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大势 - 高连奎首页
经济民粹主义的四大表现
2014-06-05
字号:
所有民粹主义者都是利用的民众的负面情绪,比如是恐惧、怀疑,仇恨、自私等,这在经济领域也表现的非常明显,而且这几年各国处理经济危机时就深受民粹之害。民粹主义者夸大通胀的 危害是利用的民众的恐惧,主张极端私有制则是利用人们的自私,主动减税则是利用人们对政府的怀疑,财政紧缩是利用人们对政府的仇恨,这些负面情绪是民粹分子操弄民众的基础,而民 粹分子最害怕的就是民众的理智和开明性的思考。民粹分子往往将那些最自私的民众称为最聪明的民众,而将那些开明的民众称为被政府洗脑,他们就是利用这种划分等级的方法对民众进行 诱骗,以达到他们煽动民粹的目的。

  民粹主义在思想光谱上属于极右翼,民粹主义并非以精英的姿态出场,而是以民粹的面貌示人,因此是底层大众和国家领导人当中具有非常大的市场,具有极大的诱骗性,当然民粹主义只 有一个敌人,那就是专业派学者,民粹主还有一个盟友,就是媒体,媒体天然就具有民粹倾向,民粹主义的做法往往的先绑架舆论。然后以舆论胁迫政府,因此舆论在其中所其的角色非常重 要。而现在专业知识分子在大众媒体当中的地位实在堪忧,大众媒体网络化后,专业知识分子的空间可以说是越来越小,而民粹分子们则获得了巨大的能量发挥场所,并且这些人也开始以知 识分子自居,导致民众越来越难以辨别真假,被误导的情况越来越多。

  下面是民粹主义在经济领域的四大表现:

  1、财政紧缩

  紧缩财政是最符合民粹主义的,财经紧缩的民意基础是政府“乱花钱”,媒体总是给政府扣上“乱花钱”的帽子,笔者也赞同财政平衡,反对大幅赤字,但是这要看时候,危机时的紧缩是非 常可怕的,如果在经济危机时实行财政紧缩,倒霉是整个社会。财政紧缩会导致国家迟迟走不出危机。在本轮危机中,美国的表现还算不错,这是因为美国没有进行紧缩,而是在最关键时刻 提高了债务上限,拯救了国家,欧盟最开始的时候是实行的紧缩,结果问题越来越严重,指导奥朗德上台,欧盟才开始纠正了紧缩的错误政策,开始重新寻求“稳增长”。

  2、反通胀与货币紧缩

  当社会已经陷入通缩时,人们还停留在通胀的阴影当中,危机之前一般伴随通胀,危机的爆发一般是“治理通胀”的结果,回顾任何历史上的任何一个经济危机,其爆发都跟错误的“紧缩 货币”有关,  但是危机爆发后,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再有危机前的通胀,伴随危机的肯定是通缩,但人们仍然生活在通胀的阴影当下,反通胀的民意基础是政府“滥发货币”,但这是毫无 根据的。而错误的反通胀而实行的紧缩不仅会导致迟迟走不出危机,而且导致实体经济的恶化。

  在本轮经济危机中,美国并没有采取货币紧缩政策,而是采取了量化宽松,美国经济虽然踉踉跄跄,但起逐渐走出危机的趋势一直不错,中国本来是本轮危机中表现最好的国家,因为中国 启动了积极财政政策,但是接下来中国在民粹压力下实行了错误的货币紧缩,导致中国实体经济的全面恶化,危害至今。

  3、私有化

  马克思的公有化是以中下层人民利益为依托的,但是客观的话,包括中下层人民在内的人们天然的喜欢私有制,这是人性,中国毛泽东时代在成立人民公社的时候,拥护者并不多,即使 最穷的人他们都不太愿意将自己家的财产交给公社,政府只能不停的做思想工作,但是改革开放分田到户时无论是什么人都非常的踊跃,这就是人性,是人性的自私,私有化成为民粹主义的 一个主张,其基础也是人民对私有财产的天然情感,但是现在社会是不同的,私有并不等于人人有份,有些领域私有后也只是属于少数人,当然公有也不一定人人有份,也不一定人人得到分 红,但是在自然垄断领域,私有意味着更高的价格,公有则是更低的价格。

  4、低税收或减税

  减税或低税也是民粹主义的一个核心主张,他的民意基础是民众对政府的天然不信任,民粹分子们不遗余力的丑化政府,造成人们对政府的怀疑、恐惧和不信任,似乎取消政府而后快,而 这些人对政府的正面作为则丝毫不提,政府的存在是必要的,政府和市场是分工关系,市场永远代替不了政府。社会越文明,需要政府承担的事情就越多,社会在进步,经济分工在深入,政 府需要做的统筹协调保障等工作就越多,低税和减税只能让社会走向紊乱和野蛮。

  这些民粹主义是右翼的,因为这些都符合保守主义的特点,而且也是右翼保守主义分子一直在操弄的议题。在中国和西方都是一样,持这些民粹论调的都是右派,在中国为右派公知,在西方 也是右派政党,比如美国主张紧缩的是右派的共和党,而左派的民主党则反紧缩,右派的共和党主张减税,而左派的民主党则主张加税,在希腊反紧缩的是左翼政党联盟,在法国反紧缩的也 是奥朗德的社会党,左翼人士是中下层民众的代言人,为什么左翼人士不赞同这些民粹论调呢,因为左翼人士是坚持的是民本,而不是民粹,这是与右翼的区别,以上这些论调虽然带有极大 的民粹性,但是却与民本是相违背的,与人民的根本利益是相冲突的,并不符合人民的实质利益和长远利益,因此左派的政党和知识分子都反对这些。左翼与右翼的区别也是好人与坏人的区 别,好人才是真正对人们好,而坏人则是打着对人民好的幌子谋自己的私利,右翼分子煽动这些民粹论调是对人们的利用。大家一定要分清为人民谋利的和利用人民的是不同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驳2楼:中央是“宁可通缩,不可通胀”!因为老百姓只知道,只计较“物价不上涨就好”!
    2014/6/6 7:24:18
  • 对“民粹主义”这个大帽子得定义一下再使用,否则就变成一把夜壶,作者想抹黑谁,就说他是民粹主义。这简直比“极左”,或者“汉奸”的大帽子还好用,因为老百姓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样的才是“民粹主义”,所以这个帽子一扣一个准。我对博主的很多观点是不赞同的。下面一条条说:

    1. 首先对“民粹主义”的定义:博主基本上是完全否定的态度。我反对!

    民粹主义有积极的一面:它肯定“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利益至高无上”的原则,它肯定“国家的权力应该为大多数民众服务,被大多数民主民众所监督”的民主原则。这是“民粹主义”与左派推崇的“大众民主”的基本点是相符的。不应该借批判“民粹主义”而否定“大众民主”。

    民粹主义的主要错误:主要就是两点。第一,不放弃私有制。左派的大众民主讲究一颗“公心”,天下为公,强调底层民众的集体利益,共同利益。而民粹主义者则自私自利到极点,经济要求基本上是平均主义,不讲整体,只想分家。第二,民粹主义不管长远利益,只顾眼前。还是因为民粹主义者自私自利到极点,他们怕长远利益有风险,所以尽干些涸泽而渔的事情,以确保能分一块拿回家。既然要批判民粹,那就得搞清楚,“什么是民粹”?

    2.“财政紧缩”是不是民粹?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也好意思扣“民粹主义”的帽子。
    宏观经济调控无外乎宽松(印钞票)与紧缩(不印钞票)两种主要手段,关“民粹”鸟事?只要是对人民打欠条的方式进行印钞,老百姓坚决支持党中央任何宽松或紧缩的手段! 但是,如果依然把印钞机交给少数金融财阀控制,凭空印钞,独霸铸币税的话,无论是宽松还是紧缩,老百姓都反对。简单的说,印钞机不为人民服务,老百姓就宁愿砸了它,也不好死那帮金融硕鼠!!这就是当前老百姓要求锁死印钞机,什么时候立法打欠条才能印钞,什么时候才准打印钞机的主意。这么合情合理的主张,怎么就变成“民粹”了呢??

    这印钞机为谁服务的问题是核心利益,贪官污吏们不敢正面为过去凭空印钞的罪行辩护,因为明显理亏,所以只好诬赖老百姓是搞“民粹”主义。我说,像博主这号人是搞“官粹主义”的。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反对放火,否则就是搞民粹主义!

    3.反通胀与货币紧缩, 有被扣上“民粹”的帽子。前面已经说过了。只要印钞机为老百姓服务,中央无论怎么着,老百姓都赞同。反过来,只要印钞机还是为官僚权贵,贪官污吏们服务,那就贴上封条,够“民粹”吧?总比你搞“官粹主义”好些吧?等中央把蛋糕分好了,大家都吃高兴了再说,前30年的历史欠账是要还的。

    4. 私有化,貌似作者是为“私有化”搞辩护的。要是批判民粹主义搞私有化,那算是批对了!民粹主义者就是一群极端自私自利的家伙。你不能既鼓吹私有化,又批判民粹主义者自私吧?

    5.低税收或减税
    这一条部分赞同。我也搞不清楚博主到底支持减税,还是鼓励减税。以我的观点看,左派和民粹主义者都支持对老百姓减税,而对有钱人应该照常交税,甚至是多收一些资源税。

    2014/6/6 7:19:53
  • 积极赞同楼主本文。民粹主义在经济领域的确是如此表现。
    2014/6/5 7:36:4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现担任英国牛津大学东西方战略研究中心顾问,中国新财税主义三十人论坛发起人,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栏目嘉宾或评论员,同时兼任美中经济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北大青鸟金融学院名誉院长,中国股市意见领袖三十人成员,《现代国企研究》杂志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镇江市京口区政府经济顾问等社会职务,同时也是新华社高端访谈嘉宾,中国ted大会演讲嘉宾等。高连奎研究成果多次得到包括政治局常委在内的高层领导重视,其代表作《中国大形势》在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中得到了中国出版业最高领导国家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的特别推荐。其作品《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得到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高度赞誉,成为国家部署未来十年的重要参考,近著《反误导》和《美国政经通史》也得到高层领导重视。 高连奎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多次受邀为国内外机构或人士提供咨询或授课,国内如北京市委讲师团,云南省委省政府,国外如华尔街顶级对冲基金公司,世界最大主权基金挪威中央银行,新加坡驻华大使馆,英国剑桥大学等,也曾为美联储货币委员讲解货币政策,并多次受邀与包括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等世界级政要一起参加活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