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爱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散财童子 - 党爱民首页
剥削与分配的辨析
2015-04-07
字号:
    关于剥削的争论由来已久。有些人认为有剥削,有些人认为没有剥削,有些人认为剥削有罪,有些人认为剥削有功。本文从理论上探讨一下剥削的问题,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分配问题。

    左翼学者对剥削是这样定义的:剥削是一些人或集团凭借他们对生产资料的占有或垄断,无偿地占有那些没有或者缺少生产资料的人或集团的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由于左翼学者坚持劳动价 值论,所以他们认为生产过程中创造的全部增值(即剩余价值)皆为劳动的贡献,所以应当全部归劳动者所有,如果其他要素占有了这部分增值,就会出现他们所极力反对的剥削。左翼学者 仅仅承认资本等物化劳动在生产过剩中仅仅发生价值转移,而不会创造新的剩余价值。

    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资本家拥有的资本是否合法的问题,第二个是资本是否创造剩余价值的问题。

    对于第一个问题,左翼学者认为,资本家拥有的资本本来就是剥削来的,并称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对于资本家所拥有的生产资料,其来源究竟合法不合法,要追溯起来,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他们可能来源于战争,来源于巧取豪夺,但也可能来源于祖祖辈辈劳动的积累,特别地,也有 可能来源他们祖辈或自身的技术发明和创造。这要区分合法与不合法两种情形。

    对于第二个问题,应当肯定的回答,资本作为先前劳动的物化,仍然会创造剩余价值。我们来看一个例子。一个柴夫赤手空拳去砍柴,一天只能砍一担柴。有一个铁匠花了10天的时间,打了 一把斧头,再把这把斧头租给柴夫。有了斧头,柴夫一天可以砍10担柴,而且这把斧头至少可以使用300天。斧头的出现,大幅度地提高了柴夫的生产力,原来300天只能砍300担柴,有了斧头 以后,300天可以砍3000担柴。于是,这多出来的2700担柴究竟该如何分配?这涉及到如何定义铁匠的身份。如果把铁匠看成是资本家,按照左翼学者的理论,只需支付铁匠10天的工钱(10担 柴),其余应当全部归柴夫。如果把铁匠看成是劳动者,按照左翼学者的理论,则应当按照他们劳动时间的多少来分割这增值的部分,铁匠劳动了10天,柴夫劳动了300天,于是铁匠拿其中 1/31,而柴夫可以拿30/31。很显然,由于铁匠的贡献是主要的,这样的分配比例对于铁匠而言是很不公平的。于是,有些学者提出铁匠的劳动是复杂的技术劳动,不能以其劳动时间计算。那 么,复杂劳动与简单劳动之间究竟应当如何折算?很显然,我们无法找到一个令人信服的客观的折算比例。也就是说,如果承认劳动有复杂劳动与简单劳动之别,也就放弃了完全以劳动时间 计算劳动贡献的传统观点,那么,不同性质的劳动之间究竟如何折算就成了一个无解的命题,从而在两种劳动之间以其贡献的多少来分割剩余价值也就无法操作了。

    当然,有的人还会认为,全部剩余价值是由铁匠创造的。其实不然。如果让铁匠拿自己的斧头去砍柴,那全部剩余价值归铁匠,似乎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如果那样的话,柴夫就一点好处也 捞不到了。更好的解决办法是,对他们进行专业化分工,让铁匠专门打铁,柴夫专门砍柴,其总体效率肯定要好过他们自给自足。因此,为了追求更高的效率,不仅柴夫对铁匠有依赖,铁匠 对柴夫也有依赖,二者缺一不可。

    铁匠的出现,极大地提高了柴夫的劳动效率,无论剩余价值如何分割,只要柴夫能够获得比以前哪怕多一点点的收入,柴夫也是赚了。对于铁匠而言,只要有柴夫愿意合作,其收益也会好过 自己亲自持斧砍柴,铁匠也是有利可图的。合则两利,分则两伤。那么,柴夫和铁匠之间是否存在谁剥削谁的问题呢?显然没有。只要这种合作关系能够使双方均或多或少地受益,它就是一 种帕累托改进,就不存在谁剥削谁的问题。至于他们两者谁贡献了多少,是无法客观度量的,因此也就是无法依据贡献的多少来分割剩余价值了。

    现在,我们把考察的视角放到一个更加一般的情形,那就是一部分人已经占有了类似斧头这样的生产资料,而另一部分人没有任何生产资料。在这种情形下,同样存在帕累托改进的余地—— 那就是在它们之间形成雇佣关系,并对剩余产品进行适当的分割,只要这种分割比例是双方自愿接受的,便可以肯定双方都从这种雇佣关系中受益了,便不存在让某些人深恶痛绝的剥削了。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现代人都要拼命地去找一份工作,因为有了工作,就等于找到了与自身劳动相结合的资本,虽然有时候对其待遇不太满意,但也好过赤手空拳地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这 也为引进外资提供了理论依据。可以把外资看作是提供斧头的铁匠,我们的农民工,相当于柴夫。柴夫与斧头相结合,劳动效率大幅提高,就算劳动成果的大部分被外资拿走,农民工或多或 少还是有赚头的。上世纪90年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农民南下务工?原因很简单,在家里种地,每月收入不到100元,而出来打工,最差也能拿400元,谁剥削谁了?

    左翼学者彻底否定所有人对生产资料占有的合法性,认为所有生产资料都是社会公有的。但是,如像前面所举的例子,如果铁匠让他的后代继承了他的劳动成果——斧头,那么,铁匠的后代 就完全具备占有斧头的合法性。全面否认生产资料占有的合法性,是一种革命的理论。一个社会,如果不打算革命,而是致力于社会改良,那就要适当承认私人对生产资料占有的合法性。本 文并不否定劳动价值论,但是,如果承认部分人对生产资料占有的合法性,那么,生产资料,或者叫做资本,它作为占有人对其祖先劳动成果的继承、或者是对其自身之前劳动成果的继承, 资本也创造剩余价值。

    一项重大的技术发明,如电的发明、蒸汽机的发明、互联网的发明,其对人类生产生活的影响是永久性的,其影响之巨大,是无法用其当初投入的活劳动的多少来衡量的。如果某些人合法地 拥有了某些技术秘诀、或者机器、设备等生产资料,则这些生产资料作为之前活劳动的结果,会持续地创造剩余价值。人类生产力的发展,不仅依靠简单的活劳动,更大程度上是依靠重大的 技术发明和创新,这些发明和创新,不仅影响现在,而且影响未来。其对未来的影响,如果还没有被全部社会化,则被私人占有的那部分就表现为资本的收益。

    如铁匠与柴夫的例子那样,两个活劳动相互合作,创造出了剩余价值,但究竟谁贡献了多少,这是无法实证的问题。同样地,资本作为先前劳动的结果,其与活劳动的结合,两者都创造了剩 余价值,它们之间究竟谁创造了多少,也是无法实证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虽然西方学者提出了边际生产力分配理论,但该理论并没有回答究竟谁贡献了多少的问题。

    因此,对于合作伙伴之间的分配问题,不能从探求贡献的大小来寻求答案,贡献的多少,是无法实证的。如何分割剩余价值,应当是一个规范性命题,应当以最能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进 步为原则。

    那么,究竟如何在资本与劳动之间分割剩余价值,才能最大限度地促进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呢?我们知道,资本一般被少数人占有,如果资本获得的剩余价值过多,就会出现那种因大多数 人口之消费能力不足而导致的生产过剩,生产过剩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基本矛盾,也是制约资本主义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主要障碍。统计数据表明,美国在整个20世纪的大多数时间,资本所得占 社会总产值的份额为25%左右,西方发达国家基本上在这个数字上下。理论界一般认为,资本所得应当在30%左右,过高就会出现投资过剩引起的生产过剩(或产能过剩),而过低就会出现投 资不足,导致经济增长乏力、产品短缺。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社会积累比重较高,因此,资本所得份额可能会高于30%。

    左翼学者坚持认为,资本不能创造剩余价值,因而不能参与剩余价值的分割,这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别人以前劳动创造的价值,等于不承认别人以前的劳动会对劳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产生 积极的影响,于是便扰乱了劳动的秩序,严重挫伤了创造性劳动的积极性。但是,右翼学者坚持完全让市场决定分配的观点,往往导致分配过多地倾向于资本一方,从而导致生产过剩,不利 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本文认为,是今天的劳动(活劳动)与以前的劳动(物化的劳动,即资本)共同创造了剩余价值,而且它们两者到底谁贡献了多少,是无法客观量化的。因此,如果出 现生产过剩,则分配要向劳动适当倾斜,这是有利于社会进步的;同时,如果商品供不应求,则应当适当增加社会积累,让分配适当向资本倾斜,这也是有利于发展生产力的。

    前文我们已经提到,对生产资料的占有,有合法的,有非法的,同时,分配的比例也有先进的,也有落后的,组合起来,共有以下四种情况。

    1. 财产占有非法,同时分配也极不合理。比方说通过暴力夺取别人的财产、或者通过非法经营取得原始积累等,同时在取得生产资料以后,在社会产品的分配上也是极端地向统治阶级一方倾 斜,社会生产力无法发展。这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形,迫切需要改革,甚至发生革命。比方说中东一些国家,不断发生政变,政变上台以后,也不注重国内民生,把石油收入存入自家的国外账 户。

    2. 财产占有非法,但分配相对合理。如同前一种情况,财产的占有是不合法的,但在社会产品的分配上还算合理,社会矛盾缓和,同时还能促进生产力持续向前发展。这种情况大概也是可以 接受的。在殖民地推行仁政,大概属于这种情形。国内革命成功后再推行仁政,也属于这种情形。在这种情况下,资本家所取得的那部分剩余价值,是用来弥补资本的折旧,以及用于社会资 本积累,这部分资本其实已经是社会化的资本,是整个社会的生产资料,它不仅为资本家接机服务,同时也为社会大众服务。

    3. 财产占有合法,但分配极不合理。在这种状况下,社会生产力无法发展,社会两极分化,各阶层矛盾聚集,是迫切需要改革的。如果重大技术发明和技术创新,长期垄断在少数人手中,就 是不利于社会进步的。西方国家过度强调知识产权就属于此性质。

    4. 财产占有合法,同时分配也比较合理。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社会,社会各阶层的利益都得到照顾,社会生产力得到持续的发展。

    由此看来,从社会进步与发展的角度来看,社会分配的重要性远远大于对生产资料的占有,如果分配不合理,不管谁占有生产资料,无法促进社会进步。如左翼学者那样,把依据生产资料的 占有参与分割剩余价值统统看作是剥削,那是不妥的,是剥夺了别人对之前劳动的合法继承权。生产资料的占有者,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还会持续地参与分割剩余价值,这种现象的存在是合 理的、也是必要的,消灭剥削是不可能的,也是没有必要的。生产资料的占有者,作为对前人活劳动成果的继承,可以参与剩余价值的分割,其分割比例要有利于社会进步,以不造成严重的 生产过剩为尺度。

    本文的核心观点是,一方面承认资本参与剩余价值分割的合法性和重要性,另一方面也强调恰当的分割比例对促进社会发展与进步的重要性。资本可以参与分割剩余价值,但是,自然形 成的分割比例,往往会过多地倾向于资本,导致生产过剩。把握好分割比例,既有利于发展生产力,也有利于促进社会进步,造福全人类。我们国家早已承认资本参与剩余价值分割的合法性 ,同时也指出要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全国各地也相继出台了不断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制度。这项制度的确立,不是以谁贡献了多少为理论依据,而是为了更加有利于促进 社会发展与进步。改革分配,提高劳动报酬,不仅有助于形成公平合理的分配格局,缩小收入差距,实现让全体人民共享发展的成果,也有利于扩大消费需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经济 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博主党先生这篇文章写的很不错。
    2016/1/26 13:05:48
  • 395楼北安:
    圣经记录: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所以列大林和斯宁不可能让北安的低幼的智商与浅薄的知识有胜利的机会
    ----
    我郑重的提示列什么你的脑子有毛病。
    “是”对输赢而言包括失败和胜利的两个事实。什么叫‘不能给北安胜利机会’呀?这和你的输赢有什么关系呀?未必你高喊着“不能输!不能输”就不输给别人啦?
    你当然不会给北安胜利的机会。但并不能否定你失败的事实。你承认失败就是“是就说是”。
    北安不过是说:劳动光荣!人民伟大!承认败给这个观点并不为耻。
    2015/4/17 22:06:32
  • 394楼北安:
    392楼列大林和斯宁:
    紧急呼吁:

    草根网上出现一个病人,名字叫北安,病因是在草根网讨论问题,因智商与知识基础差,屡战屡败,心火上攻,已出现不能自我控制状态,

    治病药方:

    如有哪位朋友,假与北安讨论,故意输给北安,让北安体会一下作为胜利者的滋味!

    北安,太需要胜利的感觉的!

    圣经记录: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所以列大林和斯宁不可能让北安的低幼的智商与浅薄的知识有胜利的机会。

    如果有哪位朋友愿意作善事的,好事的,

    请给北安一次假想的胜利!

    北安,实在是太可怜了!
    ------
    列什么吭哧吭哧一天做了两个大馒头,寻思着再去换点下酒菜。于是向饭店走去,边走边盘算:做一碗红烧肉需要半天工夫,我留一个馒头再换碗红烧肉多好,起想越美不免脚底生风,一会儿来到了饭店:进门就减:掌柜的来碗红烧肉。跑堂的看看列什么手中的馒头嘴一撇坐地还钱:什么红烧肉,一块骨头。列什么一听就火了,你当我是傻子呀!随即漫天要价:换一头猪!跑堂气道:你犯抢啊!
    两人的吵声惊动了掌柜,跑过来一边批评着跑堂的服务态度,一边寻问列什么换红烧肉的理由,列什么说道:做馒头、炖猪肉的手艺含量差不多,一个馒头、一碗肉同样用半天工夫。所以这样换公平。结果经过讨价还价,列什么高高兴兴拿着馒头端着肉吃了起来。
    又一天列什么还想如法炮制,这次来到一个十里八乡唯一的饭店,有了上次的经验气更粗了:来碗红烧肉!跑堂这会接过列什么手中的馒头从厨房端上一碗肉汤,列什么不解的问:肉呢?跑堂不耐烦的回道:爱换不换!列什么四外一望再无饭店,只好接过肉汤,骂骂咧咧的吃完这次饭。列什么你骂的理由呢?!
    又一次列什么去饭店,这次接受了上次的教训,一进门客客气气的说:请换碗红烧肉。不成想不知那出现个彪形大汉,一把夺过列什么手中和怀里的两个馒头随手扔了块猪骨头,列什么才知道误入了黑店,只好检起骨头蹲在墙角一边啃一边小声的嘟囔着:这一天算白干了。
    诸位看官到此不免疑问:列什么可以找大家替他讨还公道呀?!列什么有苦难言:谁让自己不承认劳动创造价值的---这回摊上事了怎么和人家说呀?!

    大傻子又说道:“肉体生理上的耗费,才是劳动! ”
    北安由此补充道:
    哟!这种情况在虚似的列什么“上饭店历险记”中真是没想到---对不起大家。
    原来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列什么两手空空直奔饭店,进门抓起骨头就吃。众人大惊,急问原由,列什么眼睛一瞪:没看我气喘嘘嘘“肉体生理上的耗费“吗?
    列位看官要问列什么啃上骨头了吗?
    谁知列什么有贼心无贼胆,在主人的断喝之下一跑了之。
    这货是抢劫还是小偷的鼠辈行为呢?

    ----
    你能明白什么叫嘻笑怒骂皆成文章吗?能感觉到本人对你寓“骂”于教的苦心吗?
    你上面写的那?那里面除了你的自我意淫和毫无内容的漫骂外还有什么那?!
    大傻子洗洗睡吧!你个傻子除供人开心外,能给大家带来什么输赢的感觉?!
    2015/4/17 21:22:51
  • 389楼北安:
    北安:

    赞同参加这个打倒这个马克思自己都搞不明白的价值和剩余价值队伍的,

    大都是流氓无产者
    ----
    你不就在打倒“马克思自己都搞不明白的价值和剩余价值“吗?
    流氓无产者是好话还是坏话呀?!你家不是原来有几亩地---有产呀?
    那么“流氓无产者“去掉“无产者”三个字,大傻子你是流氓呀?!
    ----
    上面是我引用大傻子的原话,底下是本人的疑问:大傻子说自已是流氓?
    大傻子看后在380解释道:“我认为马克思的剩余价值根本就不存在,我打倒什么?”
    你打倒什么?不还是打倒剩余价值吗?那你还不是流氓吗?不过又一次自我确认了一下。
    向草根网请教:虽然骂人不对,不过对自愿如此称呼的,我们可以今后也这样叫他吗?哈哈~~
    2015/4/17 19:14:23
  • 388楼北安:
    列大林和斯宁:

    就是你们这些人忍心让北安五次三番来此受辱,

    我都有点下不手呀!

    象侮辱北安这样的智商,也体会不出头脑风暴的乐趣呀
    ----
    真的吗?哈哈~~
    2015/4/17 18:41:19
  • 387楼zpj222:
    如今是资本家创造价值,劳动者受剥削,尤其是被派遣工者,不管你在私有企业还是在公有企业多没有地位,因为你是打工者,没办法要生活只能拿最低的收入做最繁重的劳动!
    2015/4/17 18:36:30
  • 386楼北安:
    价值、剩余价值,你们如果无法把无差别的劳动从具体的有差别的劳动中分离出来,

    价值、剩余价值就是莫须有
    -----
    大傻子再启发你一下:
    你即是人也是男(女)人。
    未必你只是人,却是不男不女的人。
    或是你只是公(母)却不是人。
    大傻子如此你能理解价值和使用价值是什么了吗?
    2015/4/17 18:32:05
  • 385楼北安:
    列大林和斯宁:

    北安:

    你领五毛钱的领导是谁呀?我想和他谈谈
    -----
    大傻子终于急了?开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哈哈~~
    2015/4/17 18:28:31
  • 劳动创造价值,不是一个一次性过程,而是一个历史发展过程。即任何创造价值的社会劳动,都是当下活劳动与物化劳动的结合,单纯的活劳动或物化劳动已不可能单独创造价值的……
    2015/4/17 18:27:40
  • 383楼北安:
    北安:

    赞同参加这个打倒这个马克思自己都搞不明白的价值和剩余价值队伍的,

    大都是流氓无产者,
    ----
    你不就在打倒“马克思自己都搞不明白的价值和剩余价值“吗?
    流氓无产者是好话还是坏话呀?!你家不是原来有几亩地---有产呀?
    那么“流氓无产者“去掉“无产者”三个字,大傻子你是流氓呀?!
    2015/4/17 18:23:46
  • 379楼北安:
    这是不是莫须有?秦桧害岳飞,就是依靠的莫须有的罪名!
    ----
    那秦桧最后落下什么骂名!!!
    哈哈哈,呵!呵!呵!
    2015/4/17 11:36:25
  • 377楼北安:

    赞同参加这个打倒这个马克思自己都搞不明白的价值和剩余价值队伍的,

    大都是流氓无产者,
    ----
    你不就在打倒“马克思自己都搞不明白的价值和剩余价值"吗?
    流氓无产者是好话还是坏话呀?!你家不是原来有几亩地---有产呀?
    那么“流氓无产者"去掉"无产者”三个字,大傻子你是流氓呀?!
    2015/4/17 11:09: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网名Dammos、求心,1963年生,男。1981年武汉大学自动控制专业本科,2000年暨南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研究生。某企业负责人,广州求心经济研究所主任。主要代表作有:《过剩经济学》,2004年广东经济出版社;“论发展中国家的有效需求与就业”,中国权威经济论文库;“基于生产过剩的社会分红”,激进政治经济学评论(美), 2011年 43: 216-229 ;《货币改革与社会分红》,企业管理出版社,2011年。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