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解读关雎
2019-01-02
字号:
    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州。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何新译文】

    关雎(杜鹃)

    咕咕叫的杜鹃鸟,鸣叫在河中小岛。

    那苗条秀美的姑娘,真是君子好配偶。

    长长短短的水中萍,可以左右采摘。

    那苗条秀美的姑娘,只能在梦中追求。

    追求呵却得不到,只能夜夜思念她。

    翻过来掉过去,为她辗转难眠……

    长长短短的水中萍,我可以左右捞取。

    那苗条秀美的姑娘,我愿弹奏琴瑟呼唤。

    长长短短的水中萍,我可以左右采索。

    那苗条秀美的姑娘,我愿鸣钟击鼓邀请……

    何按:《关雎》是一首贵族君子的爱恋情歌,而不是一个普通民间男子与采荇姑娘的恋歌。“荇菜”喻指“淑女”,“流”、“采”、“芼”则对喻追求、亲近与欢合。

    孔子以此诗作为《诗经》之首篇,似寓有深意。盖以“美人”(淑女)作为其所期待的政治理想之诗化象征,可望而不可即,因此“琴瑟‘邀’(友)之,钟鼓‘悦’(乐/迎/邀)之”,皆有所寄托也。

    关关,毛传:“和声也”。《玉篇》:“关关,和鸣也,关或作官。”何按:关关,即今语“咕咕”,“刮刮”,拟声之词也。

    雎鸠,旧注或说为“鸷鹰”,或谓“鱼鹰”(焦循《毛诗补说》),皆猛厉之禽。以之象征少女,殊谬。余冠英《诗经选》云:“未详何鸟。”邵晋涵亦说为鱼鹰,以此丑陋之鸟为淑女或君子象征,甚妄!《诗经》中别有鱼鹰之名,称“维鹈”。《小雅·侯人》:“维鹈在梁,不濡其翼。”注:“今之鹈鸪也,好群飞,沉水食鱼。”所言鹈鸪,即鱼鹰,而非“雎鸠”。

    雎鸠,即《方言》之鸤鸠。毛传:“鸤鸠,秸鞠也。”何按:秸鞠即雎鸠之音转,亦即杜鹃。杜鹃多名,“东齐海岱之间谓之戴南……或谓之戴胜。”

    杜鹃乃民俗以为报春之鸟,又以为孤独之鸟。《淮南·泰族》:“关雎兴于鸟,而君子美之,为其雌雄之不乘居也。”乘,双也。其说认为“关雎”以孤鸟为象征,寄托以求偶之思,甚确!

    雎音从隹(古音堆),堆、土、杜古音相通。鸠、鹃一音之转。雎字从且,“且”古音与姐、姊谐,与子音近通。鸠古音与龟、归通。“雎鸠”即“子规”又作“姊归”也,转语又作“鹧鸪”,其变名甚多,如“子巂”、“杜宇”、“望帝”等。

    杜鹃即雎鸠之语转。鹃即鸠,一音转。杜鹃,学名大杜鹃cuculus canorus,无营巢习性,故民俗谓之“孤独鸟”。所谓“杜鹃”,实即“独鹃”也。杜鹃不营巢,繁殖季节将自己的卵产于其他鸟类的巢中,让其他鸟类代为孵卵和育雏。所谓“鹊巢鸠(鹃)占”(参阅“维鹊有巢”),即指此。

    由于杜鹃性孤独,因此古诗人常用以喻鳏夫。古诗人常以杜鹃为求偶未匹者之爱情象征。杜鹃鸣叫脆亮若“bagu—bugu”,“布谷—不孤”,切音即所谓“咕咕”——“关关”也。

    《尔雅翼·释鸟》:“子巂,出蜀中,今所在有之,其鸣声若‘归去’,故《尔雅》为‘巂’,《说文》为‘子巂’,《太史公书》为‘秭鴂’,《高唐赋》为‘姊归’或‘子规’,徐广为‘子雉’,字虽异而名同也。亦曰‘望窈’,亦曰‘杜宇’,亦曰‘杜鹃’,亦曰‘周燕’,名异而实同也。”

    又,远古物名字随音转,“鹧鸪”实亦“子规”音转。

    洲,通州,河中岛也。

    (原载何新《风与雅·诗经新考》。编校:黄世殊)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要学好汉语,你就不得不学习文言;要学好文言,你不得不研究古文字学;要学好古文字学,那么你就不想让中国的文化出现断层。
    2019/1/8 11:00:34
  • 其实如果译为散文的话,语意会更加流畅。
       由对雎鸠的解读,我相信了金异心“疑古玄同”的观点。而之所以玄同,是因为世间万物在我们头脑中是相比较而存在的原因。当然,这也反映了物事的相似性。语言之所以有相似性,是因为事物普遍具有相似性的缘故。
    2019/1/8 10:58:0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