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国家形态的接受度差异与文明
2014-03-12
字号:
中国人很喜欢将文明挂在嘴边,特别是一些文人,他们以为文化、文学、国学等等就是文明,但其实这是大错特错,因为在人文社科领域,文明是有一个明确的定义的,该定义可以说是“文 明的标志是人类开始进入国家形态”,或者还可以简化为“文明就是国家”,这个定义既没有很多人反对,也没有很多人将之大力宣扬,但这个定义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认同这个定义, 现在很多人对国家形态的刻意负面态度,表明这些人还未进化到文明社会,想通这个道理并不容易。

  关键的关键,是人类过去对国家形态的认识都是根本错误的,过去人类一直以为,国家形态是社会分化的“分”的产物,是“恶”的产物,但国家形体其实应该是全社会人类自愿的“合”的 产物,道理非常简单,因为有了国家,人类个体就必受约束,如果不是事关特别重大,就不可能全社会认同,而这个特别重大,应该就是在部族生活时代,各部族遇到了生死存亡的抉择,而 “合”就是“若为生存故,自由皆可抛”(只有被外族统治才能说“若为自由故,生命皆可抛”),于是开始“合”成部族联盟,开始“合”成国家,所以,国家形态的正理,就是人类为了 生存自愿选择了“合”,对国家形态的接受度,实际上就是人类社会性的最高进化。

  真实的历史,是人类在5000年前遇到了一次大降温,最北方的人类各部族在从较高纬度拼死南下时,在已经有人的地域遭遇了最为剧烈的人类碰撞,而最终的赢家就是较早聚合起来的盘古血 亲部族联盟,这就是盘古各山头的“连山易”,等到这个血亲部族联盟进入中原之后,由于逃离寒区之后外部压力骤减,原有的血亲联盟溃散,黄帝将血亲性的部族联盟升级为地域性的部族 联盟,华夏由此开始进入了国家形态的文明阶段。

  当然,部族联盟和国家形态并不是一促而蹴,那一次的地球大降温是一个长达100-1000年的过程,地球大降温就像一个严酷的驯兽师,人类社会性进化的过程,就像一个驯兽师在驯兽,给足 训练压力、给足甜头、给足训练密度等等,最终可能就会得到相应的进化成果,一次、两次、十次、百次不想“合”而遭致险境,慢慢的就会进化到全社会都一致认同选择“合”。

  国家形态的道理其实很像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就是将全部人的零星资源都聚合起来,其平时看似没用,而且还有各种规章制度的条条管束,如果没有天底下无数意外的教训,可能谁也不会去 买保险,而且,有的保险还是强制性的,这种强制性也像国家形态,国家形态就是带有很强的强制性的,这也是进化出来的。

  有了以上认识就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人类的任何个人,任何地域,以及任何国家,其国家意识的认知度和接受度都是不同的,这正是文明的程度不同,通常来讲,凡接受外部压力越大的、外 部压力的频率越高的,对国家形态的认知度和接受度就越高,反之就越低,这个认识完全可以用来观察现实世界:

  其一,中国的国家形态发端于5000年前,其时间之早、形态之巨,绝对堪称国家形态之父,按理说,中国的国家形态应该是世界之最强,但中国也有自己的软肋,中国因为地缘的关系,由于 国家的地块太大,一旦建立国家形态,就强大到很长时间都完全没有对手,结果这使外部压力呈低频发生状,所以,盛世总要延续到使人忘记盛世何来,于是就总是皇家占、官家贪、民间分 ,要不是自己走向溃散,就是在下一次自然意外到来时溃散,中国历史大起大落的所谓周期性,其实就是因此而得,现在,中国处于自然顺境和生产力高速发展的双料顺境,仔细观察,一切 人的言行,包括所有的高层议案,几乎全部都是在“分”。

  其二,西方的国家形态主要是蒙元西向冲击时逼出来的,这比中国晚了很多很多,但是,西方的地缘是等距的等体量中等国家竞争,所以在国家形态建立之后,一直呈高频度激烈竞争,包括 北欧海盗和英法的百年战争等等,所以,相对而言,西方的国家形态认知度和接受度可能发育的最强,结果,西方人就是利用这一优势完成了全球殖民,当然,西方人的国家形态也有软肋, 因为其主要是中体量国体的国家形态,其后来败给带有同样国家形态接受度的大国,这就是美国,现在又继续消沉下去,他们这个弱点只有通过实现更大的聚合才能更进一步,这就是欧盟。

  其三,美国的国家形态被很多人视为典范,因为其基础与西方人一样,但从根本上讲,美国国家形态的时间太短,其软肋是在于还没有被检验过,只有跟中国一样经历过匈奴攻击、蒙元攻击 以及满清攻击等北方攻击之后,才有资格谈论是不是典范。

  其四,落后国家基本都是国家形态较为弱势的国家,其之所以很多都较弱,因为这些地域通常都有一定的特殊自然条件保护,包括欧亚大陆西南伊斯兰的干旱、缺水地域,比如黑非洲的过于 酷热,比如北极圈的酷冷,另外还包括某些高原地域,而由于有特殊自然条件的庇护,其它人很难进来竞争,所以这些地域所受的国家形态压力相对较弱,结果对国家形态的认知度、接受度 也都较差,只要一有风吹草动,这些地域的国家就容易溃散,近年来已有很多事例,而其溃散后如果还有机会,通常还会争取重新组合和向往正常的地域,美洲的印第安人由于没有特殊自然 条件的庇护,又没有经历超强的国家形态压力,结果搞的几乎被人灭绝,现在其人口比值太小,已经很难再有翻身的机会。

  其五,就南、北方向来讲,国家形态的认知度和接受度一般是北方较强,南方较弱,因为地球给人类造成最大压力的自然变迁,最重要的就是地球气候变冷,而气候变冷的影响是由北向南, 其决定性的历史动作主要发生在地球较高纬度,南方一般只能感受到一些余波,所以北半球较高纬度是国家形态的超强区,如果用这个认识观察明朝,就能够正确理解燕王朱棣为什么要到南 京夺权,燕王朱棣承受的是北方草原超高压力的生死争斗,但全国资源却在南京的皇帝手里,如果南京不能将这些资源输送给他,他就可能南下去争取,秦国的历史其实也是这样,秦国地处 面对匈奴的第一线。

  其六,由于正常的原生国家都是应对外力而生,而历史上自然外力通常都是尽最大力仍难以应对的,所以,除了非洲那些被人用直线分割的国家之外,一般国家正常形成的自然边界,通常都 会去到可能获取资源的最远端,只有超出这个界限,才会不一定再去争取,所以,国家边境地区通常都是资源较少,或者较难获取的地域,而这样一来,国家形态的认知度和接受度,就自然 会形成中心地域较强和边远地域较弱的情形,这跟一般落后国家的情形非常相像,也是相对较弱,而且也是在有机会时会向往更好的中心地域,另外,如果其单独遇到外部压力,由于资源有 限,可能也会向中心地域寻求支撑力。

  其七,总的来讲,在人类启用国家形态之后,国家形态主要是本地域人类生存必须的社会组织,只有二战的德、日两国和其它少数国家,是运用国家形态的负面特例,因为其人为的将国家形 态的力量,用在本地域之外广泛的做奴役和灭绝他人之用,这种主观和客观应该都不是文明。

  回到进化论的正理,人类进化跟所有的生物进化是一样的:“有什么样的自然压力,就会有什么样的进化(除非被完全压垮)”,若干万年以来,人类的社会性进化,从野蛮态的完全自由进 化到家庭、再进化到依靠部族生存,几千年以来,人类又从部族进化到部族联盟、并再进化到依靠国家而生存,而国家的这一段就是文明。

  为什么国家就是文明呢?因为盘古的部族联盟,还是血缘明晰的部族联盟,这其实是血明,而黄帝的部族联盟,仅有血缘的明晰和接近是不够的,其必须要有共同的理解,而这个共同理解和 共同意愿,就是用文字来标明的,用文字标明当然就是文明。

  现在,中国仍有很多习惯时时站在国家对立面的人,这是由自然压力长周期性决定的已经退化了的人,这些人都不是文明之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可能主要是“合”的理性还未稳固的扎根”
    ----由于元朝之前的大中华还是比较强势,只是在南北朝时期,由于四分五裂,而弱势了100年。因此,汉族的“合”不强烈。这个“合”当然不是每个百姓的“合”,而是各个州、府之间长期没有受到外来冲击,没有保卫意识。
    2014/7/8 22:15:23
  • TO:11楼:可能主要是“合”的理性还未稳固的扎根。
    2014/7/8 14:42:39
  • 可是,汉人世界经过蒙、满的两次冲击,血性男儿几乎被杀尽,造成今天的软弱无能,留下了苟且偷生。国家的“合”被极大的弱化。
    2014/7/8 13:26:15
  • 毛泽东在1953年领导的合作社运动,是为保护弱小农户,通过大家的力量,减少贫富差距的大工程!
    2014/7/8 13:20:35
  • 用丁哥的理论,目前还没有解释不通的历史。赞!
    2014/7/8 13:09:15
  • 谢谢茶咖啡对新历史观系列文章的关注。
    2014/6/2 15:10:48
  • 这几天一直在看博主的文章 是一种享受 也深为博主的精神所打动 从一个独特的视角 大胆假设 小心求证 文字平和 逻辑严密 没有草根网最近1、2年常见的一种躁动 尤其是最近的文章能围绕一个系列问题不断深入  解答他人提问能旁征博引 体现了背后的功课 非常令人佩服  对国家的认识的确令人耳目一新 能感觉到博主的良苦用心 希望能不断看到博主系列文章 端午节快乐
    2014/6/2 14:10:04
  • 最早时,西方人的大航海并不是因为看到了世界的财富出来的,而是葡萄牙人在欧洲混得很差,不得已跑到非洲找吃的,财富是意外发现的,后来英法发现了这个问题,才追了出来,葡萄牙在欧洲混得不好的那个时期,欧洲的状况其实极差,这一样是源自自然压力,你可能还不了解这一点,以为欧洲人是主观知道外面有财富才出来的,观察5000年的历史,只要观察的时间尺度够长,实际上根本的都是自然压力。
    2014/5/14 22:44:15
  • 博主的分析很有道理,不过,在强调自然气候,对国家形态的决定性影响的同时,也可以适度的考虑一下人类社会内部的冲击。
    在古代,中原所受到的冲击,是北方游牧民族。因为气候的逼迫,当然,也是因为对中原财富的觊觎,才对对于中原产生了强大的冲击力。
    而近代,尤其是西方进入工业化之后。
    强烈的殖民冲动,是西方国家对外产生强力冲击力的主要原动力。
    如此,此时对于中国的外来冲击,就不是来源于气候的变化,而是来源于人类社会的内部。
    依照这个逻辑,近代对中国的强大冲击,是来源于西方国家。而冲击的方向,则是从中国南地区进入。
    此时,受到威胁最大的,是南方地区。
    所以,在强大的危机面前,对国家,这个拥有巨大抵抗力量的存在,产生强烈归属感的,应该是南方人。
    从近代历史中,也可以看到,宣扬国家、民族、救国等思想的,南方人,占据了相当比例。
    鉴于此。
    自然大气候的变迁,固然是决定和影响国家形态进化的原动力。但是,当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高度国家化,或者说“战国林立”的时代之后。
    人类社会内部,不同国家依靠“国家力量”,对其他国家,产生强大之极的冲击力,也应该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2014/5/14 11:42:15
  • 谢谢您的评论!只有理解五千年前国家是怎样创立的,才有可能理解现在的国家。
    2014/3/13 20:52:18
  • 现在的国家和民族的概念是近100年的事。连山易、归藏易、周易是夏商周的文明的集成,也是是对文明的损益,就是当今时髦的大数据分析预测。文字是文明的载体,从有信史的商的诸侯国和方国特点来看,方国是有方言,不一定有文字,而且无邦。诸侯国一定有文字并且有邦。所以周文王赞叹商室道,有典有册(藏于王室,所以3000年后我们才能看到甲骨文的册典)。当时文明中心不是我们现在理解的行政、政治中心的国家概念,而是礼乐之邦,礼乐治国。所以春秋时孔子感叹“礼崩乐坏”。从三易的内容上看文明是随着时代损益(易)。例如周易的金木水火土五德到春秋孔门已成为温良恭俭让,时到今日真善美孝弟成为了道德。时也,势也,命也。当下讲治理国家要依法有据,大数据时代是不是可以提倡大数据治国?!因为中国有统一的文字,是文盲最少,人口最多,有各态历经的方言,社会结构超稳定,又有统一的领导。中华之梦是天下之梦。
    2014/3/13 15:58:33
  • 谢谢您的评论。
    2014/3/12 19:34: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