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爱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散财童子 - 党爱民首页
到底该不该强刺激?
2016-01-26
字号:
    2008年,面对世界金融危机,我们国家果断出台了“4万亿”的强刺激措施,让我们顺利度过了经济危机,保持了经济高速增长,具体到微观层面,农民工工资翻了一番,初步建成了全国高铁网。这次农民工工资翻番,是继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农民工收入的又一次比较大的增长,而高铁网的初步建成,是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是中国的一张名片,是全国人民的骄傲。日本建成新干线以后,虽然亏损,但日本经济腾飞了,新干线对日本整个宏观经济的积极作用不可低估。同样,中国高铁的建成,增强了中国的综合国力,对中国整个宏观经济的积极作用也是不可低估的。

    那些对“4万亿”投资持否定态度的人,认为它没有赚钱,同时给地方政府带来了约20万亿的债务。前面说了,“4万亿”至少让我们取得了农民工工资翻番和高铁建设两项大成就,即使不提这两项伟大成就,地方政府的20万亿债务,为微观经济主体提供了20万亿的货币资产,减轻了企业债务负担。只要没有通货膨胀,这20万亿负债就是正确的,是微观经济主体乐见的。如果没有这20万亿,同时又要达到今天的经济规模,那么,企业和家庭的负债就会增加20万亿,债务危机就会更加严重。也就是说,地方政府的20万亿负债,减轻了企业和家庭的债务负担,大大地缓解了经济危机。仅此一条,就可以为“4万亿”政策欢呼鼓舞,歌功颂德、树碑立传。

    还有一些攻击“4万亿”的人认为,它导致通货膨胀。事实上,自1997年以来,除了2007年和2011年CPI超过5%以外,其他年份CPI都在5%以下,大的通货膨胀根本就没有发生。如果观察PPI,自2012年以后一直在100%以下运行,实际处于通货紧缩状态。CPI为正,主要是农产品价格和服务的价格在上涨,而这种上涨是各类工人的工资在提高。我们反复强调结构调整,而工资的提高,正是我们梦寐以求的结构调整。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完成,工资提高、资本品价格下跌,人越来越值钱,这是我们期盼的结果。

    还有些人,说通货膨胀实在是没有数据,但却看见M2/GDP的比值比较高,于是就臆想出一个“通货膨胀压力”如何如何高的说法,这跟当年的“笼中虎”如出一辙。为什么货币那么多,却没有通货膨胀呢?我们知道,通货膨胀是过多钱的钱在追逐过少的物引起的,其实就是供需不平衡造成的。钱多但不发生通货膨胀,主要是由中国目前收入分配不均等的现实决定了的。先看需求方面。我们知道,需求包括两个要素,一是要有欲望,二是要有购买力。对于富人而言,虽然他有很多钱,但是,凡市场上有的,他想要的,他都有了,即使收入再增加也不会增加购买。对于穷人而言,虽然欲望很大,但收入很低,就算把收入全部花完,也没有多大的购买力。再看供给方面。经过改革开放以后的生产力大发展,我们成了世界工厂,不仅满足了国内的有效需求,而且形成了长期的贸易顺差。说得通俗一些,富人钱再多,也不会出来抢肉吃,所谓“通货膨胀”和“通货膨胀压力”之说完全是子虚乌有。

    如何防止通货膨胀呢?目前,穷人没钱,也可以预见短期内也不会很有钱,因此,穷人的购买力不会突然增加。富人的钱很多,他们不会抢肉吃、不会抢购衣服、不会抢购电视机、不会抢购手机,也不会抢购汽车。如果房价预期不会上涨,也就不会抢房子了。如果预期到人民币兑美元不会贬值,也就不会抢购美元了。因此,目前防止“通货膨胀”的主战场就是两个,一个是房市,一个是汇市。房市可以通过加大供给解决,汇市可以通过限制资本流动解决。只要做好这两件事,通货膨胀及通货膨胀压力断然不会存在。

    至于其他基本生活方面,也是可以放心的。马歇尔说了,人的具体的欲望是有限的,是可以满足的。微观经济学有一个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萨缪尔森也说过,由于消费是需要时间的,而一个人一天只有24小时,因此,人在一定时期内的消费必然是有限的。我国目前每年有6亿吨粮食产量,如果能够维持这个产量不减少,我们就可以保证全国人民的吃饭问题,就可以保证粮食不会涨价。我们每年布匹产量约700亿米,人均50多米,如果保持这个产量不下降,就可保证大家不会缺衣穿。其他葱姜蒜油盐,跟这个道理是一样的。消费量的增长主要取决于穷人收入的增长,只要我们各项主要民生产品的产量增长不低于穷人收入增长的速度,通货膨胀断然就不会发生。同时,如粮食和布匹,无论穷人富人,目前的产量基本达到了国人欲望的极限,以后只要大致维持在目前的产量上不增长,也不会显著涨价。因此,防止通货膨胀的主要手段,是在基本民生领域,以不断发展生产力去满足穷人收入的增长,乃至达到穷人的欲望极限、让天下穷人都达致富裕,而不是控制富人手中的钱。至于奢侈品,高新科技产品,就算价格涨到天上,都无关紧要。LV的包、马桶盖,百万千万有什么要紧,不值得关注?手机刚出来时叫大哥大,5万元一部,有谁抱怨过吗?这不是宏观经济政策的着眼点。

    现在经济下行,企业债务负担加重、企业倒闭、工人失业,有些人坚持“不搞强刺激”,说到底就是因为怕“通货膨胀”或“通货膨胀压力”。经过上面的分析,我们知道,这两项完全是子虚乌有,于是,实施“强刺激”的障碍也就被清除了。不搞强刺激,其实就是不懂目前的供需状况,被货币的数量吓着了,而没有认识到货币的分布结构、以及通货膨胀发生的机制。

    目前的危机,不是企业生产能力的问题,企业的生产能力空前地好。也不是技术水平的问题,虽然目前有些领域的技术还达不到世界先进水平,但还不是制约我们经济发展的瓶颈。供给侧没有问题。目前的主要矛盾是储蓄与负债之间的矛盾。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收入水平上升到一个高度后,普遍要求持有一定数额的货币资产,而且收入水平越高,需要持有的货币资产越多。传统经济理论认为,居民储蓄越多,企业就可以从银行借到越多的资金进行投资,好得不得了。这种观点是片面的,他们仅仅看到了问题的一方面,而没有看到另一方面。居民从企业领到工资、或分配到股息以后,如果不是把收入全部拿出去消费企业的产品,而是把其中一部分存储起来,久而久之,企业就会无法售出它的产品、无法收回它的投资,最后导致企业债务越积越多,乃至爆发债务危机。

    以2014年的经济数据为例,120万亿的M2中,从资产方来看,居民储蓄40万亿,企业储蓄60万亿,事业单位储蓄20万亿,从负债方来看,居民负债20万亿,两级政府负债30万亿,企业负债50万亿,外汇占款20万亿。从这个资产负债结构来看,可以看出目前的困境在于,一是企业之间竞争力的不平衡导致有些企业赚钱,有些企业亏钱,二是个人或家庭之间的收入不均等导致部分家庭净储蓄、部分家庭债台高筑,三是政府部门之间也是炎凉不均,有些富裕、有些贫穷。其中最让人关注的是,企业储蓄的增加。有研究表明,非国有上市公司净利润增长迅速是公司高储蓄率的重要原因(尹志超,2015)。

    目前这种状况,非常类似于计算机操作系统中由于资源竞争导致的“死锁”故障。一旦“死锁”出现,最简单的处理方式有两种,一是让部分资源占有者放弃资源,二是补充资源。以下分别论述。

    先说放弃资源。国家方面,可以让一些事业单位上缴部分存款,或者进行某些资产置换,如发行定向国债。而针对企业存款,可以强制效益好的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增加现金分红比例,把投资资金转化为消费资金,以便市场出清。而针对私营企业的储蓄,应当加大税收的征管,同时要求增加员工的工资及福利待遇,让企业利润更多地转化为居民消费。而针对储蓄很高的个人储户,应当加大收入分配领域的管理。

    至于补充货币资源方面,政府可以做的事情很多。

    一是债务置换。针对地方政府的负债,已经开始进行的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就是很好的方式,应当加大力度,为地方政府财政减负。地方政府投资了一些经济效益不好的项目,但同时也可能是外部性良好的项目,或者投资了一些收益期较长的项目。这些无非是资源配置效率高低的问题,当经济效益高的项目找不到时,就应当投资那些外部性好的公共项目。在目前资源过剩的时代,这不是什么大的过失,中央政府进行债务置换,合情合理,应当予以鼓励。

    二是低息贷款。政府可以对低收入阶层提供低息长期贷款,以便出清房地产存量。美国给他们的穷人提供了次贷,最后通过美联储量化宽松解决,美国的天没有塌下来,美国没有破产,美国没有通胀,美国经济复苏。样板就在眼前,为什么不学美国呢?日本给印度的高铁提供50年0.01%利率的贷款,我们也可以给农民提供类似的住房贷款。

    三是扩大财政赤字。政府部门的赤字,每一分钱都变成了非政府部门的金融资产。今天的危机,也可以按照托宾的理论概括为非政府部门资产结构失衡。政府部门赤字增加,非政府部门资产结构得到优化,经济形势就会好转。中国政府完全不必介意西方灌输的财政赤字上限、国债余额上限,只需在乎有没有通货膨胀,有没有对应的生产力。只要我们能生产我们需要的东西,我们就可以印钞、就可以赤字。不要把“不作为”说成是“负责任”。信守旧的教条,会丧失发展的良机。胆子应当再大些,步子应当再快些。

    四是央行购买。央行可以购买高铁、高速公路、机场、水电站、钢铁厂、炼油厂等重大型企业的资产,并让其产品作为公共产品免费或少量收费后提供给社会使用,这可以降低目前的居民生活成本和企业生产成本,同时也可以化解目前的债务危机。

    五是按人头钱。央行可以印刷钞票,直接按人头平均发给国民,提高居民消费能力,让居民选择消费。居民消费的提高,可以出清企业存货,化解企业债务危机。

    我想只要按照以上几条中的部分意见办理,中国经济就会再度踏上腾飞的步伐。

    以下要说明不能解决问题的各种方案。

    首先,创新很重要,但当前并不急迫。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几次大的技术创新密切相关。但是,所有技术创新的成果都是公开的,为什么有的国家富裕,有的国家贫穷,有的国家甚至还处于原始社会?原因无非是,有的国家充分利用了科技创新的成果,造福于广大国民,而有的国家没有充分利用。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如何利用好现有技术成果,以及现有产能,更好地为国民造福,仍然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改革开放的成就也是得益于已有技术成果的普遍利用。再经过10-20年的发展,把现有技术成果充分利用到极限,中国就会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到那时,全心全意致力于创新,应当才是我们的重点。当然,这并是说,我反对搞科学技术研究。基础领域的科学研究不仅不能削弱,而是要加强。创新,及创新成果的充分利用,都很重要,但后者更加紧迫。

    其次,供给侧改革,好像没有实质内容。要搞经济发展,把目光盯在富裕阶层的奢侈消费上,前途不大。

    再次,产业升级、企业竞争力、全要素生产率等等,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向。我们的企业和工人的素质,现在前所未有的好,企业的生产能力前所未有的强大,但生产出来的东西,穷人买不起。这问题,不在企业,也不在工人劳动素质。当人们收入增加到一定程度以后,市场需要消费升级,企业一定会自动跟上去,这方面要相信市场的力量。人为强制产业升级,升级以后收入跟不上、需求跟不上,升级就会失败。

    发生危机的根源不在生产力上,而是在生产关系上,具体就在当前的货币制度设计上。当前的货币制度,天然地无法满足人们的储蓄需求,无法给企业带来货币利润,这必须通过货币制度的创新来实现。目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应该是我们致力于发展国内经济、提高综合国力的大好时机。我们的国家还很穷,还有很多需要发展的地方,我们不能停止发展的脚步,我们不应该被货币的总量吓倒、吓垮。

    综上所述,我们迫切需要强刺激!我们应该强刺激!我们有能力强刺激!强刺激没有任何风险!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5万亿受益最大的应该是各种企业主和私营企业以及各个行业的相关管理部门人员,至于有没有通货膨胀,中央早有定论。现在关键的不是政府主导投资,应该是政府减税减负,增加普通民众收入和购买力,让活跃的市场刺激经济,发展经济。而不是动用行政手段关停企业,选择发展行业。
    中国经济明显处于下行风险区,就像一个病人处于生病初期,应该加强营养,调节调理观察,而不是盲目吃药,如果要不对症,那就很危险了。
    2016/2/2 12:12:50
  • 余永定不懂货币?他应该懂吧。张明博士也可以的。

    央行买国债,哪需要什么付息。是行使国家货币主权,叫铸币税也不一定正确。国家发国债可以让居民收入更多,经济更活跃,福利大幅提高,谈不上什么税不税的。
    2016/1/29 0:42:07
  • 互联网金融P2P,
    国有银行剩半壁,
    半壁还是上市的,
    住着战略投资者,
    此现状金融体系基础再加政府赤字付息国债——社会主义眺望央行独立
    (宁可十年不将君,不可一日不拱卒)
    2016/1/28 21:20:02
  • 再一次采取大规模的刺激措施,但是不应该像2008年那样,而是通过政府发行国债为基础设施投资融资。 “我建议,再一次采取大规模的刺激措施,这一次刺激措施要比2008年谨慎一些,慎重考虑一些,但是应该再一次引入大规模的刺激措施,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不要害怕财政赤字。”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在1月27日前海国际金融论坛上提出了上述建议,
    ————————
    通过【政府发行【国债】为基础设施投资融资】——不要害怕财政赤字。

    凯恩斯败于付息国债。
    美联储立命国债付息。

    社会主义公有制国家,
    国债付息谁向谁付息?

    纸币时代,不懂货币
    大愚若智无知近乎勇
    2016/1/28 20:44:37
  • 102楼tonygu:
    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bond/20150601/023822311953.shtml
    http://economy.caijing.com.cn/20151214/4031465.shtml
    这人就一捣浆糊的。
    2016/1/28 20:18:34
  • 101楼tonygu:
    原标题:余永定:不要害怕财政赤字 建议再次大规模财政刺激
    无界新闻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其他机构使用,违者必究。
    声明有点眼熟,不会是 http://wujieliulan.com 这家吧。
    2016/1/28 20:09:56
  • 100楼tonygu:
    如果现在万元户就是有钱人,人们买得起汽车吗?
    人民币的投放比9000倍左右。
    可以啊,一个鸡蛋三分钱,一国人辆汽车算20000个鸡蛋。那差不多600元。相当于54万。因为是直接比,不算时间利率了。50多万提部车不难。
    反过来也不成立的。比如一台最便宜的笔记本电脑在90年代中期一直是9999,清华同方,或者方正。 现在同比一台笔电该卖个几百万吧。
    2016/1/28 19:59:29
  • 回应82楼刘先生:
         什么都要讲赚钱,那是资本的思路,不是社会主义的思路。社会主义只要有生产能力,有利于社会,有利于发展就可以干。所以中国解决经济危机的办法比西方国家多。
    2016/1/28 18:45:28
  • 公益经济领域当引导民资投资为主,央行只用少量租金性质的主权货币量购买这些公益服务,保障市场投资主体实物利润的货币化价值补偿得以实现,公益经济同时得以快速发展。。。帕累托改进动态可持续地实现。。。
    2016/1/28 18:35:57
  • 以后,公益经济领域当引导民资投资为主,央行只用少量租金性质的主权货币量购买这些公益服务,保障市场投资主体实物利润得以实现,公益经济同时得以快速发展。。。帕累托改进动态可持续地实现。。。
    2016/1/28 18:31:56
  • 余的建议中已经开始强调公益投资,但仍不太得要领。如果再销改动一下为:量宽或赤字的钱不要直接投资而是作为公益商品的购买基金,效果会更好。
    2016/1/28 18:11:43
  • 余永定:不要害怕财政赤字 建议再次大规模财政刺激 
     http://news.sina.com.cn/c/nd/2016-01-28/doc-ifxnzanh0178583.shtml


    余永定建议,再一次采取大规模的刺激措施,但是不应该像2008年那样,而是通过政府发行国债为基础设施投资融资。
    现场图  “我建议,再一次采取大规模的刺激措施,这一次刺激措施要比2008年谨慎一些,慎重考虑一些,但是应该再一次引入大规模的刺激措施,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不要害怕财政赤字。”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在1月27日前海国际金融论坛上提出了上述建议,他表示,这一次刺激规模应该和上一次差不多,但是执行要比上次小心,设计更好,不要太着急,挑选好项目,掌握好节奏。  数据显示,中国上季度GDP增速6.8%,为25年来最差水平。那么新的刺激政策投向哪些领域?余永定表示,公共设施建设等领域有大量可供投资项目,尤其是城市公共设施如地下管线,还有长江生态保护、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等。这些投资不会扭曲,反倒有望改善中国的经济结构。

    看得出吗?这已经开始向新宏观靠拢了。
    2016/1/28 18:07:3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网名Dammos、求心,1963年生,男。1981年武汉大学自动控制专业本科,2000年暨南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研究生。某企业负责人,广州求心经济研究所主任。主要代表作有:《过剩经济学》,2004年广东经济出版社;“论发展中国家的有效需求与就业”,中国权威经济论文库;“基于生产过剩的社会分红”,激进政治经济学评论(美), 2011年 43: 216-229 ;《货币改革与社会分红》,企业管理出版社,2011年。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