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耀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谈笑人生 - 汪耀辉首页
走向2012(五):当小行星撞上地球
2011-12-31
字号:

  小行星碰上地球的时候,就会发生重大灾难,会有许多人死掉,如果死掉的人里面,有债主或者欠债的,就会出现死账。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债权人,美国是最大的债务人,如果美国“死”了,这个世界就会出现有史以来最大的烂帐。

  有人会说,这简直是杞人忧天,美国怎么可能会死?美国好着呢,没看见美元指数又上了80?没看见美国的经济指标在好转?再说了,美国要是死了,中投去哪里投资(CIC有60%的资产投在美国)?美国人要是不消费,世界经济怎么能拉动起来?美国不能死,死不得,祝美国永远牙好,胃口好。

  2011年美国没死,拉登死了,卡扎菲死了,金正日也死了。有人兴高采烈地哼哼上了:金哥bye,金哥bye,金哥on the way~~,看到这一幕,老汪烦恼习气立刻起了现行,恨不得走上前去,抡圆了抽这哥们一记耳光,“你个汉奸”!

  现在汉奸很多,其中不少人还是自觉自愿的义务工作者。这两天,不知道谁家的祖坟上冒起了青烟,出了个名叫Junheng Li的孝子贤孙,此人在彭博社发表了一篇题为《受害人的眼泪为独裁者而流,给共同的过去涂脂抹粉》文章,这个人绝顶聪明,看到朝鲜人民悲痛欲绝的情景后,脑子里瞬间产生两个重磅灵感,第一,朝鲜人民被洗脑了,第二,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可能也被洗脑了。

  就算毛时代的人民被了洗脑,那现在还有不少人崇拜敬仰毛主席,是怎么回事呢?答案也是现成的——这是宗教般的迷信。

  我无意也没有资格评论毛主席和那个时代,我只是想说,人永远不要自作聪明,说别人被洗脑的人,说不定自己已经被洗脑在先。

  记得去韩国的时候,有一次在公共浴室碰到一个欧洲人,一位带着小男孩的年轻父亲,他对我说:我真想找个机会到那边看看,看那边都是些什么样的怪人,我说你还真该过去看看,听听人家怎么说。

  不过就算他去了,双方未必能谈得拢,谈完之后说不定互相觉得对方更怪。因为大家心里都有一套判断怪与非怪的标准,西方人心里装着的那一套是准备用来在全球推广,以实现其标准化理想的条条框框,也就是一些人常常挂在嘴边的所谓“普世价值”。

  现代的人相信科学民主法制,前段时间,看到卫生部向社会征集地沟油的鉴别检验方法,感慨良多,我对别人说,只要是检验不出问题的,我就敢吃。如今科学技术的力量不可谓不强大,怎么对这个小小的地沟油就一筹莫展呢?一个本该在道德层面上调整的问题,人们宁可把它交给科学,宁可在科学指标上走极端,费尽周折,与造假者打一场永无休止的技术上的游击战,宁可舍本逐末,不计成本地耗费社会资源在枝末上做文章,就是不愿意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因为,人们对仁义道德早就失去了信心,已经没人相信人性本善,相反说人性本恶反倒很有市场,你要说自己是好人,得拿出证据来。人们抛弃了旧的迷信,转而迷信科学民主法制,人们希望找到一套完美的制度,能够通过不断的改革制度来消灭种种丑恶现象。制度一直在完善,改革一直在进行,请问丑恶现象有没有得到有效遏制?

  所谓“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明明是人出了问题,却非把它嫁祸到制度乃至体制上,任何方针、政策和法律都要由人来贯彻落实,如果制度真那么管用,不如把人类交给机器人管理,把那些完美的法律法规的条文都输入程序里面。

  我们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里?逃犯混上几年,就能摇身一变成为企业家,成为电影明星,待业青年脸蛋漂亮一点,几年内也能当上副市长。不断有人感慨,如今坏人往往能如鱼得水,而真正的好人在社会上几乎寸步难行。不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

  要知道因果是一条铁律,容不得半点怀疑,人的一生非常短暂,认知范围非常有限。释隆文网友说过孔子说“三季人”的故事,你还别瞧不起那个三季人,实际上我们不一定能和他相比。时间是相对的,人的烦恼越多,时间就过得越快,小时候我们觉得时间过得太慢,长大是如此遥远,可现在呢?

  按照佛教的说法,兜率天的一天相当于人间400年,也就是说,一个人如果长命百岁,在兜率天人眼里,他只活了六个小时,连朝生暮死的蜉蝣的赶不上,这么短时间内得出的结论,能有什么参考价值?

  伊拉克战争结束了,美国大兵高高兴兴回家团圆,欢度圣诞节去了。十多万伊拉克人和四千五百名美军官兵的生命就这么一笔勾销了?如果你这么认为,那好吧,大家就都去干坏事吧,只要你能不被抓现行,只要你能钻到法律的漏洞。

  古圣先贤早就告诉过我们: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天下问什么会这么乱,答案不是很清楚吗?

  因果是不是“信则有,不信则无”?要真是这样那就好办了,大家都不信不就完了吗?

  2011年,美国发生龙卷风的频率远高于往年,在发达的东北部地区,连续发生了多年不遇的地震,龙卷风和秋雪灾害,这算不算“大自然的警告”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万一再来个小行星和那地方发生一次亲密接触,我们那些引以为自豪的美元储备,就全部都玩完了。

  最后我们要感谢央行,是他们在这个全球金融市场动乱的年代,用实际行动向全世界表达了对美元毫不动摇的信心。但我还是要提醒一句,“信心比黄金重要”这一指示绝不能被片面理解,没有人说过黄金不重要,所以这句话不是尚方宝剑,关键的时候也不能用来自保。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43楼老汪:
    140楼] 评论人: shalako,
    鸡皮疙瘩的事情我只说了一半,另一半是:这也是shalako的可爱之处。
    2012/1/23 22:01:26
  • 142楼老汪:
    [136楼] 评论人: ytliuhaibo
    小刘新年好!现在有点时间可以多说几句。
    实际上,“当小行星撞上地球”这个题目是借来的,是一种譬喻,表示发生某种重大灾难,并非特指某时某地发生某种灾难。因此,你此贴头一段说的有道理。
    太阳照常升起,有点“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的味道,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含义在里面。
    “死亡是常态,生命是偶然,我们还活着,我们幸运的还活着,珍惜生命的每一天”,呵呵,靠幸运得来的东西,人们往往不会珍惜。
    有关“偶然”,碰巧我前段时间浏览到的这篇文章:Science‘s “most beautiful theories“里面提到有人认为生物进化纯属偶然(随机)。
    因果律不承认偶然,我想科学发展到一定程度,也将能从偶然事件中,找到促发这一事件的必然因素。
    2012/1/23 21:43:42

  • KingChampion, 过河, chenggao, 自然自在,Charley, and of course, fair Sylvia:
    接[127楼]:
    想了半天,觉得也没有什么可以再加的了。
    故事这样编,就是要改掉原来的中国人在国难当头的情况下还自己把自己划分的“清清楚楚,有高有低”的概念。这样的概念与行为拿给外人看,丢人呀。而事实是中国后来成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全国人民一起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殊死的抗争。因此,在那位旁观的美国人眼里的故事应该是(实际上也是):
    As one nation China suffered, as one nation it managed to survive some hideous events forced upon it, and finally as one nation it stood up to fight for its own future.
    (And by so doing, China does not mean to please anyone else but only to honor itself as one nation. And only by so doing, China as one nation can eventually win the respect of the world. Someone with his pigeon-liver-sized mind just can never get it!!)
    And those who survived the 抽签, powered by this life-death experience & the survivor‘s guilt, went to join the fight against Japanese by either going to Yanan or Chongqing.
    And one of those young female students, after the war and many many following years, came out to tell the world that she had just invented something called "Internet".
    Happy New Year to you all.
    2012/1/23 11:25:11
  • 老汪,新年好。
    得知你已平安回到了安徽老家过节,甚喜。
    说到鸡皮疙瘩的事情,实在抱歉。I was also surprised by the sweet tongue of my own in this matter. I guess a man is a man in many man's ways.
    好好过年。新的一年里事情不会少。有的聊呢。
    我刚吃完饺子,猪肉韭菜白菜馅。 提前把年过了。
    Stay warm & Happy New Year.
    2012/1/22 12:23:00
  • 历史上还没见过哪个国家靠“given a chance”傲然于世界。假如这次张某某拍得“不错”,取悦了真的美国佬,或假的美国佬;假始中国的政策也一样,取悦了他们,那么中国未来会如何?一个仆人的角色还谈什么民族(看看现在的日本)?妓女把身体卖了是为了赚钱,要命的是把心也搭上。当然吾辈眼界狭隘,看不到世界,看不到思想追求。中国的路还很长,可以肯定的是不会一边倒地投怀送抱,下一届是重新奠定战略的契机。祝龙年平安,快乐!
    2012/1/22 9:21:13
  • 138楼老汪:
    shalako,小刘:
    我在老家,今天事情多,上来打个招呼,先拜个年,其他事情回头再说。
    2012/1/22 9:01:06
  • [128楼] 评论人: chenggao 查看 chenggao评论专辑
    S兄还在纠结十三差啊,哈哈。貌似这次洋大人没开眼,对张姓某不太待见,抨击角度和鄙人差不多。
    ====
    chenggao兄:
    I think they indeed opened their eyes, but were disappointed by what they had seen.
    A lot of people here have been complaining about “the chance China‘s lack of to speak out to the world about itself and therefore has been seen & treated unfairly & wrongly by the world.“
    But the question is if given a chance, what china will show the world.
    We owe what we say & what we do a reputation.
    2012/1/22 2:53:23
  • 老汪过年好!
          我只知道万一再来个小行星和那地方发生一次亲密接触,我们那些引以为自豪的美元储备,就全部都玩完了。 看到老汪博文的这一段话,我还是吃惊了。小行星如果会和那个地方亲密接触,也可能会和别的地方亲密接触,美元可能会崩溃的原因有100种,也不会因为小行星。如果小行星和那个地方亲密接触,确实可以称为因果报应,但如果因为其他原因导致美元完蛋了,那可绝不能被称为因果报应。
          2012来了,中国人的农历新年也马上就要来了,太阳照常升起。
          信佛的人可能会因为惧怕来世的果,而自觉的约束自己的行为;唯物主义者可能会因为年老而变得恐惧和不安。我的理解是,在地球几十亿年的生命周期中,对于个体的人来说,死亡是常态,生命是偶然,我们还活着,我们幸运的还活着,珍惜生命的每一天。
    2012/1/21 21:22:49

  • chenggao 及过河兄:过年好。
    不是舍不得放弃。只是觉得说了这部电影这么多的不是,那怎么才能算是“是”呢?要有个交待才算完整,同时才算对张艺谋公平。
    指出别人的不足容易,但给出建议就变得难了。这里以原来的故事为基础,重编了另一个故事,绕开了前面说的它的诸多的问题---不让它们成为问题。这样做,对张艺谋也不大公平。因为比起凭空想出一个故事,在别人的故事的基础上修改要容易得多。
    过河兄说的对,这里过春节的味道不浓。圣诞节的感受也不深。不是基督徒,体会不到太多耶稣降临人间的意义。也就是说,什么节都耽误了。
    但也可以说,只要高兴,天天都在过年。
    2012/1/21 11:01:18
  • 我时间也相对自由,家很近因此回去次数也很多。
    2012/1/21 1:05:42
  • 133楼老汪:
    城管兄:呵呵怎么这么巧?我时间比较自由,每年都要回去几趟,春节更是一次不落。今年唯一的不同是儿子要在日本过节了,他们没有春节假期。
    2012/1/21 1:02:15
  • 原来老汪兄和我情况一样啊,简直一模一样,在同一地还来自一个地,连回家时间都一样,哈哈。
    2012/1/21 0:53:4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的老虎,无党派人士,1983年毕业于上海交大机械工程系,曾参加国家重点工程的建设十年,任某合资企业负责人十年,现为自由职业者。
OZ先生简介:海外华侨,在中国生活过,曾非常贫穷,给别人打过工,也曾当过雇主,46岁即退休,主要的经济收入来自股票投资收益。目前在闲暇之余仍进行股票投资,热爱读书,思考和写作。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