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宪容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仗义执言 - 易宪容首页
企业债违约可能又是金融市场一只黑天鹅
2016-05-19
字号:
    在早几年,一直有人在鼓吹,中国资本市场落后、不成熟,就在于多元化的资本市场没有建立起来,特别只有股市而没有发展中国的企业债市场,比如美国的资本市场之所以能够那样繁荣,就是与企业债券市场发达繁荣有关。因此,在这样的观念下,中国政府也全面放开了企业债券市场政策,在这几年特别是去年让中国企业债券市场得到跨跃式的发展。比如,根据中国结算公司统计,截至2015年底,中国企业债规模高达3.2万亿元,是2010年1.5万亿的两倍多,发行的企业债只数也达到5400多只。

    不过,谁也没有会想到,中国快速发展企业债市场,但企业债的违约事件接着而来,如果对当前企业债违约问题处理,将对中国金融市场造成巨大的冲击。根据上海清算所网站公告,总部设在浙江的春和集团有限公司表示,由于现金流枯竭,该公司目前无法按期按期足额偿付本周到期的一年期债券。春和集团2015年5月发行了4亿元人民币短期融资券,票面利率为7.95%。这家大型造船企业债务违约,已是今年內至少第10宗发生的企业债违约的企业。随着国内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今年将面对创记录的债务偿付到期规模,更多企业债券违约将陆续有来。较早前南京雨润食品有限公司已宣布债务违约,其后改为称已经足额兑付。

    根据报道,目前已有山水集团、亚邦集团、天威集团、宏达矿业、东北特钢、中煤华昱、国裕集团、天威英利、奈伦集团等企业共计17只信用债出现违约,涉及金额155亿元。违约的企业有民营企业,也有国有企业。这些企业违约开始根本没有一点预兆,投资者也无法提防。投资者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将面临巨大的风险,甚至于可能会血本无归。

    可以说,从今年4月份开始,中国已经进入了企业债到期兑付高峰期,到年底将有4.12万亿企业债务规模,创历史新高,民企和国企者有。如果企业债违约,就可能让超过百家金融机构深陷这波企业债务风暴当中,更使14家银行面临债权到期无法收回的巨大风险。

    国内企业债务风险上升既与评级机构独一垄断评估有问题有关,也与当前中国经济增长下行,产业及行业的调整有关。所以,当前中国企业债问题会比重严重。据统计,仅是山西7大煤企的负债就超过万亿债务,总体资产的负债率高达80%,不仅相当于山西省去年总体GDP,而且这些高额债务有6成在银行,4成是债券之类。由于债券的持有者也多为银行、保险、信托等机构投资者,等这些煤炭企业的债务风险几乎转稼到金融业。如果这些严重债务的企业出问题,中国金融体系将受到巨大的冲击。

    目前来看,国外一直认为中国债务过高是当前中国经济中较大风险。英国《金融时报》估算企业债务约占中国GDP160%左右,渣打银行甚至认为国内企业债务占GDP比例怕要达到245%。尽管国外各个研究机构所掌握的数字不同,但是中国企业债务规模庞大、扩张快则是不争之事实,所以,引起了外界对中国经济的担忧。

    可以说,当前中国企业债务过重的问题,除了了企业信用盲目扩张之外,也与当前中国经济正面临着转型有关。早几年,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民间消费力惊人,自然会吸引企业加速投资、扩大投资,但是当前中国经济面临转型及结构性调整,从而让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慢了下来,加上产业投资趋同程度又高,从而出现许多产业与行业的严重产能过剩的情况,尤其是钢铁、煤炭与太阳能等产业,收入无法支付债务本息,企业偿债能力不足、现金流不足,只能以借新还旧方式应对,这当然让中国企业债务问题越陷越深。

    还有,目前中国企业债的规模如此之大,也与这些企业评级的机构几乎由一家来垄断有关。数据显示,国内最大评级机构为大公国际。他们在给予评级的5398只企业债券中,只有6只债券的评级在投资级别以下,这6只债券有3只已经违约。这个比例对比标准普尔、穆迪等国际评级公司低得可怕。这不知道是能力问题还是技术问题,如果没有一家好的企业信用评级机构对企业给出一个真实的信用评级,而是让什么样的企业都可以发债,那么企业债违约概率一定会很高。因为,这就会让一些信用不好的企业也发债。

    可以看到,目前中国企业债券市场的风险有多高还无法全面评估,但企业债务或融资杠杆过高是不争的事实,企业的违约出陆续有来,如果更多的烂企业在发债,如果国内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不缓解,那么企业债违约的风险一定会加大,这或许成了中国金融市场的一只黑天鹅,投资者特别要注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地方政府债务更是庞大复杂,2015年后,虽然各地融资平台不再直接为地方政府融资,但承接政府棚户区改造、扶贫搬迁等项目向银行借贷,绕了个弯间接为政府融资的额度却是前几年的数倍。这些政府融资平台经市场化包装后,看似企业债务没有纳入财政债务系统,实际上却是地地道道的政府债务。这种隐性债务将是未来地方政府的最大隐患。特别是有的不足十万人的小县城竟然也有数千套的棚户区改造任务,没有那么多棚户区不得已只能拆迁刚建了十几年二十年的独立院落平房凑数。这些地方年财政收入才三五个亿,而完成这些任务则需要二三十个亿。这些债务对地方财政潜在的风险是无法估量的。
    2016/5/19 12:07:4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联系邮件:yixrong@vip.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