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汉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旅游开发 - 杜汉华首页
读给田承忠俞正声的建议信和规划局贺旺回信有感
2016-05-26
字号:
    刚才查阅移动硬盘中的旧书稿时,发现了2006年笔者给当时的襄阳市委书记田承忠、省委书记俞正声的建议信和襄阳市规划局副局长贺旺在时过境迁几年之后,他去了汶川,给我的来信。有如下感想,请各位批评指正!

    田承忠是个非常优秀的领导干部,据说我2006年的建议信他非常重视,他亲自带着我的建议信去见贺旺,听主管襄阳市规划的引进人才贺旺局长对我的建议的看法(贺旺却对我的这个建议不以为然,这个错误决策的后果就是后来的几任领导变本加厉的搞襄阳城外的“四个襄阳”、“再造一个襄阳”——即在襄阳城外、岘山和汉水之间、鹿门山至唐白河之间的搞了几大块、几千亿的投资、几百万人口的新城区——高楼大厦的建设《纠正襄阳“四城望洲”错误规划——争取世界级文化旅游名城、高品位中心城市双赢的建议》《科学规划襄阳建成世界级文化旅游名城》《五问“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大师》、《得不偿失的东津新城建设》 《打造媲美“莱茵”的汉水文化旅游产业带》《谈襄阳汉水流域中心城市的建设》、《襄阳军事攻防工程体系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建议》、《襄阳古城申遗的基本条件、意义和运作》、《襄阳军事攻防工程体系与汉水流域“世界遗产”的申报》),这些建设严重影响了襄阳迅速成为湖北省、汉水流域的龙头旅游景观城市,也就是汉水流域的中心城市;严重影响了湖北省的“跨越式的发展”,文化旅游产业媲美中国文化旅游产业最发达的粤苏浙等省份)!在田承忠担任副省长,据说要主管文化旅游时,我就在省人大会议投票选举他当选的间隙,主动见他,要给他提建议。接到我指出我省2000年以来的“一江两山”旅游发展战略有问题,导致我省的文化旅游落后于周边几个条件相同或曾经不如我省的省份的建议信之后,他非常真诚的给我打来电话,留下了他的办公室电话号码,让我继续提出更具体的建议。他主抓湖北省的文化旅游产业非常得力!因为他的原因,我也有幸参加了湖北省政府的“湖北旅游高峰论坛”,并在大会发言,提出建议!

    贺旺很优秀,是个杰出的规划人才,很多优点,他提出了樊城扒掉沿江的老街区老房子而新建的高楼,应该是由低、逐步向北升高,使大家都能看到山水风光。就这样的意见,当局也不可能采纳。他离开襄阳去汶川,也可能是想去一个可以从白纸开始画画的地方,去发挥作用吧?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大国,襄阳是历史悠久的古城。在这里搞城市建设规划,对文化历史没有深入的研究,又不和有真知灼见的专家当面深入交流,凭借自己的一知半解,就以为自己的看法非常正确,这样的见解,是会出现偏差的。贺旺不认为襄阳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就是因为缺少这些最基本的常识和对襄阳的深入了解。贺旺在规划局里已经是最高水平的人了,他就是这样的见识。政府的不少官员还不如他。这样的队伍,怎么可能让襄阳的城市规划和建设,少一些偏差,取得更大的效益和成果呢?正确的认识走在前面,才能有正确的规划,有了正确的规划,才能有申遗的成功和襄阳的最美好的前途!2006年2月20日,我反对襄阳市委市政府迁到襄阳城外的万山附近,以免带头破坏了襄阳城西的田园风光,影响牛郎织女七夕文化品牌和宋元之战等军事文化品牌一炮打响海内外,也影响襄阳古城成为旅游名城,影响襄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对此,贺旺不太赞成我的意见,是因为他不了解万山和襄阳城西的文化历史,不了解这些山水,不盖高楼,还能发挥什么更大的效用!自然,也认为襄阳不可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贺旺离开襄阳几年之后,在我首先提出建议,并多次发表文章呼吁,有关方面积极努力之下,襄阳古城墙2012年进入了国家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预备名录。后来我还发现了襄阳军事攻防工程体系能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作为湖北省人大代表,为此而写了建议,列入了省人大建议让相关部门办理。相关部门对襄阳军事攻防工程体系,压根没有认识,来了个答非所问!后来当面沟通,他们才知道襄阳军事攻防工程体系作为文化景观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是怎么回事了,他们却不敢有所作为。因为作出了挥霍浪费襄阳人民的巨额财富去搞得不偿失的工程建设的主导者,是时任省委常委兼市委书记的范锐平,主管厅长见了他都要起立汇报工作、听训,不敢坐着!哪敢监督省委常委的错误决策呢?何况这里面的水还深得很呐!89年以后,所有的明明白白的错误决策,里面都不止错误决策那么简单!这些情况,纪检部门只要深入调查了,里面的情况,他们比我们清楚!可惜啊,宝贵的文化遗产和自然生态,破坏了就很难恢复,甚至是永久的损失!中国只有一个,中国的每一个底蕴深厚的文化古城,都是不可替代的千百年的老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我们珍惜它们,是远远不够的,掌握公权力的人们都能珍惜它们,有一个机制能保证知识分子和人民群众建言献策的正确意见能得到采纳《杜汉华:我给习总书记“谏一言” 》),才可能真正实现习近平总书记领导我们努力为之而奋斗的中华民族复兴的百年梦想!

    尊敬的田承忠书记:

    您好!

    听说您在襄樊市规划局批评了前几任领导对襄阳古城和相关文物古迹的破坏,提出要打好襄阳古城这张王牌,让它象平遥古城一样,作为一面旗帜,带动襄樊的旅游和其它产业的发展。

    您的这些想法和相关要求是对的,但是您也可能没意识到,您目前与前几位对襄阳古城和文物古迹造成重大破坏的领导一样,正在将要对襄阳古城和相关的文物古迹造成更加严重的,甚至比他们更大的破坏。若不相信我的话,请看下列事实:

    1958年秋天,襄樊市政府决定要炸毁武当山首峰--襄阳真武山开辟采石场,理由是“真武山的石头炸出来之后能马上变成钱,而真武山的道观是封建迷信,没有价值……”。我父亲杜棣生当时刚由武汉音乐学院教师岗位上调来襄樊,找到了当时在襄樊搞田野考古的省文化局专家王善才,一起设法阻止这样的行为。省政府后来也发文不许破坏真武山的文物古迹。襄樊市政府暂时留下山上的道观等文物保护单位,仍然在真武山上开辟和扩大了采石场,不几年,终于把这座名胜糟蹋得的不成样子。现在,武当山已是世界文化遗产,它的首峰襄阳真武山却永远也不能享受这样的殊荣了。1984年,***担任襄樊市委书记,谴责了对真武山的破坏,停止了开山炸石,声称本届政府庄重承诺,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行为,决不给下届的政府留下后遗症。同时,他手下开始了对襄阳西大街、南大街的扩展等所谓的“旧城改造工程”,西汉古井等一批文物和历史建筑被扫荡。从此开始了对襄阳古城的彻底破坏。***担任市委书记时也是打着保护建设襄樊历史文化名城的旗号扒掉了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专门保留下来的襄阳北街的,著名的单懋谦宰相府及其他一批明清古建筑都被扫荡掉了。

    孙楚寅任市委书记时把保护襄樊历史文化名城同旅游城建设结合起来的口号喊得更响,力度更大,樊城两条古街的珍贵文物与历史遗存,包括幸存的汉代樊城古城墙等全部被扫荡一空,还花巨额资金把襄阳城墙也装扮成了“泊来品”,仿佛孟浩然染了黄头发,搂着“比基尼”洋妞一样,让人啼笑皆非。当然他们认为这样时髦,很美很美!对***、***、孙楚寅诸位领导的做法,当时我是写了不少信件和文章寄送给他们,并印发给相关方面,希望能改变这些错误做法的。甚至,有时省里相关主管部门和报纸也支持过我的意见,但都没有好的效果,破坏依旧进行。您这一任领导也正沿着他们开辟的道路继续前进,您们将把襄阳城内国家建设部批准保护的最后一条古街、“历史街区”--荆州北街扒掉,由一层传统平房变成二层以上的“仿古”楼房,说实话,这算不上是保护文物和襄阳古城风貌。更要命的是:襄阳城外的田园风光与襄阳古城不可分割,是襄阳古城风貌的重要组成部分,本身就可以成为旅游景观,又是世界级著名战争的古战场、国内外许多著名的重量级历史人物的主要活动故地,襄樊灿烂的古文化就靠它们承载。您把襄樊市委市政府迁去的地方,以及近来建起的公安指挥中心大楼,还将建起的襄樊学院宿舍楼等等所在的地域。它们那里历史文化的承载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更是无以伦比,甚至比目前的襄阳古城墙还要重要。如万山是诗经“汉广”“郑交甫会神女神话”和“穿天节”的发祥地,也是“牛郎织女神话传说”和“七夕节”的起源地,沿万山下来北边的老龙堤是襄樊千年水利工程的杰作、中国著名的诗歌、古文化长堤,南边是文化底蕴十分深厚名气很大的檀溪湖故地,诸葛亮的知音徐庶、崔州平的故居就曾在这一带,这里又是决定大国命运为时最长堪与古希腊特洛伊十年战争和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相媲美的宋元襄樊之战的主战场,只要你们不在这上面盖高楼,采用正确的建设思路,我保证可用三年时间,让这一带成为著名的旅游景区,使襄樊旅游的综合效益和名气赶上或超过平遥、丽江,若您们真正想落实“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按正确的方略建设襄樊,襄樊十五年左右撵上无锡和杭州也是完全可能,比较有把握的。这一点,我敢于和您领导襄樊市委市政府签订合同。我们共同受合同条款和法律的约束。谁的责任,使襄樊达不到上述目标,谁去坐牢如何?!

    历史上的襄阳政权机构和官员总人数用手指头掰着就可以数过来,所需地盘占不了襄阳城内的十分之一,现在的市委市政府和相关政权机构有多少人马?需占多大的地盘?又不是回到了冷兵器作战的时代,为什么一定要挤在“易守难攻”长不过十里宽不过五里的襄阳一带?襄阳古城被上几届领导的目光短浅,急功近利破坏了,作为襄阳古城不可分割的田园风光古城场,您为何一定要破坏?

    您想恢复襄阳古城,打好这张品牌,让它们发挥保护好平遥古城那样的效益,应是两手抓,一手抓襄阳古城垣内历史遗存的保护和复原,一手抓襄阳城外传统风貌的保护。目前只有保护好襄阳城外的传统风貌,襄樊才能有更加远大的前途,才能达到您的口诵心惟的预期目标!否则,只会是南辕北辙。

    田书记,您是一个正派、率真、踏实为襄樊谋发展,为人民谋利益的好干部,您抓农业、工业、治安等关系到襄樊发展的重要命脉,十分得力。特别是几个大工程的开工及支持二汽基地建设,能预见到襄樊未来的经济发展后劲会相当大。正因为您是这样的好干部,我才用这样率直的口气向您提出上述建议,希望您不要和前几届领导一样,不一定是出于他们自己本来的愿望,却难免最终成为襄樊人民批评、谴责或是愤怒唾骂的对象。

    事情紧急,急不择言,不当之处,请您海涵。

    此致

    敬礼!

    杜汉华敬上

    2006年2月20日

    尊敬的俞书记:

    您好!

    您主政湖北以来,先后三次在百忙之中亲阅批转我的有关建议,说明您是真正在关心襄樊和湖北的发展的,令我非常感动。

    襄樊的发展,目前又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时期。若采用正确的建设思路,三年左右,襄樊旅游就可以在名气和综合效益上与平遥、丽江相媲美,十五年左右,完全可以撵上无锡和杭州,最终成为世界级的旅游名城。若按目前襄樊市委市政府的做法,襄樊也会有不小进步,但永远不会进入世界级名城的行列,这就对不起襄樊的历史和目前十分有利的发展条件,不符合党中央提出的“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详情请参见我近日给襄樊市委田承忠书记的信和《打造湖北旅游的耀眼亮点》《正确坚持“南城北市”打造世界级旅游名城》《襄樊也该准备“申遗”》《恢复穿天节意义重大》等文章和襄樊传统风貌图。据悉,杭州市为了避免影响“钱塘潮”,专门改变了计划15亿元建一座大桥的决定,而是决定多花15亿元总计30亿元修建一条江底隧道。为了湖北旅游早日在海内外有更重要的地位,保住“牛郎织女七夕节”起源地和潜在的世界级旅游城等十分重要的系列旅游景观资源,是至关重要的事情。希望您加大关注襄樊建设的力度,指导襄樊早日走上良性的科学的发展轨道,避免重复走建设性破坏的老路,让襄樊还能有个更加光辉的发展前途!也希望省里多给襄樊一些支持。

    又一次给您增加了麻烦,十分抱歉!感谢您多多的关注襄樊。

    此致

    敬礼!

    杜汉华敬上

    2006年2月20日

    贺旺离开襄阳半年之后的来信

    杜老师:

    您好!很抱歉这么久才给您回信,一直想把思路再理清楚一些,再和您交流。但是时光匆匆,转瞬即逝,好多事情等不得,也等不及,所以索性把我的一些粗浅想法和您交流一下,不对的地方还请您多指教。

    首先我很佩服您为了襄樊的名城保护和旅游事业奔走呼号、不畏权势、为民请命的精神,您对襄樊的历史文化的研究和著述颇丰,提出了很多很好的意见和建议,这些都是我深表赞赏并值得我学习的。我们之间也有很多观点是相通的,襄樊的城市建设走过不少弯路,有些问题可能还没有被政府甚至大众认识到,比如:

    真武山的开山炸石给山体景观和历史遗产保护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日后只能通过生态恢复和其他创造性的方式加以弥补,这一点目前政府和市民已形成普遍共识,所以才有关停南部山体保护区除三利达水泥厂以外的所有采石场,新的采石场的选址也在规划和国土部门的共同把关下,选择在隆中风景名胜区和南部山体保护区以外,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进步;

    东西大街的拓宽和您讲的西汉古井的破坏,的的确确是对旧城老街和城市肌理的破坏,这一点我想大多数城市规划工作者和历史保护者都认同这样的观点。这种通过拓宽道路解决历史城区交通问题的错误在我国很多地方屡见不鲜,目前这个问题已经在新编的《襄樊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中提及,相信会逐渐得到政府和大众的理解;

    襄阳北街的改造虽然设计和工艺基本遵照了民居的手法,空间组织和建筑风貌控制的比较好,是一个较为成功的仿古街,但是如果这是以拆除原真的历史古迹,破坏原有城市肌理、街区和城市的有机联系为代价的话,确实有一点得不偿失,或者至少可以说保护和整治的手法并不高明,但是也要看到在当时全国各地普遍流行仿古街的背景下,在改造前北街历史建筑数量不多,质量不高的前提下(这也是目前襄樊历史街区的普遍问题),人们很容易采取的一种手段,为此新的《襄樊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将这类街区界定为“历史风貌街区”而非严格意义上的“历史文化街区”;目前对于历史街区和历史地段保护和更新的理论和方法有很大发展,但是很多并不为政府和民众所理解,为此需要做更多艰苦细致的工作,首先认识到街区历史遗存的价值,在保护和整治的基础上再提创造性地更新;

    如此谈到了目前荆州北街的改造,您在给田书记的心中提到了荆州北街的拆迁改造是对这一地区的破坏,从法律意义上说这的确是政府决策并不高明,不论原来的荆州北街历史价值如何,国务院批准的城市总体规划明确将其定为历史文化街区,而对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和整治必须妥善保护历史建筑,但是政府单方面从改造该地区环境出发,并没有考虑到北街作为历史街区的特殊性,从而在改造中采取不同的策略,这是其一;其二政府将历史街区的整治交由开发商进行,拍卖了历史街区的土地,这对历史文化遗产保护非常不利,但这也是政府在财力有限而又急迫需要改造的前提下,采取的一种迫不得已的措施,所谓“保护性开发”,使得开发商、政府的角色都很尴尬。但从另一方面讲,荆州北街从其原有建筑的历史文化价值判断,的确称不上是严格意义上的历史街区,说明当初的划定并不科学,这里的历史文化价值更多的体现在未经改造的原始的城墙遗迹、大北门瓮城和荆州古治这些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们主张这里严格保护,包括文物和历史风貌,但是对于建筑更新可以相对宽松。基于此新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将其定为“历史风貌控制区”和国保单位的“文物保护控制地带”。基于目前拆迁状况和土地权属,我们主张在严格保护文物和历史风貌的前提下,创造与北街不同的具有襄樊地域文化特征的新的商业步行街,这已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但并不是简单的模仿和照抄,而是要走出一条保护展示和更新的新路。

    关于汉江大道的修建和中山前街的破坏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这在2004年政协一次讨论上已经很清楚。樊城会馆和老街区是襄樊现存比较有价值和城市肌理尚存的地方,也是保护与开发矛盾突出,开发压力最大,保护紧迫性最强的地方,为此我们已经在新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中提出汉江大道改道延伸,保住中山前街和历史路网,划定了中山前街历史风貌控制区,与山陕会馆、陈老巷联系在一起,构成樊城滨江富有特色的风貌地区,具体的方案还在深化之中。同时我们启动了整个樊城旧城的控制性详细规划工作,调整中心商业区规划和汉江大道规划。而且在这里需要提出的是,田书记在多种场合多次强调要保护好老街区和会馆建筑,对于政府应该保护的,应该投入整治的政府坚决保护,坚决投入;对于那些没有价值的需要更新改造的,可以由开发商开发的,政府坚决推进拆迁,加速改造。应当说是一种实事求是科学对待的客观态度,剩下的是我们部门要为决策层提供准确的信息和正确的政策建议。

    对于檀溪和襄阳古城外的广大地区,原则上都是需要控制开发的地区,需要在高度、开发强度、风貌、色彩等方面与古城协调,并且以不破坏山水视线走廊为依据。为此名城保护规划专门提出了对襄阳城区的高度控制图,目前还在进一步的调整之中,总的指导思想是控制开发强度和高度。至于政府搬迁至檀溪,起初我们也是极力反对的,现在我们也不认为他是一个最佳选择,因为城市的发展重心在樊城,檀溪片区用地狭长,不宜大规模开发,特别位于汉江和山体之间的生态景观敏感地带,不易大规模开发,而且政府搬迁带来的集聚效应将使襄城樊城的跨江交通需求增加,迫使汉江三桥的修建。但是政府已经做出这样的选择,我们只好退而求其次,减少与行政办公无关的其他功能如商业金融等职能,而以居住、办公和旅游休闲为主,这也是市领导明确指示的,限制其他大型公共设施的迁入,而且新的政府也仅仅是一个行政办公区,我想襄樊目前的实力也不足以建成所谓的“行政中心”。

    对于檀溪是否应该绝对的禁止开发,纯粹的保持田园风光和古战场,我有一些不同意见,如果时光倒流40年,城市规划选择樊北开发建设新市区,檀溪完全保持自然景观,很好,我举双手赞成,但是历史没有按照我们当代人的意愿形成,我们错过了那时候的机会,目前在檀溪路修好,已经大部分地区进行了城市建设的时候,再重新退出来几乎不可能,只能控制开发强度和人口规模,把这个希望留在以后。况且纯粹的保持田园风光在中国目前的国情下很难实现,古战场和旷野景观是否一定要全部保留也是值得商榷的,我个人认为保护好环山路以南地区,恢复和整治南渠,逐步腾退山体保护区里的企业和居民区,围绕山脚和南渠串联一个生态景观和历史文化走廊,局部开放空间作为古战场和田园风光的展示区可能比较现实,但即便这样的理想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

    最后关于襄樊是否应该申遗,我想这要有一个客观的态度,襄樊的确有自己的特色,但是在103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当中具有什么样的地位,我们的历史文化遗存到底有多少,价值有多高应当有冷静清醒的判断。不排除日后保护、发掘、恢复和创新的工作做得很好,逐步具备这个条件,但目前是绝对没有可能的,首先遗存不多,其次价值不够。我理解您对襄樊的感情,但是很难把襄樊和平遥丽江直接相比,不仅因为规模不同、类型不同,我们的历史遗存的价值也有很大的差别。频繁的拿这些城市与襄樊相比,只会让人找到差距,而不会催生信心。我想最重要的还是脚踏实地,解决好襄樊自己的问题,保护好自然和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进一步彰显历史文化特色,创造宜居环境,为一方百姓造福,至于申遗也就成为身外之物了,至少现在提它还为时尚早。

    襄樊在过去走过很多弯路,现在还在继续着某些错误,人们的观念和意识还需要慢慢的提升,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想既要看到问题,也要看到产生这些问题的社会大背景,看到局限的条件,毕竟规划不是在一张白纸上开始,而是不断的伴随着认识的提高而不断的修正,有一些错误是决策者没有意识到的,有些是好心办了坏事。但总的来说,本届政府特别是主要领导高度重视名城保护,相当尊重专家意见,就是田书记在收到你的信以后还找到我们了解情况,并且自己认真的分析研究。应当说态度是非常端正的,但是毕竟政府整体素质不高,行政能力有限,财政相当紧张,为此很难把每件事情都高标准,确保先进的理念,很难。需要部门提供科学的决策建议,需要构建民主的决策机制,但这都需要过程。我非常敬佩您的求实求真的精神,但是也觉得您的有些观点有失偏颇,但是学术上的探讨和交流是非常必要的,您的很多建议包括批评都是政府改进工作的有力的鞭策。您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对于旅游开发的策划都是很有见地的,我也希望能够向您学习到更多的有关襄樊历史文化的知识。比如穿天节的考证就非常有意思,襄樊历史传说和历史事件很多,有很多历史纪念地,如何把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好利用好,通过物质载体展示出来是一个重要而有意思的课题,希望今后不吝赐教。

    贺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教授。男,汉族,专注于荆楚地方文化、传统音乐、城市建设与旅游开发研究,是襄樊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文明城市”“历史文化名城”、“百万人口现代化大城市”、“鄂豫川陕交界地带中心城市”、“旅游城”、“南城北市”等许多重大决策的最早研究者和第一建议人。发表多学科的数百篇学术论文和研究性文章于各级报刊书籍,出版《江汉文化研究》、《荆襄文化与旅游》等学术专著。其论文《牛郎织女七夕节源考》首次考证认定汉江流域的襄阳南阳是“牛郎织女七夕节”的起源地,被社会各界广泛使用。已产生影响的还有“穿天节”“端公舞”“三国城建设”“昭明台真武山重建”“岘山建设”“文化节举办”等诸多学术研究成果。撰稿和参拍《唐诗咏襄阳》《皮影世家》《烽火襄樊》等多部电视文化专题片在中央电视台等播出。获得襄樊市人民政府颁发的襄樊市首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等诸多奖项。现为荆楚理工学院荆楚旅游经济研究所长、湖北省人大代表、荆门市东宝区政协常委。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