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抵御侵略 - 吴辉首页
对私有化问题的哲学思考(下)
2012-03-22
字号:

  五、改革开放

  2002年底,中国加入WTO,选择了一条大规模引进外资的“改革开放”之路。

  中国的外汇储备迅速增长。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外汇储备1300亿美元,2004年达到4000亿美元。此时开始,美元开始持续贬值。2007年,外汇储备达到1.3万亿,2008年,1.5万亿,2009年,1.9万亿,2010年2.3万亿,2011年,3.2万亿。

  外汇储备意味着同时给兑换外汇的美国代理人印刷了相应的人民币。外国人手中的人民币从1998年的1万亿,增长到2011年的20万亿,这个印钞的速度,非常壮观。

  1989年我大学毕业,那一年学生闹事,起因是官倒,物价猛涨,通货膨胀,这个膨胀的源头,是国企造成的。楼堂馆所,铺摊子,国企扩张,所有这些都通过印钞弥补,于是造成通胀。然后治理整顿,砍项目,通胀缓解。我记得那一年居民储蓄是4000亿人民币。

  2000年左右,居民储蓄膨胀到了5万亿,翻了十番。都是巧取豪夺,找印钞机弄钱。

  2007年居民储蓄20万亿,而与此同时,外汇储备1.3万亿美元,基本上是8.2进来的,约合10万亿人民币。此时中国居民储蓄有一半是美国人印刷的。中国拿着1.3万亿美元,就说明给美国代理人印刷了10万亿人民币。

  美国人拿了钱,收购中国的战略产业。中国移动,中国石化,中国国有银行,转眼间都成了美国人的。

  这也没关系呀。美国收购中国战略产业,那中国拿了美元,1.3万亿,可以收购美国全球军事基地,垄断全球话语权呀。

  天杀的错误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中国拿钱不买资源,更不买军事基地,而是去购买美国国债,买两房债券,搞“金融组合投资”。

  宋鸿兵说,两房债券是“金融毒垃圾”,中国的钱没了。

  当然,宋鸿兵不说,中国的钱也没了。宋鸿兵不是次贷危机的制造者。问题是,美国人要说中国的钱没了,总得有一个人来说呀。那就让宋鸿兵去说吧。

  宋鸿兵一说,大家还真信了。

  当然,我不相信。我说3763亿美元没了,宋鸿兵查账,一天查一亿美元要10年时间,怎么可能?你没查账,怎么能说没了就没了?

  所以我提出“没收美国人的在华资产”。主张“中国投向美国的每一分钱,都必须如数偿还,否则,就以相应的在华资产抵债”。我不管你有没有次贷危机,有没有金融海啸。你啸你的,借我的钱一分不能少。

  问题是,中国失去了主动权。操作的官员们都拿了回扣,不敢吭声。

  平心而论,十年改革开放(我们只算加入WTO的这十年),中国是有了极大的发展,高铁高速公路飞机汽车洋房,这都是看得见的。但是问题也非常严重,中国的煤炭消耗达到30亿吨,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40%的GDP用来出口换回美元,再购买美国国债变水。相当于40%的GDP直接扔到太平洋。

  中国卖出的是煤炭钢铁稀土,得到的是麦当劳可口可乐新能源经济学家美国国债次贷危机金融诈骗。这个买卖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到了一个这样的程度,就是说,美国人,欢迎你来中国,我可以任意给你印钞票,你拿了钞票,往中国各个地方建工厂,能制造什么就制造什么,甭管资源代价,甭管环境污染,做出了产品,你全部免费拉走。

  具体操作流程是,你先印美元跟我换人民币,我给你印了人民币之后,再把你换人民币的美元,拿到美国去投资次贷。相当于美元再还给你,我给你白印人民币。

  如果中国可以去美国白印美元,拿走东西,我也乐意呀。

  所以改革开放的成就大,问题也很多。关键是资源消耗大,国家被外人控制,产业结构成为白白奉献,资源单向流失。

  不买美国国债就好了,我们买石油,买优尼科,买军事基地。

  但如果那样,美国就不跟你玩了。

  但是我们贪心,我们信任美国,愿意购买美国国债,所以上当了。还做不得声。

  六、三条路径的比较

  看了温总理的答记者问,“知我罪我,唯有春秋”,我非常理解。做人很难,不管怎么尽心,都不可能没有失误,也不可能让人人都满意。

  但我们需要反思,我们往往出于好心,未必能把事情办得很好。我在2007年提出“抵御美国经济侵略”,乌有之乡对我知遇有加,发表我的多篇文章,我感激不尽。

  但是最近一年多来,乌有之乡总是把我排除在外,我说汇率民间化的文章,被他们说成“自由派”,然后被边缘化,任我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他们走向了一个对人不对事的极端,我也无可奈何。

  但是无论乌有之乡怎么沉浮,我的主张依然存在,就是国家要重视资源,不能给美国人白印钞票。我写《印钞者,杀无赦》,《以资源为焦点,决策人民币汇率》,都是为了解决问题。我还写了一篇《2012的新年礼物》,表明我不怀疑周小川,我认为没有人敢背叛这个国家,包括周小川。

  我们的分歧,仅仅是认知的角度不同。

  我没有见过温总理,但是在2005年8月13日总理去长沙远大视察的时候,那篇《就可持续发展致总理的一封信》,却是张跃先生和我一起写的。那篇文章说了一个重要的道理,发展需要资源。核能不可用,矿物能源至关重要,是经济增长的总发动机。

  要从资源的角度,看血脉的延续,才能对事情的利弊有完整的判断。知我罪我,唯有春秋,这是一个境界。

  按照前面的分析,中国的改革应该有三条路径:

  第一条,维持国有制。这个我是反对的,因为你总是印钞,剥削人民。你不长智慧,不加强管理,总是惦记印钞机,这不是个事情。有人提出国有企业要改革,要私有化,也是为了消除国有企业的弊端。事实上,这个改革在里根撒切尔那里是成功了的。

  第二条,资本人格化。控死印钞机,什么改革都不搞,死活自便,市场说了算。若干年下来,最终让企业自己承担资本责任。这是我所主张的“公平的改革”,我认为这就是“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就是“公有制的实现形式”。

  第三条,改革开放。让外国人主导,大肆印刷钞票,发展日新月异,但是产业结构全部为外国奉献资源。

  这三条路径都各有优劣。第一条路径,维持三十年,中国肯定是一个封建等级制度,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有钱的都是当官的国企领导人,而且这些人没本事,不长智慧,不赚钱,只知道“跑部钱进”,专门往国家要钱。这是溺爱的孩子,长不大,难以形成国际竞争力。难以自立于世界丛林。

  第二条路径,维持三十年,中国会有相当的重复建设,大家谨小慎微,经济发展非常缓慢。生活水平低,但是可持续性会非常好。如果引导得当,能促成企业竞争力的内在增长。这是独立的孩子,苦命,但是能适应丛林法则的检阅,不过长成的速度太慢。

  第三条路径,维持三十年,国家资源会耗空,城市变成废墟。这个孩子是迅速长成,也享用了短时快乐,但是没有内在智慧,精华严重流失,跟同治皇帝一样,面临着英年早逝和绝后的危机。

  戴旭有两个很好的比喻,第一个,“改革开放就是叉开大腿让人来搞”;第二个,“共产党依靠美国,就是跟窑子里的人沾上了”。窑子里的人怎么能要?吸你的骨髓,败你的家财,还污染环境,给你留下性病梅毒。然后没有孩子,绝后。然后婊子无情,时刻算计着要你的命,拿你的财产走人。

  我觉得这两个比喻非常恰当。中国搞改革开放私有化,就是过度消耗资源,污染环境,相当于逛窑子。窑子里的人给你带来转基因计划生育色情泛滥普世价值贪嗔痴慢,害人不浅。你还说乐了,谁知道乐了之后是什么?上了一次就终生不举,还说乐了,是脑子被驴踢了。美国和西方价值就是以贪婪纵欲为代表,就是窑子,不能沾。杜建国说私有化是毒药,这是对的。私有化在当前的形势下,就是美国化,就是被窑子讹钱。

  不管温总理有没有意识到问题,我在这里提出来。总理说欢迎异见人士到中南海,我在这里报一个名。我们毕竟是有缘分的人。我对于资源与可持续性的理解,不敢说无人能出我之右,起码也是笑傲江湖。请我去中南海,我自信不辱没总理的用心。

  七、三条路径的选择

  三条路径都要消耗资源,而且都伴随着个人财产的增长。这个无法避免。好比人要老要死,无法避免。关键是能不能留下孩子,能不能有基因层面的进化,能不能血脉延续永续传承。

  第一条路径,维持国有制。国有制其实也是私有化,不过是以贪污的形式,损公肥私。没有资本约束,印钞机不停止,这个陷阱就无法避免。美国人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也曾经恶性通胀,后来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改为坚决控制通胀,这就是里根撒切尔的新政。

  如果不控死印钞机,中国的经济增长肯定是“一松就乱,一紧就死”。维持国有制,持续给国企印钞,又是一个无底洞。私有化、巧取豪夺每天都在进行,民众的不满也会日益增长。

  我们选择了改革,选择了放弃国企。这是运数。但是我们的方法错了,本来控死印钞机能解决一切问题。我们却去搞诸多“私有化”改革,结果印钞机没控住,人的贪婪私欲全部释放出来了。

  汉武帝搞盐铁官营,也是国企,但那个不印钞,国企要接受市场检验。汉朝持续了四百年。说明只要控死了印钞机,官有民有都一样,不必要搞“私有化”。官有民有都可以成就国家力量。

  但不印钞又怎么能叫官有呢?既然官有怎么能不印钞呢?撒切尔里根不印钞,那叫“私有化”——不过比较马克思所定义的“私有”,里根撒切尔的“私有”是有区别的,前者是“巧取豪夺”,后者是“不得巧取豪夺”。

  如果把“私有化”定义为“不得巧取豪夺”,我认为这就是资本人格化。这就是第二条路径。这是一条长智慧、可持续的路线。但是西方经济体系的演变,经过了漫长的时间和频繁的经济危机,中国如果走这一条路,也不可能避免西方的危机。

  我们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第三条路,这也是运数。历史必然。如果不选择这一条路,我们也不会知道美国人的窑子面目,我们总会要去试一把的。温总理说,“知我罪我,惟其春秋”,我相信他这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谁都不会有先见之明,换了谁可能都会走到这条路上去。再来一次,也可能要选择这条路。因为毕竟有捷径,中国不可能放着捷径不走。

  但是我们要发现问题,并且采取补救措施。而不能放任国家被美国人奴役,甚至破罐子破摔,故意卖国。

  八、回到黄裳的故事

  如果我们现在还是计划体制,我们还在谋求改革。第一条路径被否决。如果我们控死印钞机搞封闭演变,我们就会要求向西方学习,第二条路径也被否决。现在我们选择了第三条路径,结果资源消耗极大不可持续,精华流失危机四伏。历史没有假如,不管我们的选择是否正确,不要再争论。我们要活下去,当务之急是面对现实解决问题。

  现在发现问题还为时不晚。

  美国发现问题是在七十年代,增长的极限。而此时美国人犯下的诸多错误已经无法挽回。我们比美国人应该幸运,十年的时间就发现了发展战略中的诸多致命问题。

  我写过一篇《我向国家敬献“和氏璧”》,提出反核电、反城市化、反美国国债、以农耕为本四项主张。现在再加上一条,反计划生育。如果我们按照这五条去行动,我们可以让这个国家的血脉延续下去。选择第三条路径所碰到的种种危机,我们均可以化解。

  下面就这五条逐一说明。

  第一,反核电。这是最紧迫、最迫在眉睫的事情。核电站一旦建起来,寿命四十年,污染二十万年。运行期限一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建核电是贪欲膨胀的典型症状。我做过一个测算,不停建核电,500年内中国发生核泄漏的可能性是99%。如果北京真的发生核泄漏,如果在今天发生,什么后果?北京立马成为一座空城,损失何止千百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自己不要的事情,为什么要强加给子孙呢?为了不至于断子绝孙,我们哪怕不用电,哪怕茹毛饮血刀耕火种,也绝对不能建核电。建核电是整个灭种一个不留。二十万年是100个秦皇汉武的周期,想想这么长的污染,人类要死多少遍。

  第二,反计划生育。目前的工业文明寿命不过四十年,繁华过后城市变成废墟。一旦矿物能源枯竭,这个血脉还得往下传承。回归农耕过艰苦生活是惟一的出路。适应艰苦生活,必须靠多生孩子,让孩子受苦。不生孩子自断子嗣,怎么可持续?回到黄裳的故事,血脉延续是头等大事。反核电之所以排在第一位,是因为这个事情太迫切太恐怖。

  第三,反美国国债。跟窑子里的人打交道的时候,往往是甜言蜜语的。美国人骗我们购买美国国债,花言巧语肯定没少说。但是已经上当了,绝不可以再犯。弟子规说,无心非,名为错,有心非,名为恶。再买美国国债,性质就不一样。夏斌一进货币会,就没干过什么好事。幸亏这个人被清退了。这个人太糊涂。

  汇率必须民间化,外汇储备必须军管,这是国家突破美国封锁的战略要点。汇率民间化让央行退出,美国印钞就无以得逞。这就是最大的反印钞。

  第四,反城市化。城市是人类的坟墓。城市繁华,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伟大成就。可是我们没有来得及发现,城市其实靠矿物能源支撑。我们如果早就知道城市必须依赖矿物能源,而且知道矿物能源必定很快枯竭,人类没有任何出路,城市只能变成废墟,我想,国家不会这么大力的推行城市化。

  现在农村基本没人了,城市还在扩张。别再弄了。现有的城里人还要往农村走,再建住房扩张城市,劳民伤财,有何益处?

  第五,以农耕为本。四十年之后,中国最好的职业可能就是农民。不要对城市抱有任何幻想,越早回归越安全。城里的房子,该废弃就废弃,已经犯下的错误无可挽回。500年后城市风化,又会变成耕地(只要不发展核电,否则土地再生周期延长400倍)。我们要相信自然的伟力可以抚平一切,不要过于内疚。中国如果回归农耕,节省资源,可以给全世界树立一个榜样。大家都互不相让必然整个毁灭。退一步海阔天空。

  有了这五条,国家可以持续。五千年的血脉可以继续传承。四十年后日本毁灭,一百年后美国毁灭。但是中国的毁灭,可能一千年,可能一万年甚至更远。

  回顾一下,私有化有三重含义:

  第一,在马克思那里,私有化意味着“残酷剥削巧取豪夺”。大家都反对巧取豪夺,反对这样的私有化。

  第二,在里根撒切尔那里,私有化意味着“不得巧取豪夺”,用自己的钱承担资本责任,亏了自己赔,不得向国家伸手印钞。我把这个称之为“资本人格化”。

  第三,在佐利克那里,私有化救中国,这个私有化的含义,是利用人们对第二种私有化的信任,实施第一种私有化。“私有化才有效率”,你一愣,他就把你的财产私有给他了。

  私有化有两种含义,一种是“巧取豪夺”,一种是“不得巧取豪夺”(承担资本责任,风险私有化)。您说不能私有化,他们就利用后一种解释,不私有,国有,巧取豪夺。您说私有化,他们就利用前一种解释,化公为私。不管怎么弄,我们都是被耍了。坏人们在这里设了一个笼子,等我们去钻。所以,最好不要使用“私有化”这个词,一用就上当。可以使用“特权化”与“去特权化”来认知企业行为,或者使用“印钞依赖”与“去印钞依赖”,或者使用其他更好的词。

  要让血脉延续,第一种私有化要不得,第三种私有化我们死得早。第二种私有化能约束人的贪婪,可持续,这正是“公有制的实现形式”。

  我们对改革的三条路径进行分析,不管是哪条路径,都要消耗资源,最终都会导致矿物能源的枯竭。关键是枯竭之后,我们能否继续活下去。我们引用黄裳的故事,对三条路径做哲学分析,是为了做一个类比:

  第一条路径好比包办婚姻,缺少幸福的感觉,大家会不由自主去挣脱。这条路径虽然也能生孩子血脉延续,但不利于孩子基因的进化,这也是不人道的。

  第二条路径好比一夫一妻勤俭持家,有独立精神,但是谨小慎微,难抗风险。这个血脉可持续,但是不够风光。

  第三条路径好比逛窑子。现在已经被窑子耍了,精髓掏空,吃了大亏,甚至可能挂掉。但是现在还有救,染上梅毒还不是晚期,需要惊人的毅力和决心调整战略,悬崖勒马,才能转危为安,血脉延续。

  如果不能从窑子里醒来,还在乐,还在“伟大成就”,那用不了三十年,中国人口将会锐减,生育能力下降,娇生惯养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精华早泄,基因退化。再加上外敌入侵,大国空巢无力抵抗,那五千年的血脉就可能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断了。

  结论:选择第三条路已经是既成事实,木已成舟,生米煮成了熟饭,跟窑子已经同房。事已至此,还可以活,看下一步的战略。

  我提了五条,反核电,反计划生育,反美国国债,反城市化,以农耕为本。这五条除了反计划生育外,其他四条都可以归结为“反印钞”,核电以印钞支撑,美国国债也是通过汇率制度的缺陷由印钞支撑,城市化房地产是印钞支撑,没有印钞,人们不得不回归农耕。

  所以印钞是万恶之源。核电美债房地产,都是对老百姓敲骨吸髓。反印钞可以扭转社会诸多乱象,关住国家颓废的总闸门。乌有之乡如果采纳我的建议,把反印钞作为国家战略大加宣扬,那就可以建设性地解决国家的问题。而且阻力会减到最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笔者认为,印钞机实质上就是对历史劳动“一平二调”的工具……
    2012/6/9 9:48:42

  • 笔者认为,“劳动创造财富”中的劳动,应包括:历史劳动+现实劳动……
    2012/6/9 9:47:19
  • 支持资本人格化!
    2012/3/23 17:42:26
  • 楼主站的高看得远.想的千秋万代之事.
    但有一虑.农耕文明虽可持续,也得先等其他国家先去工业化,等世界一统并以我为宗之后.
    否则安全问题怎么办?这么多年工业化,城市化却是很是消耗.但保证不受先发工业化国家欺凌也是极其重要的.
    如果一千多年前太平盛世时这么想是对的.黄裳40多年没被仇家发现是可能的,可又有多少个黄裳存活下来呢.现在一个大国还能像黄裳那么幸运吗.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虽好战必亡,然而忘战必危.如你所言,好多事是不得已而为之.就此时此地当下而言,很难顾及那么远了.子孙后代生存环境如何,尽人事,听天命吧.人算不如天算.都能如人所愿,我们就没有这几百年落后的屈辱史了.哲学的思考仅限于短期的趋利避害.太长久的东西,是算不出来的.
    2012/3/23 5:52:35
  • 坚决反对私有化,
    2012/3/22 18:33:0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39岁,独立学者。1989年毕业于湖南农业大学资环系。长期研究资源问题,并且把资源学的方法应用于经济学的研究,获得了许多原创性的见解。筹备过“北京能源俱乐部”,与许多世界级的能源专家有过密切交往。曾经在中国人民大学向绿色和平组织发表过《停滞才是硬道理》的演讲,影响深刻。2007年7月发现了美国人向中国大肆印刷钞票的阴谋,发出了“抵御美国经济侵略”的呐喊,并幸运地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随后,《外汇掉期交易严重威胁金融安全》、《论中国投资公司的战略选择》两篇文章分别得到全国人大、胡锦涛总书记办公室的批示。为国家做出过难以估量的巨大贡献。已出版《电厂,我为你哭泣》(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资本人格化》(经济科学出版社)两本专著。现致力于扭转人民币绑定美元的货币政策,以求从根本上摆脱美国对中国的奴役。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