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抵御侵略 - 吴辉首页
计划生育政策必须立即停止(上)
2012-03-05
字号:

  一、生育的力量与上帝同在

  提到计划生育,我一定要反省我自己。2004年我发现矿物能源的极端重要性,太阳能、新能源无法替代矿物能源,人类如果失去矿物能源,整个工业文明将全部崩溃,城市断水断电,变成废 墟,“人类除了领死,别无出路”。

  危机如此之大,我因此赞成了“计划生育”的主张,对否定计划生育的主张大加挞伐,有人说,“计划生育导致人口老龄化”,我就说,“老龄化有什么了不起?你如果那么怕死,现在就去 死掉好了”。

  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篇中山水寒的帖子,《大国空巢》,从多个方面反对计划生育,非常全面,太全面了,所以招致我的反感。记得这篇帖子中提到环保问题,说这是一个伪命题,生孩子不会 导致环境崩溃,环境污染是危言耸听。我一听到这个话,我就来火,那是2004年,我刚刚发表“停滞才是硬道理”之后,我用极其粗鄙的语言,谩骂这位中山水寒先生,我说,“别让我见到 你,否则我一刀子捅死你”。

  这个话如此无礼,如此暴力,如此不讲道理。但是我今天还是要把这个话说出来,因为弟子规说,“过能改,归于无,倘掩饰,增一辜”,也就是说,我如果维护自己的面子,故意掩饰自己 的粗鄙和过错,那就是我没有从内心忏悔。

  去年,2011年,我向中山水寒先生写信,诚恳道歉,说我错了,第一,实体错误,反对计划生育是对的,主张计划生育不对,我的观点错了;第二,程序错误,我用极其粗鄙下流暴力的语言 ,来表达不同的学术见解,我不对,我诚恳向您认错。不久之后,中山水寒先生向我回信,接受我的道歉。

  为什么会有这个转变?

  工业文明依赖矿物能源,城市化不可持续,矿物能源枯竭,城市断水断电变成废墟,人类有灭顶之灾,这没有错。

  所以我认为,应该计划生育,拖延资源枯竭的期限,以避免毁灭性灾难的突然到来。

  2004年认识到这个观点,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悲观的看法。2006年我见到霍金两天之后,我的身体开始变坏,由抑郁症引起的全身不适,无论怎么治疗,都挥之不去。

  研究时间和热力学,非常折磨人,卡诺,热力学的奠基者,36岁同时得了霍乱和鼠疫,两个月之内离开人世;玻尔兹曼,确立了熵与无序的关系,他因此疯了,最后自杀;霍金,也研究时间 ;我,也研究时间。而在我见了霍金之后,厄运开始降临到我的身上。我充满了不详的预感。

  我的悲观心态的转变,源于2010年我看了《和谐拯救危机》之后。《和谐拯救危机》是陈大惠老师与一位佛学大师的对话,大师有一句话说,“地球可以满足人类的生存,但是不能满足人类 的贪欲。”我认为,这是一句至理名言。这句话不仅拯救了我,而且也能拯救人类。

  新能源没希望,全球化是人类最后的狂欢,石油只有40年,煤炭100年,核能不可用。矿物能源枯竭,90%的人要领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世界末日”源自传说或者宗教, 大多数人不信。但是,如果世界末日源自矿物能源的枯竭,断水断电,所有的城市变成废墟,90%的人要离开这个世界,请问,这是传说吗?这是宗教吗?这是危言耸听吗?

  至少我认为不是。我是卡诺的学生,我对卡诺定理的理解,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谁能挑战我。

  新能源是没希望的,人类的大灾难一定会到来。人要活下去,只有靠太阳能,回归农耕生活。城市会成为人类的坟墓。

  这是我,吴辉,一个能源学者的看法,与大师无关,与“世界末日”的传说无关。这一结论来自卡诺定理,来自热力学第二定律。

  但是,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不必悲观!

  大师说了,地球可以满足人类的生存,不能满足人类的贪欲!

  矿物能源枯竭,又怎么样?

  枯竭就枯竭!我们照样要生存,照样要生孩子!

  我为什么走长征路?

  我从韶山去遵义,一天徒步30公里,30天的时间走到湄潭,差70公里到达遵义,全程徒步!

  我走长征路,是想告诉大家,没有汽车飞机,我们一样去遵义!

  这不是传说,这是我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你信吗?

  你不信,那毛主席他们行程1.2万公里,“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你总该相信吧?

  所以说,即使矿物能源枯竭,我们也能去遵义,也能生存,也能生孩子。只不过艰苦一点,没有公交地铁,不能过奢侈的生活。

  我不想在大劫难到来的时候受死,所以我提前走长征路。有朋友说,你说人类只能回归农耕,那你自己先回农村过?我说我走长征路就是一个测试,将来我可以回农村过最简朴的生活,而不 会在城市受死。

  活下去,农耕,太阳能,千秋万代!矿物能源枯竭,人类一样有活路。但是人类要进行生活方式的转型,而要实现这个转型,不仅不需要计划生育,而且就是要靠多生孩子!

  搞工业文明,我说停滞才是硬道理,矿物能源就那么多,孩子越多,崩溃越快。所以我对中山水寒先生出言不逊。

  但我却因此患上了抑郁症,长时间身心折磨,挥之不去。因为我的理论错了,我的理论和我作为人的本能不融合,所以我才会精神抑郁,不能自拔。

  就该这么认命?就该这么领死吗?

  不,直觉告诉我们,矿物能源枯竭,没有了工业文明,我们也要活,而且要生孩子一代一代永远的活下去。

  日本大地震之后,我写了一篇《我们为什么要珍惜血脉》,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这是农耕的脉搏。农耕依靠太阳能,可以对抗矿物能源枯竭,我们没有采暖,躲在被窝里别出 来,这是最节能的空调!最节能的采暖!食物(太阳能)在体内燃烧保持身体的温度!

  没有采暖,条件会艰苦得多。但是只要生孩子,孩子们会适应这个艰苦,血脉依然可以延续。我们看动物的适应,譬如蛇的冬眠,把自己的体温降到和环境温度一样!完全无需消耗热量!这 个适应力比“躲在被窝”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这个力量太伟大了!

  谁说要计划生育?

  生孩子,让孩子受苦!然后,孩子中的强壮者,可以和蛇一样,冬眠,降低自己的体温,一个冬天不消耗能量,但是生命依然延续!

  对抗资源匮乏的危机,不仅不需要计划生育,而且恰恰要靠多生孩子来适应!

  孩子多伟大!基因的力量多伟大!基因可以抵御最严酷的资源匮乏!以神农氏的农耕力量,依靠太阳能,即便矿物能源再怎么枯竭,我们守着那一亩三分地,也绝不可能走到蛇那么悲惨的处 境。但即便走到蛇的处境,我们哪怕冷却自己的身体,也依然要生存!也要繁衍后代!

  这,就是生育的力量!

  生育的力量与上帝同在!

  说了采暖,再说穿衣,如果资源匮乏,人类的纺织厂可能会停工,那怎么办?

  衣衫褴褛,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如果这样,人类把穿衣服的资源消耗降到最低,在一千年之内,恐怕也不至于没有衣穿。

  一千年以后呢?一万年以后呢?

  到了那个时候,还是要靠基因的力量。

  请大家看孟加拉湾的孩子,一个个都是光屁股,一年四季衣不蔽体,像原始部落一样,在海湾的沼泽地上漂泊为生。大家说,苦不苦?

  苦啊,为什么不帮助他们,捐助他们?让他们过上“好”生活?

  对不起,请收起您那可怜的同情心。

  四十年之后,地球资源枯竭的时候,您死了,但是孟加拉湾的孩子会活下来。他们可能是地球上最能够幸存下去的人类种群。汽油没有了,不关他的事,他从来就不开汽车。煤炭没有了,不 关他的事,他吃生的,不用生火做饭。

  基因的力量如此伟大,以至于有了基因的力量,人类所有的工业文明都显得多余。我们刚才说采暖,说到了蛇,我们现在说穿衣服,说孟加拉湾的孩子,我们再看看狗,狗需要纺织厂吗?

  不需要,狗的衣服随身携带,就是狗的皮毛!相当于是把纺织厂带在了身上!交易成本也非常低,不需要买卖运输什么的,资源消耗极小,吃屎就行。那么狗的衣服穿坏了怎么办?也没关系 ,新衣服靠自己长,换毛!这就是基因的力量!

  只要生孩子,不怕采暖,也不怕穿衣。孩子生下来,自然有办法。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交给基因解决。

  我们再看看鳄鱼,冷血动物,鳄鱼的生计如何维持?要吃东西才有力气捕猎,吃的东西不够,没有力气怎么办?

  鳄鱼有办法,它吃的东西少,可以靠晒太阳补充!人的体力来自食物,太阳能一定要经过光合作用被植物固定,然后通过饮食进入体内消化,才能转化为人的体能。这期间的每一次转换,都 伴随着巨大的能量损失。但是鳄鱼的体能转化,没这么复杂,它靠晒太阳积累能量,让全身的血液活跃起来,温度越高,体能越大!鳄鱼对能量的转化比人要直接得多,效率高得多!

  蛇、狗、鳄鱼例子告诉我们,当资源危机降临的时候,人类有极大的潜力应对挑战,适应太阳能驱动下的农耕生活。而应对挑战的力量源泉,就是靠多生孩子,靠基因变异造就超强的忍受力 。

  生育的力量与上帝同在!

  二、强化基因才能让血脉延续

  计划生育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搞城市化工业文明,汽车洋房飞机别墅,那个资源消耗大,供不起,所以只能少生孩子,只能计划生育。

  但工业文明不可持续!

  如果说石油可以再生,只不过再生速度慢,那么人类计划生育享受工业文明,与石油的再生节奏相吻合,这个还能理解。

  但石油压根就不能再生,其再生周期超过人类的种族寿命!如果要持续享受工业文明,那就必须把人口数量减少到无穷小!

  这不是一条绝路吗?

  计划生育是什么馊主意?看重物质享受而排斥孩子,汽车洋房飞机别墅给谁用?没有孩子,物质硬件不过是一堆钢铁的废物。我们现在就已经有感觉了,很多地方物资硬件极尽奢华,但是没 有人气,冷清,给人透骨的寒冷。

  不管怎么节能,矿物能源终究会枯竭。为了汽车飞机舍弃孩子,那么矿物能源枯竭汽车飞机不能动了,我们是不是还应该把钢铁废物留下,把孩子掐死?

  显然,孩子比汽车飞机更重要。

  问题出来了,既然孩子重要,那么在矿物能源枯竭的时候,汽车飞机没有了,城市变成废墟,现代化程度大大降低,孩子的生活方式就需要重大转型。怎么转型?

  孩子要活下去,但是矿物能源没有了,汽车飞机电脑通讯采暖煤气都没有了,生存压力骤然加大!

  怎么办?

  自然界已经给出了答案,蛇,狗,鳄鱼,它们不依赖矿物能源而能存活下去,它们就是靠生育!靠多生孩子受苦适应!

  我看到了矿物能源枯竭的重大危机,但是没有看到危机之后的生路。我只想到计划生育少生孩子,没想到多生孩子可以战胜危机,所以我陷于抑郁而不能自拔。

  但是大师所言“地球能满足人类的生存,不能满足人类的贪欲”,解开了我的困惑。纵使矿物能源枯竭,我们失掉的只是贪欲,而不是整个毁灭。我们多生孩子,强化基因,厉行节俭,依然 能够快乐地活下去。人类的生存其实不需要太多的资源,“一箪食一瓢饮,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这就是历史的见证。

  我爷爷活到90岁,头发黑多白少,一根根立着。爷爷的物质享受极低,吃的非常简单,蔬菜豆腐,但是爷爷的身体却极其强悍,能挤干这些最糟粕食物中的每一滴营养。我现在吃得好,但是 消化能力低。物质的泛滥并没有给我带来更多的健康和快乐。我父亲70岁,一餐能吃一斤牛肉,而且毫不费力,我吃二两就已经撑到了。父亲小时候睡牛栏、盖蓑衣,步行60公里上学,我比 父亲不知差到哪里去了。但我还不是最差的,我还能走长征路,一天30公里,我们的下一代更差,13公里可能都扛不住。物质一代比一代丰富,体能、生命力却是一代不如一代。

  我们应该向内求,强健体魄,节制资源,多生孩子,让基因进化。而不是消耗资源耗散生命,让基因失去耐受力,在大灾难降临时领死。

  三、没有一种动物选择自宫

  地球上资源枯竭的劫难不是没有发生过。蛇、狗、鳄鱼就是资源压力的活化石。如果说所有的生物都是从海洋中孕育,那么来到陆地之后,蛇要冷却自己的身体,狗要自己长出皮毛,鳄鱼要 靠太阳提供体能,这些生存的本领,无不是在极其残酷的资源压力下成长起来的。

  当环境变异,资源枯竭,生物对此无能为力。唯一能够改变的,只能是自己。怎么改变?生孩子,抚养孩子,让孩子成长,让孩子强壮,让孩子适应。

  此时此刻,生育的力量尤其伟大!

  生孩子,长本领,应对资源危机!

  动物们有没有反其道而行之,因为资源不够,所以选择自宫,不生孩子,从而避免资源危机?

  没听说过。

  闻未所闻!

  巴勒斯坦处在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双重压迫之下,生存环境极其严酷,巴以冲突连绵不断,经常是恐怖袭击,自杀性炸弹。而且巴勒斯坦资源匮乏,土地贫瘠,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巴勒 斯坦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但为什么巴勒斯坦这么多年来一直屹立不倒?没有被虎视眈眈的以色列人吃掉?

  秘诀在于,为了种族的延续,巴勒斯坦的妇女义无反顾地担当了民族繁衍的重任。一个巴勒斯坦妇女平均一生要生6个孩子!多的生8个甚至10个!这是全世界人口生育率最高的地区!

  人多力量大。生孩子能解决一切问题。

  这么多孩子怎么养活?当然,奢华的生活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必要。但是能够在艰苦条件下长大的孩子,往往会有非凡的成就。朱德的母亲生了十三个孩子,后来生的孩子实在没有能力养活 ,生出来就只好溺死了——这是朱德在《母亲的回忆》一文中提到的。恐怖吧?但是,苦孩子能当大任,朱德活到九十岁,红军总司令,十大元帅之首,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

  为什么说人多力量大?

  因为人是一个生命体。生命的力量,不是武器的力量所能比拟。毛主席打抗美援朝,把不可一世的美国人打得没有脾气地趴下,靠什么?靠人!靠我们死得起人!中国当时有5.5亿人,美国不 过1.5亿,美国敢跟中国拼死人的游戏吗?你拼不起,那你滚蛋!

  死得起人,有董存瑞、黄继光,多么可怕?任何武器也抵不过人的力量。核武器如果不得人心,可能就炸到你自己。只要死得起人,可以战胜一切对手。

  生命有多么复杂?有人测试,人的一个精子包含35M的信息,人的一次性生活相当于交换了140万G的信息量!所以生命包含大自然的密码,不是人的智慧所能穷尽。当大自然频繁使用资源枯竭 的手段来考验生命的时候,生命总是能够逃过劫难,开启新的纪元。自从盘古开天地,资源危机不可胜数,但每一次危机都导致生物的进化。没有一个朝代,没有一种动物,是通过自宫来避 免危机的。

  除了中国之外,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实施计划生育。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老K的“高水平均衡陷阱”,是从内外竞争压力角度考量的,应当说只是因素中的一个。
      
         几千年来,中国的朝代更替一直是众历史学家所感兴趣的话题,大家从三代以来的文化认同上,从高度完美和统一的文字魅力上,从西山东海的天然隔断的地理空间上,甚而从天道循环往复上(如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等),都得出过自己的研究观点,真是众说纷纭。
      
         很久以前看过柏杨的《中国人史纲》,其中的观点说是在王朝开始时(比喻汉唐),在当时最重要的生产资料---耕地总量未有变化的前提下,人口由于朝代更替的战乱而大量减少,使得平均每个人拥有的土地足够养活一家人,乃至可以毫无压力的繁衍,这时候统治者往往不需怎么努力,也能吏治清明,因为大家生活都没压力,不必苦思掠夺别人的资源; 但在经过几代以后,由于战乱而减少的人口得到恢复,人均耕地便减少了,一家依靠有限的耕地来养活便变得越来越困难,一些聪明的和有些权利的人便想着法子来占据更多的资源,这时候往往统治者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比喻明崇祯),通常这便是一般的短命王朝快要终结结的时候,也有挺过去的,比喻东汉,比喻周唐(武则天到玄宗),比喻明朝(英宗),比喻两宋,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操蛋的原因---老K语】导致政权延续,那就是都经历中期的战乱而使人口限定在一定的比例空间。
        
       综上而言,在古代,如果人口增加而生产资料耕地没有相应增加,则竞争必将转变为竞次,当竞次到来时,王朝也必将变得危机四伏,终至覆亡。
         想想本朝前半段何其清明,后半段又何其腐化,很难说便不是上述因素在起作用。如今,在生产力的大发展与全球化的背景下,过去那种生产资料单一和总量大致恒定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考量的对象从一国扩大到全球,以过去为参照,以全球为对象,【生产资料--生产力和人口的平衡】,等深层次的矛盾应当还是一致的吧
    2012/3/6 14:53:44
  • 老K兄的逻辑俺是勉勉强强能看明白,大体同意你的这句话:“在种内竞争压力>>种间竞争压力的时候,分裂和丧失主权是个大的趋势规律。”

    前提是人们的生存价值观不发生变化,仍旧遵循自然界给动物们【甚至包括植物、微生物之类】设定的“程序”和“逻辑”。

    不过,我更欣赏老K你[3楼]的最后这句话:“通过自我约束去避免(延缓)天惩的到来,也只有高等智慧才能真正有意识的做到吧。”

    因为意识到问题与后果,所以大家得出了结论——要控制人口的过度增长。

    但是,如果我们再进一步思考,既然明明已经知道恶性无度竞争会带来严重后果与副作用,那么为什么还要不惜一切的进行“种内竞争”、“种间竞争”呢?这种“种内竞争”、“种间竞争”是否可以让位于“种内合作”、“种间合作”呢?换句话说,是否人类个体与组织之间能以相互合作来主导相互竞争呢?

    看来这个问题还是要从主导这个世界的精英们开始做起,继而再象老K兄一贯强调的那样——培养组织群体新的文化与价值观。
    2012/3/6 12:22:23
  • 12楼KIPA:
    举一个例子,有的武侠小说提到【反清复明】,这和【驱除鞑虏,还我中华】实质上区别大么?但后来诸多影视剧、续写的小说中体现了一个概念:整天要推翻清朝皇帝的都是明朝皇族遗孤,是为了私仇重新置黎民百姓于水火。

    哈哈哈,实际上大家有没有考虑过,那种【汉族皇帝还是满族皇帝不要紧,只要让人民能吃饱饭的皇帝才是好皇帝】的带路党思维,早已根植我朝子民心中,但是很多人在没有接触到【高水平均衡陷阱】这个逻辑模型之前,只是从微观的、道德上面的批判,我不得不说:这不科学,嗯嗯。
    2012/3/5 19:07:16
  • 11楼KIPA:
    关于查理兄提到的日本种群密度不见得比中国高,是一个原因,但是更符合的情况是,两者都比较高,但我不打算从这里下手。

    要知道还在几百年以前,日本一直处于战国乱世,国、邦有上百余,人命不一定比器物更值得珍惜。日本的统治之术要远落后天朝,所以我们能够一统,在唐宋时期还达到了鼎盛。不过统治之术毕竟还是人为,不能代替天道,只要种内竞争继续恶化,这高水平均衡陷阱就会削弱整国的竞争力,宋朝以后的各朝代中国实际上一直时不时处于外族的统治之下,总的来说这种情况,不能不说和超高人口、儒家文化和御人术一同守死的【高水平均衡陷阱】有相当大的关系。
    2012/3/5 18:59:50
  • 10楼KIPA:
    过河兄好!其实日本的问题我是有仔细思考过的。

    首先,日本所谓的发展主要集中在两个时期,一个是明治维新之后,一个是二战之后,总的来说,这两个时间都是被殖民的。换而言之,日本在承受强大外部压力的时候,内部高种群密度的压力就得到了平衡。换而言之,所有的依附型小国,都是可以通过日本路线得到发展,韩国、新加坡等等。

    另外一个就要讲到和【高水平均衡陷阱】配套的儒家文化,儒家文化在大陆,体现为割裂的家族体系,体现为互相不信任的割裂的社会关系,只有通过【关系】才能到到信任和承诺,社会契约是被放置在其后的。

    但是海外华人的家族制度,却由于漂泊在外的华人的集体认同感,把家族的裙带范围扩大化了,这就体现为海外华人(包括港人)在处理事情的时候更团结,有比家族更大范围的集体认同感,而且对于华人的主要发源地的认同,也要高过身处大陆的华人。

    总的来说,种内竞争的临界点,并非一个单位测量值,而更倾向于一个内外部竞争压力的比值,当种内竞争压力>>种间竞争压力的时候,体现为竞次和分裂;相反的时候,体现为团结和认同。另外我反复提到过,大国和小国(也包括人口总量)在融入世界的时候,最大的差异就是外部反馈,也就是说当一个高人口总量的大国融入世界(进行种间竞争)的时候,本身的【外界条件】也不是固定不变的。





    其实本段我在之前的评论中也有提及,但是不经常提到,其主要原因就是从技术上说,不进行人口总量控制,国人的劳动生产率是可以得到有效提高的,但是因素就很操蛋——被殖民(丧失一定主权)才行。其实我一直呼吁人口总量控制,其重要原因也是我看到了这一点:在种内竞争压力>>种间竞争压力的时候,分裂和丧失主权是个大的趋势规律。所以说我一般说道如果不控制人口,就不会提高劳动生产率,并鄙视充要条件,而是略去了一个假设(分裂、丧失主权)。

    并非危言耸听,如果是过河兄的话,应该能看到我这段分析的本质逻辑是禁得起推敲的,还望兄明察。
    2012/3/5 18:46:19
  • 吴先生,您好。

    拜读文章,支持并谢谢。学生甚为敬佩吴先生的爱心,正义感和身体力行。

    学生一向反对独生子女政策,那是违背自然规律的政策;可以阶段性实行但不能定为基本国策。但学生也支持有计划的生育,相比较而言,学生认为那些为了生儿子而不择手段的人更不能容忍;它们的存在,是对无数只有一个女儿的家庭的莫大讽刺。

    先生上文的建议是好的,但那是与资本主义进行根本性的对抗。人类的贪欲,只要被挑逗出来就只有不死不休。任何告诫和惩罚都是多余的,资本主义的续存恰恰需要人类的腐败和贪婪。享受与养不起是同步的,要想多一点享受就只能少生或者不生。光享受不生育不对,但只为生育子女而活着也可笑。人类是自然界的产物,数量的多少不是由人类自身的愿望来决定;自然界的力量是最后的裁判。

    目前不管是支持或反对计划生育,都提及历史而又忽略人类与自然界的互动。在日常生活当中,当人们看到某个人三四十岁都没有结婚或者没有生育孩子的时候;它们往往很轻易就站在道德高地指责别人不负责任:你不结婚,你们不生育孩子人类不就灭亡了。这是一种想当然式的可笑的杞人忧天,当人类的数量阶段性区域性地过多或过少时,自然力就会通过天灾人祸或激发人类生育欲望来减少和增加。

    近几年在云贵川偏远落后的山区,出现了专门自生自卖的夫妇群体。小孩在这些畜生眼里跟小猫小狗没有任何区别。几千元就卖掉,卖完再生;并且为了躲避路途上的检查,它们直接到销售地待产,生下即卖。这种将生育当作生意的行为在中国历史上也未曾有过,历史上出现的卖儿卖女大多是因为负债或面临饿死的被迫无奈。将当下这种畜生所为归结为贫穷是一叶障目,还不如说是现代化对农村传统社会全面而深刻的摧残。

    目前的争论似乎有走向极端的趋势,支持的认为基数仍然庞大人均太少就业困难,资源以及环境载荷过大等等。反对的认为是分配不均,未富先老,招工困难,产业转移导致恶性循环等等。这些说法都不错,但不是人口的多与少就能改变,人口问题承受不起。这些问题的缓解或解决,取决于美帝什么时候衰败到不能再多吃多占以及中国何时能够真正完成经济政治结构性的调整和升级。

    吴先生的人生波折劳碌,学生建议先生修心养性,不宜极端;忧国忧民的前提是自己的健康不能太差。

    支持4楼过河先生的提问。
    2012/3/5 14:02:21
  • 回复一楼:
    问题在于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特别是中国,具有数千年文明历史,而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人民以艰苦奋斗、独立自主的精神初步建起了完整的工业体系,拥有了核武器等镇国之宝,国家安全基本有了保障;以此为基础的改革开放,又使中国的科技水平有了进一步的提高,歼20隐形战机、天河超级计算机等世界先进的高科技产品的出现,表明了中国的科技发展潜力巨大,不会长期在产业低端充当博主所谓“原子化”角色,产业转型升级之后,势必超越欧美日,这样的前景,绝难令自视为“上帝的宠儿”、非我族类的金融帝国主义者满意,他们的脑子里就没有“天下大同”、“天人合一”的真正的民主、平等、博爱精神,必欲从转基因、疫苗、生化武器及金融、文化着手进行攻击、控制,配合以军事威胁,其处心积虑抢夺我发展成果、完我之心不死,说没有阴谋也行,因为就是事实,不仅在说(典型的是最近世行的关于中国的报告),而且做了很久了,中国大量的关键产业,特别粮油领域,已为外资控制!

    汉奸、裸官、洋奴们早已决心与中国人民决裂,正妄图里应外合瓜分中国、搞乱中国、灭亡中国,中国人民要觉醒,向上述反动势力开战,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2012/3/5 11:19:29
  • 呵呵呵,还是查理考虑的精细啊~~

    好,就按你说的,中日两国【种群密度】差不多吧,那中国【社会内部恶性竞争状况】比日本还是要厉害不少啊?

    比如,俺们的钢铁企业就是因为相互竞争,行业内部协调性差,而导致在铁矿石定价的问题上始终被出口国牵着鼻子走。

    据说为了挤兑俺们,日本钢铁企业的报价就比我们高不少。这些日本企业为什么就能不惜损害自身利益,抱团作战呢?
    2012/3/5 11:14:56
  • 【按说论所谓的什么“种群密度”,从过去到现在,日本都应该要高于中国,但为什么日本社会内部的恶性竞争状况却始终不如中国社会......】
    ==================
           过河啊,谁说过日本人口密度大过中国?中国面积为日本26倍,人口10倍,但西安以西的半个中国占人口百分比可以忽略不计,单以东部论,差不多呀
    2012/3/5 11:00:49
  • 老K说的都很有道理。

    不过,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老K,按说论所谓的什么“种群密度”,从过去到现在,日本都应该要高于中国,但为什么日本社会内部的恶性竞争状况却始终不如中国社会,换句话说,也就是为什么日本社会内部的集体协调性要优于中国社会呢【当然,毛泽东时代除外】?
    2012/3/5 10:43:40
  • 对于生物学的角度,我必须强调的就是种群密度过高出现种内恶性竞争的事情不是少数:有的蝌蚪如果密度过高,会释放毒素,扛不住的先死,从而自我优化种群;也有一种企鹅,密度过高的时候自己选择会集体赴死;有些生物种群(尤其是外激素控制的)会在高密度的时候不能发情等等等等。

    当然,更多的情况是毫无节制的繁衍等待【天道】去均衡:蝗虫和各种虫害在自然界实际上是不用刻意防治的,他们的大规模爆发会把主要食物吃光,加上天敌的种群数量上升,虫灾第二年就是大规模死亡——这也是潘兴华的超大规模轮换种植不用农药防治病虫害的的理论基础。

    最后要说的是物种的进化,达尔文时期就有很多人发现当物种一旦选择了进化的方向,会越来越加强现有的竞争模式:比如虫子、鱼、老鼠这些,就是靠生育率去竞争,但是这种生育率的选择,却是由外界对成活的筛选(就是能够性成熟并繁衍后代为标准),问题是最终无论怎样加强生育率,地球也不会某一个种群全体所占据,大自然有他平衡的秘诀。实际上人类并非完全超越了自然,而是人这个种群以及大周期规模更大,只要人族不自我节制,大自然自有办法在未来通过这样那样的方式恢复均衡。

    通过自我约束去避免(延缓)天惩的到来,也只有高等智慧才能真正有意识的做到吧。
    2012/3/5 9:37:43
  • 实际上把人口控制定义成【资源节约】的目的,本身就是对人的一种物化。尤其到了近代社会,一个大国亡国灭种的可能往往不是由物质而是先由精神开始溃败开始,最终的关键点也不是人口数量而是文化层次和精神凝聚力所决定。

    中国的人口问题,最根本不在与资源的节约,而在与超高种群密度导致的种内竞争急剧恶化,正是由于这种内部的恶性竞争,在外族入侵的时候毫无还手之力,甚至出现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伪军比例。
    2012/3/5 9:21:4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39岁,独立学者。1989年毕业于湖南农业大学资环系。长期研究资源问题,并且把资源学的方法应用于经济学的研究,获得了许多原创性的见解。筹备过“北京能源俱乐部”,与许多世界级的能源专家有过密切交往。曾经在中国人民大学向绿色和平组织发表过《停滞才是硬道理》的演讲,影响深刻。2007年7月发现了美国人向中国大肆印刷钞票的阴谋,发出了“抵御美国经济侵略”的呐喊,并幸运地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随后,《外汇掉期交易严重威胁金融安全》、《论中国投资公司的战略选择》两篇文章分别得到全国人大、胡锦涛总书记办公室的批示。为国家做出过难以估量的巨大贡献。已出版《电厂,我为你哭泣》(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资本人格化》(经济科学出版社)两本专著。现致力于扭转人民币绑定美元的货币政策,以求从根本上摆脱美国对中国的奴役。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