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信息分析 - 陈功首页
这个游戏,私人资本慎入
2017-04-16
字号:
    截至去年末,国内民间投资增速已下滑至3.2%的历史低位。为此,国家寄希望于PPP、国企混改等民间投资参与模式。在今年的各地两会上,进一步推进民间投资都成为热议的话题,春节 过后各地都在加紧落实促民资各项政策。国家发改委1月也出台多项政策,扩大民间资本进入范围,将促民资与众多国家重大战略结合起来。

    例如,国家发改委还会同13个部门和单位建立了“一带一路”PPP工作机制,鼓励和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在新型城镇化建设、收费公路等项目中也都积极推进PPP模式,试图吸引民 间投资进入。财政部PPP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1月30日,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中入库PPP项目已经达到10828个,入库项目总金额约12.95万亿元。截至2016年10月,946个PPP项目 已经落地,总投资额1.56万亿元。

    但安邦智库(ANBOUND)研究团队认为,在现阶段,私人资本参与PPP面临着多重困难,前景无法看好。

    首先,坦白讲,国内的所谓PPP模式从一开始就是给国企准备的。很多PPP项目就是为国企量身定做的,有的地方政府甚至直接告知民营企业家PPP项目优先考虑国企。很多地方政府官员认 为民企不可信、不可靠、风险高,容易引发国有资产流失质疑,从心里就不愿意和民营资本打交道。再加上一些项目确实操作复杂、技术要求高,地方政府就给那些试图参与PPP项目的私人资 本设置了过高的资质条件、工程业绩、专业要求等进入门槛,等于把绝大部分民营企业排除在外。

    再有就是PPP法制环境问题。

    有国内PPP专家就指出,尽管发改委和财政部提出了“特许经营法”和“PPP法”等思路,但这些均属于专项法规,尚不足以应对PPP发展中的关键法律难点和问题,如“企业参与公共服务 ,享有什么特定权利及需要履行什么特定义务”等。

    反观西方主要国家,对PPP项目行为及公共服务企业行为的规制,首先遵从的是公共行业基础法律框架。企业一旦进入公共服务行业,则具有“准公共机构”性质并享有某些特定“公法权 利”(包括特许或独家经营等),与此同时,亦需履行某些强制性的“公法义务”,包括接受政府监管、提供“普遍服务”、禁止在服务区域内“挑肥拣瘦”等。

    由于我国缺失《公共服务法》、《公共企业法》、《公共服务监管法》、《公共服务价格及补贴法》等基础法律,无法对对公共服务行为、公共监管行为、价格行为、市场行为、公共企 业的性质、范围、权利和义务等确立法律原则和作出法律规定,再加上地方政府缺乏契约精神,预算管理和履约能力低,也使得私人资本对PPP敬而远之。

    此外,私人资本和政府对PPP项目的“合理利润”存在理解偏差,也是导致问题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PPP研究院特聘专家、重庆市PPP中心专家委员会主任周林军博士就指出,国外的 成功经验表明,合理利润并不来自政府的事前计算,是通过投资人的竞争而形成的。假如在PPP方案中为投资人计算或留足了合理利润空间,那么投资人的竞标还有何意义?公共企业有权在提 供产品或服务收取合理利润,如因政府原因导致企业无法实现合理利润甚至亏损,前者自然责无旁贷;假如因自身或经营性因素无法实现合理利润,企业则应自担风险。

    在如何管住成本方面,政府也存在认识不清的问题。试图通过限制厂商的利润率来降低价格的做法行不通,PPP过程中对投资成本合理性的关注应优先于利润率合理性。假如原本计划投资 5亿的污水处理厂通过PPP模式最终以8亿元成交、建成和投入运营,即便企业账面微利甚至无利,依然不能说物有所值。微利未必价低,赢利必然保本。

    从投资环节审视,合理成本首先来自充分竞争,即PPP项目方案和条件、招标程序和评审过程应公开、公正和透明,同时要有足量的投资人参与。而从运营环节审视,可以通过同类、同业 和同域成本比较的方法来进行事中的成本审视和管控。但以上这些机制框架国内尚未搭建起来,私人资本的积极参与也就无从谈起。

    安邦智库(ANBOUND)认为,要提高民间投资参与PPP项目的热度,必须针对以上问题对症下药,须真正放宽民间投资准入门槛,减少壁垒、打破垄断,给予民企同样的机会,不要再为国 企搞特殊化。要放开民资对国企的持股比例,允许民企控股国企或部分PPP项目,并强化法制法规对民企投资利益的保护,更要从融资成本和便利性方面放开对私人企业的限制。如果PPP模式 以及国企混改等不能真正取得成功,如果企业的营商环境不能得到大幅改善,民间投资下滑的局面难以扭转,中国经济的前景也无法让人乐观起来。

    有多种因素严重制约私人资本参与PPP,包括地方政府对民企的抵触心理、民间投资准入门槛过高、私人资本的融资成本过高、缺少法律保护以及PPP模式设计中存在的认识偏差。只有切 实消除这些障碍,民企投资的热情才能重新点燃,中国经济才有希望。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管中窥豹---私有与公有资本此消彼长】 陈功《这个“游戏”,私有资本慎入》感言2:

       私有资本以小博大“蛇吞象”的“混改”目的,在中国难以最终实现,中国也不会因为“国企混改失败”而经济“乐观”不起来,国有资本反而能洗净尘垢,强身健体,意气风发!
         2017.4.16-13:48
    2017/4/16 13:43:16
  • 【管中窥豹---什么人说什么话】陈功《这个游戏,私有资本慎入》感言:
        
        私有或混合资本精英与部分公知精英把什么都当做“游戏”来博弈,连国计民生战略决策与重大工程项目实施也是一样玩世不恭,追求的只是利润、利润、利润!!!
        
         陈功关注的当然是私有资本破蛹化蝶的成功套路,而不是国有(公有)全民资本的做强做大与凤凰涅槃。
        2017.4.16-13:32
    2017/4/16 13:27:38
  • 这篇文章知识点很多,学习收藏了,最喜欢这种专业背景的专门论述
    2017/4/16 12:20:04
  • 一上市,财务报表一看,吓人。亏了这么多?!
    哪能不亏哟。各方打点,办公人员增加了这么多,摊子大了,而业务并没有增加。
    开发新产品?你老总成了牛,大家都在乐呵呵。该拿工资的拿工资,该开支的开支……最后苦了某些股民。
    2017/4/16 11:12:16
  • 还有一个类似的企业。
    蓝思科技。也是一位受骗的主。她的公司,本来也不适合大力发展,如同敬神一般,要长期,慢慢地来,不能临时抱佛脚。受几个官员的激发,一些人的鼓动,上个市,实际上也把公司玩完了。
    是的,钱还是有。反正是玩股票,抛了一些就是。但公司还是公司吗?
    2017/4/16 11:08:55
  • 我也反对他的公司上市。
    办公司,一步步来,是他的特长。搞成上市,无非是想在经营上玩一把,但他不是这样的人。资本大了,盘子大了,有些事就不好办了,而且身不由己了。发展了,人家分一笔,坏了,更大的资本要吃他(他个人还有其它很值钱的项目,那玩艺,是他的眼光独到与机缘所得)。
    他去加个油,可他从没有要票的习惯。去出个差,这也是制度,那也是制度,不习惯。因此,还不得不随身跟个人。还有个什么乐趣在?
    2017/4/16 11:05:54
  • 私人资本啊,还是给央企,给政府打点工,做得短平快产品吧。
    投资周期太长的项目,实在不放心。
    说得不好听一点,哪天不小心得罪某个领导,办什么都变得异常难。

    我认识这样一个企业主,公司上了市。他本人是一个喜好研究的人,不喜交流。市长来了,他也不去接待,让副总去。结果呢,各种手续很难很难啊。也多亏他本人有钱,能让公司存在,能发高薪,让下面的人认真办事,但不停地烧钱也不是事啊。

    我想与他开玩笑。你看见一块石头都能写一本书,能旁征博引,能收集大量的资料,能考察中华的历史,你还能关在家里写一个月,这种能力,以我个人所见,很少很少。你又如何要走入一条固定死了的办企业模型呢?有钱烧,就去支贫支困吧。
    但我不能说啊。他现在认真地办企业,我如何能烧冷水呢?
    2017/4/16 10:58:37
  • 安邦保险与此博主是两回事吧。
    1楼有点激动了。
    2017/4/16 10:48:16
  • 让私企参与水务、盐业、垃圾焚烧等公共服务,谁能确保他们保证品质和健康卫生、生态环境方面的安全性?国企利润原则上属于全体国人,好项目当然首先要给国企,私企应主要在日用品和一般制造业领域发挥作用。
    那个安邦保险,据张宏良的文章,本来是几个央企发起的,却不知怎么变成了私人控股了,博主要为私企说话,不难理解。
    2017/4/16 10:05: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安邦集团(ANBOUND)创始合伙人、首席研究员、博士后导师、著名智库学者、信息分析权威专家、北京城市学院竞争情报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学会的理事、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特聘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体改研究会特邀研究员。1993年创办安邦咨询公司,开创了我国本土信息分析事业。二十多年来,在信息分析领域有着大量的著述,专长于政策分析及研究,在财经问题的预测和分析方面的研究成果,为国内外学界和财经界人士所广泛关注。他是新丝绸之路的最早研究者,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提倡者,他同时也是陆权理论的最早研究者。研究方向主要是基于信息分析的地缘政治战略和城市发展战略。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