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非主流 - 杨帆首页
重新评价毛泽东(二)
2010-09-14
字号:

  改革初期批评毛泽东是为了推动改革开放

  如何对待历史评价?

  这是一个非常严肃认真的问题,必须以严肃的态度,不能以后现代态度。现在是野史满天飞。我可以看得出他们的笔法,这帮人已经老了。他们是历史上国民党的人,专门模仿共产党的说话方式,研究共产党文件,编的挺像的。

  对于领袖,对于毛泽东评价,涉及国家民族,党和军队的形象,如果要讨论就必须要用很严肃的态度,要不你就别讨论,不允许用这种解构的办法,很不严肃。本来当老师的先要有个严肃的态度,你说毛泽东有错,那一定是大错,一定是涉及人命,二十年国家巨大损失,也是我们整个共产党和民族的错。他犯错和我们犯错不一样,他是重大的,那么大的损失,而且涉及我们拿什么来教育青年?容不得开玩笑啊。我们说他错在什么地方,不能重蹈覆辙,这是很严肃的事嘛,你就应该严肃的讨论,

  毛主席干的错事儿,我比他们清楚。你们是要听8个钟头的还是要听16个钟头的?我们青年时代都认真的反思错误,如果我说了出来,你们就会觉得杨老师反思太彻底了。调侃是一种手段,先把你解构,没有严肃性,就是对毛泽东和共产党最大的讽刺。能这么跟学生讲话么?把讨论会变成玩弄耍弄人。不在于说的对错,在于严肃,不要嬉皮笑脸的。

  第二,对毛泽东的评价,对历史人物会反复的进行。你看中国对孔子的评价,两千多年争来争去没停过。对历史人物的评价都脱离不了现实。一到社会乱,知识分子包括统治者把孔子抬起来。

  现在要解决中国问题需要有选择地,适当地用毛泽东的思想,否则社会问题解决不了。我们领导人不抬毛想抬孔。为什么抬孔,因为社会秩序越来越乱。要讲规矩,一点规矩不讲,控制不住。就开始参拜孔庙,历史上都这样。一想巩固天下就把孔子抬出来。两个少数民族把孔子抬到顶峰。越是少数民族越抬孔子。元朝最尊孔了,是元顺帝修的孟子庙。康熙抬出孔子还不够,又把关公抬出来,一文一武两人都镇不住。这样干就是告诉大家要有规矩。

  一到革命就批孔子,你说孔子招谁惹谁了?两千多年前的一个人。你骂毛泽东,我还可以理解,因为毛泽东时代确迫害很多人,也许你们家就是受到了迫害。但孔子杀谁了,马克思又杀谁了?一个没杀,没害过谁。洪秀全造反是不是先把孔子的牌给砸了啊。五四运动批孔到什么程度?

  我没想到的,蒙古统治者参拜孔子最多,居然建孟子庙,比汉族人更尊敬孔子。最高领导人只有毛主席不参拜孔子。掌权之后还不去拜,就他一个人。

  你们有辩论队吗?辩论,为什么毛主席不参拜孔子?

  讨论点有意思的。我看你们的毕业节目太低俗。很有创造性啊?暗示很多啊,有点象智取威虎山,黑话啊,老师听不懂,你们全懂(笑)。什么我不爱你,你不爱我,我找不着女朋友,是我不爱你,我看不上你,我没有欲望,没有能力。大家哈哈乐,特别女生上来说脏话,大家下边就欢呼。这就是学那个《兽兽》吧?你们这是干哈呢?没话说了?希望你们下次毕业典礼,编一些有理想有追求的节目出来。我看研究生的节目比你们的好。

  我给你们出个题,辩论一下毛泽东为什么不参拜孔庙?

  对毛的评价和孔子一样,必定有反复争论,甚至一千年之后还会进行,可以做学术讨论。这评价一定是和社会趋势相关的。没有单纯的历史评价,都是从现代人需求出发,当然是大是大非出发。凡是要打破秩序的,必定要打到孔子,凡是要建立秩序的,必须要吹捧孔子。其实孔子并没有招任何人,挺可怜的是吧,不就是个穷教书的吗,连个着作都没写出来,是他学生给他整理语录。

  第三,对毛泽东现象需要认真理解。我们年轻时候看过许多毛泽东内部文稿,是真的吗,基本是吧。对毛主席怎么评价,要对中国社会有深刻认识。中国社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有什么问题要很清楚,才能够正确评价。这不是就历史谈历史,更不是搞野史可以解决的。何况毛泽东还没成为历史。他的儿子还没死呢,孙子还没死,他培养的人还没死呢,被他整过的人也还没死呢。哪有客观评价啊。有恨他的,有爱他的,感情立场至上,理性很少,也许你们理性多一些。从崇拜英雄的角度,崇拜毛泽东的也不少。

  反毛思潮是怎么来的。

  1.毛泽东犯有严重的左倾错误,主要是大跃进,反右派和文化革命。

  -----整人太多。对知识分子和干部,采取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对于我们这一代采取停学的办法。是违反了教育的规律。使几百万年轻人没有受到正常的大学教育。

  -----文化革命初期发动群众,发生全面武斗影响了经济,出现大面积的毁灭文化和古籍。

  -----在他晚年长达8年时间,明明知道文化革命搞错了,就是不纠正。延误了中国向市场经济的转型至少8年。

  -----完全否定形式民主,在继承问题上没有制度化程序化,到最后也没有解决好。所以在毛泽东逝世以后,中共元老们支持华国峰,没走民主程序,把四人帮抓了起来。

  当时大家都是自由派,全国人民欢呼雀跃,拥护邓小平,拥护改革开放。我们才能上大学。谁反对改革开放啊?按照现在假自由派定义,凡不是民主选举就没有合法性,那抓四人帮是不是也应该否定啊?这是天意和民意使然,是高于民主程序的。历史根本性创造不一定按制度行事的,而是伟大深厚的文化力量和人民群众力量。这是后来中国小年轻的自由派所不能理解的,他们就是迷信制度。

  2.现实改革开放需要批评毛泽东和孔子。1919年没有五四运动,就没有共产党和革命。1979年要不批评毛泽东,改革开放就不能开展。我们是少年时代毛泽东培养的一代人,后来反思毛泽东也是我们,比他们老一代彻底。上大学之后7年,先反思文革,又反思计划经济,进一步反思中国革命和历史,教条主义,都彻底反思过。

  我不是老左派,也不是后来的新左派,也不是民间毛泽东派,应该给他们定义为“文革派”。我一直就是否定文革的。我们这一代人的反思起源于1969年上山下乡,真正了解了中国实际,我在上大学前,在工厂里就开始反思,后来15年,积极赞成邓小平各种改革。

  我在吉林大学上七年学,搞思想讨论会,主题就是反思左倾,包括反思毛泽东的错误。我们五个北京人起了先锋作用,东北那地方太僵化,有人告状到学校把我们作为自由化分子来整,整了我许多材料。我考取了研究生,校党委书记亲自去找我的硕士导师任文侠,问怎么办。任老师思想开放,一直同情我,就说我要了。要不我连研究生都不能录取。

  谁没反思过毛泽东的错误啊?我比他们清楚,用不着他们在这儿耍弄小花招,误导天真烂漫的学生。想反思的你们跟着我反思,不是他们这种水平,抖露一点小包袱,弄一点小技巧变魔术,给你变出一点事来。

  反思毛泽东的根源在于文化革命极左8年不得纠正,全民族没有出路。计划经济历史使命完成以后,早应该走向市场经济。但毛泽东不让,一直批判资产阶级法权,抓资本主义尾巴。一直到他逝世以后抓了四人帮,又经华国锋两年,很不容易走向市场经济。

  从1975年1995年是邓小平时代,基本正确。1979年讲时间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对毛泽东的批评是正确的。批评到一定程度,有些党内老干部老军人像黄克诚出来了,他是跟彭德怀一起在1959年被打成反党集团的,他说不能再批评毛主席了。邓小平提出四项基本原则。中共中央作了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对于建国前基本肯定,认为毛泽东犯了严重左倾错误,个人崇拜。对文革全盘否定。

  11届三中全会的认识比较彻底,正式向全国人民做自我批评,认为建国30年有两个错误,第一积累太高,人民太穷,要还老百姓消费欠帐;第二权力过于集中民主太少。以后的实践说明,我们并没有彻底地执行三中全会的决议。特别是1995年以后,在深化改革过程中,没有控制住腐败,权力资本化发展起来。什么叫“反对改革”,什么是“反思改革”?不能把反思改革说成是反对改革。改革应该分为两个阶段,对后一阶段的反思,不能说是反对改革。

  1995年以后对毛泽东的评价,性质有了根本变化。

  随着新问题出现,老百姓没有发言渠道,没有话语权,把毛泽东重新作为符号加以推崇。其实质不是反对改革要回到文化革命。是要纠正改革的错误。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判断。

  以后对于毛泽东的否定就出了圈。有人把所有错误都推到毛身上。实际上领导集体也有集体错误。中国老百姓就是崇拜领袖。三呼万岁,个人崇拜,老百姓愿意给圣君清官磕头。没有土壤也不会出这样的现象。为什么大家不反思自己?毛一死就把全部责任都推到一人身上?

  毛泽东现象在民间出现,极大地震惊了改革以来的既得利益集团,官产学里一部分缺乏道德的人,他们在反对毛泽东问题上达成共识,这不是推动改革,而是维护和扩大自己的既得利益。中央一直纵容。30年以来中共内部,反毛派居主流。一直到社会上反毛泽东危及了整个共产党的地位,他们才开始有所改进,现在也还是犹豫,自我矛盾。想维护共产党又贬低毛泽东,这在长期可能吗?

  知识分子反毛情绪根深蒂固。

  第一,知识分子天然要民主自由,反对集权体制。

  第二,干部和知识分子被毛整苦了,形成集体反毛话语。

  我曾经和中国自由主义代表人物对话。在国家利益,民族主义,民主选举方面都可互相理解和让步,对于反对腐败非常一致,就是到了毛泽东问题,不可调和。

  他说政府没合法性,因为不是民主选举的。我说不对,任何国家都是枪杆子打出来的,这就是合法性。华盛顿也是打出来的,他说以后就不老能拿枪杆子打,我说对我赞成民主,这条算有共识。

  关于普世价值我承认有,但不全由美国代表。全人类有共同价值,在谁手里可以讨论。

  如果中美国家利益有矛盾,我们中国人站在谁的立场?他们也说,如果美国欺负我们,我们还是要站在中国这边的。

  我说还不错,你不是说两个病灶吗?历史上他们欺负我们,为什么不能反抗?他说我们制度落后。我说制度落后他们就能打我们吗?他没话说了。

  但对毛泽东他绝对不让。说就拥护毛不行,其他都行。我说没有毛泽东思想就反不了腐败,他说要依靠民主和法制,我说会更腐败。由反腐败的需要老百姓就怀念毛泽东了。最后他答复宁可腐败也不要毛泽东。

  这就是我们10年前的对话。这就是我们根本的分歧。不谈立场感情,研究方法不一样。他们是“历史抽象”,毛泽东在他们眼里永远就是一个恶魔。我是结合具体实际来考察历史现象,什么时候肯定,什么时候否定,肯定否定什么东西才对现实有益,对教育青年有利,要进行具体的历史的分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1951年生于北京。1984年毕业于吉林大学,获世界经济硕士学位。曾担任天津开发区研究所所长。1994年调入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宏观室。1995年入社科院研究生院读在职博士,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已发表论文上千篇,著作15本,总字数超过1000万字。据有关统计,杨帆在发表文章数量和被转载数量上,在经济学家中居全国第一。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