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非主流 - 杨帆首页
关于提高劳动者收入的思考
2011-05-06
字号:

  中国收入分配的制度性调整已开始

  改革开放初期所遵循的“效率第一,兼顾公平”原则,是针对计划经济平均主义提出的,只具有阶段性意义。在市场经济基本确立以后,我国贫富差距急剧拉大,就必须把社会公平放在首位。所谓让少数人先富,带动大多数人后富,没有达到目的。我们低估了资本造就两极分化的力量,低估了资本与权力结合力量。先富者形成了利益集团,抵制社会公平政策的出台,把改革变成了谋取利益的工具。发展下去,中国将出现两极分化,这不符合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原则,影响社会稳定,内需也不能启动。富人边际投资倾向高,穷人边际消费倾向高,新增加的收人,富人用于投资,穷人用于消费。因此制度性地进行收入分配调整,就成为下一阶段社会改革的重要内容。

  目前个税免征额调至3000元,即将出台的大范围涨工资方案,说明收入分配调整不限于再分配,且深入到初次分配。再分配是指对富人征收遗产税所得税,通过政府转移支付扶助穷人,建设社会公共设施;还有一种办法是鼓励捐赠,捐赠者免税。初次分配是政府通过立法等手段强制规定工资水平,包括保障最低工资,全面提高工资标准,实际是把工资与物价挂钩,保障实际工资逐年提高,至少不降低,在物价快速上升的年代,往往被迫如此,这是政府直接干预企事业单位的微观行为。

  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是政府对大多数低收入者让利,提高劳动者的可支配收入,这是改革深化的表现,从经济到社会,涉及全社会的利益格局调整。

  提高劳动者技能才能提高工资

  贫富差距是全球性的问题,原因及其复杂,必须采取综合对策,进行长期努力。限制腐败是第一要务。第二就是要提高劳动者的技能。1985年我考察过蛇口三洋电子手表厂,数百名女工在电子手表装配线上拼命工作12---15小时;吃住条件很差,月收入包括加班的双工资在内不超过700元。长期批判资本主义的国内舆论,把它和《野麦岭》包身工联系起来。这一段资本原始积累难以避免,农村过剩人口毕竟变成了工人。蛇口工业区为农民工进行免费培训,相信这第一代走出山沟接受工业文明熏陶的年轻农民,现在已有满意归宿。

  问题在于30年以后问题的恶化。广州开发区有一家台湾商人开办电脑笔记本厂家,比手表具有上千倍增加值,但装配工的工资增加没有超过物价增加的幅度,就是说实际工资20年没有提高,增加的财富基本被发明者,技术管理人员和投资者所攫取。

  这样的分配格局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上万装配工所做的仍是简单劳动,其熟练程度还不如装配手表,除非找不到装配工人,工资就不可能大幅度提高。值得欣慰的是,电脑工厂比30年前的手表工厂多了上千名技术工人,他们是国内培养的大中专生,工资比农民工高一倍,但比起国际水平,差距还要大。这说明提高劳动者工资,其前提之一是提高其熟练程度,特别是提高技术水平。

  有人说,提高劳动工资会降低中国国际竞争力,这是把比较利益静态化得出的错误结论。比较优势是动态的,是可以通过教育和创新来提高的。中国不能停留在以简单劳动力的低工资参与国际分工。中国大学生比起农民工,在国际上更有竞争力,科技人员竞争力更强,因为他们所创造的价值比农民工大得多,工资收入比国际水平差距更大。关键在于我们要进行民族产业升级,才能把潜在优势变成现实优势。

  我们在前一阶段受到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误导,幻想长期依靠外国资本进行科技创新,依靠劳动密集型出口拉动经济,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科技进步速度。无论在价值创造还是价值分配上,我们都处于不利的地位,这是劳动者收入不能提高的深层次原因。

  可做两方面的努力,一是对劳动者进行免费的技能培训,帮助他们掌握新兴产业所需要的技能;二是尽快进行产业升级,使中国人参与更多的价值创造,这才能在价值的分配中得到更大的份额。

  民工荒是提高劳动者工资的客观基础

  新自由主义一贯反对政府干预,主张市场调节。我们退一步讲即使政府不干预,市场供求关系也已出现有利于劳动者的转变。

  前30年的低工资,劳动密集型出口战略是建立在中国劳动力无限供给的假设前提上的。人们没想到的是,60年年均10%的经济增长,30年来20%的出口增长,可消化4亿过剩农村劳动力。

  1840年中国人口是4亿,1949年人口是4亿5000万,100年基本没有增长,1959年增加到6亿多。中国一直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但这10年却出现了劳动力供给不足,大量农民进城变为工人,这是经济高速增长造成的。以后人口继续增长,计划经济限制农民进城,过剩劳动力积压在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允许农民进城做工但不解决户口,家属不能进城,数亿农民离土不离乡,劳动力成本被认为压低,造成劳动密集型产业过度扩张,产生各种社会问题。现在农民工的待遇要全面改善,不仅是社会和政府关心的福利问题,本身也是市场经济发展的规律。

  1997年城市农民工3900万,2005年13000万,2009年15000万。2004年沿海城市出现“民工荒”,农村劳务市场价格猛增,说明劳动力供给有不足迹象。近几年农村和中西部的发展了,许多农民就不出来打工。新一代农民工对生活和工资要求比较高,可利用手机谈判。各方面因素都决定了,农民工工资是要涨的。

  随着物价的上升,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工资也要随之增长。经济增长速度是要逐年降低的,而工资和物价是要逐年上升的。在改善收入分配的时候,要注意宏观经济的平衡,关键是促进经济与社会结构的真正改善,提高效率,以免陷入停滞膨胀的陷阱。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复18楼chinachenhao888:您说“关键是均贫富”,那是个历史上的口号,王小波李顺领导的农民起义“吾疾贫富之不均,今为汝均之!”
    但是,简单的均贫富只能解决暂时的贫富两极分化问题,不能永久解决。历史已经发展了,解决问题的系统理论已经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条件下的按劳分配,即所有社会成员一律自食其力,“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动者不得食”,是解决贫富分化、社会不公的根本出路。当然前提是放弃腐朽没落的市场经济体制,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
    2011/5/7 14:05:24
  • 关键是均贫富。
    2011/5/7 10:48:25
  • 续16楼,而改革到市场经济以后,我国众多工人包括农民工的境遇与解放前的包身工没有什么实质区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市场经济框架内提高工资、减少税收 哈哈哈哈 是虚伪的,一次小小的通货膨胀或者类似房改那样的小小改革举措,就足以让他新增的所得荡然无存。给奴隶吃的好一些,他还是奴隶,奴隶主随时可以剥夺他得到的一切,包括尊严和人格。我国劳动者需要的主人翁地位,这是改变经济地位的根本前提,其他的改善都是暂时的、靠不住的和伪善的。获得主人翁地位的唯一途径和根本标志就是拥有生产资料所有权,也就是生产资料公有制。
    2011/5/7 0:40:36
  • 楼主说:“计划经济限制农民进城,过剩劳动力积压在农村。”哈哈哈哈 这种说法是制造市场经济改革理由的人们硬是把市场经济的无奈情况强加在计划经济时代的吧。以为计划经济仅仅通过户籍制度就可以把剩余劳动力积压在农村,哈哈哈哈 老朽可笑。如果那样的话,岂不是国民党只要搞一个好的户籍制度就行了吗?哈哈哈哈哈 那样的话,我国当今为什么不搞一个严格的户籍制度把多余劳动力积压到某地域呢?哈哈哈哈那是不可能的嘛! 举世皆知的事实是,直到改革开放前,我国不但一直在持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政策,而且在进行如火如荼的农业机械化、农业现代运动,制定了农业现代化的宏伟蓝图,那样岂不是更加过剩了吗。哈哈哈哈 搞市场经济的人永远都理解不了为什么计划经济时期劳动力不过剩。正如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连4亿人口都养不活,遍地失业人口,国民党败退出大陆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新中国竟然不仅养活了4亿人口,完全消除了失业人口,而且还可以养活8亿人口,照样没有失业,许多地方甚至在冬季农闲的时期都没有闲人。而发达得多的美国,极全球财富于一身,却让2亿人口的国家至今存在着8%的失业人口。以我国的底子搞市场经济 哈哈哈哈 当然更不用说啦!计划经济的优越性是市场经济根本不可同日而语的。用市场经济思维揣度计划经济是夏虫语冰,哈哈哈哈
    2011/5/7 0:31:48
  • 楼主说:“先富者形成了利益集团,抵制社会公平政策的出台,把改革变成了谋取利益的工具。发展下去,中国将出现两极分化,这不符合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原则,影响社会稳定,内需也不能启动。”   哈哈哈哈哈 先富者不就是改革者吗?改革者不就是要让自己先富吗?改革不就是这些人谋取利益的工具吗?那需要什么把改革变成牟利工具呀?哈哈哈哈 先富的手段不就是通过改革措施让大多数人先穷吗? 市场经济的建立就是改革的最伟大成果,也就是社会不公的最大制造者,有了市场经济当然就不可能存在社会公平了,还奢谈什么抵制社会公平政策出台呀?出台也公平不了啊。
    2011/5/7 0:04:03
  • 续13楼 楼主接着说:“我们低估了资本造就两极分化的力量,低估了资本与权力结合力量。……” 您们是谁呀?如果您们参与了助推市场经济,那么您们就是资本的帮凶,给强盗做帮凶还大言不惭的说低估了强盗抢劫的能力!您们没见过市场经济国家哪个不是两极分化的呀?您们不是没有历史知识吧,您们不是不了解世界经济吧,低估资本的力量?装什么蒜呀,您们果真参与摧毁计划经济、推动市场经济的话,那么请您们扪心自问当初真正内心深处的理由究竟是什么!不就是嫌八级工资制的差异不够大吗?不就是要做人上人吗?说穿了不就是要捞更多钱、要享受更大权吗?除了您们自己那可怜的个人利益和自我实现的目标之外,您们果真想过老百姓的福祉吗?时至今日,市场经济已经恶贯满盈,您们还在为之辩护 哈哈哈哈
    2011/5/6 23:55:52
  • 续12楼,主接着又说:“在市场经济基本确立以后,我国贫富差距急剧拉大,就必须把社会公平放在首位。所谓让少数人先富,带动大多数人后富,没有达到目的。”
    哈哈哈哈哈 楼主不知道制造贫富差距正是市场经济的本能吗?贫富两极分化正是市场经济诸多自身无法克服的、内在的、固有弊端之集中表现,所谓“少数人先富,带动大多数人后富”当然是一个国际玩笑式的世纪骗局,时至今日还扯什么“没有达到目的”?啊啊哈哈哈哈哈,“一部分人富起来”不就是目的吗?不是达到了吗!幼稚到还指望要达到什么别的目的呀?哈哈哈哈 “带动大多数人后富”的无耻谎言还好意思提? 社会财富就类似是一块大蛋糕,每年最多增加10%,我国富豪的财富每年增加多少倍?亿万富豪每年增加好几十人,他们窃走的越来越多,剩下的财富急剧减少,大多数人怎么能被带富啊?强盗是不是也可以说他先富是为了带动被抢的人后富啊?哈哈哈哈哈
    2011/5/6 23:41:30
  • 楼主说:“改革开放初期所遵循的“效率第一,兼顾公平”原则,是针对计划经济平均主义提出的,只具有阶段性意义。”  
    其实效率与公平谁优先的问题,是一个伪命题。改革初期“效率第一,兼顾公平”的口号简直就是一句黑话,这句话中的所谓“效率”,不是指劳动生产率,而是压低劳动者工资榨取劳动力剩余价值甚至榨取劳动力绝对价值的程度。 您说“计划经济平均主义”哈哈哈哈 那就更是彻头彻尾的伪命题啦,计划经济奉行按劳分配原则,即“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动者不得食”的分配原则,这在我国计划经济时期的工业企业中主要体现在八级工资制。八级工资的等级之多超过了我国现在大部分私企和外企的工资等级,因此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与平均主义无关!把计划经济按劳分配说成是平均主义,纯粹是我国主流精英为了摧毁计划经济体制而编造的弥天大谎。因此楼主立论的基础站不住脚,在此基础上的推论自然不牢靠。 待续
    2011/5/6 23:28:13
  • 我们低估了资本造就两极分化的力量,低估了资本与权力结合力量。这句话如果放在改革一年后说,是对的。但放在改革三十年后说,就不应该用低估二字,难道作者看不到政府及有关部门对两极分化和资本与权力结合的一种放任吗?
    2011/5/6 14:48:30

  • 我不知道,我们的庙堂之上可有全球的战略,是否看清我们目前的分工,是否意识到什么东西才最需要发展的,是否意识到地球在于宇宙的地位,是否意识到中华民族能否代表地球人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2011/5/6 12:13:00


  • 民工荒什么原因造成的?

    一是生产扩大化,GDP高速发展,而劳动力增长有限。
    二是老的不干了,年轻的补不上来,累的、脏的、危险的年轻人不愿意干。

    --------------------

    好像是去年,我看电视就讲保姆和保安的故事,有个人家老婆是会计、丈夫是老师,退休了,身体还很棒,也要请一个保姆做家务。

    社会都这样搞的话,假设富人1亿,那么服侍的人就得5千万到1亿了。

    如此这般,每个人的终极价值观都是享受,底层人能不少吗。

    --------------------

    当然,这些人能为底层人找到各种各样的出路。于是民工荒成为好事,能加工资。于是这些人就成了圣人、有德之人,底层人要感恩的。

    他们的理论似乎总能自圆其说。但是他们解决不了深层次矛盾。
    2011/5/6 12:03:55

  • 还有发工资的企业也苦呢?他们经受随时都有被灭掉的危机,说句良心话,不少民营企业家(和个体经营)不容易。让这些本来境况就不好的人加工资,凭什么?红口白牙、声音大就能管事吗?
    2011/5/6 11:42: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1951年生于北京。1984年毕业于吉林大学,获世界经济硕士学位。曾担任天津开发区研究所所长。1994年调入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宏观室。1995年入社科院研究生院读在职博士,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已发表论文上千篇,著作15本,总字数超过1000万字。据有关统计,杨帆在发表文章数量和被转载数量上,在经济学家中居全国第一。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