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耀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谈笑人生 - 汪耀辉首页
杂说经济之:政府与财富分配(截尾篇)
2010-05-13
字号:

  本子系列写到第四节以后,被杂事缠绕停了下来,谁知这一停竟没有了写下去的意愿,其中的原因自己也一时说不清楚,也没有去细想。

  也许是因为这个系列太罗嗦;也许是注意力被别的什么事情吸引走了;也许是因为算细账的事情自己本来就不愿意干,更何况那是在和政府扒帐;也许是这类话题谈论的人太多,自己不愿意 再凑热闹。

  反正一拖就是几个月。

  每次来到自己的博客,一看到这个标题,就会不自觉地把目光移开,好像怕和它对视似的,感觉怪怪的,如同欠钱的人遇上了债主,怕对方前来要账而想躲开一般。

  这不是本人的习惯,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我做事情虽然有时候会虎头蛇尾,但虎头蛇尾好歹也算有始有终。拖无可拖之下,只好将原先的话头截断,直接给这个子系列装上个尾巴,故称“截 尾”,权当给自己交差了。

  如果追述到二三十年前,那时候的国人很少听说过与民争利这个提法,而现在这个词已经不再新鲜。谈到“争”,总会有两方,一个巴掌拍不响嘛,可是如果涉及的两方是政府和民众,争利 的说法对政府而言似乎又不太贴切,政府不用争,“征”就可以了。

  去年到韩国旅游,导游是个中年华侨,他接待的国人多了,深知同胞们的习性,知道他们最喜欢谈论的无非是房子、车子,这些年“争利”养成的习惯嘛,当听到有人议论韩国公路上很少看 见外国车,便接过话头,谈起了与车子有关的故事给大家解闷,很好的导游!

  “如果一辆旧现代和一辆宝马发生碰撞事故,警察来了,会怎么样?”,他很专业地停顿了几秒钟,吊胃口的目的达到以后才自问自答道:“警察对宝马车里的人会很凶,对旧现代车里的人 会很恭敬”,“因为宝马车里的可能是个土财主,而现代车里的可能是个政府高官”。

  他说的土财主指的是那些类似国内因拆迁而暴富的人,韩国也有。

  “如果有国会议员开着高档外国车去议事厅,不同党派的议员会过去抽他的耳光”,韩国的议员也很有暴力倾向,那正是获取曝光率的机会。

  想想导游的那些话,再看看国内的情形,继续“算细账”好像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每次开着我那辆破车出去,走不到五公里,就会被曝光两次,路口的闪光灯不停地闪烁,每辆经过的车都会留它的下尊荣。虽然我不计较车子的“肖像权”,但这实在让人觉得很不自在。干 啥呢?不清楚是为公安还是为反恐,清楚的是这些玩意儿都需要花钱。

  近来希腊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为防止危机“传染”到别的国家,首当其冲的是其他“欧元猪”(PIIGS)国家,进而造成欧元的危机,欧盟拿出了7500亿欧元的救市计划,这个计划管不管 用、够不够用不清楚,钱能不能如数筹集起来不清楚,会不会进一步出台救市计划不清楚,IMF的2500亿欧元有没有中国元素大致清楚,中国有好事为什么不自己干不清楚。

  有两点很清楚:一个是欧元区的问题非常严重,另一个是这些问题的直接根源在于政府的严重财政赤字。

  有一点不太清楚:危机会不会蔓延到中国来。

  有一点很不清楚:万一危机传染到中国,经济出现二次探底,我们将如何应对。

  还有一点无关乎清楚不清楚:一旦我国经济出现二次探底,遇到严重困难,社会各阶层是否还能够万众一心、同甘共苦。

  恐怕最不能同甘共苦的反倒是那些这些年来国家重金投向、得实惠最多的那些群体里的人。

  我已经隐约听到第二轮经济危机的脚步声,央行的眼光却死死盯牢了反通胀的问题,不知道天气和菜价与货币供应量有何微妙关系?别人在注入流动性,我们在忙着关阀门,开动抽水机。

  我们在憧憬着转变增长方式,描绘着建立新的支柱产业的蓝图,这边的新支柱还在图纸上,那头已经在挥动大锤砸起房地产这根旧柱子了,这叫“倒逼”。

  二套房政策一竿子扫向改善型消费者和投资客,这叫“精确打击”,叫做把资本引导到它应该投向的实体经济。

  资本何时听过“引导”?如今连三岁小孩都不听!他们知道发挥资本的“合理配置资源”的功能,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很多人去玩黄金去了。

  一季度我国的税收继续高速增长,而财政赤字也在攀升,大概不少人心里有底:咱的赤字率还在“国际公认”的3%安全线以下,这条线安全吗?对别人也许是,对咱们恐怕不是。

  杂乱无章地扯一通,截尾完毕,这就可以洗洗睡了,操那些心干嘛?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shalako:
    你好!
    所谓境由心生,只要心是定的,就天下太平。
    可惜大家的心都乱了。
    你的博客好像很久没有更新了。。。
    Pls adv yr contact details by sending an e-mail to yhwclare@sina.com, I'd like to ask you to do me a favor, if possible. Thanks.
    2010/5/17 9:44:42

  • 老汪,你好。

    是不是有种要天下大乱的感觉(经济方面)?

    2010/5/17 3:00:06
  • [16楼] 评论人: 老汪:您好!

    我是看到您和博友在侃迷糊,就跟着调侃了一把。呵呵,我不算喜欢喝酒。偶尔喝一点。

    喝酒了迷糊,是中等境界;不喝酒就迷糊,才是高等境界。如郑板桥说的“难得糊涂”,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我是喝酒不迷糊,不喝酒更不迷糊,做人如此,就没境界了哈。

    您满意吗?

    早晨路过,看见提到冰狐,顺便看一下,是您的回复,就接着回复,反正最近心情好。

    周末愉快!走了,88
    2010/5/15 9:23:48
  • [11楼] 评论人: 冰狐
    这个结尾拖得太久了,以致让读者都想不起来这个系列的具体内容了。
    ---------
    呵呵,有些东西我自己都想不起来了,就记得在那里扒帐来着.

    [10楼] 评论人: 冰狐
    调侃一把,迷糊,继续迷糊,也许迷糊更舒畅!
    ----------
    大概冰狐喜欢喝酒.

    2010/5/14 16:23:07
  • 15楼KIPA:
    谢谢老汪的回答,这四点我会好好思考,尤其是因果一说,真是以前不太注意的,这点透了,其余三点也自然就通了。
    2010/5/14 9:15:59
  • KIPA:

    你好!其实你说的问题很复杂,几句话是无法讲清的,我想列几条,希望能理出头绪:

    1。在很多情况下,人们并不能准确辨别善恶,常常认善为恶,指恶为善。
    当今社会民主思想盛行,人人都自以为是,都要用自己的标准追究别人的不是,各执一词谁都不服谁,以至于天下大乱。
    何为善恶的标准?中峰禅师说的简单明了:有益于人,是善;有益于己,是恶。

    2。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讲的是因果报应,现在的人不信因果,做坏事的人都有侥幸心理,或者认为自己藏之甚巧,掩之甚密,或者认为即便暴露也能搞得掂,而一些善良的人会误认为好人无好报,坏人却总能得势。
    殊不知祸福皆由己造,亦由自当,无有他人可替代。人们的一言一行乃至一个意念,天神共鉴,故惧怕因果报应之人,不敢欺于暗室。
    因果不是迷信,是有“因为”就有“所以”,了解了这一点,又何需替天行道?

    3。个人与群体的关系,是不是“非要每个单位的个体全部完善才好”,所谓“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没有脱离群体的我,也没有不包含我的群体。孔夫子说过“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其中的“一日”相信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它的含义,甚至没有重视过这两个字,实际上这个一日和佛教说的“一念顷”意思很接近,善恶全在一念之间,一旦我的念头是善的,世界就立刻变成美好的人间。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如果把孔夫子的那段话翻译成:如果有一天,大家都能克制自己的邪念,一言一行都遵循周礼,就天下归仁了。看似正确,实则大谬不然。

    4。草根的“谏言”,不但要契理还要契机,即便是正确的批评和建议,如果提出的时机不对就不会有好的效果,甚至会起反面的作用。
    看看五羖大夫的故事吧。
    2010/5/14 0:40:15
  • 13楼KIPA:
    行善是一种选择,纠恶也未尝不是,埋怨和指责也许看上去不那么高尚,但是纠恶本身也是可以作为传播与坚持的一种选择。

    不过追究还需要资格的话,可能是固有的思维,我们默认接受的文化熏陶是佛道儒的揉合,认为人作为个体可以是无限完善的。但如果跳出来呢,就像《师说》那样,“弟子不必不如师”,别人的缺点在眼前,由我们纠正,我们的缺点在背后,就有后面的人纠正就好了,非要每个单位的个体全部完善才好么?只有更完善的个体可以指导和指正更差的个体么?长幼尊卑的家长主义就必须是道德的制高点么?如今的现实中,靠自我约束和举头三尺的神明真的可以协调么?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如果有一天利诱在我眼前,我也堕为贪官,因为我骨子里也贪,那么我在还有幸没沦为贪官之前,是否可以指责贪官?按有些逻辑“换你你也一样,你有什么资格呢?”就只能靠每个人自我约束,但是我前面的贪官并没有自我约束,我有机会沦为贪官之后也没有自我约束,谁来约束呢?但换过来想,如果每个人当官之前无论是否有贪念,都愿意跳出来指责贪官,是不是每个人的屁股后面都有更多不如自己资源多权力大的“后来人”在后面盯着,这一层层排下去,是否就是多数人的福祉?

    每个人对自己的要求“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不失为一种出路,但改成“互纠其恶,众善奉行”貌似同样有利于全体,尤其有利于不是所有个体都能做到自我约束的群体。辨喜是宗教人士,却也承认“慈悲”与“强权”都可以作为选择,行善于自我约束是值得推崇的,但纠恶与互相制约也是切实可行的。

    凡事都看两方面,踏踏实实勤勤恳恳绝对是榜样,但换个角度想想,知而不言言而不尽是否也有失格逃避之嫌?

    我这里一时激动胡言乱语多了,老汪您要多包涵小的。
    2010/5/13 22:53:32
  • 中国的统计数字能相信吗?
    2010/5/13 22:23:44
  • 这个结尾拖得太久了,以致让读者都想不起来这个系列的具体内容了。
    2010/5/13 19:05:23
  • 调侃一把,迷糊,继续迷糊,也许迷糊更舒畅!
    2010/5/13 19:03:39
  • 如果不是刚才先到草根首页看到此文,我到您博客一定不会注意到您发表新文了。懒惰也是可以成性的!
    2010/5/13 19:01:51
  • 呵呵 老汪看看当年老毛
    一山飞峙大江边,

    跃上葱茏四百旋。

    冷眼向洋看世界,

    热风吹雨洒江天。

    云横九派浮黄鹤,

    浪下三吴起白烟。

    陶令不知何处去,

    桃花源里可耕田。
    2010/5/13 17:45:1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的老虎,无党派人士,1983年毕业于上海交大机械工程系,曾参加国家重点工程的建设十年,任某合资企业负责人十年,现为自由职业者。
OZ先生简介:海外华侨,在中国生活过,曾非常贫穷,给别人打过工,也曾当过雇主,46岁即退休,主要的经济收入来自股票投资收益。目前在闲暇之余仍进行股票投资,热爱读书,思考和写作。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