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爱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散财童子 - 党爱民首页
给“大胃王”经济学的悼词
2016-01-22
字号:
    ——交易费用与经济危机

    跟张三常讨论了好几天关于“新宏观主义经济学”的问题,主要介绍了新宏观主义经济学(张二寅)的理论成果:在经济不发达阶段,整个市场追求实物利润,实物财富的生产效率问题是社会的主要问题,而当经济进入相对发达阶段时,由于边际消费倾向递减(对应着边际储蓄倾向递增),人们逐渐转为追求货币利润,同时,由于实物财富的极大丰富,导致实物财富的价格逐渐下降,这时候,持有货币的收益显着增加,于是进一步强化了公众的储蓄倾向。公众大规模的储蓄倾向导致企业无法收回其生产时支付的货币成本,以致发生以债务危机为特征的经济危机。解决的办法是由央行直接购买公共产品,或者干脆按人发钱,或者以铸币税替代现有税种实施减税,以便向市场注入货币利润。

    张三常让我研究一下他的交易费用理论。本人不是博学的人,但15年前研究过杨小凯的超边际理论,指出他的理论是一个单要素模型,几乎没有价值,相关研究文章收在“过剩经济学”一书中。在研究杨小凯的过程中,肯定接触过交易费用,只是觉得不是什么主要问题,于是就忘记了。今天,张三常又让我研究交易费用,于是又百度了一下。

    交易费用理论是基于亚当斯密的分工理论发展起来的。亚当斯密认为,劳动的专业化分工促进了生产的效率。而交易费用理论认为,交易费用阻碍了劳动分工,从而阻碍了整个社会的效率。因此,降低交易费用很重要。同时该理论认为,企业的出现,内化了交易费用,因此,促进了生产的效率。交易费用理论的很多观点,令人拍案叫绝,无疑是正确的。但是,用交易费用理论无法解释一些重要的经济现象--如现在弥漫全球的经济危机。

    经济活动中最重要的交易,是劳动与资本两种生产要素之间的交易。资本家拥有厂房、机器、资金等资本要素,工人提供劳动。当经济危机来临时,工厂停产、工人失业,这两大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之间的交换停止了,是交易费用高导致的吗?不是的,交易费用解释不了经济危机!交易费用可以解释贫穷,但解释不了危机。

    针对资本与劳动双重过剩的经济危机,我在《过剩经济学》一书中,提出了“要素交换定律”,指出“饱和限幅”机制才是阻碍要素交换正常进行的终极障碍。

    请看下面这个模型。

    有两户叫张皮和李馅的邻居,张皮家的人到李馅家去串门,正好碰上李馅家吃饺子,它尝了一下,发现李馅家的饺子馅儿做得特别好。张皮也把自己家做的饺子给李馅家的人尝了一下,李馅家的人认为张皮家的皮儿做得特别好。于是,两家商定分工合作做饺子,张皮家专做皮儿,李馅家专做馅儿,然后交换(亚当斯密提出专业化分工,就是要发挥各自的特长)。经过讨价还价,他们商定2个饺子皮儿换1个饺子馅儿(劳动合约)。张皮家有3口人,他们每人每天吃100个饺子,总共每天吃300个饺子。李馅家有5口人,也是每人每天吃100个饺子,总共每天吃500个饺子。张皮计算了一下,吃300个饺子就要300个馅儿,就要用600个皮儿去换。李馅也计算了一下,吃500个饺子要500个皮儿,需要250个馅儿就可以换回来。交换的结果是,张皮只能用500个皮儿换回250个馅儿,想再多换,李馅认为自己家吃不完,会浪费掉,遭到拒绝。虽然他们两家生产皮儿和生产馅儿的能力几乎是无限的,但张皮家吃不到足够的“新饺子”,还要自给自足一部分原来的饺子。李家吃饱了,张家还在饿肚子,但交易已经停止了。

    在这个模型中,李馅家占据主导地位,主动需求或自主需求由李家决定,是500个,分配比例是:李家2/3,张家1/3。社会总产出=社会总需求=有效需求=500/(2/3)=750个,李家500个,张家250个。

    在上面这个模型中,有一个重要假定,那就是假设每人每天对饺子的饱和需求量是100,也就是所谓的“饱和限幅”。如果没有这个假设,这个模型就没有任何意义。这个假设的理论依据在于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人类的具体的消费欲望是有限的、是可以满足的(除了货币)。

    现在的主流经济学,包括张三常先生,无视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认为只要价格足够低,人的消费数量可以无穷大,认为需求曲线与横轴没有交点。我把这种经济学叫做“大胃王”经济学。“大胃王”经济学没有微观经济学基础,造成了经济学、尤其是宏观经济学的混乱。

    通过这个模型可以看出,真正阻碍要素之间交易的障碍,不是交易费用,而是饱和限幅、是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当消费趋于饱和以后,整个社会的经济活动就会演化到以赚取货币利润为主要目的的华尔街范式,在这个范式下,由于对货币利润的追逐导致储蓄增加、债务累积、实体经济萎缩,最后爆发债务危机,系统再次退化到乡村集市范式,周而复始。今天,我们正处在由华尔街范式向乡村集市范式退化的过程中。

    “大胃王”经济学把经济危机的原因归结于有效供给、归结于全要素生产率、归结于工人的劳动效率、归结于劳动法、归结于资源稀缺、归结于交易费用,等等等等,这一切,都统统没有抓住经济危机的要害,都是无法解决经济危机的。只有新宏观主义经济学,才能担当此任!

    “大胃王”经济学也不能正确解释当前的通货紧缩现象,甚至长期坚持会发生通货膨胀,实在没有通货膨胀,就编造出一个“通货膨胀压力”(人大校长刘伟)。那些信奉“大胃王”经济学的人,被M2/GDP的比例吓破了胆,让已经死去的“笼中虎”吓破了胆,让财政赤字吓破了胆。既然吓破了胆,就不敢“滥发钞票”,就不敢“强刺激”,还说自己“负责任”。美国先搞次贷、再搞QE,天没有塌下来,也没有“大胃王”经济学预期的通货膨胀,反而是全球大宗商品腰斩再打折,“大胃王”经济学家跌碎了多少眼镜!

    “大胃王”经济学不懂储蓄、不懂赚钱的经济学含义,不懂货币利润对于维持经济正常运转的重要性。“大胃王”经济学一无是处,危害太深!该到彻底埋葬“大胃王”经济学的时候了!

    谨以此文为“大胃王”经济学送丧!

    附记:1、创新很重要,但目前并不紧迫。目前最紧迫的是充分利用现有技术和产能,更好地造福广大人民群众。目前国际大宗商品降价,美元外汇储备升值,应当果断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尽快实现由小康社会向富裕国家的跨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2、针对这个模型,三常说了两个方案:一是重新谈判合约,也就是通过谈判改变分配比例。可是工人的谈判力量非常薄弱,如果引入政府的力量帮助工人谈判,不知道三常是否支持?

    三常的第二个方案是,让资本家把东西扔掉。这有点麻烦,因为虽然资本家的消费需求已经饱和,但对货币利润的欲望始终不会满足,况且,资本家的产品还是有成本的,他需要收回成本,否则,会破产。

    目前北京的解决方案是通过创新和有效供给,提供具有新效用的产品,就是把李家的饱和需求再扩大一些,由原来的100扩大到101或102.但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创新不是一夜间就可以完成的,更何况,很多商品之间具有替代作用,新的创新会淘汰旧的产业,使他人的境况变差。

    更早前使用的办法是,由两家人组成一个企业,把新饺子卖到国外去,李家赚钱,张家填饱肚子。但是,这种方案现在因为外国没钱了,卖不出去了。

    我们新宏观主义经济学的解决方案是,由央行直接印钱买他们的饺子,再把这种饺子免费送给穷人吃。这是一个帕累托改进。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六万水2013:
    回复Q7置疑薛暮桥对95人民银行法不提反对意见。
    如果,别的大国都以国债发货币,中国为什么不可以呢?
    ——————
    薛没有明确人民币发行中国商品价值本位;薛没有反对人民币美元纸币本位发行

    其他大国无一例外央行私有资本主义国家;中国是央行国有社会主义国家(纸币时代,国家发行付息国债,逻辑悖反)
    2016/1/31 0:37:37
  • 397楼gz3hua:
    各位的言论观点有很可笑的地方!--------反对发钞,”发钞无用”,那么,最早的钞票又是从何而来的!
    2016/1/29 17:38:19
  • 回395,种兰在微观上也有合理的地方,你说的对发达国家可以适用。但是中国要成为发达国家,不发钞,搞建设,至少基础设施要人均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不发钞,还有别的方法吗?

    中国改革三十年来,一路突飞猛进都是高发钞,你看看数据。看样子十年内中国就要成为发达国家了,结果有人说发钞无用,不能这样搞了。好吧,看他们玩休克疗法,自废武功吧。
    2016/1/29 15:26:03
  • //“商品会随着货币増多而价高,发生通货膨涨下的物价飞涨,这会是资本所有者的自发行动。//
    问393楼:断章取句的批判法,又是哪个老师教你的呢?
    2016/1/29 8:44:30
  • 回复Q7置疑薛暮桥对95人民银行法不提反对意见。

    Q7大哥,我实在没时间去找相关资料,我也不是专业的研究人员。95年,小弟还在读初中。

    我想95央行法,还是留了一个后门,至少当年,还是留了可以发债的后门。你自己看看,我记得是有那么一条。只是执行起来,比较麻烦,所以。我就摘录SDR国家的货币发行资料。如果,别的大国都以国债发货币,中国为什么不可以呢? 这个后门,应该是当时的有识之士坚持留下来的吧。伯南克也是利用美联储相关法律的后门,进行QE的。

    我记得,88年薛就向当时的赵总提出要紧收货币,被人家骂了一顿。后来,不可收拾,又向薛道歉,为时晚了。

    现在能做到薛这样的角色的,全中国也只有余永定先生了。主流大咖,懂货币的不多。也只有余先生了,上面听不听他的建议,也只能认了。

    至少中国还是有余先生这样有良知,敢于直谏的真正的知识份子。

    当然,余先生的主张,也是很多草根ER的主张,也是草根网的胜利。
    2016/1/29 1:03:53
  • 回388网上种兰

    “商品会随着货币増多而价高,发生通货膨涨下的物价飞涨,这会是资本所有者的自发行动”


    商品会随着货币增多而价高?这是哪个老师教你的?其实我们每天货币都在增加,因为我们每天都在产生新的财富。货币多,可以让财富更多。只有在生产力被损毁,或是货币增速过快之下,物价才会大幅提高。

    我们的电子消耗品越来越便宜了吧,汽车过几年就更便宜了,我们的货币就是按现有的增发速度,还是越来越多。物价没涨吧。

    现在物价涨不起来,就是货币供应跟不上,而生产力水平还在提高,财富增加的节奏还没降下来,倒逼物价下跌,这是不正常的。再这样下去,经济就会慢慢衰退,中国就成长不了为发达国家。
    2016/1/29 0:50:52
  • 人民银行于本周四(1月28日)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逆回购操作。

    根据人民银行公布的操作情况,其中包括2600亿元28天期逆回购操作;80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分别为2.60%;2.25%,与上次持平。

    另外,公开市场今日有1100亿元7天期逆回购到期。公开市场本周净投放5900亿元,创2013年2月来新高。
    2016/1/28 12:39:32
  • 强刺激,是有前提条件的。在国际金融投机势力发动金融战的条件下,任何人民币的强刺激,会成为做空人民币的绝好武器,结果不能救中国经济,反而摧毁中国经济的标志:人民币。
    2016/1/28 8:59:57
  • 当今世界,以人为本的政治经济学是主流。血腥的资本主义早就过时了。
    单纯就经济问题讨论经济问题的纯经济学也不得要领。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是有它的道理的,它将市场当成工具用,但坚持以人为本,强调公益,强调公平。是人类现阶段一个很有意义的发展模式,中国人不可轻贱自己。

    新宏观主义理论联接了市场主体与公益经济,既纵深拓展了市场发展空间,又为公益经济发展提供了理论依据。它就是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生的。
    2016/1/27 10:56:24
  • 网上种兰的评论有几分道理。但有点空洞。
    2016/1/27 10:24:53
  • 社会的问题是,资本所有者觉得吃饱了,再投资就亏损了,而社会大多机体细胞还饥饿着,但因造血功能低下而无血可供,社会变成贫富二极体。明明有巨量资本这个造血机制,而社会许多机体细胞还因缺血缺营养而干枯着,这就是所有私所有社会主义社会的一个通病。它会周期性发作。病因不是别的,就是私所有的社会主义。这个私所有的社会主义在,病就好不了,再多的经济学家、政治专家,开方往往只治标,治一时,但都根治不好这个病。
    2016/1/27 7:41:39
  • 面对社会机体失血,人们会用放水补血的办法,多印货币促进社会消费。但这解决不了资本要赢利这个本性,商品会随着货币増多而价高,发生通货膨涨下的物价飞涨,这会是资本所有者的自发行动。它其实解决不了资本因无利可图而失活这个根本原因。
    衰退,市场出清,资本又有利可图了,社会就复苏,下一个循环开始。
    这与人吃饱了不再吃,觉得吃什么都不好吃。等消化完了,饥饿了再吃,吃什么都觉得好吃,道理是一样的。
    2016/1/27 7:31:2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网名Dammos、求心,1963年生,男。1981年武汉大学自动控制专业本科,2000年暨南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研究生。某企业负责人,广州求心经济研究所主任。主要代表作有:《过剩经济学》,2004年广东经济出版社;“论发展中国家的有效需求与就业”,中国权威经济论文库;“基于生产过剩的社会分红”,激进政治经济学评论(美), 2011年 43: 216-229 ;《货币改革与社会分红》,企业管理出版社,2011年。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