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文心雕龙·诔碑·第十二》诠释
2014-05-22
字号:
  句读原文

  周世盛德,有銘誄之文。大夫之材,臨喪能誄。誄者,累也。累其德行,旌之不朽也。夏商已前,其詳靡聞。周雖有誄,未被於士。又賤不誄貴,幼不誄長;其在萬乘,則稱天以誄之。讀誄定謚,其節文大矣。

  自魯莊戰乘丘,始及於士。逮尼父卒,哀公作誄。觀其憖遺之辭,嗚呼之歎;雖非叡作,古式存焉。至柳妻之誄惠子,則辭哀而韻長矣。

  暨乎漢世,承流而作。揚雄之誄元后,文實煩穢。沙麓撮其要,而摯疑成篇。安有累德述尊,而闊略四句乎!杜篤之誄,有譽前代。吳誄雖工,而结篇頗疏。豈以見稱光武而改盻千金哉!傅毅所制,文體倫序;孝山崔瑗,辨絜相參;觀其序事如傳,辭靡律調,固誄之才也。潘岳構意,專師孝山;巧於序悲,易入新切。所以隔世相望,能徽厥聲者也。至如崔駰誄趙,劉陶誄黃;並得憲章,工在簡要。陳思叨名,而體實繁緩;文皇誄末,百言自陳,其乖甚矣。

  若夫殷臣詠湯,追褒玄鳥之祚;周史歌文,上闡后稷之烈;誄述祖宗,蓋詩人之則也。至於序述哀情,則觸類而長。傅毅之誄北海,云白日幽光,雰霧杳冥;始序致感,遂為後式。景而效者,彌取於工矣。

  詳夫誄之為制,蓋選言錄行。傳體而頌文,榮始而哀終。論其人也,僾乎若可覿;道其哀也,悽然如可傷。此其旨也。

  碑者,埤也。上古帝皇,紀號封禪;樹石埤岳,故曰碑也。周穆紀跡於弇山之石,亦古碑之意也。又宗廟有碑,樹之兩楹;事止麗牲,未勒勳績。而庸器漸缺,故後代用碑,以石代金,同乎不朽。自廟徂墳,猶封墓也。

  自後漢以來,碑碣雲起;才鋒所斷,莫高蔡邕。觀楊賜之碑,骨鯁訓典;陳郭二文,詞無擇言;周胡眾碑,莫非清允。其敘事也該而要,其綴采也雅而澤;清詞轉而不窮,巧義出而卓立。察其為才,自然而至矣。孔融所創,有摹伯喈。張陳兩文,辨給足采,亦其亞也。及孫綽為文,志在於碑;溫王郗庾,辭多枝雜;桓彝一篇,最為辨裁矣。

  夫屬碑之體,資乎史才;其序則傳,其文則銘。標序盛德,必見清風之華;昭紀鴻懿,必見峻偉之烈;此碑之制也。夫碑實銘器;銘實碑文。因器立名,事先於誄。是以勒石讚勳者,入銘之域;樹碑述亡者,同誄之區焉。

  贊曰:寫實追虛,誄碑以立。銘德纂行,文采允集。觀風似面,聽辭如泣。石墨鐫華,頹影豈戢。

  诠经释典

  周朝崇尚大道功业,遂产生了铭和诔两个文体种类。士大夫的才能之一,就是遭遇丧事能够作出出色的诔文。

  所谓诔,就是累述。就是评述道德行为,彰显功泽于后代,使逝者声名不朽。现见不到夏代、商代有这样的文章。周代虽有了诔文,但士以下的人死了,是不能采用的。而且,身份低贱的是不能给地位高贵的人,晚辈的也不能给长辈的人作诔的。帝王驾崩,只能说代上天来作纪念。宣读诔文,确定谥号,是葬仪最为重要的环节。

  乘丘之战后,鲁庄公作诔表彰贲父等英勇死难的烈士,才开启诔悼死后士人的风尚。孔子去世,鲁哀公亲自作诔。其陈辞之哀切,感叹之悲伤,虽达不到恳评哲圣的高度,但古代诔文的规式却得以完整再现。而柳下惠的妻子为柳下惠所作的诔文,则又在哀伤悲切之余,平添抑郁沉婉格调。

  汉代诔文,继承了前代遗风,却无新意可陈。杨雄《元后诔》,内容繁复,思想杂乱。“沙麓之灵,太阴之精,天生圣姿,豫有祥祯”虽能总括其要,却是建立在不可靠的虚构前提之上。何况哪有评述德行张扬事迹,仅靠概略无根的四句话就能达到的呢?杜笃诔文,名声很高。然而,尽管他的《大司马吴汉诔》直心道扬,但其篇章结构却粗疏失制。难道就因为受过汉光武帝的称赞,就不论章法规则,而贵值千金么?

  傅毅《北海王诔》,文辞构思,逻辑严谨,精炼准确;苏顺、崔瑗作诔,文实相符,不备虚言。他们的表述简捷明快,韵律沉昂,活灵活现,的确是诔坛天才。潘岳作诔构思专意效仿苏顺,精于催生哀伤悲情,巧于发挥新颖意境。所以,二人隔世相呼应,独树一帜。崔骃《赵诔》、刘陶《黄诔》,抓住了诔文的艺术手法,行文简明扼要。而陈思王曹植贪于虚名,罗列文辞,以致音律滞皱。其《文帝诔》篇尾百余句的自我表白,跑题跑得没了边沿儿。

  殷朝百姓以“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歌颂商汤的丰功伟绩;周代史官在《生民》中热烈追述后稷的卓越功勋;可见累述祖宗光辉业绩,乃天赋使命,非诗之思想范畴无以诠表。至于表达哀伤悲痛之情,则不经具象范畴的索引过渡就会无以生发。傅毅《北海王诔》云:“白日幽光,雰雾杳冥”,方始达到思想范畴与具象范畴契而为一的境界。于是,成为后继诔文写作手法的艺术准则。景仰且仿效傅毅文辞风格的人,其诔文也越来越精致突出。

  仔细察考诔文的机制,主要特征就是用恰当的文辞转录逝者的行为品德。所以其体裁像纪传,语言如颂赞;从叙述逝者光荣的历史开始,以升华哀痛情感的奋发文辞而结束。描绘其人,活灵活现;表达情感,凄楚悲伤;这就是创作诔文的根本要求。

  所谓碑,就是上面刻有人物功德记载的竖石。古时帝王,举行祭天祀地典礼,常在山岳上树立石碑以示纪念。周穆王巡游时,曾在日落处的弇山上刻石记功,就是一例。还有,古代宗庙堂前东西两柱之间树立的,用来拴系牲畜用的石柱,也叫碑。由于镌刻功德政绩的宝器逐渐缺少,所以人们就用石碑来代替,让功勋德业永垂后世。后来,碑又从宗庙移到坟墓,从引棺之石,上升为对死者的盖棺论定。

  东汉以来,以碑、碣立传的风气骤然盛行。然,论精炼雅润,所有碑文没有一个能超过蔡邕作品。他的《太尉杨赐碑》,典重如《尚书》;《陈实碑》、《郭泰碑》,无一字更易;《周勰碑》、《太傅胡广碑》等等,无不写得清晰适恰。其碑文叙述言简意赅,构思宏大细致;文辞清素雄浑威壮,具象鲜明音韵雅致;品味其艺术手法,有重复之字句,无重复之音调,可谓道法自然之绝貌。

  孔融碑文,摹仿蔡邕。其《卫尉张俭碑》、《陈碑》两文,思路清晰,言辞灵巧,才华仅次于蔡邕。到了孙绰,虽擅碑作;其《丞相王导碑》、《太宰郄鉴碑》、《太尉庾亮碑》、《温峤碑》却文辞散乱,层次不清;只有《恒彝碑》一篇,构思算是最明白的了。

  写作碑文,需要具有历史学家的宏阔思维和精炼叙事本领;碑文叙事凝炼,形容功夫高于直书记事;思想高标,用辞不逊于铭文。其树立的逻辑原则,必须体现天朗气清的场域;其弘扬的道德品质,一定抒发卓越圣贤的襟抱;这是对碑文的最高权衡。

  事实上,碑是雕刻着铭文的器物;铭是器物上镌刻的碑文。虽然因刻在石头上,而有了碑文的名称;但其产生的时间还是早于诔文的。所以,人们将刻石记功的,归入铭文;立碑述事的,并入诔文。

  刘勰之叹:铭记英烈史迹,传扬人性道德,才有树碑立传之举。传颂功德,追慕品行,必须求真务实,知行合一。描述人物活灵活现,吟诵碑文悲泣感人,是碑诔广为流传的前提。石头上的墨迹镌刻着往圣前贤光明的人格;芸芸众生安能以残缺人性的禽兽命运渡过此生?

  概要把握

  《周礼-春官》:“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其六曰诔。”

  《周礼-司勋》:“凡有功者,铭书于王之太常。”

  《说文-言部》:“讄,祷也,累功德以求福。”

  《礼记-外传》:“古者生无爵,死无謚,謚法周公所为也。尧、舜、禹、汤皆后追议其功耳。”

  陈立《白虎通论謚疏证》:“《周礼》典命:天子、公、侯、伯、子、男之士皆有命数。”

  《礼记-曾子问》:“贱不诔贵,幼不诔长,礼也。唯天子称天以诔之。诸侯相诔,非礼也。”

  《白虎通论-天子謚南郊》:“天子崩,大臣至南郊謚之者何?以为人臣之义,莫不欲褒称其君,掩恶扬善者也;故至南郊,明不得欺天也。故《曾子问》孔子曰:‘天子崩,臣下至南郊告謚之。’”

  《逸周书-謚法解》:“维周公旦,大公望开嗣王业,建功于牧之野,终将葬,乃制謚,遂叙謚法。謚者,行之迹也。”

  《礼记-乡饮酒义》:“宾出,主人拜送,节文终遂焉。”

  刘向《列女传》:“柳下惠卒,门人将诔之。妻曰:将诔夫子之德耶?则二三子不如妾知之也。乃诔曰:夫子之不伐兮,夫子之不竭兮,夫子之信诚而与人无害兮。柔屈从俗,不强察兮。蒙耻救民,德弥大兮。虽遇三黜,终不弊(蔽)兮。岂弟君子,永能厉兮。嗟乎惜哉,乃下世兮。庶几遐年,今遂逝兮。呜呼哀哉,神魂泄兮。夫子之謚,宜为惠兮。”

  《论衡-实知》:“众人阔略,寡所意识。”

  《后汉书-文苑-杜笃传》:“笃少博学,不修小节,不为乡人所礼。居美阳,与美阳令游,数从请托,不谐,颇相恨。令怒,收笃送京师,会大司马吴汉薨,光武诏诸儒诔之。笃于狱中为诔,辞最高,帝美之,赐帛免刑。”

  刘峻《广绝交论》:“至于顾盼增其倍价,剪拂使其长鸣。”

  《战国策-燕策二》:“(苏代说淳于髡:)人有卖骏马者,比三旦立市,人莫之知。往见伯乐曰:‘臣有骏马,欲卖之,比三旦立于市,人莫与言,愿子还而视之,去而顾之,臣请献一朝之贾。’伯乐乃还而视之,去而顾之,一旦而马价十倍。”

  《艺文类聚》:“苏顺《和帝诔》略云:‘往代崎岖,诸夏擅命。爰兹发号,民乐其政。奄有万国,群臣咸秩。大孝备矣,閟宫有恤。由昔姜嫄,祖妣之室。本支百世,神契惟一。’”“崔瑗《窦贵人诔》云:‘若夫贵人,天地之所留神,造化之所殷勤。华光耀乎日月,才智出乎浮云。然犹退让,未尝专宠。乐庆云之普覆,悼时雨之不广。忧国念祖,不敢迨遑。’”

  《左庵文论》:“夫诔主述哀,贵乎情文相生。而情文相生之作法。或以缠绵传神,轻描淡写,哀思自寓其中;或以侧艳表哀,情愈哀则词愈艳,词愈艳音节亦愈悲。古乐府之悲调,齐梁间之哀文,率皆类此。安仁诔文以后者胜,故彦和谓其‘巧于序悲,易入新切’也。其后谢庄之《宋宣贵妃诔》,谢朓之《齐敬皇后哀策文》,情富哀思,词甚清丽,余风遗韵,并出安仁。降及徐陵、庾信,文极侧艳,调亦过悲,此在诔文尚不违述哀之旨,施及他体,固非所宜矣。”“安仁文气疏朗,笔姿淡雅,而愈淡愈悲,无意为文而自得天然之美。虽累数百言,而意思贯串,如出一句,与说话无异。”

  《皇女诔》:“厥初在鞠,玉质华繁;玄发儵曜,蛾眉连娟;清颅横流,明眸朗鲜;迎时夙智,望岁能言。亦既免怀,提携紫庭;聪惠机警,授色应声;亹亹其进,好日之经;辞合容止,闲于幼龄。猗猗春兰,柔条含芳;落英凋矣,从风飘颺;妙好弱媛,窈窕淑良;孰是人斯,而罹斯殃!灵殡既祖,次此暴庐;披览遗物,徘徊旧居;手泽未改,领腻如初;孤魂遐逝,存亡永殊。呜呼哀哉!”

  《商颂-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后,奄有九有。”

  《周颂-思文》:“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丞民,莫匪尔极。”

  《管子-封禅篇》:“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家,而夷吾所记者十有二焉。”

  《史记-封禅书》:“泰山上筑土为坛以祭天,报天之功,故曰封。泰山下小山上除地报地之功,故曰禅。言禅者神之也。”

  《白虎通-封禅》:“王者易姓而起,必升泰山何?报告之义也。始受命之日,改制应天,功成封禅,以告太平也。……皆刻石纪号者,着己之功迹以自効也。封者,广也。言禅者,明以成功相传也。”

  《白虎通》:“增泰山之高以报天,附梁父之基以报地。”

  《穆天子传》:“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谣曰: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天子答之曰:子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天子遂驱升于弇山(即崦嵫山,在今甘肃省。古代神话传为日没之处),乃纪丌迹于弇山之石,而树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

  王兆芳《文体通释》:“碑者,竖石也。古宫庙庠序之庭碑,以石丽牲,识日景;封圹之丰碑,以木悬棺綍,汉以纪功德,一为墓碑,丰碑之变也;一为宫殿碑,一为庙碑,庭碑之变也;一为德政碑,庙碑墓碑之变也。皆为铭辞,所以代钟鼎也。”

  《后汉书》:“方者谓之碑,圆者谓之碣。”

  梁元帝《内典碑铭集林序》:“夫世代亟改,论文之理非一;时事推移,属词之体或异。但繁则伤弱,率则恨省。存华则失体,从实则无味。或引事虽博,其意犹同;或新意虽奇,无所倚约;或首尾伦帖,事似牵课;或翻复博涉,体制不工。能使艳而不华,质而不野,博而不繁,省而不率,文而有质,约而有润,事随意转,理逐言深,所谓菁华,无以间也。”

  《春觉斋论文-流别论》:“大抵碑版文字,造语必纯古,结响必坚骞,赋色必雅朴;往往宜长句者,必节为短句,不多用虚字,则句句落纸,始见凝重。”

  所谓和谐生态文明史,就是人类有史以来的正气歌。

  刘勰与其他史家文论家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其是站在文明的立场上,就在于其文章内蕴的精魂,就在于心雄万夫的悲悯情怀。整生逻辑,文明的可持续弘扬,大自然的美善灵光;一直是贯穿于其文章始终的大道。

  没有大道盛德,就没有正气的播扬;没有清醒的逻辑立场,就没有如椽巨笔;没有对人民群众的殷切期待,就不会抱有圣贤哲思。

  有人说,我讲的都是真话。是啊。井底之蛙说:“天有井口那么大!”不是真话么?但,这样的真话,只能将群众教训成井底之蛙。

  道德,是需要国家统治者来树立和发扬的。国家公务员必须是一个刚强的崇仰和维护道德的主体,这个国家才有未来;这个国家的人民才会有美好的幸福生活。官员们道德堕落之日,也就是“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更难”之时,也就快到了改朝换代之期。

  说出“在道德问题上,政府不要管,不该管,不能管,也管不了的”易中天教授,究竟要刮起怎样的“道德沙尘暴”才可罢手?还要不要对人类的文明、人性的道德本根有一点起码的良知。在自由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舆论场里熏陶太久的易大教授,也许自以为找到了真理吧?把“契约”看得高不可攀,却将道德当成水中月、镜中花,真的就显得很有“学问”?不单是易中天,包括那些打着中华传统文化旗号的“公知”、“小资”们,所宣泄的犬儒哲学,面对卖国汉奸的倒行逆施,真的就没有一点良心的拷问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老愚:但是有人认为不能谈这个。中国人要站起来,必须破除这个消灭民族自信心的魔咒,你怎么看?

      易中天:真正的自信心,是可以被摧毁的吗?如果可以,那他并不自信。如果自信,那就不能摧毁。要让一个人没有自信,只能在他还没有建立起自信心的时候,比如小孩子。可是,有着三千年文明史的民族,还是小孩子吗?
      
      刊于2010年1月1日 《精品阅读》第一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e068a0100g9hi.html
    2014/5/22 10:21:17
  • 老愚:您认为有问题吗?
       易中天:当然!没问题,就不会出问题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的“道德沙尘暴”,恰恰源于积重难返的“国民性问题”。比方说,中国人有个毛病,就是一事当前,不问是非,只问亲疏。自己的哥们,错了也是对的。规矩啦,原则啦,法律啦,都可以不讲,直接走后门。总之,只要是“自己人”,什么都好商量。所以,中国没有“公德”,也没有“私德”,只有“二人之德”。也就是说,只有在熟人之间,才讲道德。其他地方,就不讲。这样一种道德,显然是靠不住的,甚至不是道德。如果利益的诱惑足够大,为朋友两肋插刀,就很可能变成“把刀插在朋友肋上”。比方说,传销。这难道不是国民性问题?
    2014/5/22 10:20:28
  • 老愚:这么说,真的没办法了?
      易中天:办法是有的,只不过说来话长,还得从长计议。
      老愚:还是不甘心?
      易中天:当然!我们有三千年的文明史啊!我们是道德感极强的“礼仪之邦”啊!这会儿居然刮起“道德沙尘暴”来,谁甘心啊!所以,我们的态度,是担忧而不绝望。绝望,这个民族就完了。但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得改造国民性。
       老愚:有人说,只有人类共同的弱点,没什么中国人特有的“国民劣根性”。所谓“国民劣根性”,是殖民主义者的臆造。你怎么看?
      易中天:这个问题,要看怎么讲。作为学术问题,自然可以讨论。比方说,世界各民族,是不是都只有人类共性,没有民族个性?如果有,就不能说只有人类共同弱点了。再比方说,什么叫“劣根性”?是不是与生俱来、不可更改的?如果是,那就谁都没有。所有的缺点和毛病,都是后天的,也都是可以改变的嘛!所以,问题并不在于叫不叫“国民劣根性”,而在于是否承认我们的国民性有问题。
    2014/5/22 10:19:49
  • 老愚:用宗教行不行?
      易中天:学术界确实有一部分人提出来,说要有信仰,甚至主张建立国教。比方说,将儒学变为儒教,再把儒教定为国教,认为这可以解决道德问题。因为在西方社会,道德的使命很大程度上是由宗教来完成的。可惜这同样行不通。第一,中华民族是没有宗教感的,不然早创造出来了。三千年都没有,这会儿你造一个出来,不客气的说,弄不好就是邪教。其次,儒学在本质上是反宗教的。儒学的主张,是“以人为本”,不是“以神为本”;是“人本主义”,不是“神本主义”,怎么可能变成宗教?第三,一个现代的、民主的、法治的国家,是不能建立国教的。美国宪法的第一修正案,就明确规定不得建立国教。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这就包括有信教和不信教的自由,也包括如果信教,信哪个教的自由。把儒学定为国教,是违宪的。
    2014/5/22 10:18:40
  • 老愚:政府应该有所作为吧?
      易中天:不,政府最好不作为。在道德问题上,政府不要管,不该管,不能管,也管不了。政府管道德,对公民和政府都会造成伤害。
      老愚:这话怎么讲?
      易中天:政府管道德,无非担任两个角色,一是倡导者,二是仲裁者。当仲裁者,对公民不利。因为政府手中有公权力呀,权力还很大。这就很容易把道德裁判变成“法外施刑”,把有道德污点的人变成“过街老鼠”。当倡导者,则对政府不利。因为这会对政府官员的道德水平,提出极高的要求。他们甚至必须是全民的道德楷模,否则就不好意思当倡导者。结果是什么呢?是一旦出现贪腐,则政府威望尽失。我们知道,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哪个政府,可以做到绝无贪腐。再说了,你也不可能只倡导不仲裁吧?
      老愚:政府不该“以德治国”吗?

      易中天:历代王朝以德治国的结果是什么?满朝伪君子,遍地真小人。王朝末年,更是如此。事实证明,用官方倡导、灌输、裁判的方式,解决不了问题。
    2014/5/22 10:18:01
  • 老愚:那您怎样描述?
       易中天:沙尘暴。我认为当下中国的道德状况,可称为“沙尘暴频发”,就是老有骇人听闻的“缺德事”发生。比如三鹿奶粉,比如杭州飙车案、邓玉娇案等等。但我们不能说,全中国都变成“道德沙漠”了。我们也不能说,那么多的善举善行,比如志愿者,比如地震捐款,都是“沙漠绿洲”吧?
      老愚:为什么公众会有“沙漠化”的感觉呢?
      易中天:因为“道德沙尘暴”太凶了!动不动,就出人命。更让人忧虑的,是止不住。比如酒后驾车,成都那边刚判了个孙伟铭,南京这边又出了个张明宝,连撞九人,五死四伤。公众就会想,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啊!
    2014/5/22 10:17:09
  • 老愚:是否可以用“无道德”来概括?
      易中天:言重了!不可能“无道德”,道德永远存在。就连黑社会,也讲“道德”,比如“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他收了你五十万,肯定得拎一颗人头回来。这是他们的“职业道德”,当然要打引号。又比如“哥们义气”,也是。不讲这个,在黑社会也混不下去。说到底,黑社会不是“不讲道德”,是“不讲王法”。
    2014/5/22 10:16:06
  • 老愚:您如何评价当下中国的道德状况?
      易中天:我哪有这资格?评价没有,感觉有一点。
      老愚:什么感觉?
      易中天:成问题,没办法,不甘心。贪官前腐后继,企业坑蒙拐骗,高校抄袭成风,球场弄虚作假。从官方到民间,哪个领域,哪个行业,完全干干净净,一点事没有?
    2014/5/22 10:15:13
  • 附:道德沙尘暴与国民性问题──答《精品阅读》编辑部
      (转载于新浪易中天1001的BLOG2010-01-01 10:41:44)
    2014/5/22 10:14:17
  • 嗯?那就只好在这里转载一下易中天的原版文章做实证了。
          不然,咱的评论就显得是“坐而论道”,不知其可了。

          尽管,由于西化思维的影响,网友们或许更倾向于同意易中天的理念。但是本文的价值也许就在这里。不是什么创新,而只是民族文明思维的“复兴”。
    2014/5/22 10:13:3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