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中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资本风暴 - 尹中立首页
如何看待最近几年货币与房价的背离
2018-09-28
字号:

    从最近20年的数据看,房价与货币信贷之间是高度正相关关系,但2015年以来房价再次出现快速上涨,尤其是2016年度部分城市的涨幅甚至超过了2009年,但货币统计数据却节节下滑,2016年底M2增长速度是11%,之后M2一直在10%以下运行,2018年更是跌到9%以下,处在历史上低位(最近30年里M2的平均增长速度在17%左右)。房价似乎正在与货币脱勾,其实不然。

    如果以银行的总资产来替地广义货币供应量,可以看到不一样的结果。从理论上来说,一个国家的商业银行的总资产可以约等于所以的货币总量。2013年之后,银行总资增长速度和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速度这两条曲线出现了裂口,尤其是2015年以后,银行总资产增长速度往上走,M2继续往下走,二者之间的差距拉大。

    导致这种背离的原因是影子银行体系在最近几年的急剧扩张。2011年之后,尤其是2013年之后,银行理财及信托、券商资管快速扩张,从资金来源看,都是由银行衍生出来的。商业银行之所以在体外培养出了一个庞大的“影子银行”,一方面是为了节约资本,根据巴塞尔协议的要求,银行的资本扩张必须与资产扩张同步,如果信贷资产增加100亿元,则必须补充8亿元左右的资本金,否则就不符合监管的条件。以代客理财的名义行信贷扩张之实,就可以节约大量资本。另外一方面,在商业银行表外进行扩张可以规避中央银行的信贷规模约束。信贷规模的控制是计划经济以来一直实施到现在持续有效的一个货币政策工具。每个季度甚至每个月都有考核。

    截至到2017年底,我国的“影子银行”总规模已经超过130万亿元(剔除重复计算的部分,总规模应该在100万亿左右),这是非常惊人的规模。在2007年的时候,这个体系只有6万亿元的规模,相当于用10年时间在银行体系之外又再造了一个银行体系。

    由于影子银行体系的扩张导致了货币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已经不能够准确地反映出整个社会的货币信贷的扩张情况。

    影子银行的快速扩张与我们监管部门有意无意制度的引导有很大的关系。2005年银监会颁布了《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暂行管理办法》,该文件用制度的形式让银行在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之外可以搞出一个所谓的理财市场。我们的监管部门的初衷是为了推动和促进利率的市场化改革进程,但经过几年的实践表明利率市场的条件还没有成熟。利率市场化存在的前提是所有的市场参与主体必须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普遍存在预算软约束,还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搞所谓的利率市场化,难以取得预期的效果。但这项改革实施上导致了影子银行的急剧扩张,几年之内在银行体系之外再造了一个规模巨大的“影子银行”。“影子银行”扩张的速度比商业银行的表内业务扩张更快,而且还难以监管。

    除了商业银行和“影子银行”体系的货币扩张之外,财政同样是货币扩张的不可忽视的力量。2012年之前地方政府的债券数量几乎为零,因为中国的《预算法》明确规定,地方政府没有举债的权力。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在2009年4万亿元投资之后,各个地方政府铺的摊子越来越大,再加上2010年到2012年信贷稍稍有所收缩,刺激了地方政府利用融资平台大量地增加债务,债务数量不断增加。从2015年开始,中央政府明确规定地方政府可以把自己的债务置换成合法的债券,地方政府的债务置换对宏观经济的冲击力不容小视。因为地方政府在2015年以前的负债是在不合法的情况下偷偷进行的,有人把这种行为形象地比喻为“私生子”,现在中央政府明确规定这些债务可以进行债券置换,意味着“私生子”可以上户口了,不合法的行为获得了合法的身份。

    地方政府债务置换的过程,其实是财政急剧扩张的过程,也是货币创造的过程,因为此举鼓励了地方政府以更大的勇气,更快的速度去举债。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债务合法置换的过程,商业银行也要考虑地方政府债务的偿还能力,不敢再给他借贷,但是有了中央政府的一声令下,所有的商业银行就可以变本加厉的给地方政府增加债务。

    2015年地方政府的债务置换是规模是3万亿元人民币,2016年和2017年地方政府债务置换的规模都是6万亿元人民币。

    从上述货币与财政的分析可以看出,导致2015年至2017年的房价飙升的源头主要是货币。货币之水从两个途径流进市场:一个是银行及影子银行的信用创造,二是积极的财政政策。

    简单来说,这一轮房价的上涨,其实仍然是货币现象,什么时候结束?就看创造货币之水的这两个“水龙头”什么时候关上或减小放水的速度。

    今年4月27日,资管新规正式实施,意味着影子银行的野蛮生长时代结束了,同时也意味着创造货币的水龙头已经拧紧了。在过去的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市场明显感觉到了流动性收紧,接着是土地流拍大量增加,部分房地产企业已经出现资金链紧张的状况,万科甚至将“活下去”列为未来的工作目标。

    这一切表明,决定楼市的仍然是货币而不是其他。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用何新的地租理论,才能决高房价问题

    1、何新提出了极具独创性的“市场规模有限性”理论,为国家主义的市场培育与保护政策提供了理论支柱。

    2、何新的“资本市场决定价格”理论,认为价格并非由供需市场自发形成,而主要是由竞争性的资本市场形成。为国家加强宏观调控、抑制投机、防范国际金融突袭、保护实体经济和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提供了理论支撑。

    3、自由主义认为经济学主要研究如何“配置资源”,何新则认为经济学的主要研究对象是生产关系与社会分配,从而恢复了政治经济学的本色。

    4、针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鼓吹拆散肢解大中型国有企业、建立小私有基础上的自由竞争制度,国家应放弃对经济的干预;何新指出当代主要发达经济体是建立在大型垄断企业为骨干、国有私营相混合、社会福利体系十分健全基础上的制度,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已经达到极为深入广泛的程度。

    5、新自由主义废弃了地租理论,何新则认为土地国有制是新中国建国后基础设施建设飞速发展的最重要内因,何新的新地租理论为抑制房地产泡沫提供了理论支撑。

    6、针对新世纪有人提出用人民币升值的办法抑制通货膨胀,何新指出,人民币升值会导致热钱涌入,发生外升内贬式的通货膨胀,从而使问题更加严重。这一观点阻击了通过人民币升值搞垮中国经济的阴谋。


    --《张铁锋:何新经济学思想提要》,《何新:反主流经济学》
    2018/9/28 11:03: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7年生,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博士学位,副研究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曾就职于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上市公司等。长期关注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有丰富的金融实践经验和扎实的理论功底。

联系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