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雪昭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黄钟大吕 - 郑雪昭首页
过清论政
2010-06-12
字号:

  后金太祖携十三甲胄而骤起白山黑水。始阴附大明,实暗滋羽翼;终混一女真。后创制文字,建制八旗,统驭满蒙汉民。当是时也,拥东至库页,西至蒙古,北至外兴安,南至辽东,携千里之地,驭百万之民,奋发图强,而暗窥明室,以待天机。终归徕日众,疆域益广,促拥帝王之资,遂指天盟誓七大恨;有称雄关外,囊括满蒙之意,吞并辽东,划关并立之心。然宁远之役,悍马失前蹄,血肉之躯,难敌大明火器。

  太祖既殁,太宗蒙故业而因遗策,密八旗之制,善专制之具;内抚骚动之民,外宣强悍武力。改国号并族称,南面而称帝。常纵兵袭边,虏人夺财;明困之而图奈何,呜呼,征辽响自埋巨祸。至此时也,太宗意止并立关外,拂敢有蛇吞大明之心。

  延至世祖年幼继位,摄政王统摄大权。值此时也,风云巨变,关内骚动,闯贼窃国,皇皇大明急猝没。冲冠一怒为红颜,三桂献雄关。入关摘熟桃,天机难再来,于是乎挟新降之将,驱虎狼之兵;伪为复国仇,急击骄奢兵,遂败闯贼而据神京。神京既定,厚葬明帝,以抚民心;继迁都而宣大统。始有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

  当是时也,大明尚拥半壁江山,可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闯、献割据一方,虎视眈眈。然天厚大清,南明不若南宋,终弗能凝民力而拾残局。为清逐一破之。

  然自古胡族不过百;摄政王深忧之;常寝食难安。于是乎,强推剃发易服令,谓之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广织文字之狱,可株连十族,扬灰挫骨。易其华服,断其傲骨,而刺其奴隶之发辫;禁其口而弱其智,修其书而断其史。所谓暴之至暴,胡族制胜至宝。待世祖亲政,已大业初成。然世祖早殁,临朝日短,其间无甚大事。

  延至康雍乾之时,历剪除三藩,平定台海,屠灭准格尔之役,海内大定;于是乎,为宣太平之意,亦为笼络华族;诏曰永不加赋。然深惧举族湮没于万亿华夏之民中,因而钳制民口,文狱日厉;隔绝域外遗民,海禁日酷;伪曰修其书续其史,实则毁其书而乱其史;肆扬奴化之思想。视民如豘,囚而饲之,肥而食之。驻防各地,监且囚之,设柳条之边,禁而固之;举族为兵,食铁杆之庄家;终殖民之治大成矣。康雍乾号曰盛世,实为奴隶主之盛世。盛世之下,华夏之民再无探索之欲望,亦无创新之精神;唯求活命!为企活于严酷之殖民统治,民勇于内斗而怯于外争,散沙一片;争趋谄上而甘于欺下,民风腐败;较之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之初始族魂;天壤之别。几可视之迥然异族矣。呜呼,凡二百余年之绵长残民酷制,终酿酱缸之文化。

  延至道咸同光之年,海疆扰动,寇由海至;鸦片战争,禁门洞开。旧贼遇新盗,一败涂地。纠其缘由,实乃二百余年殖民之治,困扼民力,以前朝陈旧火器对阵西洋近代之坚船利炮,以谄上欺下为能事之奴隶文化,对抗法治民主之现代文明;焉能不败。全球化之战国时代,丛林法则之国际现实;视民为豘之肉食者,亦为列强视为肥硕而待宰之豘,可叹,可悲!

  值此时也,清政内外交困,风雨飘摇。内有太平天国白莲教之运动,亦有遍及陕甘之惨烈回乱;外有列强肢解鲸吞,豆拨瓜分。外侮如影随形,内祸遍及海内。惟有戒急用忍,一忍再忍,再忍还忍。

  遇此千年未有之变局,不甘引颈待戮之士,为求富国强兵,抵御外侮;师夷长技以制夷,发起洋务之运动。治兵工,创实业,兴贸易。满清之殖民酷治,亦不得已而骤缩;谓之开放改革,号曰:同治中兴。然器物之变,虽获之颇丰;却亦终未能轻外侮,弥内祸。甲午之役,一败涂地,天朝上国斯文扫地。趋微探源,器物之变,止变其皮毛,然皮毛可新,却脏腑依旧;原为强身健体,实止涂脂抹粉。却致腐败日深,堕落日剧。

  败绩之彻底,赔款之悚巨,且为一向不屑之莞尔小国。朝野深痛之,变法图强,遂成共识。裁机构,汰冗员;废科举,兴学校,撤厘金,修铁路。然改革疾风骤雨,深触原有之利益格局。太后忧权,对变法欲迎还拒。变革愈深抗力愈大,终致使太后发力。天京政变,帝上被囚,太后垂帘听政。遂废新法、复旧制。霎时,膻雨腥风,戊戌君子,喋血菜市口,康梁远遁以避巨祸。可叹维新百日,新政逝者如疾风。后旧制复辟,过犹不及。此后数年,朝野皆苟且,作鸵鸟状。

  然天行有常,树欲静而风不止。列强皆划租界,扩势力。瓜分巨祸迫在眉睫。民亦皆困之久矣。教案不公引民怨沸腾。朝廷滤民气可用,怂且助之,终致义和团之运动遍及北国。焚教堂,杀教民,继而攻使馆戮使员。列强兵发京城而护使节,朝廷遂宣战列国。然败局笃定,太后促携废帝远狩西京。此战大清肝胆俱裂,佛敢再起反抗之心,唯卑躬屈膝,苟且而偷生。美曰: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一夕三惊西狩日,换得彻骨变革心;中堂拼却老命朽,挣来步辇再回头!帝后心力憔悴,黯然涕下。欲再度变法图强,遂下意旨,开启新政。然新政举投失措。为兴新政废科举,民心整合出问题;许诺立宪调民胃,参与受阻遭忌恨。虽新政之广新远过前之维新;然时过境迁,民之欲佛止于立宪,而图共和矣!革命与变法竞而争之。且官制变革,奔竟之徒满朝野;翟袁党争,刀剑之光亮朝堂。渐致消磨了雄心,失却了灵魂。唯,欲借新政延命,却心忧特权沦丧;遂狐疑满腹,拖延护权。巧思妙算立宪日,不留遗恨抱权终。好事者讽后曰:吾死之后,管他洪水滔天。

  奕后,帝后先后崩殂。末帝即位,帝父摄政。然摄政王刚愎自用,逆流而动,罢黜立宪派,重用皇族,集权于满洲贵族。逆行倒施,致使海内躁动,民心思乱。预备立宪,终迎来皇族内阁。立宪派遂与朝廷分道而扬镳,渐进激进合流。朝野撕裂,唯静待革命之发轫。当是时也“欧美虎视,日俄狼顾,官乱于上,民变于下;民怨如海,士谤如潮,祸积有年,发于一时”。铁路国有与民争利,护路运动如火如荼。制护路而调鄂兵,致使鄂府空虚。武昌首义,海内响应。遂土崩瓦解。

  呜呼,烂透亦熟透之皇皇大明,颓败而又生机勃勃之华夏民族,何其不幸遭奴枷;受缚膀束足、蒙眼塞耳之困;遭敲骨吸髓、抽精毁魄之摧;日堕日坠、日愚日昧。彻鄙于世。为摧灭此皇皇大族之魂魄,满清无所不用其极,创文明倒退之典范。止为永占中原之利,举族享食铁杆之穑。

  清之历史包袱超重,变革之时,常俱“保中国而不保大清”;终戒备而狐疑之。佛能朝野一心共度时艰。然华夏之民经二百余年之奴役同化,早视其为君父。变革不成其过在清。

  满清亲贵嗜权如命,外侮日深,内乱日烈,朝不保夕;然终难能释微权;宁可抱权亡,不肯释权生。事能为时,不肯为;想为事时,无力为。能为时,希图洋务之经改,代维新之政改。及至庚子事变,督抚离心,士民思乱,事无可为时;迟糙政改起乱源。待到大势去矣,区区一旅之兵能使其全盘接受宪政19条。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向使于勘发捻乱之后、甲午之前,操起变革;行新政、改旧制;士民归心、朝廷固权;洋务与维新相得益彰,政事如何,未可估量。

  清之糙政实为覆灭之源。值此千年未有之变局,却固守天朝旧念,蒙塞耳目,固顽不化;以致帝都易手、园社邱墟,却依然故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老大帝国,因此而日暮途穷;区区倭寇亦斗胆挑战且大败之,致使列强睥睨,掀起瓜分大潮。维新自强,不意百日而终。不甘之士,唯另觅他途以救国;革命之念渐起,维新之思徐消。废立起干戈,洋人亦掺和;拳匪号扶清,灭洋引灾祸。庚子国难,创巨痛深;启新政、练新兵;以图自存。   应对瓜分练新兵,消弭内祸启新政;巧妇难为无米炊,暴敛铺就烈火堆;官乱于上堕权威,民变于下纪无存;量力而行可自救,慌不择路政难为。后民情汹汹,争开国会。为免国会虚皇威,亲贵内阁失大信;人心散尽皆壁观,武昌枪声把命催。至此乾坤握柄,尽属他人矣!

  君上大权,祖宗之法,名教纲常,辫发服饰不能变,此四不变,不变法即可亦,何以要费时耗力,盗名欺天!

  变革既启,应开诚布公,凝聚全民之力,朝野同心,然后成大事。然清之变法新政终视为家事,不容民众染指。失败理所当然,成功埋没天理。

  原先之利益族群,为旧制操劳拼搏,朝廷理应为其指明变革后生存之道,或特赦或赎买,或纳入新政。然清佛能为之,徒增变革之阻力。

  预备立宪本无错,皇族内阁亦可行,然须为社会精英创制参政之机遇。切莫换汤不换药,致使朝野分道扬镳。

  天厚大清,以区区之兵,弱小之族,蛇吞天下。破胡族不过百年之定律,享国醇久。然天运终须尽;天厚之而不溺之。歹运未到前,不信大限之将至,掩耳盗铃,苟且偷生。终遭惨痛之报应,庞然大物,一朝瓦解。

  吾深惜之,然不痛之。祸福自选之,尤人莫怨天!然苍生何错,却要殉葬。吾不得以而谴之,且深过之。然吾亦为当今苍生深忧之!

  某论曰:化整为零政改,应学汉武削藩;推恩令神采,化解阻力可鉴;郡国制亦奇哉,转型学之并行且渐变。直辖创造试验田,变之无风险;打造流水作业线,成功郡县慢组建。转型难题若小鲜,慢炖文火耐心煎;可控有序加渐变,美味飘香赛西餐。此策若无遗恨日,换得华夏晴朗天!却只怕:前朝窠臼后人踩,亦步亦趋跟着来;不栽跟头难悔改,过清论政也无奈!猜想得之:金融危机若到来,庚子国难再翻版;外汇浮财尽散去,撼动国本急政改。糙政开启新乱源,无人能逆乾坤转;此恨绵绵无尽期,凭谁续后篇?!

  清朝覆亡百年,诌文以祭之。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哈!你是原创作者,当然具有最终解释权。
    “正法无人宣扬,人民在黑暗中摸索,看不到隧道前面的光亮。”----呵呵!这个也太绝对了吧?
    “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数。”----也有些绝对,邪法正法都有其产生的本源和滋生的土壤,邪正相生相对,究竟邪不胜正还是邪能胜正,首先都需要把大家从马厩里拉出来溜一溜才有结果啊,难道忽然就有正法出世?
    2010/6/26 17:22:20
  • 呵呵,查理啊,这两句话我是这样理解的:

    无人讲学,国之衰相。
    ----正法无人宣扬,人民在黑暗中摸索,看不到隧道前面的光亮。

    人人皆讲学,亦国之衰相也
    ----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数。

    如今的各大网络论坛何尝不是如此啊?
    2010/6/26 17:08:08
  • 不知怎的,今天特想跟老汪过不去。
    “无人讲学,国之衰相”----无人讲学,说明国方处于盛相
    “人人皆讲学,亦国之衰相也!”----先有衰相,再有人人皆讲学
    无论哪一条,都是先有兴衰,才有讲学。一如皇帝的新装,哪有自己不穿衣,却埋怨小孩说实话的道理?
    2010/6/26 16:53:01
  •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很特别,都认为自己所处的年代很特别,所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这句话被常常提起。
    微观地看,这些认知都没有错,草根网友都是知识分子,大家应该学习一点佛家的时空观和宇宙观。
    佛教常常使用“无量”这个概念,时间无量,空间无量,空间维次无量,众生无量。
    用上面的两个特别除以无量,等于什么?

    时间关系,就说这么多。
    2010/6/13 11:56:02
  • 一滩污水,一棵绿树,或是一个人杰,其构成元素都不过那几种原子。因为组织方式不同,其能力天上地下。同样的一群士兵,在当年的国民党治下,败仗连连。投到共产党麾下,所向披靡。这样的巨变,在于制度不同,尤其是制度的核心 - 奋斗目标不同。
    有人可能说是因为毛泽东比蒋介石厉害,和制度关系不大。这话似是而非。似是,是因为制度是人定的,人当然高于制度。而非,若毛泽东去搞蒋介石那一套制度,他还能打败蒋介石,建立新中国吗?所以,人当然绝对关键,但若不能建立一套优良的制度将人民动员和组织起来,我们就是个个都有毛泽东的素质,要斗倒过当年的国民党也只会是梦想。
    普通的人民,建立优良的制度,就会有强壮幸福的社会。优秀的人民,搞恶劣的制度,只能天天祈求社会和谐。
    2010/6/13 8:41:18
  • 丧权辱国之朝,谈何深惜?!
    2010/6/12 22:46:12
  • 17楼KIPA:
    儒教并非儒家,儒教中的孔子也并非孔子。中国文化不是不好,而是早熟,以至于后期反而越来越枯竭,甚至走进死胡同。战国时代大批非常好的思想,却因为秦朝过早的统一没有能够继续发展(话说老祖宗还真是留下万贯家财,但其中既有黄金又有大便,但一辈辈传的久了,难免不从某一辈误入了邪路,稀罕了大便而不是黄金)。秦的统一,让中国人心中过早有了【天下】的概念,一旦形成这种概念,之后追求的就是【均衡】【协调】的内部控制,而不是把重点放在【发展】【进步】的对外竞争。后来视野拓展了,却不愿意接受,闭关锁国是文化的选择,而不是某一个人的误判。后来技术进步,全球交互,中国不再是天下,而是天下的一部分,不过文化的模式积重难返,越是组织庞大的时候,表现就越是典型。

    也许未来有全球一统的那天,无论是谁完成霸业,到时候统治者也许还真的会选【儒】这个中国文化做为执政之基,立国之本。但如果真是这样的一个结局,这种文化最后的胜出,真的是令国人无比骄傲自豪的资本么?
    2010/6/12 21:51:56
  • “欧美虎视,日俄狼顾,官乱于上,民变于下;民怨如海,士谤如潮,祸积有年,发于一时”。
    说的不就是现在吗?
    发于一时, 这一时快到了吧
    2010/6/12 21:36:07
  • 这篇文章可以看作清末新政百年祭;后面有时间想用同样的方式写一篇辛亥革命百年祭。
    2010/6/12 18:09:12
  • 我认为制度相当重要。制度能强烈塑造文明。以秦汉制度大变革后的文明变化来看,皇权郡县制出现前后,中国文明有了相当大的嬗变。西方宪政制度确立前后文明的变化也相当大,基督教在宪政制度确立后几乎完全退出了世俗政治,变得没有那么面目狰狞了。就中国而论,复原以前的政治制度,几乎不可能;而目前,政治的危机迫在眉睫,建设宪政制度是救命之举。否则,剧烈的动荡就在前面不远处。也可能我们的研究方向不同;我的研究方向是宪政制度的中国化;您的研究方向应该是儒家文明的复兴。我研究制度,希望能够在建立稳固政治制度后,再复兴中国传统文明并博采各文明之长,促使传统文明能够长出新的优秀文明。没有根本分歧。
    2010/6/12 17:58:25
  • [12楼] 评论人: 郑雪昭
    郑博主,您好!
    其实鄙人非常喜欢这篇文章,也很佩服阁下的文采。鄙人不赞同的是此文的结论性的看法。
    如果说儒家思想“塑造的政治秩序已经弊端暴露无遗,并无法自己修正。”从历史上看,发生在近代的这种“弊端暴露无遗”的情形并非是头一次,因此并不能证明其无法自己修正。
    思想是一种形而上的东西,政治秩序是一种有形之器,有形必有形而上,有形而上必定有与之相应之形,两者无法分开。如果一个时代的政治秩序出了问题,当时的“形而上”一定也有问题。
    鄙人以为,政治制度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重要,把解决一个社会的问题的希望寄托在制度建设和法律完善上面最终带给人们的必定是失望。
    所谓人存政举,人亡政息,决定因素是人而不是物。
    2010/6/12 17:26:08
  • 人类所创造的所有文明,都是一种人类自我管理的秩序。儒家文明对秩序的追求当然值得学习;但到了现代,其所塑造的政治秩序已经弊端暴露无遗,并无法自己修正。现在中国文明给我们的造房子已经彻底倒掉了,文明的碎片都在逐渐消逝中。不抓紧时间建造好上层的政治秩序,在动荡的秩序中,我们将彻底无法修复属于中国的文明。中国文明的崩塌,我们都很痛惜,但是政治制度的构建必须先行。政改,宪政,宪政下的民主。这些是西方文明的外壳,这些对我们很有用。西方文明的本质是基督教,这个宗教,我们不能学,也学不来。而且修复中国文明,必须抵制基督的大肆传播。因为这些一神教的宗教都具有毁灭初始文明的特性。老汪同志显然没有弄清楚,文明和制度外壳的关系。
    2010/6/12 16:51:2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草根思想者,致力于促进中国内生思想群体的崛起,致力于中国传统哲学的涅磐重生,致力于清理流行价值与制度的乖谬部分,致力于化解一切偏执的思想体系,致力于真正的思想启蒙,致力于历史的正确解读,致力于建立中国自己的话语体系,致力于为当前政权建立完善的统治资格解释体系,致力于完善中国政治模式并建立超越历史的政制,致力于促进人类向大同世界迈进,致力于民众幸福安康。研究方向:传统哲学、生命哲学、生物进化学、中西历史比较、宪政民主体制研究、政治演进、仿生政治学。愿拜天下人为师,愿学天下人之学。希望改造中国,并以中国为支点改造世界、改造世道人心。QQ:81084634 邮箱:xue19789@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