。这正如学生的考试,考什么就学什么,这是一语见骨髓。但为什么不对这种荒唐的考核指标制定者进行问责,这值得我们反思。
    2015/5/20 15:56:07
  • 依靠各种指标管理,确实是弊大于利的。因为指标实际上就是鞭子,不切实际的或荒唐的指标就是一要上了毒药的鞭子。这些鞭子,用在创新上,更是可笑与神经质了。
    2015/5/20 11:09:31
  • 依靠各种指标管理,确实是弊大于利的。因为指标实际上就是鞭子,不切实际的或荒唐的指标就是一要上了毒药的鞭子。这些鞭子,用在创新上,更是可笑与神经质了。
    2015/5/20 11:09:29
  • 如果在驯化官员上束手无策,就必须放权人的武装,让社会的正能量来震慑它使其不敢妄为。
    2015/5/20 10:40:13
  • 过去是政令不出中南海,现在是在“肠梗阻”“最后一公里”中问搁浅,可见官僚化管理的弊病是难以治愈的顽疾,必须从制度上重新来以次变革,不能只是关在笼子里放心睡觉,而是要驯化它出来办正事还不伤人!
    2015/5/20 10:35: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厦门经济管理学院高级讲师,美国德克萨斯A&M大学兼任教授,中华管理论坛秘书长。原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厦门涉外经济管理培训中心教研处处长,兼任厦门夏智技术开发研究所所长、中国经济文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主要著述及学术研究成果有:《M型领导构架》、《领导的合理境界》、《人性化管理导论》、《孔子管理思想:中式管理的基本形式》、《老子的管理之道:中式管理之本》、《必须重视朱熹理学对中国社会进步的阻碍作用》、《现代管理哲学:中道管理》、《“执两用中”浅说》、《中国教育之痛:奴才意识教育传统的阴魂不散》、《实事求是:现代中道哲学》、《国人需要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等。与潘承烈、成中英、曾仕强、郑学益等十位专家共同发起了“中华管理论坛”。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