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仁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欲晓 - 刘仁和首页
彻底揭穿西医关于白血病的弥天谎言!
2015-05-13
字号:
    ——从浙江金华应先生的生死历险中认清“现代医学”之罪恶

    近期,关于医疗的热点话题非常多。如:春晚福娃娃、豫剧红孩儿邓鸣贺,身患白血病,曾在北京儿童医院、北京市人民医院、海军总医院治疗,时间达一年半之久,包括院外时间长达两年多。刚发病在北京儿童医院治疗时,医生说,孩子是最低危的M1型,只需化疗就会痊愈,根本不用移植。但实际的结果是,他出院三个月后就很快复发了。之后在北京市人民医院继续做了无数次放疗和骨穿,还做了一次骨髓移植。可是,移植之后,服用看排异反应药物之后,他仍然很快就复发了。复发之后,又住进了海军总医院。医院高度重视,专家们全力以赴。但是,他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最后十天,几乎完全是在昏迷中度过的。上月底,才刚刚8岁的他,就在饱受折磨之后,在深度昏迷的状态下,无知无觉地离世了。把无尽的痛苦,留给了他的家人,也引来全国一片惋惜之声。作为童年明星的邓鸣贺,这一轮轮治疗,假若医院不收费或少收费,另当别论;假若医院正常收费,花费的钱财绝不低于一百万元。但是,再大的名气,再多的花费,却留不住本该留住的宝贵生命……

    又比如:财大气粗的上海复旦大学肿瘤医院,与其他神秘投资人一起,引进了一台治癌“神器”——最新的质子重离子放疗设备,单套设备价格13亿元,一个疗程27.8万元。而且,上海市委、市政府居然“高度重视”!由于价格奇高,所以靠医保社保缴费者不予接待。效果怎么样?大家暂时都不知道,但对放疗的效果,很多人却都知道。该设备从1990年至今,一共对15000人做过试验性治疗。可是,治疗的效果,却是商业机密,对外界讳莫如深……

    对于这样的脑残,我还能说什么好呢?我曾在新浪微博感叹:这是为中国有钱人量身定做的《皇帝的新衣》,每买一台,都必须让全中国每人平均掏出一元钱!谁让中国这么傻呢?如果对于钱多人傻的中国都不狠狠地骗一把,那么还去骗谁?

    再比如,攻击中医药、废除中医药的叫嚣,在中国大地一如既往地此起彼落。近期影响较大的,是一群自称“逻辑团队”的反中医人士,拼凑了一篇洋洋洒洒两万多字的反中医文章,由媒体人罗振宇主播,制成了60分钟的视频:《你怎么还信中医?》,文章和视频用各种诡辩术污蔑、讽刺、否定、糟蹋中医,大肆吹捧现代西医,并通过网络广泛传播,迷惑大众……

    罗振宇之流既不懂中医也不懂西医,为什么能说出许多中医西医方面的历史故事并肆意曲解发挥?并厚此薄彼地贬损中医而抬举西医?因为运作在他们背后的,是财大气粗的国际医疗既得利益集团!他们自知自己的能耐,只要中医一天不灭,他们就如芒在背,寝不安枕。罗振宇等,不过得到一笔丰厚的佣金而已,国际医疗既得利益集团,却要收取高于他们千万倍的黑心垄断利润!而遭受折磨的,却是我们整个的国家和人民!因此,我非常希望,我们的国家安全局,能对罗振宇等人,启动正式的调查,一定要向全国民众澄清,他们是否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而出卖国家民族的利益,误导众多的病患和网民!

    绝大多数善良的人们,都很容易继续天真地认为:西医也是救死扶伤的,应该善待他们。曾经的他们,可能确实如此,比如抗日战争时期来到中国的白求恩大夫、柯棣华大夫;在如今的医院里,真正想要治病救人的好医生虽然还有,但太少,太不容易生存。绵阳市医院走廊医生兰越峰,就是典型的例子。西医药及其整个医疗体制,已经被资本绑架,沦为了西医药巨头们骗钱害命的工具。医院每年每月的总创收目标,会层层分解到各科室、各人头,如果你还想在医院混,如果你还想拥有金钱、职称、尊严、地位,你就得不断去帮助医院骗取病人钱财。多多益善,上不封顶。

    已经到了必须抛弃幻想,正视现实的时候了!我们必须要深刻地认识到,如今的中西医之争,已经不是一般性的医疗模式和方法之争,而是一场有关人类医学方向性战略性的、正义与邪恶之间的战争!浙江金华白血病患者应先生接受中西医治疗的不同经历和结果,虽然只相当于白血病人汪洋之中的一颗小小水滴,但从中却可以折射出中医药学和西方医学的美与丑,可以看出许多本质性的问题。

    一、金华市人民医院:意想不到的极度病危

    应先生,男,52岁,家住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一家四口人。他与发妻生育了两个女儿,大女儿25岁,小女儿23岁,都已参加工作。20年前,他就开始在自己家乡办苗圃,专门经营苗木生意。他身体一直很强壮,重活累活亲力亲为。后来生意越做越大,苗圃地里的活相对干得少一些,更多时间都在联系业务和开车送货。夫妻恩爱,女儿孝顺,身体健康,事业有成。因此,四口之家,其乐融融,让人羡慕。

    然而,渔阳鼙鼓似的瞬息天变,居然也会降临这样一个普通人家:应先生突然患上了急性髓系白血病!曾经的身强力壮,瞬间变成了气息奄奄;曾经的温馨快乐,转眼已经是悲伤绝望。

    事情的起因是,2014年5月初,应先生不小心感冒了。一直身体健康又忙于生意的他,也没太把一次小小的感冒放在心上。实在难受了,就去打针输液吃药;好受一点了,又去为生意奔忙。而在输液与不输液之间,病情一直反反复复,总是间隙性发烧。后来觉得还是应该彻底治好,就放下生意,每天都到医院输液吃药,连续治疗。谁料这样一来,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严重。

    他们更加重视了,6月7日,他自己开车,同家人一起到当地最好的医院——金华市人民医院求治。医院要求他住院治疗,以便做彻底检查。住院当天刚好赶上周六,主治医师不在,只有值班医师。医生立即输液控制发烧,全面身体检查则要等到9日周一才能进行。6月8日,他开始肚子疼,到9日就已经病危了。医院加紧做各种检查,很快确诊是白血病,但属于低危性质的M1型,并不危险。

    从8日开始,医院加大了输液量,9日、10日继续加量。前两三天输入与排除还比较平衡,但从11日周三开始,输与排失去平衡。水排不出来,人越来越浮肿。从10日开始用了小剂量化疗,但情况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严重。化疗两天后,病人呼吸衰竭,全身浮肿,全身出现红血点。体温39.5度,怎么也降不下去。化疗不得不停止。

    医院说,要赶紧输入大量血小板才能救命。但血液中心没有库存,只有动员所有家人、亲戚、朋友到医院验血,看那些人是与患者一样的A型血。为了紧急救命,他们立即请了三十四位亲朋到医院验血,其中有几位亲朋血液合格,医院马不停蹄地立即采集和输入。

    但是,输入血小板后,仍然没有什么起色。尤其是呼吸非常困难,即使戴上氧气罩,病人也无法吸进新鲜空气了。到了13日周五的傍晚,院方说这是最严重的急性淋巴系统白血病,他们已经尽全力救治了,但无奈病情太重,病人很可能已经熬不过当晚,随时都可能走了了。医院连续两次正式下达病危通知书,叫赶紧安排所有能到场的亲人见最后一面。

    当晚九点,被迫把他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众多至亲好友都接到了医院。可怜的老母亲怎么也不敢相信,离家时还活蹦乱跳的儿子,几天时间就只能躺在那里不能动弹,甚至呼吸也很艰难了。虽然老人心中万分悲苦焦急,虽然应先生妻子女儿、妹妹妹夫、侄儿侄女,加上许多亲朋好友,心情都极为沉痛。但是,他们却只敢背地里抹泪,不敢在应先生面前有什么表示。生怕家人和亲朋们所表现出的悲伤绝望情绪,会彻底打破病人早已脆弱不堪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

    当病人已经吸不进氧气,处于昏迷、半昏迷状态,命悬一线之时,应先生全家没有放弃,奋力自救。他们轮流着在应先生耳边不停地深情呼唤,鼓励他一定不要离开所有亲人,一定要活下去。她的大女儿好几个小时里片刻不停地引导他爸“呼——,吸——,呼——,吸——”,硬生生地没有让他那口气落下去。大女儿实在累了,就让其他人接替,继续引导呼吸。

    虽然金华市医院早已表示,那么严重的病,在哪家医院也没有任何办法了。但家属和亲朋好友们并不甘心,从12日开始,他们就不断托人联系杭州省级大医院,帮助找床位,想做最后一搏。金华医院同意了转院要求,但由于病情太过危重,生怕病人路上去世。而且14日、15日又是周末休息时间,杭州医院也只有值班医生,所以转院之事就暂时拖了一下,不敢付诸实施。

    金华医院病历附录(节选):入院日期:2014-06-07,出院日期:2014-0616,住院天数:9天。入院诊断:1、 白细胞增多待查:急性白血病?类白血病反应?2、肾结石;3、呼吸道感染;4、疑似肠梗阻(不全性);5、低钾血症;6、弥散性血管内凝血;7、肾功能异常;8、低钙血症;9、心功能不全;10、多脏器受损。

    出院诊断:1、急性髓系白血病;2、肾结石;3、呼吸道感染;4、疑似肠梗阻(不全性);5、低钾血症;6、弥散性血管内凝血;7、肾功能异常;8、低钙血症;9、心功能不全;10、多脏器损伤;11、急性胰腺炎。

    ……提示并发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病情进展快,预后极差,死亡率高,再次告知患者家属病危,随时有出现重要脏器出血甚至死亡可能,予输注血浆,冷沉淀支持治疗,并予预约血小板治疗。经科内讨论认为认为患者骨髓口头报告提示急性白血病髓系可能……患者家属要求转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现予出院,转上级医院治疗。

    出院情况:患者卧床休息,鼻导管吸氧,下胸闷气,闭不明显,进水后有恶心感……

    注意事项:注意途中安全。

    出院时结账,他住院9天,共花费9万多元,医保报销后,自己实际支出约5万元。数万费用的结果,是病人从活动自如,到挣扎在死亡线上。他们至今也弄不明白,在金华医院究竟发生了什么医疗错误,会让病情急转直下。

    二、杭州某大医院:无望、无奈、看不到尽头的求医之路

    16日一早,四五个人一起,把应先生抬上了去杭州的救护车。那种阵势,真有点吓人:头上戴着氧气罩,吸着氧;左右手都输着液体——生理盐水、药物、营养液、血小板等;医生全程跟车陪同,以便途中紧急抢救。到杭州时,病人全身水肿厉害,脖颈部几乎肿得与头部一样粗。好在总算平安到达了杭州医院。

    看情况高危,杭州医院进行了紧急抢救,情况逐步趋于稳定。虽然他们问过杭州医院,在金华是什么原因会让病人一两天内突然遭遇生命危险,杭州医生始终不肯透露一点消息。但他们估计是金华医院选择化疗药物或操作程序有误,只是没有证据,也就没有追究。

    在杭州大医院做了三个疗程的化疗,第一个疗程50多天,第二、三个疗程各30多天。每个疗程结束,可以回家修养一段时间。在杭州之时,虽然没有像在金华那么危险,但病人一直很虚弱,大多数时候只能坐在轮椅上,没有力气自己走路,饮食起居始终无法自理。

    由于病情一直严重,妻子一个人完全无法照顾离不开轮椅的病人,所以两个女儿也辞去了工作,到杭州陪护。亲妹妹应欣烨女士,放心不下自己的哥哥,也撇下自己的小家庭和正在经营的生意,来到杭州,一同照顾病人。

    病人自己住在医院里,其余人则需要在杭州租一套大房子,才能住下来。身体状况总是容易出现反复,一旦病情告急,其他的亲人、朋友,就会立即赶赴杭州,生怕见不到最后一面。

    杭州住院几个月,花去了40多万元,除医保报销外,自己花去20余万元。医生建议用的许多昂贵进口药,都是自费药,不能报账。这他们也认了,他们不心痛钱,多年的生意打拼,有家底,开销得起。但他们不知道后来还要花多少钱,感觉治这病就是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无底洞。钱不断地花,但治愈的希望在哪里?一大家人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的生活?问医生也是白问,因为他们也不知道。

    更可怕的是,在杭州大医院里住久了,关于白血病人的负面消息就很多了,而正面的、真正康复的案例很难看到和听到。于是患者的心情很是郁闷,全家人的心也始终悬着,都觉得这样治下去不是办法,但好的办法又在哪里呢?

    三、温州小诊所:老中医治愈了大绝症

    一大家人都在寻找新出路,却不得要领的时候,病人的妹妹应欣烨女士,去参加了一次佛家的放生仪式。众人买来了很多陆生、水生动物,做了较长时间的宗教仪式。每个参与的人都可以许愿,请求佛菩萨赐福。应女士所许的唯一愿望,就是请求佛菩萨让她哥哥快点病好,让全家人放下心来。

    不知是真正感动了神灵,还是偶然的巧合,金华有一位已康复的白血病患者,26岁小伙子楼某的母亲也参加了那次放生活动。就在应女士向其他参加放生者讲述她哥哥白血病治疗的痛苦经历并伤心落泪的时候,旁人把楼某母亲叫了过来。楼母告诉他们,快别去医院了,赶紧到温州找潘老,越早越有救,越迟越无望。

    去年11月11日早上,他们坐上了从金华去温州的大巴,时至中午,找到了潘老家。当时,他起坐得有人扶,走路两边也要有人扶。两手发黑,吃饭睡眠都差,全身疲乏无力,说话和呼吸都觉得累。

    看到医院给他埋进皮下的长长化疗管还在手臂里,潘老立即叫助手拔掉。告诉他,既然信了中医,到了这里,就坚决不能再用这害人的化疗了!病人和家属对化疗的严重危害感受很深,早想停却不敢停,因为医院说不化疗很快就要丧命。如今看潘老如此斩钉截铁,他们由衷高兴,信心倍增,心情大好,

    他们一行好几个人,把被子、换洗衣服等生活用品都带上了,在温州也准备像在金华和杭州那样,住旅馆或租房,长期住下来治病。没想到下午3点多看完病拿完药后,潘老就说,现在你们可以回家去了。这让他们大惊失色,说在医院住那么久,都始终状况不断,提心吊胆,说不清楚哪个时候就需要抢救。现在就这样回去,万一出危险怎么办?

    潘老告诉他们,这叫家庭病房,病人吃药护理都在自己家里,由身边亲人照顾。药不对路,住在医院也很危险;药用对了,住在家里也很安全。只是要发几次烧,但不管烧到什么程度,都不能自己退烧,也不能去求助医院。及时发短信给告诉,他会教给他们处理方法。

    由于当天已经没有回金华的班车了,他们就在附近旅馆住了下来。他们住在二楼,当天晚上就在旅馆里熬药喝了。那天晚上,是他几个月以来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先吃药,后下楼去餐馆吃饭。再回旅馆时,应先生已经能不用他人扶,独自走上楼了,这让一家人大喜过望。

    但事情并不如想象那么顺利,回去后,果然如潘老所言,发了几次烧。其中第一次,发烧最厉害,把他们吓得不轻,因为按西医的说法,白血病人最怕发烧,一发烧就很危险。医院对退烧也很感棘手,往往几天,有时甚至几十天也退不了烧。现在,又会不会有危险呢?

    应先生的大女儿立即联系潘老,潘老说别急别怕,千万别去找医院,用麻黄附子甘草汤,立即就会解决问题。潘老根据病情描述,把三味药的用量发给了应姑娘。到药房去买药,用了5元钱。全家人特别狐疑,不是一直都说慢中医吗?中药效果本来就慢,也多开点啊,这5元钱的中药,能解决这么严重的问题吗?

    让他们惊奇的是,药喝下去后几个小时,就彻底退烧了,从近40°C,很快退到了37°C多一点。一家人大喜过望,到这时才知道原来说什么慢郎中、慢中医,都是歪曲中医,甚至抹黑中医的。而且,他们当时不知道,中医这样的退烧,与西医的退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效果更不可同日而语。

    西医的退烧,是用寒凉的西药(西医不懂寒热观念,所有西药都是寒凉的),或用所谓物理方法,冷水、冰水,酒精等,机械地、人为地、强硬地把烧退下来。虽然他们确实也可能会把烧退下来,但对身体和生命的伤害极大,退烧之后,病人的生命力往往因此而减弱了,病情恶化的趋势,就愈加难以扭转了。

    但中医知道,人体之所以会发烧,是人体通过这种方式与病魔战斗。这个时候,生命(或者说自愈功能)最需要援兵——需要具有热能的药物帮助她战胜敌人!所以,潘老的麻黄、附子、甘草,全是热药,都具有热能,而且三位药在药性上能互补共生。生命得到了援兵,有热药去对抗病魔,她就不需要自己发烧了,就自动退烧了。

    因此,中医的退烧,是对生命能量的有效保护,所以人体的生命力就愈加强大了,病情也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为什么西医有时候退烧多少天也退不了?因为本来生命需要发烧去对付病魔,但西医强硬的退烧方式违背了生命的意志,会受到生命的强烈抵制。

    西医最后也可能终于把烧退下来,但一般来说是因为发生了两种情况:一是生命已经战胜了病魔,不需要再发烧了;二是生命被打败了,再也发不起烧来了。如果是前一种情况,生命虽然受了伤,但还可以自我修复,危险不大;如果是后一种情况,病人就可能离死不远了。

    经历第一次的高烧之后,他们不再害怕了。以后几次的发烧,强度越来越弱,因为身体已经不需要花那么大的力量去对付病魔了。潘老所给的热药药量,也逐渐减少了,但效果同样好。吃了40多剂药以后,病人精神体力吃饭睡觉都基本恢复正常了。这时潘老告诉病人,再也不用来治疗了。

    但在医院里早已吓成惊弓之鸟的病人和家属都不敢这么快就停药,再三请求潘老,让他再吃一段时间的药。结果,病人最后一次治疗,是3月8日,一共吃了90多剂药。这时,潘老郑重地告诉病人,病都是自己好的,医生治到七八分,就该让生命自己去修复了。是药三分毒,有病才吃,无病不吃。如果继续吃下去,反而有害身体了。这样,病人才停止治疗了。

    过完今年的春节,从正月十五开始,他又开始去做自己的苗木生意了,妻子也兼顾生意和家务,两个女儿春节后也重新上班了,一家人被完全打乱的生活,终于恢复正常了。

    四、异常残酷的“白血病”骗局

    大家都知道白血病很凶险,但究竟是白血病本身很凶险,还是现代医学制造和治疗白血病的方式很凶险?这个问题必须弄明白!而在西医治疗时极其危险的应先生,改用中医治疗后转危为安的事实,又给我们提供了弄明白这个问题的机会。

    当太多人被方舟子、罗振宇之流进行西医“科普”洗脑之后,我也来以西医之矛,攻西医之盾,为大家“科普”一下白血病,以便揭穿西医关于白血病的巨大谎言和骗局吧。

    1、何为白血病?怎么分类?网名“无极红十字血”的医生解释:

    白血病乃血液系统的恶性肿瘤。白血病与其他的癌症不同,不会长出肿瘤之类的东西,但却产出过量的白细胞或明显的白细胞减少,更重要的是在外周血中出现平常人所不能出现的幼稚白细胞,各年龄组的人们均可能患病,男性比女性患病率高。

    本病可分为急、慢性两大类。根据细胞类型不同,又可分为淋巴、单核以及粒细胞等多种类型。确切的病因还不清楚,但放射线、某些化学药品、病毒以及遗传因素等可以诱发本病已被证实。急性白血病可分为急淋(L1、L2、L3)和非急淋(M1、M2、M3、M4、M5、M6、M7)两大类。临床上以急淋、急粒多见,慢性者以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和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常见。

    ——从这里,我们应该特别关注的几点是:(1)、“白血病与其他的癌症不同,不会长出肿瘤之类的东西,但却产出过量的白细胞”。(2)、“更重要的是在外周血中出现平常人所不能出现的幼稚白细胞”。(3)、“确切的病因还不清楚,但放射线、某些化学药品……等可以诱发本病已被证实”。

    从(3)知道,放射线是引发白血病的原因之一。那我就想问一下西医:你们检查时为什么老是要用放射线照射人体?如果是因为你西医太笨,不会像中医一样用人工的、无害的方法检查疾病,只能用这种伤害性的方法检查,那你就必须慎用、少用,以最大限度减少伤害!你凭什么换一家医院就要用放射线重复照射很多部位,完成很多检查项目?凭什么即使前一家医院的级别比你高,你也要做这些重复照射检查?

    而且,这样的伤害性检查,居然不设时间间隔方面的规定,医院想多久检查一次,就可以多久检查一次。患者每入院一次,都得接受多项放射线检查。更为恶劣的是,哪怕住院患者就在同一家医院里换住另外一个科室,也要重复照射多项多次!

    难道你们仅仅为了赚取那昂贵的检查费,就利令智昏地下黑手,不顾患者可能会因此患上白血病或癌症的风险?甚至,难道你们就是要故意用这么多的放射线,迫使更多人无辜患上白血病或癌症,以赚取大把大把的昧心钱?!

    从(3)还知道,化学药品,也是引发白血病的原因之一。那么我还想问一下西医:你们为什么要把所有的药品,都生产成化学药?!

    从(1)知道“白细胞过高”是白血病的一个标志,从(2)知道“幼稚白细胞”,是白血病更重要的一个标志。那么对白细胞和幼稚白细胞,又该怎么认识呢?

    2、关于白细胞和幼稚白细胞的知识。

    白细胞:《百度百科》解释,白细胞(英文名:leukocyte,white blood cell,简称:WBC),旧称白血球,血液中的一类细胞。根据白细胞的细胞质内有无特殊颗粒,可将其分为有粒白细胞和无粒白细胞。前者常简称为粒细胞,根据其特殊颗粒的染色特性,又分为中性粒细胞、嗜碱性粒细胞和嗜酸性粒细胞。白细胞也通常被称为免疫细胞。在显微镜下可以看到,血细胞中,(它们)体积比较大、数量比较少,具有细胞核。

    白细胞是机体防御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通过吞噬和产生抗体等方式来抵御和消灭入侵的病原微生物。中性粒细胞内的颗粒为溶酶体,内含多种水解酶,能消化其所摄取的病原体或其他异物。一般一个白细胞处理5~25个细菌后,本身也就死亡。死亡的白细胞集团和细菌分解产物构成脓液。

    单核细胞由单核生成,在血液内仅生活3~4天,即进入肝、脾、肺和淋巴等组织转变为巨噬细胞。变为巨噬细胞后,体积加大,溶酶体增多,吞噬和消化能力也增强。但其吞噬对象主要为进入细胞内的致病物,如病毒、疟原虫和细菌等。巨噬细胞还参与激活淋巴细胞的特异免疫功能。此外,它还具有识别和杀伤肿瘤细胞,清除衰老与损伤细胞的作用。

    正常成人血液中的白细胞数目为4.0×10的九次方到10×10的九次方每升。婴幼儿稍高于成人。机体发生炎症或其他疾病都可引起白细胞总数及各种白细胞的百分比发生变化,因此检查白细胞总数及白细胞分类计数成为辅助诊断的一种重要方法。如果体内的白细胞的数量高于正常值,很可能是身体有了炎症。

    白细胞计数增多见于急性感染、尿毒症、严重烧伤、急性出血、组织损伤、大手术后、白血病等。

    白细胞计数减少见于伤寒及副伤寒、疟疾、再生障碍性贫血、急性粒细胞缺乏症、脾功能亢进,X线放射性核素照射,使用某些抗癌药物等。

    幼稚白细胞:幼稚白细胞又被称为青年白细胞、幼稚细胞、原幼细胞。简单地说,就是没有发育成熟的细胞。

    ——从这里,我们应该特别关注的几点是:(1)“白细胞也通常被称为免疫细胞,是机体防御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2)、“如果体内的白细胞的数量高于正常值,很可能是身体有了炎症”。(3)、幼稚白细胞就是没有发展成熟的白细胞。

    3、西医对白血病的检查确诊。

    检查有两种方式:采集血液检查和抽取骨髓检查。血液检查一般要从静脉放出十来管(仪器管)血,以便查出数十项血液指标,看究竟有多少项在正常范围以内。指标高的、低的,或过高的、过低的有多少项,作为白血病判断的参考材料。

    抽骨髓检查必须做股穿刺——用坚硬工具刺穿成年患者髋骨,儿童患者胫骨,抽取骨髓检查;有时还兼做腰穿刺——刺穿患者背脊骨,抽出脑脊液检查。骨穿、腰穿,是西医白血病检查的最“标准”手段,是要查出白细胞的具体数目幼稚白细胞的比例。如果白细胞过高,或幼稚白细胞比例达到25%,可以确诊为白血病。尤其是幼稚白细胞比例,被认为是白血病确诊的最为重要的一项标准。

    ——对这样的检查确诊,我有两点质疑:

    (1)、对检查手段的质疑:在人体里,不管是造血,还是造白细胞,都是骨髓的工作职责。白血病人的造血和造白细胞能力,本来就比健康人弱,你们西医凭什么还要不断抽取他们那么多血液去做那些毫无用处的检查化验?凭什么还要更为恶劣地抽取病人骨髓,严重破坏他们制造白细胞的能力?当白血病人的骨髓一次次被抽取之后,他们制造白细胞的能力只会越来越孱弱,幼稚白细胞的比例,不就必然越来越高了吗?

    (2)对确诊方式的质疑:既然西医承认白细胞是免疫细胞,是人体中的防卫系统,而且也承认白细胞增多可能是人体出现炎症。那么又为什么把人体出现过多白细胞作为白血病的两个标志之一呢?

    再说幼稚白细胞问题。当人体健康,白细胞数目正常时,人体制造白细胞的节凑也正常,造出的幼稚白细胞比例就肯定不高;但当人体不健康(比如前面说炎症、放射线危害、中化学品危害等),白细胞数目必须显著增多时,人体制造白细胞的节凑就大大加快了。严重超出了骨髓的常规制造能力后,幼稚白细胞的比例,就必然大大增高。但是,西医不去探讨这些必须弄明白的原因,而是极为武断地把幼稚白细胞的比例达到25%,规定为白血病确诊的两个原因中最重要的一个!

    这就好比一个工厂因为生产任务太重,产品中出现了25%的次品率。被请来帮助解决问题的“砖家”们,根本不去查找生产超负荷运转的原因,立即就宣布这超过25%的次品,就是一切问题的总根源。

    对于白血病这么一个在西医手里让很多人丧命,从而被炒作得让更多人害怕的所谓“绝症”,如此经不起推敲的检查确诊,实在太牵强附会了!实在没有任何说服力!

    4、西医对白血病的治疗。

    西医的白血病治疗标准方式,就是化疗和移植。化疗目的,就是用剧毒的药物,杀死已经被认为是血液中的癌症的幼稚白细胞。并通过这些化疗毒药,抑制骨髓功能,不让骨髓生产太多白细胞,以降低白细胞数量。化疗的方式,一是口服,如被称为白血病特效药的“格列卫”,就是口服药;二是在人体静脉中埋下长长的化疗管,把化疗毒药一轮又一轮地输入人体血管里。而且,每做一次化疗,都必须再做一次骨穿,抽骨髓检查,有时还腰穿骨穿同时进行。

    那么,化疗的危害有多大呢?请看《寻医问药网》对白血病人化疗的介绍:

    (1)、化疗:化疗是利用化学药物杀死肿瘤细胞、抑制肿瘤细胞的生长繁殖和促进肿瘤细胞的分化的一种治疗方式,它是一种全身性治疗手段,是白血病主要治疗方式之一,对原发灶、转移灶和亚临床转移灶均有治疗作用,但是,化疗治疗肿瘤在杀伤肿瘤细胞的同时,也将正常细胞和免疫细胞一同杀灭,所以化疗是一种“玉石俱焚”的治疗方法。

    白血病化疗可能出现的副作用主要有以下七点:

    A、身体衰弱:

    患者可出现周身疲乏无力、精神萎靡、出虚汗、嗜睡等。

    B、免疫功能下降:

    化疗药物可损害患者的免疫系统,导致免疫功能缺陷或下降。

    C、骨髓抑制:

    大多数化疗药物均可引起骨髓抑制,表现为白细胞和血小板下降,甚者红细胞、血色素下降等。

    D、消化障碍:

    食欲下降、饮食量减少、恶心、呕吐、腹胀、腹痛、腹泻或便秘等,很多化疗药物通过刺激胃肠道粘膜引发上述症状。

    E、炎症反应:

    发热、头晕、头痛、口干、口舌生疮等。

    F、。心脏毒性:

    部分化疗药物可产生心脏毒性,损害心肌细胞,患者出现心慌、心悸、胸闷、心前区不适、气短等症状,甚至出现心力衰竭。心电图检查可出现T波改变或S-T段改变等。

    G、肾脏毒性:

    有些化疗药大剂量可引起肾功能损害而出现腰痛、肾区不适等。

    此外,化疗可能出现的副作用还包括肺纤维化、静脉炎、神经系统毒性、肝脏毒性、膀胱炎等。

    ——既然化疗的毒副作用这么大,那还一轮又一轮地化疗,这究竟是在治白血病呢?还是想让患者不死于“白血病”本身,而死于其它各种必然会出现的“并发症”呢?每一次化疗,动辄数千数万元,你凭什么收费那么高?高收费的价值又在哪里呢?

    最为根本的问题是,凭什么要做这样的化疗?凭什么要用这么多化学毒药去杀死那些幼稚白细胞?并“玉石俱焚”呢?

    就算病人体内幼稚白细胞比例太高,但这些幼稚白细胞又会造成多大的危害呢?

    为什么不去真正弄清人体突发性大量制造白细胞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找到了,解除了,人体就不需要超负荷地大量制造白细胞了。制造的节奏慢下来,幼稚白细胞的比例,不就自然回归正常了吗?

    这么朴素的道理,西医懂吗?应该懂的!那为什么不去做?因为他们不敢做!如果真要去寻找原因,就会寻到他们当初的各种放射线检查和化学药品上,他们的骗局就会被他们自己揭穿。

    (2)、骨髓移植:西医认为几乎所有白血病人的骨髓都已经坏了,造不出正常的血液和白细胞了,所以骨髓移植是这些病人最后的、最彻底的、最正确的解决办法。从这些病人被查出白细胞时,就会洗脑一样地给他们灌输骨髓移植的相关知识。

    但在治疗前期,骨髓移植只会被作为一个远景梦想贩卖给患者。对大多数患者,他们都会说,情况还不是那么严重,可能化疗就行了,而不用移植。为什么?因为他们要先把化疗的钱赚够再说。

    这个时候,医患双方的信息量,是完全不对称的。作为患者和家属来说,对化疗和移植的相关知识和治疗效果,了解较少,往往容易被医生的恐吓和诱导所左右。而一直在做化疗和移植的医护人员,却一直参与其中,对化疗和移植的程序、各期状况、成功率等,了如指掌。但是,他们绝不会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患者和家属。他们会像明眼人牵瞎眼人一样,把患者从相对宽阔的、有选择自由的、离了他们也可以自己走的道路上,一步一步地牵到狭窄崎岖的、毫无选择自由的、离了他们寸步难行的绝路上去。

    一般情况下,在一次或多次化疗的摧残以后,少数患者就可能会离开人世——应先生就曾遭遇这样的危险。而多数患者虽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身体状况却普遍都会越来越差。这个时候,患者前期化疗的钱,西医已经赚够了。同时,化疗的恶果,也越来越明显。单纯依赖化疗的骗局,也越来越难以为继了。

    这时,西医对患者和家属关于骨髓移植的洗脑,也差不多完成,到了该收获的时候了。西医就会适时地给他们说,病人原来的骨髓已经彻底坏了,无法正常制造血液和白细胞了,只有进行骨髓移植,才有活命的机会了。

    但骨髓移植的费用,各地不同,一般都在40万元左右。早已在一次次化疗中花费巨额钱财,基本已经陷入贫穷状态的病人为了“活命”,也就赶紧很听话地或卖房、或借贷、或募捐,想方设法到处筹备所谓的“救命”钱。

    在这一关,绝大多数患者,会因无钱而做不了移植手术,生命到此戛然而止。少数人能筹到天价手术费,但骨髓的来源又是个大问题。假若有亲人愿意捐献并且配型成功,手术很快就可以进行;假若亲人不愿捐献或配型不成功,就得向社会募捐骨髓。社会爱心人士以为救人一命是大好事,于是纷纷自捐或呼吁他人捐献,还因此成立了“中华骨髓库”!

    骨髓移植手术之前,西医照例会像其它一切手术之前那样,让病人家属签字同意:手术中出现的一切意外,包括患者的死亡,完全由患者及其家属承担责任,医院和医生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果家属不同意,医院不手术;如果同意了,那么医院和医生就可以不管手术成败都旱涝保收,可以放放心心吃下这一顿价值数十万元的“大餐”了。

    万事俱备之后,骨髓移植就粉墨登场了。患者会被推入隔离舱多日,先进行超大剂量化疗,以彻底杀灭所有白细胞,直至把人体免疫功能降到零为止!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人体免疫功能会有排异反应——会把从别人身体移植而来的骨髓视为敌害侵入,从而自动抵抗,导致移植失败。要想确保移植手术“成功”,就必须彻底解除人体免疫功能的“武装”,使其完全没有能力抵抗。

    手术之后,会继续给患者服用每月几千元,每年几万元的抗排异反应药物。这相当于在患者体内随时派驻一批警察,以麻痹或控制人体免疫系统,防备人体免疫系统搞“破坏”。

    春晚福娃娃邓鸣贺,由父亲捐献骨髓,在北京市人民医院移植后不到一年多死亡;山东青岛最美抗癌女孩@鲁若晴 ,由哥哥捐献骨髓,在北京协和医院移植后一年两个月死亡。亲人之间捐赠骨髓,在北京顶级西医医院手术,尚且死得这么快,而且死前受尽各种折磨。

    请看看邓鸣贺的爷爷邓庆华老人在孩子死后的回忆吧:

    “鸣贺的爸爸跟他配型的,2014年农历正月十五那天在北京市人民医院进行的骨髓移植手术。”“孩子在手术后吃了不少苦,出现了排异现象。邓鸣贺满嘴溃疡,连喝个米粥都喝不进去。身上也是一块青一块紫的,手指甲全都脱落了。”——酷刑!

    在骨髓移植复发后,“针对细胞值做了一些专项治疗,每个月进行一次骨穿,时不时地进行化疗。我们的想法是有一线希望就治下去。准备给他做第二次骨髓移植手术。”——每月一次骨穿,多么可怕的治疗?多么可怜的孩子?他若不被害死,医院决不罢休!

    “2014年10月份,邓鸣贺又出现了肺部真菌感染,医生和我们说这是移植后的后遗症,二次骨髓移植就被耽搁下来了。2014年12月份又住到儿童医院,孩子就开始吸氧,离不了氧气了。”——移植后遗症!医生说的!

    “今年4月10日,邓鸣贺有点不好,我们就住进了海军总医院,医生大夫非常照顾我们,加紧治疗。但4月19日,病情又加重了,邓鸣贺基本上就昏迷了,从19号到28号基本上坚持了十天。”

    “从北京回邯郸一共需要5个小时的车程,我在路上哭了四个半小时,太难过了。这两年我们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看着孩子受苦我们大人也不好受。”——两年时间全家人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太坏的医疗既折磨病人,又折磨家人!

    试问:国家卫计委敢公布一下全国和各省白血病患者骨髓移植的一年期、三年期、五年期十年期死亡率和存活率吗?这么昂贵而失败的治疗,这么让患者生不如死,让家属备受煎熬的治疗,凭什么被作为最标准的治疗手段,向全国所有白血病患者推荐?!

    至此,西医制造、玩弄和炒作白血病,以达到骗钱目的之罪行,就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暴露于世人面前了!

    在这场人为制造的白血病悲剧中,谁是失败者?一是患者本人——患者受尽治疗和病痛的双重折磨之后,还会丢掉生命;二是患者家庭——倾家荡产辗转奔波,倾尽心血陪伴照顾,最后落得人财两空;三是社会——社会的爱心被糟蹋,对疾病的恐惧会蔓延;四是国家——患者治病期间巨额的医疗费用,国家医保报销一部分;患者死后,失去亲人和钱财的家属,有的会生存困难,有的甚至债台高筑,需要国家扶持;尤其是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需要国家长期甚至终身照顾。近段时间还发生过失独者家庭北京上访事件。

    那么胜利者又是谁呢?胜利者当然就是整个医疗既得利益集团链条上的一切参与者了!他们可以说旱涝保收——如果患者死了,对他们来说无所谓,因为该赚的大钱已经赚了,法律也追究不了他们的医疗责任;如果患者活了,则不但该赚的钱已经赚了,而且患者已经被治疗方式和疾病破坏得很厉害的身体,将来必然会出很多问题,还会提供给他们继续赚大钱的机会。

    对此,我慎重、公开地倡议:在我们的国家,制定一家省高级法院,举行一场关于西医制造和治疗白血病罪恶的大调查和大审判!查清西医制造这场骗局,究竟是无意的成分多,还是故意的成分多。如果无意的成分多,就要以法庭宣判的方式予以申斥,并断然阻止其继续为害;如果故意的成分多,就必须对制造这些悲剧的国际医药巨头和他们的研究机构及人员发出传票,进行到案或缺席审判,对相关制药公司予以重罚,对必须收监者发布国际通缉令!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地揭开真相,教育民众,免其受害!

    至此,应先生为什么会得白血病,为什么到医院输液和化疗后会那么危险,就不言自明了。

    应先生能从不幸中解脱出来,是因为他及早回头,放弃西医而选择了中医。但其他很多患者却执迷西医而不悟,白白送了性命!

    同时,很多中医师也没有信心治疗白血病,或即使参与治疗,也治不好。潘老也曾经面临与其他中医一样的困惑,但他一直在苦思冥想,寻找答案。

    十年前,在一次乘车途中,他突然想到,人活着时是有生命的,是生命在努力工作保护身体,而生命是摸不着看不见的。人死了,生命就离开了,剩下的只是一具尸体,没有生命保护的尸体,很快就会自然腐烂。

    既然如此,人生病,就不应该是身体生病,因为即使身体生病了,生命也会自然地修复。如果生命生病了,就会在身体上反射出来。一个好医生,就是要懂生命,顺应生命,帮助生命完成自我修复。

    而西方医学,孜孜不倦地解剖尸体,研究尸体,然后在人体上不断检查,不断手术,是形而下的,是完全不懂生命并不断破坏生命的。中医要想治好病,就不能受西医的所有检查结果误导,因为那些所有的检查,都只是针对身体的,而不是针对生命的。

    打破这个魔障之后,潘老的《人体生命医学》、《天下无癌论》等书就陆续著成了。自己治疗癌症白血病,以及其它许多疾病,就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至于治疗癌症时还要求患者提供医院检查报告,并复印存底,完全不是为了做参考,而是因为社会大众普遍相信西医的检查报告,所以保留起来作为治愈的凭证。

    潘老几年前只能零星地治疗白血病人,因为绝大多数病人都直接去了医院,留给中医的机会极少。只有当医院治得病入膏肓后宣布已没有治疗价值,或病人家中经济崩溃后无力承担在医院的后续治疗时,才有机会治疗病人。可以想见,所治者都是多么高危的病人。但尽管如此,仍然已经治愈了数十位白血病人,治愈率超过50%。跨时最长的,达半年多;时间最短的,只开了一次药,十几帖药就康复了。越是被西医各种治疗方法伤害太多者,康复的难度越大;越是受伤害小者,康复越容易。看一次就好者,是刚刚被检查出来,还没有接受西医任何治疗者。

    至于所花费用,最高的不超过两万元,还不如西医的一盒格列卫,或一次化疗的钱多。最少的,只花了一千多元。中医简、便、廉却极为高效,与西医的复杂、昂贵和低效甚至无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潘老希望,更多中医同仁,都能打破这个魔障,不再受西医病名病理及其各种检查方法的干扰,回过头来老老实实做中医,真正从四诊八纲去判断病情,从内治外治去调理病人身体或称生命系统。只要把病人身体调理好了,健全的生命系统会自动去对付疾病,这样所有的疾病就自然会被生命所控制,而不会为祸作乱了。

    诚如是,则中医的春天一定会很快到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3亿元的质子重离子放疗设备是用于治病还是赚大钱?
    作者:金定章  2015.06.08

    据报道,财大气粗的上海复旦大学肿瘤医院,与其他神秘投资人一起,引进了一台治癌“神器”——最新的质子重离子放疗设备,单套设备价格13亿元,一个疗程27.8万元。
    由于价格奇高,所以靠医保社保缴费者不予接待。效果怎么样?大家暂时都不知道,但对放疗的效果,很多人却都知道。该设备从1990年至今,一共对15000人做过试验性治疗。可是,治疗的效果,却是商业机密,对外界讳莫如深……


    我最近看到高科技检测和治疗设备是怎样研制出来的资料,介绍说是不懂医学的科技人员研制出来的,据西方医学专家的考察,这些高科技设备是治不好病的。但是医疗市场上很流行。
    西医学不懂怎样治病,比如癌症怎么治?西医的治疗原则是切除,如同割韭菜,割了又长,长了又割。这种治疗原理,这样的西医能治病吗?
    治不好病的机器和不会治病的西医结合在一起,能治好病吗?不可能治好病的。
    明明知道治不好病,为什么还要干?能赚大钱啊!马克思的资本论早就指出,有300%的利润,不顾性命也要去干。用高科技伪装起来,这是司空见惯的方法。
    现在的人都在全盘接受西方文化,西方科学技术的教育,都相信科学,问他什么是科学,不知道,就是在迷信科学,迷信高科技的西医。
    原来患鼻炎的患者,请西医用高科技的微创手术治疗后,患上了空鼻症,呼吸十分痛苦,感到生不如死。用高科技仪器设备治病,太可怕了,无知的患者乱投医,花了大量钱财,病没有治好,反而加重。
    这个问题政府必须出来处理,
    有人建议成立中医部,与西医的卫生部平列,各自开展医疗工作,看哪个部工作出色?这是好办法,可以进行实验。
    2015/6/8 16:15:21
  • 人体本来就不同,每个病情也不同,不能因为西医治不好就说西医是谎言,也不能因为中医治好了几个就说中医不是谎言,如果中医那么神,那全世界为什么推广不开呢?难道几十亿人都是傻子?
    我们看到目前医疗体制内,赚钱依然是很重要的,所以博主所说的需要花费巨额医药费也没治好是存在的。但这不等于换个体制花巨额医药费就一定能治好,外国很多医药费也很贵的,也有没治好的。
    2015/5/13 22:58:34
  • 中医太难学精,而且辩证治疗,实践锻炼比较难。这就制约啦中医的发展
    2015/5/13 22:16:42
  • 据说收阴法也能治愈白血病,不知是否科学?但对西医的判断我从来就是怀疑的!
    2015/5/13 13:32:46
  • 要想让人信服,你得说出治愈率来,别让人感觉是做广告。
    2015/5/13 13:17: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生,四川射洪人。1981年毕业于射洪师范学校,1988年成人高教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79年在师校看到《中国近代史》后,触动忧国忧民之心,从此无法释怀。80年始立大志,从教十余年,感觉教育工作距离自己的人生理想太远。于93年辞去教职,浪迹天涯,探索人生,追寻理想。此生终极目标:促成第二次“百家争鸣”,促进人文社会科学的再次繁荣,促进中华文明的全面创新,为深陷西方资本主义泥潭而无法自拔的世界,找到一条全新的、正确的出路。近期目标:于2011年8月发起“未病先防,小病补防,强身固本,远离重疾——现代化中草药保健养生万里行”活动,欲从西医的肆虐中解救广大的无辜病人,并以此作为人生的起点。座右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由于原来QQ号997612553已满,现在起换成新的QQ号248808214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