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非主流 - 杨帆首页
中国如何从财富大爆发走向国家大繁荣(中)
2008-03-11
字号:

  司马导读:两会马上就要召开,相信,今年的两会,农民工和春运问题一定又是最热点的话题。

  杨帆在此问题上向两会的“建言”说不上惊世骇俗,也算得上震聋发聩:他主张由政府责成铁道部主导,向广大的农民工让利--甚至是免票春运,这是一幅一下子我们还不能完全看清的理想画图,真的由国家拿出300亿人民币就会彻底解决年复一年的春运问题吗?

  希望这样的提议能得到真正的重视。

  4.破解农民工春运困局,难道只能高票价而不能免票吗?

  我提出了内外两大危机,美国次级债所引起的未来几年世界经济金融方面的波动甚至崩溃的可能性,巨大的金融风险和贸易风险、投资风险。现在重点讲内部危机,雪灾的出现暴露了什么样的问题?

  第三点,从战备角度看雪灾。

  这次湖南冰雪灾害是50年未遇,1个多月的暴风雪袭击导致至少129人死亡,房屋倒塌30万,受灾人口超过1亿,直接经济损失1111亿人民币,十分之一的森林受到波及,损失面积1730万公顷,卫生部派了65000人组成12000多支医疗队救治21.6万人,出动了解放军全面抢救,所以,这次对中国经济的损失也是很大的。但是总体来说,是可以补救的,灾后重建可以刺激经济增长,会造成财政支出的巨大扩张。但是中国财政有钱,所以正好解决了这些钱做什么用,不闹雪灾,我看又建楼堂馆所卡拉OK了,巨型豪华剧院剧场,灾后重建要用大量的财政投资,倒是一件好事,不会造成投资过热,把以前的造楼堂馆所的钱停住,投入灾后重建,主要是投入公共设施的建设,这是好事。所以,根本的问题不在这儿,而在于雪灾所暴露出的问题。我简单总结有这样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交通安全与难民危机。实际形成一股难民潮,看出中国铁路运输的缺点,全国外来务工人员1.5亿,六分之一在广东,2500万的打工农民工在广东省,有一半回不去,结果滞流持票旅客250万,其中60万人持有广州出发的车票,这些人挤在广州火车站出现踩死人踩伤人的现象,温家宝总理还亲自看了一下,这个问题很严重,看出我们的铁路,铁路一出事,机场关闭,高速公路又运不出来,高速公路也是非常地拥挤。这个暴露出铁路方面的什么问题?中国的运输系统什么问题?

  中国1.5亿农民工春节前后形成民工潮已经多年了,修了这么多高速公路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如果平常解决得好,这次出雪灾不会有这么大的问题,平常就是解决不好,关于这个我们在北京去年都有重要的争论,铁道部说春运期间铁路票价不涨,结果“著名经济学家”出来说,市场经济嘛,就应该涨价,不涨价黑社会勾结铁路上的人倒卖车票也是倒卖,干脆把票价按照市场经济涨上来,供求关系嘛,结果铁路涨价在去年两会上受到群众强烈的不满。我们在下面也讨论,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

  我的建议干脆全部免票算了,两个月期间,你别卖票了,等于国家给农民工做一个福利,这难道不成吗?他们说,那谁先上车、谁后上车?那不还要挤吗,还要贿赂列车员,他们是假定全体人全腐败了,怎么弄也是腐败,只有涨价一个办法可以治腐败?农民工没钱,好不容易挣这么多钱,还要买高价火车票吗,货运都停下来,两个月送农民工,货车客车一起运,行不行?铁道部亏损国家财政补贴,当做扶贫行不行?那不挤死了吗,我说就动用社会组织力量。大家都挤在一起,谁都上不去,买票也是挤,不买票也是挤,反正得挤一次。有人提出农民工全国旅游怎么办?经济学家都是什么人,为什么那么仇恨农民工,旅游就旅游呗,他怕因为免票,怕文化大革命大串联。他们对文化大革命心里这么仇恨,文革其它做的不对,大串联也没什么不对,文化大革命不对,大串联没什么不对,我们都是免费坐火车全国转,那不是一次免费旅游嘛,后来火车坐不下了,号召年轻人中学生、大学生扛红旗徒步走,也挺好,锻炼身体,关键是精神上开开眼界,在那么穷的情况下,这个事不能说不好。但是我们出去之后,街道居委会找到我们家,我出去1个月,安排了两个外地串联小孩安排到我们家住,社会组织能力就这么强,那时一年几十万跑到北京,北京市也没有这么多的难民,大学、中学、小学都开了,住地铺,教室也不上学,地上铺上草,就在那儿住,白吃饭,在学校食堂都是白吃,挺好的。现在改革30年来,1.5亿农民工就解决不了吗?非得用市场经济、用高价票的办法解决吗?我的意思是免票,我还是这个意思,动用社会组织力量,现在有电脑了,有微机了有手机了,可以组织退休人员和大学生勤工俭学,铁道部送给农民工一人两张车票,回去1张回来1张,不许全国免费串联,看你的身份证,北京市最多也就是500万农民工,北京市的政府和社会力量就没有这个办法把500万人一个一个都统计好?按照身份证和指纹,按照计划方式送你两张车票,送了车票就不会挤了。提前两个月就开始统计,电脑输入,通过工商局到各企业把农民工弄好,家在那里,按照身份证送两张,完全可以解决,长期不做,不做,为什么,鼓吹政府退出,用市场经济调解,市场经济没法调解,因为是钢性的,1.5亿人都拥到铁路上的时候,票价猛涨,黑市的车价可以高达10倍,全是让铁路上的人和社会上的小团伙们在倒卖,我的意思是就免费,正式出差的人就坐飞机了,或者那两个月别出差,出差自己开汽车坐飞机,把铁路货运都让出来,给1.5亿农民工解决问题,怎么不行?

  有什么不行?我就听不懂这些经济学家说的是什么,为什么就不行?农民工辛苦1年,过年了,社会福利嘛,不要老空说关心农民关心农民,送两张火车票几百块钱的事,没几百块钱吧,因为是站票,几个钟头就回去了,长途的火车把货运车铺上草席,20个小时,一天一夜,送他两个面包两瓶水就走了,不用花钱,这个事做不到吗,我们现代化到这种程度了,就做不到,非让大家挤在火车站那儿买票,做不到吗?根本没有这个意识。

  大家除了市场经济,用高价以外,不知道还有社会组织能力这一说。社会组织能力难道做不到吗?我说收一点钱可以,少收一点钱,通过订票先送到他手里,不要让他到火车站排队,这个难道做不到吗?公安局派出所都登记,所有农民工都必须到城市来登记,都有登记的,联上网,提前把火车票送给他就行了,这难道做不到吗?多年来不做,把他推到市场,政府和社会组织部不去组织,不去关怀他们,把他们推到市场,每年就是乱,这次雪灾一看,大乱,我们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台湾要独立,选择这个时候独立,有局部战争的话,给你炸掉几个火车站,在路上有上亿的农民工,至少几千万的农民在中国形成难民,所以这暴露了不仅是铁路部门的问题,全社会对占中国人口十分之一的青壮年劳动力的流动采取了放任自流不闻不问漠不关心长期的这种态度,一闹雪灾闹出这么大的事,这是要反思的。

  农民工1.5亿,给他一张站票是多少钱,一算没多少钱,经济没有问题,1.5亿人,一个人来回车票200块钱,1.5亿人每人200块,一其300亿,300亿算什么数?股票印花税,股市一好,一收几万亿,少造一个大楼就有了。政府扶贫的钱里拔一部分就是这个了,300亿让1.5亿农民可以提前得到火车票就走了,300亿有钱,财政部拨给铁道部,就是你的社会组织能不能把这1.5亿人组织起来,其实,有一大半都是本省内的,用不着的,他可以坐汽车,5000万人了不起了,长途跨省,还没有300亿,就算150亿,这个钱是没有吗?你是没有组织能力。一到春节前送点心、送礼,城里人忙着唱歌跳舞,少跳一点不行,大家做一点公益事业,送到农民工手里,做不到吗?做不到还准备打仗,还想拿台湾,还想崛起?这点儿事做不到?一说起来觉得很可笑,就是不做,没有人想这个事,这次出了事就必须得做了。

  司马导读:对“计划经济”较为理智的推崇,一直是杨帆教授在业界颇能引人注目的引子,是他成为“著名经济学家”的标签之一。

  但是,仍然祈祷今年的粮食紧张问题千万不要被他再次言中,也许就在我发这篇博客的时候,街上的猪肉又偷偷上涨了几分钱吧。

  5.电力、粮食要有百年大计,基本生活安全不能动摇

  第二点,电力安全。

  《北京青年报》在报屁股上登了最小的消息,有江西人说特大雪灾新旧电线杆,结果新的倒了,旧的不倒,旧的还就是五六十年代假设的工业线杆还没有倒,倒的是90%新线杆,是农民每家出300块钱架的线杆,这些电线杆倒了,这是怎么回事?

  电力部门说,这是按照覆冰30毫米,30年大计做的,我们假设他们不是利益集团,假设他们没有腐败,指导思想有没有错误,全球气候大变,都是百年的,架设电线线路的时候按照30年就有问题;他们又说那就太贵了,还要节约成本,按照什么惯例,成本收益,这是很有意思的,电力部门包括铁道部门做基础设施,公路部门做基础,特别是输电,电是什么就不用讲了,现代社会一停电什么都没有了,停电必然停水,自来水厂也是靠电抽送的,停电就什么都停了,连电视、电脑、电灯,而且现在越来越现代化,公共汽车、地铁、飞机全用电了,停了电所有东西全瘫痪了,那你输电线路可以用30年大计吗,30年还是大计吗?气候都是百年不遇的气候变化,做什么都考虑百年,为什么?节约成本,省钱,为什么?市场经济,电力部门也是一个企业,按照市场经济原则要赚钱,成本越低越好,赚钱越多越好。这是要反思的,政府部门、国家垄断部门公共事业、公益部门能不能市场化,我看不行,中石油、中石化、国家电力公司这些公司一定要重新收归,倒不一定国有,所有制倒不一定,那是左派太左,什么都得国有不一定,但是国家要有相对控股权,控制10%的股票就可以了,那90%可以卖掉,但是不允许别人超过10%,不允许这些股东串通起来,董事会不能有那么大的作用,民间有钱外资人有钱都可以投,但是只能分红,不许决策,决策在国家手里,不能用制度学派,制度万能,这是特殊部门,国家有安全立法,属于政府部门,但是公用事业要重新立法规定权利义务,必须按照政府的法律规定包括价格成本控制,标准都是政府定的,只是在经营部分,用市场化的办法做,投资不足的话,民间资金可以入股,这是两回事。命脉的东西应该是政府部门,不可以市场化的,像这些东西我们都是思想的混乱。我讲的就是思想的混乱,不讲制度不全,不讲有人钻空子、有人腐败,腐败又怎么样,思想错了还是这么经营,这么经营是不行的。要按百年气候变化,要重建,公用设施要按照气候大变设计,要考虑百年大计,要有防大灾害的能力,不计成本,就是高成本做,不要分国有、私有,社会公用事业、国计民生,涉及到基本安全和生存的设施不可以走市场化的道路。

  第三,粮食安全,相连的是物价。现在我们说自由派主流经济学家的话,大家现在恐怕有共识了,一个人说我们粮食不够,可以用进口解决,一个说我从来不认为粮食是一个安全问题,如果真打起仗来,粮食可以到处种,北大校园都可以种粮食。我们政法大学的学生,提出的意见都是不错的,我讲了几次环保课,我都是用新自由主义的主张市场经济万能的人一篇文章,市场经济可以解决粮食问题,粮食不够就涨价,涨价之后就进口,和石油一样,石油原来3美元后来涨到100美元,涨到100美元的时候全世界大家都开发石油有替代品出来,现在可以用玉米代替石油,只要涨价到一定的价格,替代品出来石油将来就够用了。粮食也是这样子,粮食不够就涨呗,问题是中国粮食价格都涨到这么高了,还不到美国的一半,至少要涨4倍,这种情况下启动世界的,启动美国、启动加拿大、澳洲很多人种粮食,中国粮食要涨4倍,中国的粮食加工和饲料还继续涨,肉、蛋、奶、酒、油、棉、麻跟着一块涨,加工环节再涨多少倍,物价高吗?涨吧,现在涨了百分之十几,现在猪肉涨2倍了,粮食还没有涨1倍,那就是照10倍涨,市场经济就涨这么高,涨了这么高也不行,还有一个美国是不是卖给你的问题,今年上半年我们国家肯定要到国际市场上采购粮食,卖给你还行,不卖的话,粮食就很紧张,要看夏粮、秋粮,夏粮肯定受影响,看秋粮,夏天再闹灾,中国粮食一下子变得极其紧张,就是2008年。其实每届总理上来,其实都是在国际上买粮食,但是能不能买进来我都表示怀疑,如果买不进来,那么阴谋论就可以成立了,美国人不卖给你,美国不卖,我到别的地方买,别的地方也紧张,去年巴西、澳洲都已经紧张起来,粮价提高5倍,马上能种出来,那至少是明年的事,今年呢?

  现在一说觉得很可笑了,以前我问大家,什么是真正的财富?使用价值还是价值,大部分人说是价值,货币,价值是最高形态?金融是真正的财富,使用价值看不起,现在没人这么说了;后来又问,真正的财富是美元还是石油?前几年问是一半对一半,现在是百分之百石油了。这都是形势比人强,好多概念让他们给混了,讲了半天自由主义经济学,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财富了,存那么多美金,现在才知道,真正财富还是粮食、石油、水。因为有的时候觉得不是财富,没有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它管用。现在再说靠提价进口解决粮食问题,天方夜谭。粮食安全再没有争议了――现在没有争议就已经晚了。今年粮食有可能很紧张,因为时间的关系大量的数字我就不再表述了。因为大家已经有认识了,不用再举数字了。

  第四,基本生活安全。粮食,其实是一种食品安全,也包括水、电、居住,这一点上我们这些年来有误导,经济发展太快了,不再是我们年轻的时候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大家一看没有问题了,马斯洛说的人类需求五层次,大家已经把他忘了,第一层次是生存,第二是什么?第三是安全,第四社会交往,第五自我实现,五层次学一学,把前两个都忘了,大家都想着社会交往和自我实现,尤其是现在的大学生,什么都是自由,其实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才知道,自由其实没什么用,还是先找工作是第一位的,先得生存,不找工作怎么生存,所以在SARS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有安全问题;这回得从安全降到生存问题,没有生存问题那是有钱人,要搞市场经济,只搞市场不讲生存,意思就是说什么都靠钱,靠价格调解,那就是涨价,涨到最后有钱人不在乎,涨多少价他照样打高尔夫球,他可以洗温泉澡,可以养鱼,但是粮价涨10倍、水价涨10倍的时候,电价涨3倍,啤酒翻两倍,饭馆涨10倍,这时候一般老百姓怎么生活?那就会造成相当多的人生存就成问题,广大的中产阶级这点钱什么都干不了,都得用保持基本的生活,没有积累,只有一小撮暴富的继续可以花天酒地,这样的人在中国得了势,所以在理论上也变了,理论都是为他们服务的,没有人再说民生了,谁提民生就成了民粹主义,就成了僵化保守了,成了开历史倒车了,这一次闹灾我看转念得转变过来,前一段还有人说政府职能应削弱,政府什么也不管,政府是守夜人,就是给资本服务,特别是给外国资本服务,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这就是政府的第一职能甚至是首要职能,甚至是全部职能;政府要不要管生活,要不要管老百姓吃喝拉撒睡,柴米油盐酱醋,上学点灯,不用了,市场经济可以调节了,有钱什么都可以,没钱怎么办,管不了,生存竞争,自生自灭,这是前一阶段宣传的,好不容易才承认市场失灵,政府要填补空缺,搞一点公共职能,这次闹了灾之后,政府公共职能问题马上就突出了,政府和社会要结合,好多职能要交给社会做,政府主导、政府出钱,由社会组织做操作。我看博客网等比较大的网络都应该承担这样调查的责任。

  比如发布价补贴,粮价是控制不住,只能发物价补贴,应该发给谁,发农民工票发给谁,政府出钱补贴网站,网站组织,那还干不了吗?怎么干不了,你们也搞一点公益事业,政府给你一笔调查费,一个网站包北京市一个区,拿这个钱找下岗的、退休的,大学生一家一户去看,你们家收入多少,物价涨了,你损失多少,真穷还是假穷,把真穷的人给发现出来,必须甄别,好多人都有第二职业,并不真穷,包括廉价房、廉租房怎么卖,都需要政府,不去交给市场,市场解决不了这个,政府职能得交给社会组织,像咨询公司、大网站都可以承担这个事情,还可以从政府那儿拿一点钱,保持公正,防止腐败,因为你们是民间组织,接受政府课题,完了提供出来,你负责这个区,出了事,那你要承担法律责任,保证公平,成本很低,调查出来发物价补贴;以后水也会这样子,以后喝的水是矿泉水,涨得很贵,但是有比较低价的,学校的食堂矿泉水保证居民最基本生活,要低价,以后不可避免是双轨制,单位内部有补贴的,特别是大学,学校食堂有补贴,饮的水要低价,其它一律高价,有钱的吃饭馆,饭馆价格还会大涨,有钱吃饭馆,自由市场买也挺贵的,我看现在大学生的食堂现在越来越挤,我有一个卡,我发现挺便宜的,挤得很,只能一个人限额两块钱就可以吃一顿饭,我带了3个朋友他不卖给我,你就两块钱了,怎么回事,计划经济,否则的话所有人都带着人都跑到大学食堂吃饭了,享受补贴了,这就是腐败,制度不严,严格审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实在不行还有一个办法,把钱发到大学生手里,把食堂涨到外面价,两种办法都可以做。管理得很严格,双价制是不可避免的,计划经济就是这样子的,我们小时候就是发粮票、布票、油票,现在还得加一个水票,把计划经济骂得一塌糊涂,计划经济就可以不回来了?需要就回来,制度上没有哪个好哪个不好,为什么要贬人家,什么短缺只能双轨,双价,双价之后低价就是计划,这有什么可贬的,你看看中国弄不好水票粮票很快就上来。所以,基本安全的问题,基本生存的问题,不可避免要提出来,什么叫小康社会和谐社会,不可以只为有钱大款考虑这个问题,中国一两亿人坐火车弄不到票,不管这个,社会和政府难道不管这个吗?思想观念有重大的失误和误导。

  司马导读:石油,但愿不会成为中国之踵。

  6.提高战略能源储备,更要正视粮食和水资源不足

  第五点,战略储备。中国存那么多美金,跟着一块贬值,什么都买不进来,知道错了,晚了,晚了没办法,还得存,前几年,上次台湾选举被陈水扁搞了阴谋篡夺权力,我们准备真正备战,结果才发现国家完全没有战略石油储备,财政上掏钱没存石油,只有20天,中国那时用石油并不多,中国汽车还是很少的,远远低于美国日本,美国日本存了半年,9.11之后又存了一年,而且他们的用量比中国大很多倍,中国这么点石油消费量居然没有存石油,20年石油是中石油、中石化是做商业库存,国家没有掏这个钱,后来说不行,从20天扩大到60天,结果石油从25美金涨到75美金,你说有没有阴谋?不叫阴谋叫市场经济,对,因为中国要买,就暴涨,市场经济就这样,市场经济有什么好?你说市场经济是神仙?什么都可以解决,解决什么了,你不买它就特低,你买就特高,这就是市场,市场专门和中国作对?75美金也买,有人说别着急,等到迭破50美元,那都是我们的高级干部讲,均衡价格是25,学经济学学得,有均衡价格吗?现在上100,前两年涨到55的时候,开始说要跌回25,说这个话的是中石油总经理,他们这些人上中南海汇报,我们中央决策也会受到影响,哪有的事,他们就是学习西方经济学学的,主流经济学学的,市场经济信市场,以为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得来,实际上世界主要的原材料铜、粮食都由大公司垄断的,包括金融、石油,没有真正的市场经济。你说的市场经济是理想主义的,我们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理想的,是一样的,别以为批判斯大林或者毛泽东式的理想主义,你自己就没有和他们一样的空想,一样的,在中国宣传市场经济的人,除我以外大部分都是这个,宣传一种虚无缥渺的市场经济,什么人权自由,自由选择,宣传的东西欺骗我们这些不懂事天真浪漫的青年,欺骗青年人还算罢了,最后欺骗到中南海里这个问题就大了。你告诉中央首长说,别着急,石油涨到55美元,别着急,过两年就跌回25,我等到什么时候跌到25,笑话,这都是部长级的,总经理级的,他们的预测居然是这么预测的,现在不是100美元还得存,你有什么办法吗?

  石油没有存,粮食存了多少,我不知道。朱鎔基要清查全国粮库,清查了半天也没清查出来,前两年粮食过剩,吃不了,粮价猛迭,猪肉猛迭,没问题,我讲课的时候我就说绝对不够吃,粮食绝对不够吃,最简单的几条,现在说有人信了,前几年我说破嘴没人听:

  第一,中国的耕地已经没有荒地了,人均耕地1亩多,能保持人均1亩已经很不容易了。

  第二,沿海地区以后基本上不能种粮食,因为要搞房地产,人口大增,农民进城,保留蔬菜地就已经很难了,哪有地种粮啊?而且按照我们的设想,沿海地区还要修大量的湖泊存水,湖泊周围种树种草,这是绝不可缺的,原则上来说,沿海地区没有能力再种粮食。西部根本不能开发,只是中部地区种,粮价怎么可能不涨?

  第三,进口有限,进口需要粮价猛涨,涨到很高的程度,确实需要大量进口,中国年产1万亿斤粮食,农民自己吃70%,因为农民少了,农民吃的部分自种自吃是50%,那还有一半,真正的粮食涨1万亿斤,商品粮是5000亿斤,有多少需要进口的,1万亿斤粮食是不够的,再进口2000亿斤,进口粮食是20%,中国现在还不到10%,再扩大进口1倍粮食就到头了,不可能进口那么多,没有那么多粮食给你进口。一年进口2000万吨,中国自己产1万亿斤,中国总消耗是1200亿斤,不到20%,到3000亿斤就是25%,3000亿斤粮食就够沿海地区吃,有一半人口挤到沿海,甚至70%的人口挤到沿海,中西部一部分粮食用于农民吃,一部分用于工业资料,这就差不多了,供中西部的人口吃,再加上火腿肠、啤酒、罐头本地的酒厂基本上用完了,沿海地区60%、70%的人口依靠进口粮,粮食安全非常严重,因为进口有限。

  第四,食品结构。人吃粮食是什么意思啊?30%的人进入了高消费结构,肉、蛋、奶、酒4种,这是耗费8倍粮食的,要把粮食弄饲料转化过来,饲料业、畜牧业、屠宰业、制肉制肠业是多大的产值,食品加工产值极大,耗8倍粮食才有GDP,至少占了1个百分点,这些东西没有了,中国得有多少企业倒闭下来,中国实在闹了粮荒,就是要把这部分降下来,城里人以后改吃窝窝头了,肉、蛋、奶、酒大幅度涨价,这倒是市场经济,涨呗,涨10倍,那时候不会饿死人,少喝酒,城市人少喝少吃,这回倒好了这个,省得闹血压高、糖尿病、营养过剩,吃饱了减肥,干脆少吃,办法就是给你涨10倍价,很多人城里人会倒霉了,日子不会好过了,很多人习惯晚上喜欢喝啤酒,累了一天,小康社会连个啤酒都不能喝吗?一喝就是五瓶十瓶,燕京啤酒8毛钱一瓶现在涨到1.6元,2元,涨了150%,没事,有一点难受,还得个喝,涨到5块的时候,喝不了4瓶啤酒了,饭馆得12块一瓶,有钱人还可以这么喝,一般市民涨到10块钱一瓶的时候,就只能少喝了,当然离饿死差远了,不至于饿死人,但是消费升级,真要走到小康社会,肉、蛋、奶、酒耗粮食会很大,中国有60-70%的人没有进入这个结构,进入了之后,你的粮食怎么够?

  第五,缺水。北方的黄、淮、海平原粮食主产区没有水,上游城市的发展把上游的水调得差不多了,黄河的水即使很多,上游的发展会用大量的黄河水,黄河进不了海,以后我看进不了山东和河南,在陕西、山西、宁夏就会被用完,上游的城市就要发展。在有一个就是鄂尔多斯这个地区发现大煤矿可以开1000年,中国的煤炭石油那个地方要发展起来就是没水,都靠调黄河的水,矿产区要真正发展起来,包括陕西和山西、太原、西安、宁夏、包头,这几个地方一发展,大能源基地起来之后,黄河的水基本上就用完了,都不一定够,哪有水供河南、河北、山东两亿农民,他们喝水井水靠矿泉水可以生活,但是种粮食的水没有,没有水,粮食怎么会有?这个问题马上迫于眉睫。2000万北京人靠调丹江口的水,2010年进北京,水价10块以上,北京的水从2.7元提到3.7元,几年之内提到10元以上,用大运河的水支持天津,天津还没有发展起来,发展起来大运河的水就用完了,京津两地城市圈一繁荣,东线西线只能养活城市人,没有水给黄淮海平的农民种粮食,怎么办啊?我也不知道。这个事只能求一件事海水淡化,海水淡化是中国特重要的事,海水淡化耗能源,把海水变成淡水,所以水价涨到10块以后都不够,沿海地区的水价涨到15、20块一吨,这个时候海水淡化是可以的,它的因为成本很高,以后用特别高价的水,这是不可避免的,这是经济规律,市场就这么贵,你怎么办,海水淡化说我们有水喝,但是很贵。

  还有,中国铁铜铝战略能源,45种主要矿产品到2010年能够满足国内需要的只有23种,其中铁矿石、铜铁对外依赖超过50%,所以,要存东西,世界给你涨价,铁矿石又涨了,前两年涨70%,又涨80%,这都是欧洲、日本在里面垄断,他们联合起来大涨铁矿石。这个你有什么办法,没有办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1951年生于北京。1984年毕业于吉林大学,获世界经济硕士学位。曾担任天津开发区研究所所长。1994年调入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宏观室。1995年入社科院研究生院读在职博士,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已发表论文上千篇,著作15本,总字数超过1000万字。据有关统计,杨帆在发表文章数量和被转载数量上,在经济学家中居全国第一。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