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大势 - 高连奎首页
提高最低工资是缩小贫富差距首选
2013-04-22
字号:

  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中国收入分配研究中心最新的一份调查研究表明,中国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和行业之间的收入差距正在不断扩大,而中国收入差距有将近一半来自于城乡之间收入差距,笔者不认同这样的看法,笔者认为这个的贫富差距更来自与企业内部,强调地区差异无法掩盖这一基本事实。

  关于调节贫富差距,从人大代表到舆论媒体,都在炒作“提高个税起征点”,但是从来没人提“提高最低工资”,但对于贫富分化来说,提高最低工资却是比任何手段都好的方法,大家现在感觉不到,是因为中国的最低工资标准形同虚设,对企业没用,在企业随便一个工作,都能达到月工资3000元的深圳,政府却将最低工资定位1500,这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能将最低工资定为3500或是4000,就意义不同了。

  上届政府在任期之末草草出台了调节收入分配的意见,但毫无影响,关键就是缺乏核心措施。

  城市赤贫阶层

  新城市赤贫阶层是这个时代最值得关注的群体,他们结婚无望,买房无望,维持基本的生活都很难。城市赤贫阶层以刚毕业的学生为主,但不局限于刚毕业,有的已经毕业数年,但也无法摆脱赤贫的命运。这些人以前被称为蚁族,现在被称为屌丝。

  工作体面 收入极低:中国的赤贫阶层跟拉美和印度不同,拉面和印度的赤贫阶层大多缺乏正当的职业,而中国的赤贫阶层都有着体面的职业,比如他们在公司从事着诸如行政管理、人力资源,市场策划、财务会计、平面设计、质量管理,计算机,文秘文员,甚至新闻记者,出版编辑等职业,但共同的特点就是工资极低,不仅比技工更低,而且比农民工还低,低到仅仅能够勉强维持最低的生活,比如在北京上海等城市他们仅能拿到3000多元,而在其他城市或许工资只有2000多元,他们维持这种最低的生活是还是在公司提供宿舍的前提下,如果公司不提供住宿,他们几乎生活不下去。

  中国的赤贫阶层与其他国家相比还有第二个区别,中国大部分地区都处于温带,有着长达三四个月的寒冷冬天,因此中国印度、拉美等热带国家常见的简陋到的只有一张塑料布的房屋在中国几乎难以见到,但中国赤贫阶层的居住条件则主要表现为拥挤,公司集体宿舍,多人合租的小区房等,这与那种露天房相比,看起来不那么像贫民窟,这也是很多人不承认中国存在贫民窟的原因。

  工作体面与赤贫好像很难联系起来,但在中国却是不折不扣的事实,前两年中国有媒体搞了个“八零后大典”,选取了一些典型的八零后进行报道,其中让人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新京报的一个调查记者,工作两年都攒不下两万块钱。而新京报一直被看做是市场化报纸成功的样板,而调查记者也因其高危险性,工资还高于其他记者,知名媒体的调查记者尚且如此,而其他人可想而知。

  中国年轻人刚步入工作岗位时,70%需要家庭接济才能维持最低的生活,这些人2年内,大部分人基本上可以做到不再需要家庭的接济,但很难攒下钱,绝大部分人在30岁之前没有进入更高级的职位,仍然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甚至在生活中看不到希望。

  新赤贫阶层的出现,白领阶层的赤贫化,多人以为是高房价的原因,这是主要的因素,但并不是全部,因为很多人连基本的生存问题都没有解决,买房是他们从没想过的事情,很多人也从不去售楼处问询。

  中国企业基层白领的赤贫化是市场化的必然结果,中国大企业的工资差距高达1000倍,很多名企高管的年薪可以达到数千万,而普通大中型企业高管的年薪也有几百万,而基层职员的年薪只有几万,相差百倍,而这种差距在10倍,最多不超过50倍的差距还是可接受的,而目前几百倍,几千倍的差距则是离谱之极。而要改变这种情况,其他最低工资则是首选之策。

  提高最低工资才能减少赤贫阶层

  提高最低工资,可以提高基层人员的工资,拉小基层人员和高管的工资差距,中国应该建立最低工资和平均工资的联动机制,不再人为的调动,而是自动的调,笔者认为最低工资应为平均工资的60%才是比较合适的。

  其实提高最低工资并不会影响中国的国际竞争力,因为一个国家的竞争力,是由其平均工资决定的,而不是最低工资,提高最低工资也不会导致企业裁员,企业需要多人,主要是由岗位决定,而非由工资,其实中国的工资增长很快,差不多五六年就会翻一番,比如改革初是几十元,现在是几千元,增加上百倍,企业照样会招人,不会受太大影响。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平衡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落后企业不倒,被占有的资源就得不到释放。
    2013/4/23 10:20:58
  • 赞同10楼!各位有主观主义了--------老板利润不多,工厂要倒闭了,怎么增加工资?------既然低工资,还有工人愿意坚持,就说明这样的低工资,也换有人需要--------倒闭了这个工厂,很可能是白白断了一些工人的生计。
    2013/4/23 6:18:03
  • 仅仅涨工资的设想脱离实际。这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涉及个人,企业,国家的利益分配,以及行业的生存能力,产业结构调整,物价,非常复杂。比如物业服务企业,如果强制提高员工工资,就必须上调物管费,实际还是加重了百姓生活负担。
    2013/4/22 20:40:44
  • 广州及珠三角地区已到了强制执行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时候了。
    2013/4/22 20:31:56
  • 再谈广州地方的腾笼换鸟,没有新企业落足的地方了,一批劳动密集型无医疗无社保的小资产阶级企业每到危机来临,总是以悲歌渲染未日来临的荒凉。这些企业不倒才真是没天理了。低廉的薪水,不断涌现的工伤,恶劣的劳动环境。这种企业存在下去毫无意义,劳工奔命的拯救企业注定要倒闭的命运只会受到更重的伤害。没有了,工人还可以就近择业,或者去找能够摆脱命运的机会,不再束缚在濒死的企业上。
    2013/4/22 20:27:40
  • 博主:不懂经济就应该多补补课,就不应该乱说一气!
    2013/4/22 20:20:10
  • 和体制无关,南美,南非,都不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社会主义阶断。他们对劳动者的法律保护与中国的“社会主义”现实有反差。是做不做的问题,是执政者良心的问题。
    2013/4/22 20:16:11
  • 我国两大特点:特色加接轨。选择择特色和选择接轨都没有依据。
    我国的薪资水平不能反应实际的劳动力报酬。国内的技术工人技师与欧美没得比,但比南美,非州,东南亚要强吧,怎么和第三世界都接不上。菒非真要保留作为中国特色。
    劳动者付出多少贡献,拿多少回报这是市场经济的原则。企业主养小三缺钱,投资缺钱,扩大生产缺钱让劳动者去奉献,说不通。别人老婆养不起和老板们游艇用不起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问题。真要是企业倒闭了那也是该倒了。企业生存能力不是靠员工们做无偿奉献来支撑的。早点破产转向新的有活力的行业对社会而言有利,对企业主个人而言增加机遇,对工人而言有更好的生活和命运。
    2013/4/22 20:08:52
  • 提高工资标准是前提;控制物价、稳定物价是关键;反压迫、反剥削是核心;高举毛泽东思想是根本!
    2013/4/22 19:23:31
  • 赞成1楼和7楼!不彻底解决劳动报酬分配的合理性,不解决权贵与劳动的平等地位,永远解决不了贫富悬殊。
    2013/4/22 17:10:04
  • 反对楼主!压制贫富差别,第一是取消国企领导高薪制!第二是取消公务员系列人员(政府职员,军人教师医生)不经人大或全民公投批准,自我提高工资。(常规做法是以实业界劳动者平均工资为平衡依据)。第三是严厉控制国有垄断行业等自我提高工资。第四是迅速建立对资本家阶级的高税收制度。
    2013/4/22 16:49:25
  • 涨工资,没有实际意义。
    工资涨一百块,每种商品只涨1块,你算算你究竟工资是涨了,还是跌了?
    2013/4/22 16:45: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现担任英国牛津大学东西方战略研究中心顾问,中国新财税主义三十人论坛发起人,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栏目嘉宾或评论员,同时兼任美中经济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北大青鸟金融学院名誉院长,中国股市意见领袖三十人成员,《现代国企研究》杂志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镇江市京口区政府经济顾问等社会职务,同时也是新华社高端访谈嘉宾,中国ted大会演讲嘉宾等。高连奎研究成果多次得到包括政治局常委在内的高层领导重视,其代表作《中国大形势》在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中得到了中国出版业最高领导国家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的特别推荐。其作品《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得到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高度赞誉,成为国家部署未来十年的重要参考,近著《反误导》和《美国政经通史》也得到高层领导重视。 高连奎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多次受邀为国内外机构或人士提供咨询或授课,国内如北京市委讲师团,云南省委省政府,国外如华尔街顶级对冲基金公司,世界最大主权基金挪威中央银行,新加坡驻华大使馆,英国剑桥大学等,也曾为美联储货币委员讲解货币政策,并多次受邀与包括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等世界级政要一起参加活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